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二八章武林大会(四)

时间:2019-09-28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117 下载

    也许是自己真的有福,在襄阳县里找一打听离岘山最近的镇子,立时得到被问及者的准确告之。王金这才按指点……

    “原来公子是打听‘说嘴郎中’贾掌柜呀,他就在前面拐个弯后的怀仁堂后院。”王金进了镇子一向人提及开药铺的贾掌柜这样的问语,立刻得到了那人的指点,王金道谢找了过去……

    “原来是小神医王公子,你怎么不早遣人捎个信过来,我好去接你,倒让小神医亲自找来。快请里面坐。正好沈彪卖山货也过来了。”那贾掌柜被学徒伙计找了出来,一见王金面就很热情的和王金攀谈。最后意识到在医馆大堂聊天不适……

    “小生一是来还《破阴回阳》这本古书的,感谢贾掌柜肯让小生一观古笈,让小生获益良多。上回贾掌柜问小生这本古医书里到底写了些什么。当时,小生未曾认真研读。一时还真搞不懂里面所载的东西。后来,小生回去查了一遍,才知道这是乌孙族语。随附翻译。所以,请贾掌柜原谅小生当时确实也不能看懂那些异邦文字,自然也提不出什么见解。小生第二,是为给彪兄送来小生承诺给他的一把宝浆。正好小生欲赶往赞阳有急事,顺路拐过来的。如今事已办完,小生也该赶紧赶路了。”王金要不是听说沈彪在这里,正好可以把东西给他,省得自己再跑一次了。否则也不会跟着贾掌柜……

    ‘醉丐跛乞’带王金找到的这个地方只个欲惑谷的行宫,换句话说,这也只是欲惑谷的另一个快活谷式实际控制的门派型的分支产业。举个例子说:欲惑谷控制了一个帮派,而这个帮派门下又经营了许多的产业。而这个帮派的原帮主有两处私宅。其中一处就成了欲惑谷谷主路过时,在此地歇脚的地方。或者说这里只是一个欲惑谷谷主客栈式的落脚点更为合适。本来这里并不是欲惑谷谷主会常来的地方,但这次欲惑谷谷主却没有再离开。至少一直盯着他行踪的‘醉丐跛乞’及污衣门弟子并没有看到这个神秘人离开。‘醉丐跛乞’也是心急归心急。但是,总算是把王金等来了。‘醉丐跛乞’埋怨王金……

    “小兄弟怎么现在才来,幸好此魔并没有离开。否则……”

    王金自从和娑婧、刺玫二女分开之后,王金知道自己为了娑婧、刺玫二女之事耽误了几天。所以,王金就一直没敢走大路,每天展开轻功在荒无人烟的树林、山道上飞驰,《卧佛醉魂游》功法是越耗费功力,提高越快。就是晚上也连夜赶路。在贾掌柜那里都没敢呆时间长,好不容易赶到这里……

    “接到消息时,小弟也是刚到家。总要在家里呆上两天,而且还有件非办不可的事情,就这样耽误了几天。等事情办的差不多了,小弟一点儿也没敢耽误的赶过来。现在不知道人是不是都被囚在此处。狡兔三窟,如果只有一两个,小弟的意思还是不惊动他,继续追查。找全人了,先救人,再找他算帐。今晚老哥哥和小弟夜探如何?……”‘醉丐跛乞’一直在追老朋友峨眉掌门的三个女儿的下落。当他得知峨眉掌门要找王金兴师问罪时,害怕闹僵,到时王金逼不得已非出手时,那以后的许多事情的解决就更麻烦了。所以,承担下找寻三女下落的这件事,后来又听说王金学的竟是前魔宫绝学,害怕王金再被正邪魔三道追杀,王金被逼急了,那可真是武林一场浩劫。此事因与王金有关,‘醉丐跛乞’了解王金这人重情义,性子随和。他办事的目的性很强,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达目的,他都不会介意去做。从王金在快活谷所做的事情来讲,他真不能按正常的侠义人士的标准来定义王金。王金也从来没把自己当个武林人。所以,王金只能说是心地不错,非正非邪的人物。王金当时不愿习武,还没有学魔宫的招式上的绝学,真把他逼上学了魔宫全部武功,江湖谁会是他的对手?五魔也仅是魔宫中的五个下人,自从学了魔宫一部分绝技后,人也步入魔道。要是王金真学了魔宫武学,那真的要重演近百年前正邪两道数千人联手剿灭绝老门的惨剧吗?再加上王金太聪明,乃盖世奇才,真逼得他为恶江湖。那后果简直难以想象。一想到这些,‘醉丐跛乞’就……

    好在王金没野心,只想照顾家人、朋友,过自己的日子……

    “小兄弟,假如要与这欲惑谷谷主对上,你能支撑几招?”

    “小弟也不知道。如果他的武功和五魔中的任何一个相差不多,那小弟有把握在万招之内胜其一招半式吧。难道老哥哥不知道小弟不仅诛杀了千年九香虫、万年阴虱,还去过万鳄沼泽。虽然没有服食过万年巨鳄所炼的灵丹,但是也服食了万年巨鳄的内脏中的诸器官,喝过万年巨鳄血,吃了近三个月的万年巨鳄肉,功力比以前增长近一倍。在万鳄沼泽的区段时,小生闲时与手下‘死魔’前辈切磋不下百余次,‘死魔’前辈虽有相让之谊,但小生在万招之内都能胜其一招半式……”

    “怎么回事?详细给老哥哥讲讲。”‘醉丐跛乞’对王金说道。

    “如果不是你救了‘死魔’,五魔这次就真在江湖上除名了……”

    如果你见一人像狗一样的生活,谁能想像她经历过什么?

    “狗奴,把那母狗的链子锁打开,你就下去吧。”蒙面人道。

    被打开锁链的‘黔岭怪医’谷玉穗的孙女谷露琪,此时一丝不挂的双手双膝支撑着爬到了那蒙面老者的双腿之间,头埋入了他的裆部,只见谷露琪在那里不停的‘点头’……不一会儿,谷露琪站了起来,坐在了那蒙面老者的双腿上,身体挺动……

    自始至终,那蒙面老者只是和那狗奴的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说过话之外,没有再说一句话,但是谷露琪却如程序般的进行着。直到谷露琪筋疲力竭般伏向那蒙面老者时,蒙面老者鄙弃的一下子推开她,一脚把她踢下了小腿高的台阶……

    “走吧,他逃不了了。小弟已经在他那蒙面巾上弹中了追踪粉。七天之内,他去过什么地方都逃不过小弟的追踪。”王金传音给‘醉丐跛乞’,等离开远了。王金才说道:“叫污衣门也别监视他了。他们反而更容易被这狡猾的家伙发现,万一让他警觉有人在查他,一切前功尽弃。小弟追踪他就行了……”

    那蒙面老头儿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可是,每次回身都没有人。他终于忍不住都喊出来:“哪位高人在与老夫开玩笑。”

    “你做你的欲惑谷,小生本来并不想管你的事,但是你拘禁了小生的九个朋友。如果她们中有人死亡的话,那就是你的不幸了,小生一定会找你索命。你真应该庆幸她们九个还活着。只是其中有一个女孩儿屈服在你的酷刑之下,你们让她干什么,她就会干什么。小生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你应该知道小生是谁。提醒你一句也行:快活谷你的两个耳目,一个已经死了。一个被废去了功力。如果小生真的想废了你的功力的话,你现在已经是普通人了。小生一直在你身后不超过五丈的距离,你都发现不了。小生看来已经没有动手的必要了。小生不相信你的武功能接住小生的百招。如果她们九个再遇上被人绑走的事情,不管是不是你做的,鉴于你的这次行为。小生就找你要人了,你最好保佑她们别出事。否则,小生会缠上你的。”王金说完这些话之后,旁若无人,缓步向前走去。这个蒙面老头儿犹是不信,出手攻向王金,但王金像背后有眼的突然加快了步伐,脱出战圈,仍手摇折扇向前缓步走着,同时说道:“只要阁下从《醓醢乱刀阵》下走过一回后,再来找小生决斗吧,现在小生要赶往武林大会会场,没时间逗留的。”那蒙面老者已经看出,如果再和这个书生斗下去的话,他真逼出自己的功夫,他也清楚:以目前自己的本事,还走不出乱刀阵。他一下子觉得这个少年太可怕了……

    “你等一下,你要是这么走了。老夫实在是心有不甘……”

    “一个人吹什么都可以。但是,千万拿自己的本事去吹。在江湖,武功就是一个人生与死的检验。他没有必要去吹。越是有大本事的人,他们越懂得虚怀若谷的道理。在他们的眼里,超越自己,看自己能为这个世界贡献自己多大的力量,这才是他们的生活与追求。名与利,那无非是过往云烟;一个毫无作为,只知道自己享乐的人,从境界的起步上就已经输人一筹了。小生没有他们那种大彻大悟,只想逍遥江湖。三天前如果小生没有碰上大师的时候,你现在已经是死人,能度化一个大恶之人,也算是小生没有白白聆听大师教诲。要知道武功没有尽头,一波更比一波疾。好自为之吧。”王金停住了脚步,很平静的说完话后,继续向前缓步的走开了……

    当王金走到邓县(今构林镇以南及襄阳一带)时,他遇上了劫路的。但劫的并不是他,而是前面的一对坐车的母女……

    “我路不平也是个强盗。但我路不平和你们不一样,我只是为了活命,只抢富商、官家。而且,从不伤人命,从来不抢老弱病残和女人。而你们却是不仅抢人家金银财宝,还抢人家姑娘。在这里,别人说强盗,我都以为是在骂我路不平。把这女孩儿放下,放她们母女离开。你们劫的金银财宝可以拿走。”这个自称路不平的,是一个和王金个头相差无多,但比王金壮了许多,也有了不小的将军肚,但是右腿有点跛……

    “小生相信这位大哥是劫富济困的强人。但是,对这群好逸懒做的无赖地霸一伙却没什么好感。这位大哥能保证他们劫了这笔金银财宝,能保证一个月内不再祸害过往行人了吗?如果他们真能保证这笔金银财宝能用上一个月,小生也相信他们是生活所迫。可是,小生敢肯定,他们拿到这笔金银财宝,不出三天,不是花费于风尘烟花中,就是花费在赌场之中。大哥这是在纵容他们继续为恶。而且,这些东西,小生想来,里面不会有大哥一件物品。这些人有些人挣些银两要养活一家人的。大哥如此慷别人之慨,似乎也不妥吧!小生和这位大哥一样喜欢管点儿闲事。小生劝你们:小生偶遇这位大哥心情不错,在小生还没改变心意的时候,赶紧滚。否则,小生一旦出手,非死即残。人们都说小生是‘慈心公子’。但是,小生发慈心的时候,那绝不是对你们这些渣滓而言……”

    “你就是‘慈心公子’?”那二十八九岁的跛汉惊讶的问着。

    “难道江湖上还有人叫‘慈心公子’的吗?如果没有人再叫这个名号的话,小生可以认定,那指的应该就是小生。小生听别人这么在小生面前提过。”王金右手拿着折扇对那壮汉道。

    “你们还真当我们是那种只会个三拳两脚的家伙吧,实话告诉你们,我们是‘周扒皮’周老爷子的弟子,周老爷子的《庖厨解牛刀法》要骨头就绝不会带一丝肉腥。要瘦的也不会带一丝肥膘。”其中一个抢匪很有些自傲的对王金和路不平说着。

    “不要说你们的周老爷子不在这里,就是在这里,小生也好怕他呀。小生还真想看看这个周老爷子怎么让小生骨肉分离的。小生已经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平日作恶太多,心中贪婪的心魔让你们该有此报。给你们个活命的机会。谁能把谁砍翻,谁就有活下去的机会。小生要是出手,你们一点儿机会也没有了。”王金很是平谈的说着。而那路不平却担心着。

    “这不是王公子吗?你也是去赶中秋的武林大会?”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大龄女孩儿和一个中年人走过来,王金一看认识。

    “原来是六神门的尚大姐和六神门门主曲掌门。小生自感武艺低微,想去嵩山武林大会向天下英雄学习,也许能偷学两招。不知小生那肥田才肥兄可学会小生留给他的《极玄六害扁担功》了吗?”王金对尚淑贞颇有好感,对她很尊重的道。

    “知道偷学别人武功,在江湖上会被怎么处罚吗?我们六神门虽然是江湖小派,但也愿请出天下英雄为我们讨个公道……”

    “老夫倒想看看,天下谁敢动我们‘聚忠殿’门主半根毫毛……”

    “老哥哥,既然咱们叫‘聚忠殿’,咱们就要对大忠大义中的这个忠字作榜样。不能因个人原因而践踏它。什么都讲究一个理字。小生能看懂别人武功的每一招每一式。难道对比斗中看过的武功能使出来就说这是偷师吗?什么叫偷师,就是长时间的偷看别人教武功或练武功时的行为。你们觉得小生学一套武功,需要很长时间吗?再说了,小生已经答应过六神门:小尘不会再施用六神门的武功。难道你们想让小生自废双目吗?那是不可能的。小生不是看不起六神门的功夫,就是小生自创的《极玄六害扁担功》都比贵门的功法厉害一些。等小生解决完这几个土匪之后,小金就领教一下贵掌门的六神门绝学。看小生值不值得偷师六神门的功夫。”王金确实被那六神门掌门给激出了真火。王金阻止了和‘醉丐跛乞’一道出现的‘死魔’继续说下去。此时,‘醉丐跛乞’才想到:难道王金要重建魔宫?这‘聚忠殿’难道就魔宫的另一名字?听了王金向六神门掌门发出了比武的邀约。他知道王金的功夫,要对付现在这个六神门掌门简直就不会有什么悬念。他摇头……

    那几个强盗不是傻子,从这么多人对王金的表示方式以及对话,他们已经知道王金不会放过他们,而这个家伙也是连师父‘周扒皮’〈又称‘独目神刀’周雄〉都没放在眼里的厉害……

    这些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周雄也是黑道有名的狠角色。周雄还是害怕:教会了徒弟,到时候他们要是害自己怎么办?所以,他把他的《庖厨解牛刀法》分开几段,分别传给了这几个强盗。就是他们几个合起来的武功,也差了四招绝技……

    黑道上的人就是这么防备着自己人。而王金有点儿心得就喜欢传授给别人。所以,很多王金的朋友都和他关系不错。

    “你们干脆也一起上吧。一百招之内能沾到小生衣角,你们就可活命。否则,今天就是你们在世的最后一天。”王金道。

    ‘死魔’也知道就是为了看别人的武功。否则,凭他可与自己斗上万招不败的本事,江湖上能有几个人是他十招之敌的。所以,不用王金说,他也不想以属下身份越俎代庖,惹他……

    王金始终以躲闪的身法游走在这群自知单打独斗肯定是白给,群攻或许还有生路的强盗的刀影之间,在他们总共出了四十五招的时候,王金把他们全部抓上脉门,化尽功力,扔在了粗树枝上。那树枝倒直接成了要了他们性命的利剑……

    王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缓步走到六神门掌门面前说道:“小生只想领教掌门剩余的六招《庚寅六冲掌》的绝学。这是阁下逼小生的。你们六神门收了徒,一个多月了,只拿小生那兄长当杂役,连点儿最基本的一个动作都没教过。小生去探望,小生那兄长向小生抱怨,小生心想,反正小生代传的也是贵门中人,也算是帮贵门培养一个实力不会弱的手下。结果,贵掌门就这么恨上了小生。今天当着‘醉丐跛乞’前辈的面,小生问一句,如果小生看前辈和别人比武,学会了前辈的武功,算不算偷师?小生都说过以后绝不再施展《庚寅六冲掌》掌法,难道看了别人的武功,就成了偷师?那现场这么多人都看了刚才小生与那几个强盗拼斗,你们是学会了小生的《水上轻烟》身法,还是看会了那几个强盗拼合在一起的《庖厨解牛》刀法。难道让小生双目尽残?这是小生绝不会答应的。那么小生为了自己的安全,也只有以江湖人的规矩来解决纠争,领教阁下绝学这一途了。”王金说道。

    “小兄弟,你真没有必要为了六神门保存颜面而逆血自伤。你知道六神门那个女侠在见你被他们掌门打伤的瞬间,望了一眼他们那个自私的掌门后,还是毅然奔向了你的身边……”

    “你们恐怕不知道,小弟曾专门向一个杀手请教过,是他教小弟逆血伪造重伤,然后利用《辟谷龟息功》让自己几天几夜都不吃不喝真如死人一般,在你放松戒备,突然醒转,一刀要你的命。看样子小弟第一次运用此功,而真能骗过你这老江湖,要是小弟不说出来,你能有命吗?所以,六神门朱雀分堂堂主尚淑贞大姐说的话,小弟一个字都不会记错的。不忍看她伤痛才恢复脉搏的。她学了《极玄六害扁担功》,小弟也就放心了。小弟记得:他们六神门的掌门是谁的武功高,谁就可以争掌门之位。如果她能当上门主,一定能把六神门发扬光大的。小弟如此,也是为了避开众人。和你们在一起太惹人注目,小生想来,咱们还是分开去的好。小生又不打算动手,只是去看看上台比武者们的功夫。那个路不平离开了吗?”王金有段时间与现实联系脱离,大概是受伤有人给他服药调理,让他暂时昏了过去。此时,王金和‘死魔’、‘醉丐跛乞’这两个名动江湖的人物说着,他俩互望一眼,笑了。

    “现在你就觉得我们两个老家伙烦人了。那我们两个老家伙就不在这里惹人厌了。告辞!”‘醉丐跛乞’硬拉着‘死魔’走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