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一八章江湖五魔(一)

时间:2019-09-04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148 下载

    王金在准备前往若尔盖前,打算先去接上任蔪等六女。他和‘一品红’洞玄机一起离开快活谷的时候,‘迷情五骚狐’以及除了‘一品红’之外的其他四婢一起出来欢送两人离去。

    ‘老虔婆’和‘夜叉西施’是因为‘老肥腚’、‘肥媸媪妪’、‘残阳仙子’顾念同门之义,不记她们曾多次坑害过她们的旧恶而收留她们住下养老。王金因为吸了‘老虔婆’和‘夜叉西施’她们两个的功力,就算她两个再恶性不改,两个失去功力的老妇在‘老肥腚’这三个已被王金贯通了天人之桥的武林高手面前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在‘老肥腚’、‘肥媸媪妪’、‘残阳仙子’,外加洞玄机代为求情,王金还是用千年九香虫、万年阴虱这两只异虫卵替她们治好了她们身上的隐疾。洞玄机因为担心王金的安危,又带着十八个来自中原的健妇又回来救王金,只有那被囚在赏春堂的九个女人各自离去。由于洞玄机练的是相当于童子功一类的功夫。在快活谷期间,她和王金关系增进,身破功散。但她却觉得并没有什么,只要能跟王金在一起,已经很幸福了。洞玄机也知道,王金是害怕让她服下三粒异虫丹后,由于物质的相斥作用【也许就种相排斥的作用,就和你把兔子、鸡放在一起,它们还或能共处。但你要把这两个放在老虎笼子里,它们会吓得到处乱逃一样。就像王金吸到的别人内力,自身功力在体内自由自在的,突然来了‘入侵者’它们当然要排斥。‘不驯化’,两者根本融不到一起。对于一个失去功力的人来讲,两种气机的相斥而斗,可能都会让体内气机紊乱而送命……】,恐怕就只有服过异虫卵后增加的四五十年功力,就算再服万年巨鳄灵丹也不会再增加丝毫作用了。这才打算去寻找万年巨鳄修炼万年的灵丹,以助自己重新获得功力。对这种心里只想着别人的心上人,她自然……

    除了任蕲,其他五女都受过恶人欺辱过,心智尚存之人都知道自己简直是多少代祖上修德才能和王金像情侣一样的在一起。所以,除了那如行尸一般呆呆的女孩儿之外的四女也自觉低任蕲、洞玄机一等,以婢妾身份自处。任蕲大大咧咧的,经过那种事后是在王金面前如乖巧媳妇,但是,在别人面前,尤其是在和洞玄机相处后,更是秉性难移。‘芒砀山九鬼’暂时一年之内在归老山庄寄居。暂时失去了功力的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事,心性也在慢慢改变。洞玄机本来就是小才女,更懂得处事之道,在这群女人中,俨然成了‘大夫人’……

    “蕲妹,别惹事了。这是‘轘辕十八妖’【‘短命锁王’、‘丧命蛊巫’、‘送命伞仙’、‘取命扇公子’、‘保命网衣’、‘害命镜神’、‘活命毒咒’、‘亡命挑夫’、‘逃命秤商’、‘薄命红颜’〈使的是一对子母腰带软剑。母剑剑尖为U字型,专锁对手兵器,剑身中空,且比子剑宽厚。子剑除了剑身细了一些之外,与普通宝剑没差别;子剑剑柄为凸阴阳八卦,母剑剑柄为凹阴阳八卦。作腰帯使用时,子剑剑身插入母剑剑身,插入深浅根据使用者腰围而定。‘这腰带’感觉让自己宽松合适时,对好子剑母剑上的阴阳八卦,按下,使凸起入凹槽即可〉、‘要命针医’、‘夺命梳女’、‘索命鞭吏’、‘催命算盘’、‘追命笛仙’、‘拼命尺儒’、‘玩命妙笔’、‘救命庖厨’】的手下探子。若以‘轘辕十八妖’单个打斗的话,他们每个最多不过是八九流,会那么三拳两脚的混混。但是三年前,他们巧获了‘不归路古阵图’,凭此困死了好几个顶尖高手和数批前去想剿杀他们的武林林人。从此,声名远扬。狂妄的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你们看他们每人人手一样的宝器,你们就能看出他们杀了多少人,才能让每人手上都有那么一种宝器了。那四个老者也并非普通老人。听说过五魔吗?六七十岁以上的江湖人,提到他们就像是见到鬼一样,讳莫高深。在四五十年前,正邪两道为了合力诛除那个使《老而不死》魔功,五魔之一的‘老魔’,曾在大漠中心的圣女岭老人山四老峰之一的绝老门当时驻地大战,四万多名武林人回中原武林的不到百人。你想想:同为五魔的其他四魔该是什么恐怖实力?这剩下的四魔就是使《欲壑难填》魔功的‘欲魔’;使《贪得不厌》魔功的‘贪魔’;使《无恶不作》魔功的‘恶魔’;使《要死不活》魔功的‘死魔’。据说‘死魔’还是一代医神,以前未与五魔合称前,在江湖上就有‘作死马医’之称。以前在塞外是有名的马医。”洞玄机对任蕲说道。

    “玄机姐姐不知道的恐怕就是这四魔为什么会重出江湖?一是为了若尔盖万鳄沼泽里万年巨鳄的万年巨鳄灵丹。二是‘轘辕十八妖’也算是善恶有报,杀了五魔的传人。小弟耳朵尖,听到他们与那‘轘辕十八妖’的对话,那四魔中的一个对那探子道:今天我们就破例一次,不杀你了。不是我们几十年来不出江湖就转性了。只是让你回去给‘轘辕十八妖’他们捎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不是说他们从轘辕山逃到这里来,躲着我们,我们那五个徒弟‘龙门吊客’、‘死鬼’、‘胆小鬼’、‘小气鬼’和‘贪小鬼’他们的仇,我们就不报了。他们武功学不到我们十成中的一成,出来净给我们丢脸,就是我们见到他们了,也会除了他们,再找五个来教。但是,他们再无能,也不该别人杀他们,那我们的脸往哪儿放?我们要不为他们报仇,别人还以为我们四兄弟胆小怕事呢。告诉那‘轘辕十八妖’,等着我们……那探子也太不小心了,连玄机姐姐都听到他和另一个采办武器的山匪交谈,那四魔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小弟恐怕是这四魔与‘轘辕十八妖’的好戏看不成了……”

    “两边狗咬狗,是场好戏。小金子要守护玄机姐姐安全,自然没法去了。但是,我可以替小金子去看呀……”任蕲也只有和洞玄机面前敢这么说,哪怕王金就在身边。因为她的说话对象是洞玄机,王金一般是不会插话的。但是,这回她错了。

    “不行,由你保护玄机姐姐她们就行了。我去看看。凭小弟现在的功夫,打不过,小弟逃命的本事还是自认不错的。”

    武林人难得一见如此高手拼斗。就是现在的洞玄机都想去看看,哪怕能启发出一丝灵悟也是终生之福。但她知道现在自己去了,也只是累赘。她对任蕲说道:“你去是瞎看热闹,金弟智慧过人,见地独特,应该会有所获。而且,金弟武功好,又素有急智,就是被迫与四魔相遇,也可安然脱身,蕲妹,你就听金弟的吧。难道你怕你保护不了我们?”洞玄机故意用激将法说着。任蕲当然知道这是激将法,但她却不能……

    在古时,生命是如此脆弱。你会死于难产,野兽,传染病,营养不良。甚至于,突然的降临的洪水、天灾、兵祸……就古代那种医疗条件,随便得个感冒、发烧都可能要了你的命。首先你得命够硬,才能活下去。像华佗那种名医,一千年也出不了一个,骗子庸医倒是不少,没病死,也可能被某些想省些钱的土方子给治死……所以,先不说王金那英俊得空前绝后,就是易容成女人,也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美人的容貌,光是王金自发所学的那些技艺,都能在任何情况下脱颖而出。这能不让女孩儿……

    王金远远的跟在这四魔的后面,来到了县城外荒无人迹的一个两山之间不足五十米的平地。一魔说着:“三位兄弟,咱们每三年要聚会约斗一次。虽然现在还有小半年时间才到咱们约斗时间。但是,咱们此次为了万年巨鳄相聚。难道此次咱们获得了万年巨鳄灵丹之后,又要各回各处,到了相约中秋之时,才再次出来约斗吗?就不能在这次一次解决这个约斗吗?谁给我老贪支付下次的旅费。依我看,现在离和‘轘辕十八妖’相约的三更还有点儿时间,不如咱们就在这里解决了咱们今年的约斗。下次约斗,还是三年后的中秋。三位兄弟以为如何?”

    “我是没什么说的。能省得再跑一趟,别人也就少看我一次凶脸。我也省得看谁都不顺眼。”一看那人肩膀上搭的那把刀身约有一尺的‘极恶魔刀’,他必是‘恶魔’……

    “那我这个从小就喜欢老女人的老家伙,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我的相好的逍遥了?那我当然更没意见了。”

    “三位兄弟都同意了。我就是不同意,有用吗?那我就再作死一回,第一个出战吧。”这个‘死魔’抽出了他的脊骨鞭,有意似无意的往王金隐身的地方看了一眼……

    王金知道这四魔武功已达神魔之境,如果离的太近,这四魔肯定能察觉。王金远远的跟着,就这样,还是被这‘死魔’发现。王金可不敢认为‘死魔’根本没看见自己,只是一种感觉地望了这边一眼,他已经做好了逃走的准备。可是,‘死魔’并没过来,而是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场上空地,等着别人应战。此时,‘恶魔’来应‘死魔’之战……

    如果说,王金在千年九香虫和万年阴虱这两只异虫体液没有溅入王金双眼的话,恐怕现在站在边上看,也不一定能看清这‘恶魔’与‘死魔’拼斗的一招半式。但是现在看来,就和武馆里的武师教学艺者那样,一招一式,甚至说是一个细微变化都看得如放大的针鼻,清晰无比。但是,所谓的眼高手低就是能看懂,你未必能做出来。就像那些体育冠军,大家都会的姿势、动作,你就是没人家做的完美。当然,王金的功夫还没有到人家的那种程度,到了那个程度,恐怕王金施展同样招式,会比他们使的更完美。不过话说回来,以王金现在这样的年龄来讲,同龄人中有几个能达到王金这种水平的……

    四魔的武功都在仲伯之间。而且,相互争斗几十年,对对方的武功也了如指掌。真想要分出个胜负,一般都要几天几夜,那是很寻常的事情。但是,武功是一个综合性很强的东西,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智慧与状态。就像考试,比赛一样,平时考分每次一样的两人,也有可能今天状态好,发挥超常而胜过对方。而状态这种东西又是个变态,就像机会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到来。抓住了,你可能马上就赢了,失去了,再等。这种变态就在实力相当的两人间交替。有时也能施出一两招妙手……

    王金在看他们反复施展,像下围棋一般互争先机的第三四遍时,他们的功夫王金也已了如指掌,自己曾随着他们的继续打斗,在脑中模拟着自己成对手时的出招……

    想起全伯临走时交给母亲的一个布包,嘱咐母亲让自己在到了圣女岭后,由唯一的进岭入口:老人山进入,经玉颈岭,过两座玉峰山间小路,再过玉肚岭的原始森林,再过无底洞,到达玉沟崖。不要顺着左右两条玉腿岭,走到尽头去两座玉足峰。而是直接下到玉沟崖底,把这个布包交给两条玉腿岭之间红果林中的隐者,求他收你为徒,传你《飞仙剑法》,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帮我完成锦囊中的第二件事……王金好奇下打开布包,里面是‘老魔’的《老而不死》魔功。以及埋藏据传绝老门采四万对老夫妇交合之精,配以百余种罕世奇草异药精炼而成的‘寿精丹’。就是这样,王金很注意收集圣女岭上所发生事情的消息。知道老人山就像是这圣女的头,而四老峰就像这圣女的双眼、瑶鼻及樱口。这四老峰及绝老门还有个传说:古时有两个部落互为仇敌,连年征战。一对新婚夫妇被征去打仗。可能双双战死,久久未归,两家父母四人天天站在高坡望向远方,希望能看到自己孩子归来。久而久之,化为四老峰。而这两个部落连年打仗,少有人从事打猎生产,以至食物不足。为了减少粮食消耗,让部落生存延续,两部落首领把年老力衰的老人赶入圣女岭,任其自生自灭。圣女岭中毒虫猛兽众多,他们这些老人捕食困难,也为了活着而自相残杀……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能活下来的,本来就是有本事的人。有人说,武这个字是通舞这个字的。远古时,人们没有记录,武功的雏形都是围猎中技能的总结,远古时的人们都好以庆贺的所谓‘舞蹈’来表现自己的能力,当时的这种所谓的‘武功’也就是这种所谓的‘舞蹈’交流的。这种说法不知道对不对。但是,从这个说法中可以看作这种自相残杀的本事能形成‘武功’。他们就聚拢成帮,年复一年的发展壮大,这可能就是绝老门的雏形吧……

    现在想来,全伯要是‘老魔’,他早就不在王家隐居了。结合那《老而不死》魔功看来,全伯应该是绝老门的属下,这个推论才应该有百分之几十的正确。毕竟,绝老门被正邪两道合力剿灭,江湖人要是知道有绝老门有恶人余孽,不把他斩草除根才怪。那当时王家也……

    现在再把《老而不死》全功想了想,以‘老魔’的武功对阵着四魔的武功,让王金这次所获还真不少……

    也可能是为了赶与‘轘辕十八妖’约斗的时间,像他们这等人去晚了有被人说他们是怯场了的关系,四魔也就半个多时辰,便结束了约斗。当然也没分出个第一来,难道是还要在报完仇后再打一场?王金虽然一直远远的跟在这四魔身后,但他的脑子里还沉迷在假想与这四魔动手的情形,真像是呆痴了一般。就这么跟着这四魔来到了‘轘辕十八妖’占据的乌龙洞前。

    那时,一般的山匪都自建山寨。可以说很少有人住在别的地方。塞外有个叫天都城的地方,据说就是马匪窝。江南也有个叫北海王殿的地方,虽然没有塞外天都城〈那种相当于一个小县城的占地〉那么大,但也像皇宫一般奢华。只不过那里号称龙王居所,实则是个海匪窝。而住在山洞的,他们估计也是头一份。只是因为这山洞太宽敞了,里面机关密布,易守难攻。又密洞口四通八达,不知道这些隐秘的,就算是攻进去,人也早跑了。其实,这就是四洞谷。‘销魂寒梭’尹一栋四十五岁前所住的秘密之所。只不过被‘轘辕十八妖’强占,打又打不过,不让能怎么办?好在尹一栋还在城中有公开的府第……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魅影芳踪(28) 下一篇:魅影芳踪(27)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既然不是职业作者,每人都有每..
三恩四海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值得支持..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谢谢朋友们点的支持..
犹昏作醒盼君归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各位笔友留个评论如何?..
老肥腚 对 逍遥江湖路 的评论
感谢有一位读者一直在关心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