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三二章再次回家(一)

时间:2019-10-07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2404 下载

    并不是王金转性了。有些事是需要一生坚守的准则。王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他相信自己在这一点儿上到死都不会改变。而且今天的事,对他王金来讲,这也是一种痛苦的抉择。如果自己不去救这些恶人,也许心里也不会愧疚,这虫子又不是给他们身上下的,自己完全可以闭上装作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作为一个习医者来讲,你要对病人的疾病负责。自己放弃治好病,杀了他们想法。因为王金不愿意乘人之危。哪怕是对自己的敌人。刚治完病,正是人虚弱的时候,他说服自己,过了今天,哪怕是面对千军万马,只要看到他们再次为恶,自己拼着这条命不要了,也必须要杀死他们。就像王金他自己对那些坏家伙们说的一样,不要招惹那些会医术、毒蛊之术的人,一包粉末就能让几十万军队溃不成军。其实,人的生命是很脆弱和短暂的,如果真有人想害你,以这种有心对无心,就是作学医、玩毒蛊之术的,也对别人的加害,就算是自己再小心防备,那也是防不胜防的。当这种情况下让生命逝去时,你会觉得自己还没活够,换句话说,生命是如此短暂,如此脆弱,如昙花一现般,只需一刀什么都结束了。他不能因为要用武功杀人,就忽略了医德。同样,也不是为了医德而放纵坏人,而不杀了那坏事做绝,放虎归山下继续为恶的害人家伙。自己难以……

    小姑娘王园静在王金把她抱回客栈的时候醒了过来。她告诉王金,她和父亲以捕鱼为生,家遭凶劫,她躲在船下水中才躲过一劫逃出来的。王金看她小小年纪不仅水性好,而且反应灵活,猜想她的父亲也是武林中人,可能是避仇才打鱼为生。结果一问之下,还真是如此。她的父亲很小就训练她基本功,还教了她水里憋气的方法。她也只是给白姑娘通风报信了,结果就遭到这帮凶奴的殴打,要不是她很小练武……

    白姑娘并不是武林人。只是流落到这儿的教书先生家的女儿。他们父女俩刚到这儿,很不巧的碰上了这帮恶奴。小女孩儿就是听到这帮恶奴说要抓他们才来报讯的。结果,这帮家伙太快了。白姑娘和她父亲还没来得及逃走就被抓了……

    “小兄弟,你怎么跑到这到这儿来了?”‘醉丐跛乞’趁夜色从窗户溜了进来。坐在窗框上,看着刚进客栈客房的王金道。

    “小弟每次见到老哥哥,你都很闲。这次小弟可要给老哥哥找点事儿干干了。老哥哥收个徒弟吧。小弟知道你的那些花子帮众看到小弟救了恶奴,才会告诉老哥哥,小弟住哪儿……”

    “跟小兄弟这种太聪明的人打交道,也不知道是我老化子的幸还是不幸。‘死魔’那老家伙比我老化子的武功高了百倍。小兄弟你怎么不找他偏偏找上了老化子我。小兄弟你这不是误人子弟吗?要让老化子我收徒也可以,不过,老化子要从你这里捞点儿什么。否则,老化子厢底倒干了,教到一半就没货了。而且,老化子只做二师父,大师父的位子还得留给‘死魔’那老小子,不能让他躲清闲……”老化子知道王金想让他收那小女孩儿当徒弟。自己觉得这女孩儿不错,为了她的……

    “看来老哥哥不想让小弟和你一起夜闯乐仙楼了?其实,老哥哥也用藏着掖着。老哥哥身上有什么宝备,还能瞒得过小弟?老哥哥也不想想:小弟可是‘神偷’吴三的所教的妙手空空之术,怎么开锁解缚、夜入人家等方面,小生可以毫不谦虚的说,在这方面,小弟也能称之为此道少有人及的高手了。你身上那本《吞精噬髓掌》应该不是你这种正派人士所应该学的功夫吧。为此,你对徒弟还很是上心……”王金笑着说道。

    王金自己易好了容,又帮着‘醉丐跛乞’贴好了万年巨鳄隔膜制成的面具,这两张面具上的面孔竟然是‘色中九魔’中的‘色魔淫贼’和‘色鬼淫狼’,又害怕‘醉丐跛乞’的腿脚引人怀疑,折了一把椅子拆下两椅腿绑在了‘醉丐跛乞’的腿上,像踩高跷……

    “小弟就没打算让这三个家伙活着。新丰这儿离常安不过十几里,这边咳嗽一声,那边都能听到。老哥哥就不怕人家知道是你杀的人,对污衣门下手?老哥哥就算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小生可不能给家里惹祸。老哥哥没练过梅花桩?只要练过,这点儿高度就不算什么。要不,小弟就不去了……”

    王金是唯一能让‘醉丐跛乞’害怕的人:见了他什么脾气……

    老化子独斗‘花下鬼’与‘南熊北狐’三个,心中真快把王金骂上了千遍。这家伙难道看不出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真的要……

    王金和老化子一边扔着卸妆衣物,一边说道:“分开跑……”

    这边一打起来,满园春的嫖客、妓女们就都纷纷跑出满园春。此时的打斗,迟早会引来官差的。最后,王金出手结果了这三个地头蛇。背上个矮胖胖的白姑娘就离开了满园春……

    等王金回到了自己的客房,并不敢点灯。虽然王金视夜如昼,但他急于脱去外衣,根本没时间注意别的。刚准备往床上被子钻去,掀开被子时,却发现被子里躺着一丝不挂的……

    “你不会嫌我年岁大,嫌我身子不干净吧?”长孙锦芳道。

    王金似乎一下子明白过来。从自己把她救出山洞的那一刻开始,她已经别无选择的赖定了自己,这才会装作一直在山洞中没见过世面一般。先让自己怜惜。见自己一直守礼相待着她,她终于展开主动攻势了。如果一个女人贞烈,至少在她懂得男女之事的时候,她可能会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到了现在,长孙锦芳只怕早就认命了。就拿这白姑娘来讲,刚才除掉的这三魔他们今天也会破例,告诉白姑娘:‘我们今天也破破例,绝不对你用强。而且,还要让你主动的按我们的要求去做……’结果,他们折磨老教书先生。白姑娘不忍看着老父受罪,被迫按他们的要求做。舔、嗍……什么苦都受了,三个家伙也很满足,最后还是把奄奄一息的教书先生溺死在水缸中。如果白姑娘不是最后气得发疯般昏死过去,她以后怎么生存?为了自己的生存,长孙锦芳竟然利用自己。这是王金很伤心的地方。但是换个角度想:她不是没办法,才出此……

    时间只怕已经不允许王金再做丝毫犹豫的钻进了被中。反正王金学过快活谷中的那些功法,就像他在曲径庵中一样,王金严守精关,让对方欲仙欲死,只当自己是用对方精华……

    “以前该怎么对你,小弟绝不会改变。从小弟带你出来那天起,小弟就做好了照顾你一生的心里准备了。”王金把长孙锦芳粘湿沾在额头上的碎发帮她捋好。如果光看她看上去有些老相、正四方脸的话〈也许像动画‘小头爸爸’吧〉,像个洋娃娃,个子在女人中不算低了,但也不高,可能与她经常呆在山洞,缺乏运动,或者说是营养不良,她本就胖胖的身体,像那种最老妇人那样,皮肤松软。几乎随意捏起一块‘皮’都能夹住一支铅笔……总算是躲过了县衙捕头们来客栈的搜捕……

    第二天出城门的时候,人员盘查的很严,连县尉都亲自站在城门边。当然还有出事时在场的两家恶奴。当时,王金他们也只是诛杀了那三个匪首。本来,形势是这三霸占优,但王金的出现,简直就是杀神,直接要命。而且,王金他们准备工作做的充分,外穿的衣衫等物都做过特殊处理,狗都不愿闻。此时,王金、长孙锦芳和小姑娘王园静他们三人走到城门的时候,王金救王园静时顺道救过的那些恶奴中,也有两三个就在城门处。看见王金他们过来,有个恶奴向县尉……

    “小生是学医的。救人也是本份。有时,医武是不分家的。江湖公认的武学流派有:佛、道、儒、魔、邪、医、俗这七种。这七流派的武学,小生都有涉猎,你们不能说小生学过武,又救过人,就认定小生是杀人嫌犯吧。天下那么多练武的,谁都有可疑?小生是不知道当时情况,死没死人,谁知道?小生还怀疑是他们三个争风吃醋,互斗而亡的呢。你们要觉得谁有嫌疑,不能随意说出,乱指一通呀。那样,谁和谁有点儿私仇,岂不诬陷良善?要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就因为小生从这帮欺压良善的恶奴手上救过人,他们可能怀恨在心,就说小生是杀人凶嫌,你信吗?小生要真想杀人,不要说你们说的那三个人了。就是千军万马,能挡得住小生撒出的毒粉吗?小生记得跟你们说过,不要随意招惹会医、懂毒蛊之术的人,你们不记小生良言相劝,迟早会死在这上面的。大家可以评评理,小生长得像墙上画影图形要捉拿的那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吗?查过了就赶紧放大家出城吧。要真是武林人干的,你们的城墙也拦不住他们的出入。小生一拳就能把大门轰开,之所以愿意跟你们在这儿闲聊,而不愿动手,也不是真就怕了你们。‘天做错,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古语讲的真好。小生要不是为了赶路,还真想留下来看看举城欢庆的热闹场面……”王金软中有硬的对那县尉说着。

    “打开城门。放百姓出城。”那县尉就算是以前不知道王金,但通过从县城内武林世家的口中,他也算是做过功课,知道王金多才多艺,智计过人。无怨无仇时,号称‘慈心公子’。但是,千万别忘了他的另一个绰号:‘妙手勾魂智多星’,那时,他就是个杀星,那些恶人们私下都叫他‘鬼见愁’。惹上他,他会像鬼一样的缠上你,不死不休。所以,县尉对王金甚为……

    在快活谷中见过的九女中,如果说当时除了‘铁胆大侠’沙夕红的母亲和妻子双嫕之外,还都算是姑娘之身的话,那么定衍师太也不知道是千年九香虫、万年阴虱两异虫的卵修补身体机能的效力太强大,还是因为定衍师太自小修炼佛法武功的关系,六十四岁了竟然老蚌怀珠〈同时还有苦静师太,而其他女人都没有怀上〉。比五十来岁还能正常受孕的女人晚了十几年,这可能与定衍师太身体壮硕也有些关系吧。这……

    这‘峨嵋三艳’却是高不成、低不就。而且,当时说好的是有一个未找到如意的就都不嫁。所以,这三个孪生姊妹就这样拖到了三十岁。当时,碰上了王金这个‘小淫贼’,要不是洞玄机见过王金那英俊得空前绝后,就是易容成女人,都是倾国倾城的极色美人的真面目,说给九女听过:‘他的真面目,英俊得都不能称作人世间的极至了,他要是打扮成女人,恐怕就连西施、昭君见了都会自认愧不如他。比现在戴着人皮般假面具的相貌要俊上千倍万倍。而且,王金自小勤学善思,是当地的神童。他求学回来还四处访人习艺,可以说没有他不会干的事情。在巫县,你去找任何一个人打听打听王金,谁不说他孝敬亲长,待人和善。男女老幼都喜欢他。若论武功,九掌击杀‘色中九魔’。有‘妙手勾魂智多星’,‘鬼见愁’和‘慈心公子’多个雅号。要不是他心急救人,他怎么会……’也许正是洞玄机帮王金说好话,她们三姊妹可个个心中都‘认命’了……

    谷露琪与师兄从小青梅竹马,也得到了她父母的允诺,到年龄时,自会给她们完婚。只是后来‘黔岭怪医’谷玉穗发现这小子有点儿私心与企图心太重,并不能济世为民,有意毁此婚事,她这师兄才负气离开。谷露琪的心中还是一直难舍……

    “王少侠,请不要说歉疚二字,贫尼自感这是我佛体查贫尼尘缘未尽,才安排的一次考验。也算是对贫尼被父母所弃后几十年不思找寻回报双亲生养之恩的惩罚。只不过找上了王少侠,若是换做别人,此劫恐怕仍会存在。贫尼还要感谢少侠,让贫尼体验了孕养的辛苦,更能理解父母的难处。看来小时候佛心不坚还怨恨父母的想法,有多么的荒谬,也该有此劫。贫尼谢过少侠让贫尼体验到做女人的真正意义和两次相救之恩。虽然第二次是假以‘醉丐跛乞’相救。但那老施主已经都说是拜少侠所托。少侠放心,贫尼会生下这个无辜的孩子。而且,他的命运也不该由贫尼决定。等孩子生下,贫尼会托人把他交给少侠。也许孩子跟着少侠能对江湖更有益……”

    “贫尼与大师之意相同,少侠也不用费心在贫尼身上了……”

    王金好不容易找了个只有自己与定衍师太、苦静师太三人相处的机会,却被这二尼抢白。此时的王金倒十分的尴尬……

    九女被囚禁日子太久,当时身体甚为虚弱。现在只是暂时借住在和‘醉丐跛乞’有数次之缘的江湖同道这里恢复身体……

    小女孩儿王园静在出城不久,就被早已等在城外,这个一直在王园静面前对她自称二师父的‘醉丐跛乞’带走。‘峨嵋三艳’也在‘醉丐跛乞’救出后传信峨嵋掌门,不久后被峨嵋派的两个掌门师弟接走。‘黔岭怪医’谷玉穗既然当时是为‘老虔婆’她们治病,‘老虔婆’她们自然不会慢待他。‘老肥腚’她们实际接掌快活谷后,他便成了自由人。只是天下太大,想找孙女谈何容易。他在‘老肥腚’劝说下,暂留快活谷。王金和‘醉丐跛乞’是先救的除了谷露琪之外的八女。王金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八女才避开,回去救谷露琪的,临行前拜托‘醉丐跛乞’好生安置,养好身体。所以,‘醉丐跛乞’不讲,别人就都以为是他独自救的人。谷露琪被王金救出后,不久‘醉丐跛乞’也算是回来‘复命’吧。王金好不容易哄谷露琪睡去〈王金鉴于她遭遇凄惨,也知道她还有个未婚夫的事情,曾暗自发誓过:以后不会再让别人,包括自己,对她动一根手指,哪怕是点她昏睡穴更直接〉把她交给‘醉丐跛乞’,和八女团聚。最好能去快活谷通知‘黔岭怪医’。害得‘醉丐跛乞’说他都成王金的管家了。王金知道‘醉丐跛乞’古道热肠,只不过这是在发牢骚而已。爷孙俩就这样团聚。而‘铁胆大侠’沙夕红的这一家祖孙三口本来就无家可归。现在寄住在终南山这里,也是天天烦心。想中原四魔派之一的‘魔窟’虽然总坛在新平〈今淮阳〉那边,但是现在,四魔派已成联盟,势力也有向周边扩展之势。自己婆媳武功低微,孩子太小,要是人家找到,沙家真的就完了。王金的武功高强,朋友也都很厉害。如果能进王家托庇……王金待人太实诚,他根本就不愿想到:有人就在打他的主意……

    如果不是长孙锦芳和一见他就羞红着脸走开的双嫕的婆婆沙定氏还能常说说话,王金真巴不得早点儿离开这里。主人对‘黔岭怪医’那是尊宠备至。王金不好自吹,又一心念着长孙锦芳,害怕她与人家没同甘苦,感情生疏而孤单,对主人难免心不守舍,人家也能看出来的随王金之便。我怎么说也是武林前辈吧,你一个后辈不来找我,你武功再好又如何?……

    王金和主家关系就是这样不冷不热。这一天,安今急急过来见王金。安今明显的瘦了许多。本来她就小巧玲珑,按现在话讲,有没有一米五都是问题,小孩脸,真是我见犹怜……

    原来,安今一直在山下住着等王金。今天,寒姨不知被什么虫子咬了,发疯一般的抓扯着自己的衣服,身上被抓得……

    王金知道诸女现在在这里也呆不了多久了。自己就借着这次机会告辞。王金和长孙锦芳刚要走。沙家祖孙三个也要……

    “不是晚辈看不起女人。晚辈的母亲为了一个家族的吃喝拉撒操劳,一天至少要干十个时辰才能休息。要知道做什么事都在开始很难的,晚辈的母亲这还只是家业大了,多少活都可以放任手下去做,都还这么累,你们要是想重建一个像样的家园,真的很困难。尤其是孤儿寡母的,现在这个人世,本来就像动物生存一样,强的永远是吞食弱的。到时候欺侮孤儿寡母的人,多的是。繁重的苛捐都会压死人。多少有本事的武林高人不一样要进监牢。一个人是永远无法和一个国家做对的。天冷了,大家只有聚在一起,才能互相帮衬,互相取晚。再厉害的老虎也斗不过群狼。晚辈记得和大家讲过不止一次的这种话。可能大家都觉得晚辈才十三岁,能说出什么来。毕竟你们觉得自己吃过的米粒,比晚辈的多。根本不会细想晚辈之言。晚辈说这些只想向前辈说:去王家吧……”

    王金的这句话不正是沙定氏所期盼的吗?双嫕也如释重负般的暗暗吐出一口气。最近常听婆婆沙定氏给她讲,为了给夕红报仇,咱们只能依仗这个王金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她借着王金对女人的‘负责的歉疚’这一点儿缠上王金,不惜主动……可是,自己对王金的细心就再有好感,只要王金主动一些,自己绝不会拒绝,但是,当着婆婆面,她虽极力鼓动自己主动些。自己真要是那样,她心念儿子怎么都会有心里阴影的。所以双嫕为了在她面前顾忌,她暗暗发誓:在婆婆百年后之前,她绝不会主动挑拔王金。而王金也不是那种主动撩拨女人的那种人。这样也就造成了双嫕每次见王金都娇羞异常,而王金却故作不解风情般毫无所动。双嫕也不能……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