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江城(七十七)

时间:2019-05-07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92 下载
     看到依附着褐色高高的城墙上的中国军人,他们在暗黄相隔一个身子宽的坚固的城垛方口上,或被挡着脸和身的某一侧面的一个个中国将士那坚毅、血性的脸,或身着浅黄色的军衣,腰间系着皮带的威武的身影;有把步枪和身材露出墙头开枪;有的在奋力抡起胳膊,在投扔手榴弹;有些干脆脚踏被炸成只剩一有些斜的部分残破城垛。有系着皮带的英气厚重背往城门下前倾,抱着机枪向下射击。现在,一杆杆的步枪、机枪竭力伸出墙头,形成并列的一横排,就像一长排的木桩一样。
顿时,发出极度猛烈的,惊破整个江城的尖历高亢的射击声,还有连续,于是,这些枪弹和手榴弹,仿佛是从中华门的发抖的长长直立般的城墙后,腾空而起似的被扔下来;密集的枪弹,仿佛不是来自纵多的支枪里,而是来自城墙上灰阴阴的广阔的天空似的。像猛烈的暴风雨,像剧烈狂撒的倾盆大雨,像迅疾的极度强烈的风暴。枪弹就这样几乎长长地倾斜般捕向坦克和后面凶残无耻的日本侵略者。手榴弹从城墙上一次又一次飞空而下,像黑短条状,在前后飞舞着,铺天般的向灰重的城墙下的鬼子飞落而来,然后,看见要到墙边的坦克,多个战士抱起炸药包,高举过头顶,狠狠地投和甩下来。于是此起彼伏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把整个地上震得急抖,如巨大的地震。有几辆坦克的前半部分,被掩映在绯红色的耀眼夺目的火光中,仿佛在坦克的前面形成了巨大的横形火阵一样。此时,不断甩下的手榴弹在被炸坏的坦克前面落下,一股股乳白色的烟裹着内部腾起的橘红色火光燃起,夹着滚滚的乌黑的浓烟在不再坚固而微微震动的灰色城墙边不断上升,把此时非常阴沉的天空划亮,烟火仿佛是贴着脆弱的墙在时急时换地滚涌着升上高空,还有不断传来的被炸死的鬼子的惨叫声。这
如果显耀他是一个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或者武士。
这只被爆炸后的火烧成半熟的熏黑的断手,落在饭田的脚下,他就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然后,用他的脚后跟往后踢;正好碰着家纳兆志的脸,因为,他看到刚才的情景,就赶紧趴在地上。这下,他立刻起身,一脚把断手踢开,仿佛他脚下,有一个乞丐拉他裤管,要他跟他钱似的。
“家纳君,你还搞得快,居然就扑倒在地了。”山崎看到了他这样,就心里不快说。
家纳不说话。就忙从他军衣口袋里,掏出白色的手帕,还吓得发抖,擦他吓得变红的脸上的乌迹和鼻梁眼睛上的令他恶心的一些血迹。
饭田也转过脸;不想家纳兆志的脸都没有变白。就笑道:“家纳君,看来你胆子大,居然不害怕!”
“我是害怕的。”家纳说,
“看来,”山崎队长也要拿家纳逗乐。“你胆量不错啊,假如我遇到了危险,你会跑来救我吗?”他弯着腰,回头看着闷性子的家纳。
没想到,加纳赶紧回答:“我当然要救队长。”他知道,这是他可以向山崎巴结的表示。
“家纳君,很好啊!等会儿,你就到我身边来,为我挡子弹。”
“我愿意。”家纳兆志同样不迟疑地回答,而他在心里想:想让我跟你挡子弹,少来。
“你说什么?”饭田嘲讽地把脸转向山崎,“你让他为你挡子弹,他是一个不吃亏的人。”
家纳用眼睛瞪了下饭田,不说话。你以为他恨家纳吗?不,这个小队里,他就只有和饭田合得来。对于,爱拿他逗弄的饭田,他也不生气。
旁边的龟次郎看不下去。就说:“饭田君,你说家纳君吃不得亏,那你呢?”
不想,饭田口是心非,脸色不悦说:“我当然是不计较这些,你看我什么时候跟别人计较。”
“别说了!”山崎忽然喊道。好像他多“正直”,看不得家纳被饭田逗弄似的。立刻变得严厉起来:“现在,坦克被炸坏。散开,马上向城墙上的支那军人射击,快!”
    于是,他立刻盯住后面的部下,自己却还是呆在坦克后铁盖旁不动,仿佛担心有一个部下上来占据了他的位置似的。他盯住向两旁散开在城墙边的部下,就像他们是劳改犯一样,不准他们有越轨的行为。
他突然振臂撕叫,顿时,嘴唇上的胡子竖起,张开他的大嘴。“大日本的勇士们,攻进城去,杀光支军人,为天皇而死无尚光荣!”
喊过后,他看了下,大喊:“射击!”然后,他就呆在坦克屁股下,监视着他两边的士兵……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李朝胜 对 安徽站长招 的评论
我原担任站长..
厭之 对 七绝·夕阳 的评论
有景有情、妙。厭之..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清平乐 漫 的评论
语言清丽、含蓄,表达的感情婉..
天狼 对 沁园春感恩 的评论
全篇格调雄浑,气象磅礴,高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