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等不了三生三世,只求一世桃红柳绿第四章

时间:2019-07-09   作者:平凡的鱼 录入:平凡的鱼  浏览量:191 下载
第四章  岁月静好
      "秦子阑~"随着一声大吼,清晨的凌奇峰又开始了一天的新生活。门下弟子已在广场上开始每天的操练,挥舞的宝剑反射着清晨初升的日光,幻化成一道道七彩的光芒,将绚烂的七彩晨光抛洒开去。
      仿佛一缕流光一闪冲入千人阵型,阵中的弟子也不过只觉眼前一闪,一缕香风拂过,一切又归于平静。"臭丫头,我绝对不会饶过你",后追出来的青衣男子提着断剑在阵中腾挪闪避,脚下似风。眼见男子的手就要碰到女孩的后领,仿佛脑后长眼似的,女孩突然向左侧倾倒,与此同时右腿后撤击向男子双腿。将轻功提到极致的男子不防,险些中招,情急之下一个前空翻躲过一击,却也因突然的闪避,整个身子砸向队伍阵型,一时间整齐的阵型像鸟巢一样凹进去,而青衣男子也掉落在地。再看罪魁祸首借着门中弟子的胳膊旋身而起,脚尖立在一弟子肩头,反身向场中之人做了个鬼脸,然后踏着各弟子的肩头急纵而去。
     "子染师兄""子染师兄"鸟巢附近的弟子围向青衣少年,看着围向自己的弟子,青衣少年恼羞成怒,愤而起身,捡起断剑,推开众人转身而去。也难怪少年觉得没面子,他堂堂前任掌门师尊的关门弟子,竟然屡次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手里,心里怎么能甘心,尤其这次竟然在众目睽睽的门下弟子面前栽了这么大个跟头,怎不叫人心里憋屈?
      “哎,不知道这次小魔女又把子染师兄的什么宝贝毁了?”一白衣弟子说道。“子染师兄手里的断剑是轩辕剑吧?”“不会吧,那个是前代师尊,我们的师祖赠给子染师兄的,剑客之剑可是堪比生命的。小魔女这次真是过分了!”“嘘,你难道不怕被小魔女盯上吗?”说话的白衣弟子吐吐舌头,众弟子志同道一的比了个“嘘”的手势,“继续练剑,继续练剑”大家互相招呼着继续晨练,剑阵再一次恢复如初,仿佛刚才不曾出现那一幕般。
      再说一袭粉衣的小女孩绕过后山,踏着清晨的花草向流瀑的方向驰去。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女孩踏过的花草,草尖上的露珠也不过是左右轻微的晃动一下,然后归于平静。如此轻盈的步伐,草尖不弯的轻功,很难想象是由一个七八岁的女童所习。而修习轻功的主人,此刻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断崖上的一棵松柏上,用手支着头想事情。
     "哎!"这已经不知道她几次发出叹气的声音了。"呵呵,小丫头这是又闯什么祸了吧?"蓝衣男子的话在耳边响起。"啊?你又知道了!阿峰,我好无聊哦"女孩撅着嘴巴说到。"哦?"蓝衣男子挑挑眉"我可是听说,某人折断了子染的轩辕剑,然后又众目睽睽之下把子染摔在了晨练的剑阵里呢?"蓝衣男子飞身而起,与女孩并排坐在松柏上,松柏虽细,却不见丝毫的动摇。"呵呵,我只是想试试是我的天蚕丝厉害还是轩辕剑厉害嘛?" 女孩撅着嘴说道。“那现在呢?”蓝衣男子侧着头问。“当然是我的天蚕丝厉害了,你不知道,我把天蚕丝只在轩辕剑上绕了个圈,内力都没用到三成那轩辕剑就断了,还说什么削铁如泥,哼,也太不结实了。”女孩神情倨傲的说。“轩辕剑在兵器的排行榜上只排前十,而你的天蚕丝却是高居榜首,二者相遇自然会高下立见了。”“真的吗?”女孩伸臂看看胳膊上的绑的天蚕丝机关,撇撇嘴“看在天蚕丝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他让我在悬崖上倒挂一夜的仇了。”“呵呵,你若不剪了朱长老的胡子,师尊至于要惩罚你吗?”蓝衣男子笑道。“朱长老啊~”女孩耸耸肩捂着嘴巴偷笑“本来猪长老那胖胖的身子跟猪挺配的,他非要留那么长的山羊胡子,猪不是猪,山羊不是山羊的。这回多好啊,才有个猪样子嘛,现在不是可爱多了。”女孩想象着朱长老胖胖的身子,捧着掉落的胡须,一副生无可恋的情景就笑得很开心,婉转清越的嗓音回荡在山谷里,让整个清晨都沾染上了快乐的因子。蓝衣男子笑着摇摇头。
     “好了,我们回山吧,到早餐的时间了。”男子带着女孩飞纵到崖顶,牵着她的手欲离去,女孩却停在原地,低着头。“我不想回去!”眼泪从女孩低着头的眼睛里一颗颗砸了下来。“你是还在为昨晚师尊惩罚你的事而伤心吗?你不是说看在天蚕丝的份上不与他计较吗?”“我讨厌他,我讨厌他,每一次就知道对我罚罚罚,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女孩边喊边蹲下身抱着膝盖,双肩颤动不已。蓝衣男子蹲下身,轻轻地抬起女孩的脸,用指腹帮她把眼泪擦干。女孩哭过的泪眼如洗过的青碧一般明亮。蓝衣男子叹了口气“他身为一山之长,许多时候都不能徇私,对你已是法外开恩.他若不出手惩罚你,你觉得长老院的执法长老廖长老会轻易放过你吗?”蓝衣男子的声音和风细雨的传入女孩的耳中。大抵是想起执法院的廖长老,每次看她那阴鸷的眼神,女孩不禁打了个寒颤。她依稀还记得三岁那年,她因调皮贪玩不练琴被师尊惩罚在历代师尊排位面前反省,她心里生气,一怒之下砸了牌位。廖长老命令执法弟子行刑30法杖,直打得她皮开肉绽,高烧三天三夜未退。从此以后,廖长老就成了她小小心中的梦靥。
      蓝衣男子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不知道,你三岁那年,高烧三天三夜不退,师尊他不眠不休的守在你的床边,为你驱赶梦靥,输入真气。直到你醒来脱离危险······。”随着男子不紧不慢的叙述女孩的思绪也回到了三岁那年。她只模模糊糊的记得,她那时仿佛陷入了黑暗的泥淖当中,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黑的,她很害怕,但每次她觉得恐惧时总感觉有股柔风抚摸着她,帮她把黑暗驱散,总有一缕温暖包裹着她,以至于所有的恐惧都慢慢地消散。当她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穿着一身玄衣的他,满脸的胡渣,干裂的红唇,暗淡的脸色,以及两眼充血的红血丝,那是她见过的他最狼狈的样子。当时因年小,没放在心上,如今那些画面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伴随着这些画面浮现的还有胸臆间慢慢涌出的一股暖流。女孩咬咬唇,皱着眉头,她实在搞不清楚该怎样去看待她眼中那个黑脸神。
      蓝衣男子抬眼挑眉看了一下沉思的女孩,呵笑出声:“好了,我们该回去吃饭了。某人肯定在餐桌边等着某个小女孩回去用餐呢。”蓝衣男子边走边嘟囔调侃道“不知道某人在崖边打坐一夜究竟是惩罚你还是惩罚他啊”“啊?”女孩没听清,用好奇的双眼看着蓝衣男子。“没什么,我是说我觉得肚子很饿了,打算也去趁个饭。”一大一小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笑了起来。
      果不其然,当他们牵手到达青竹崖时,子崖已经坐在了餐桌前,不同于以往的两双碗筷,桌上放了四套碗筷。看着那一大一小两人走近,玄衣子崖只是朝子峰点了一下头,就朝着低着头的小女孩出声道:“坐吧。”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仿若每一个早晨那样。蓝衣子峰双手抱拳道:“多谢师尊”然后在其右侧落座,别扭的女孩低着头挨着子峰落座,玄衣男子只是抬眼瞟了女孩一眼,就把目光转到门口去了。这时就看到青衣的子染风风火火闯进来,看到餐桌前的女孩,他怒目而视正要说话,就听到上首的玄衣男子说了句:“坐”,青衣男子即将脱口的话就硬生生的憋在了嘴边。
     子染不情不愿的坐到玄衣的左下手位置,怒目瞪着女孩,女孩笑嘻嘻的朝他做了个鬼脸,这一明显的挑衅登时让子染的火气烧的更旺,正待要发作时。这时,端起碗筷的玄衣开口道:“我的那把青锋玄剑就赠与子染吧。”三人同时一愣。青锋玄剑,通体青锋犹如碧玉,且又如玄玉触之冰凉,得此奇石本就千年罕见,更何况匠人为打造此剑也足足花了数年的功夫。其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憎愣过后的子染,转向玄衣,犹疑的问道:“子崖,不,师尊,我没听错吧,你是要把青锋玄剑赠与我吗?”“吃饭吧,到时道衍会带你去取剑的。”玄衣淡淡说道。子染,听后果真喜形于色,激动的双手交握,互相摩挲。正待再说话,却看到玄衣子崖已经开始慢条斯理地享用起美食。子染强自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狼吞虎咽的吃起早餐,他已迫不及待地想去看青锋玄剑。尤其它将属于自己,那种兴奋更是难以自已。
    子峰看看玄衣、青衣又瞄了一眼餐桌上的饭菜,看了看身边的女孩,不由地掀起了嘴角。“果然是面冷心热啊!一把青锋玄剑安抚了子染,帮小丫头免去了一场惩罚,相信就算廖长老再提起此事也无话可说了。同时,又算准了小丫头闹脾气的性子,把她爱吃的菜都摆在了她选的位置的近前。子崖啊,子崖,你总是这样,默默地做着一切却从不说出来。”思绪又带着子峰想起了多年前,那时的他还小,他在战乱的死尸堆中被师父带回山门,那时的他夜夜噩梦,每一次梦中惊醒都能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陪着他、守护着他。
      女孩虽然觉得青锋玄剑很珍贵,但毕竟还小,又见子崖送剑时没有任何遗憾之感,就把这些事抛诸脑后,大块朵颐地享受起面前的美食,脸上因享用美食开心、满足的神色印在上首玄衣子崖的眼里让他不禁弯了弯嘴角,“或许这就是师父所说的岁月静好吧”。玄衣子崖心道,“子染、子峰还有小小的她,唯一遗憾的就是师父远游未归。”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