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漫天梧桐叶飞舞

时间:2019-08-11   作者:犹昏作醒盼君归 录入:犹昏作醒盼君归  浏览量:191 下载 入选文集

    万年前,曾有一魔,法力无边而心存善念,未曾残害过任何人,然而,人一心要除她,千方百计,终无所获。

    一日魔乔装成人游于梧桐树,略施法术,使梧桐叶满天飞舞,魔见此景,宛然一笑。魔生来便是祸国殃民的模样,此番一笑更是倾国倾城。忽然,一个声音道“于此时良辰,此番美景中遇姑娘这般沉鱼落雁的女子,小生这可真是三生有幸呀!”魔转身一看,见一书生,肤白若雪,长发披肩,白衣若仙,红哲的脸上泛滥着温婉尔雅的笑容,言行举止中散发出无限魅力,美中不足的便是额头上的一颗黑色的“痣”。魔一愣,便不由得与书生聊了起来,两人只不过是第一次相识,却好似一对久别重逢的老友。转眼即是黄昏,魔转身要走了,书生连忙拉着魔的衣袖,着急地问道:“姑娘此番离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魔原本想说明日,但想到自己的身份,怕连累到书生,便咬紧牙关狠下心道:“小女子身份悬殊,不能久留公子身旁,还望公子早日忘却我,再寻佳人罢!”话罢则御剑而飞,于空中听到那温婉尔雅的书生的嘶吼声“无论姑娘是何等身份,小生依旧在此梧桐树下等你!”良久,几滴水珠在空中落下。

    魔回家后茶饭不思,寤寐难寝,常常坐下悬崖边上,望着梧桐树的方向发呆。

    夕阳西下,一抹黄昏落下魔那令人惋惜的脸上,本是一副绝美的容颜,怎弄的这般憔悴?魔虽然服下了定心丸,但也是无法将那挥之不去的身影忘却:长发披肩,白衣若仙……霎时,魔那原本扑朔迷离的眼神变的坚定下来:不行!我要找他!哪怕是远远的眺望他一眼我也是心满意足!

    转身间,魔又到了梧桐树下,四处寻觅着书生的身影——一无所获。

    此时,漫天梧桐叶飞舞,魔想起了初见书生的那一幕,此时却少了书生的身影,魔不由得流下两行泪……

    失望之际,魔转身离开之时,抬头一看:长发披肩,白衣若仙……书生婉柔道:“姑娘可算是来了,小生已等候多时了。”魔脸红失笑道:“不,不是叫你找其他人吗?”书生摇了摇头,说道:“世间总有弱水三千,可小生心中唯姑娘一人耳。”

    是谁等待着她,是谁守候着她,是谁在梦夜的时候期盼她归来。

    于是魔度过了她最幸福的时光:与书生在西湖上吟诗作画,与书生在太行山上仰望星空,与书生在田野乡村上嬉戏打闹,与书生在……这也是书生最幸福的时光……

    去哪并不重要,只要能陪伴着彼此,便心满意足了。

    一晚,魔倚靠在书生的肩膀上,抱着书生的手臂,望着漫天星辰,又望到书生的脸上,笑道:“如果时光不再流逝,你可愿与我在此共度余生

”书生也望向了魔,笑道:“自然。”魔道:“你真的不在乎我的身份吗?如果我是人人都害怕的魔怎么……”话还没说完,书生便用手堵住魔的嘴,看着魔害怕的眼神,以一种严肃的语气说道:“你是人又如何?你是魔又如何?我所在乎的,是你!”然后抱着魔的头向她吻去。魔开始很慌张,后来羞涩的闭上了双眼。正当快吻上之时,书生额头上黑色的“痣”变成红色的,书生立即将魔推开,然后低下头说道:“对不起!我,我……”魔转身嘟起了嘴,哼了一声后回了客栈。

    回了客栈后,魔就入寝了。魔并不生气,耳畔回响着书生说的话,笑着,哭着,进入了梦乡。书生进魔的房间后,为魔盖上了被子,见魔脸上的泪痕,心存愧疚,想要摸魔的头。突然,黑色的“痣”又变成红色的了,书生叹气一声,摸了摸那颗“痣”竟也哭了。

    一日,在漫天梧桐叶飞舞时,书生和往常一样与魔聊天,唯一不同的便是书生额头上的“痣”从黑色变成红色的了。交谈正欢之时,书生拿出一壶酒,笑道:“来,我这有一壶酒,乃世间之绝品,你快尝尝看。”魔迟疑了一下,她看得出这壶酒来头不小。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望着望书生的笑容,也排除了忧患,喝了下去。

    片刻,魔倒地,七窍流血,用最后的力气道:“枉我一生修炼至七重天境界,竟死于这小小噬魂散上,这可真是世间绝品啊!”书生笑了,魔,也笑了。

    许久,书生额头上的“痣”消失了,书生也再也不笑了,缓缓走向魔的尸体,泪水浸满在书生走的路上,他拿起魔喝过的那壶酒,将剩下的一饮而尽,抱起魔的尸体,向魔的唇上终于肆无忌惮吻去。

    “这次,再也没有谁能阻拦我们在一起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艾娡 对 我是您的营 的评论
这个结局很令人意外,但我想知..
艾娡 对 高三岁月 的评论
我也想起了我们的高三岁月和校..
艾娡 对 给宝贝女儿 的评论
情真意切,读来很感动,也让我..
冗讯 对 答荣弟所托 的评论
老乡好!迟复见谅!..
天山雪林 对 答荣弟所托 的评论
寫得好前輩,我是永州寧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