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逍遥江湖路第〇三三章再次回家(二)

时间:2019-10-10   作者:老肥腚 录入:老肥腚  浏览量:116 下载

    安今带着王金走进山下那间简陋的小木屋,去看了寒姨。

    “这是中了百年以上的淫蝉之毒。有两种解毒方法:一种是投入万年玄冰之中,百日之后可解。另一种方法,俗称换毒术,行法百日后可除。否则,体内欲火日复一日的增强。每天基本上都离不开异性之体,不出七日必欲火焚心而亡。小生虽然会行法,但却根本做不到。放弃吧!”王金很严肃。

    “别人都说你无所不能。你要让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行……”

    “毒的反噬很厉害的。作为行法者来讲,行完法你就必须杀了他。否则,其必日御百女。这百女也将受此毒之害,变成日日思春的女人。只是传到她们身上的毒,随顺序而减弱。换句话说,在行法者没有化尽此毒的百日之内,又有百女染上此毒。但是,这百日内,也是再为她们解毒。而且,毒素多少都会留在体内,让她们比平日欲念更强。小生做不出……”

    “你一定能想出办法救我的寒姨,对吗?自从霜姨、雪姨和霞姨〈‘母老虎’四个陪嫁丫鬟中的另外三个〉嫁给了噿椒堡的大总管和二总管、三总管〈据说这三个总管是同门师兄弟,曾被濮阳老堡主所救回堡中,因与‘济水三英’之父脾性相投,年岁相当,由老堡主促成他们四个结拜成了兄弟,忠心耿耿的打理着堡内的一切事物〉之后,是寒姨看着我出生,像待自己亲生女儿般的疼我,比我妈,我姨更像我妈……”安今本来就我见犹怜,她的两次哭着问王金,让王金都心软下来了……

    “目前有两个任务。其一,你和长孙锦芳都要赶紧学道家的《阴阳同修功》,同时,你必须去做通除了沙娟之外的婆媳两人的工作:你说比小生去说要强,她们应该会同意。除了你和长孙锦芳没学过同修功之外,她们婆媳三人都会,别看沙娟才十岁,她的内功已很有根基了。长孙锦芳以前并没有练过功夫。只是在小生救出她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小生教她的只是最初级的调息调心术。因为她常年被囚山洞,怕虫鼠一类动物,当小生让她服千年九香虫、万年阴虱这两只异虫卵,好让她快些有三四十年的功力的时候,她死活不肯吃这异虫卵。而且,两只异虫卵解毒的功效,也很是神奇。不敢说百毒难侵吧。至少也能化解掉很多的毒。当时小生怕刚把她救出,她本来就很害怕,脾性不稳。以后也就没再强迫她服这两只异虫的卵。她一见从小生身上掏出药来,就以为是二异虫的卵。你要想让撑过百天的话,就必须要骗她说这是美颜丹什么的。你们两个先服过二异虫卵后,开始走顺经脉即可。其二,第一个至少要承受小生转嫁过去十之三四的媚毒之害。估计每个人都会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天天索爱的这种坏女人的面子而不愿做这个第一。沙家婆媳更不可能。小生之所以讲这些,就不止是看在咱们有数面之缘的情份上。还有小生常挂嘴边的医者侠心。小生在保障自己的情况……

    不是王金不愿帮她救人,只是真要救了人,自己和女人们在这百天内将像淫徒荡妇一般,自己早就想开了,如果沙家婆媳、安今和长孙锦芳都愿意。那自己更没话说,救人是学医者的天职,首先得找一个人迹罕至的所在,这地方,王金在山上呆了有几天,不受待见,他早已转遍了附近。而且越是悬崖峭壁,有条件的话,他还越好下去探探险。在这期间他还真找到两处所在。一处应该是位隐士的修炼之所。也就有个三间屋子大小的三个小洞。墙上留有《鹰兔相搏功》与《猴戏身法》,武功也就一流下等水准,对王金来讲,功法浅了半筹。另一处所在是在大约有近两千米深的崖底,入口很小,仅容一个瘦人侧身而入,里面却是形态万千的钟乳密布,迷宫一般的岔道很多,犹如仙境。光这里至少能容下三四万人在里面生活。走到洞的尽头,按照王金堪察后面位置的记忆,是片迷宫般的杏林。而且这后面的石壁较薄,可开凿打通成大门,是个世外桃源般的好去处。如果不开凿打通开一大门,一旦入口被堵,那将别无出路〈如果做为自己将来归隐的地方,在杏林内布阵,可阻止误入后面石崖的人进入洞中,打扰自己生活。这个洞口到时建个房屋堵上,做个只能出不能入的秘道使用。这儿可比那四洞谷要更深,更玄奇。就像山上还有山一样,别的山崖可能只是那个山上山的底部,而这个山崖底却两三座山的底部,极为隐密幽深。而且,从现在这个唯一入口出去,走上不到半个时辰即可踏上官道。此洞口藏于广阔的乱荆林中,更不会有人兽误入。王金怕自己进出这儿太频繁,难免会让别人知道。找到这么个地方后,他就没从这儿走过〉。搬到这两处之一的隐密地方后,就不怕别人误撞入〈安今现在住的那地方,是个人都能进去。一旦有人说出他们所见,那哪还有脸处身江湖?〉,传出什么谣言。有了这点保证之后,剩下的就要考虑:怎么不影响沙娟。王金可不想让这么小的孩子过早的见到太多。尤其是看到她的祖母和母亲在做那种事情,让她看到了……

    也许上次在快活中,给她用的是成人剂量的药,沙娟就是到了王金和她那时还在沉迷,只是浅意识中还是让她痛苦……

    安今并没有沙娟高。安今按照王金与包括她在内的四女的约定,现在来到了她与寒姨住过的草屋,开始照顾起沙娟……

    不是安今非要开小差。而是实在疼的受不了。那种虽然没有撕裂,但好像在没有麻醉的那种情况下,在身上剪开个口子,硬撕开肉一般的疼,让她很难不想当时的事情。那种痛让她眼泪直流,真像受刑一般。但同时另一种触电般说不上来的感觉又让自己根本不想让停下来。就像身在酷暑中的自己吃了透心凉的冰棍。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感受,让她难以……

    这真不能赖王金,王金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缩小了。总不可能缩细得像气门芯一样吧。这就像那另一秘洞的入口那样,本身太小,王金就是再用上缩骨术,进入时还是那么窄,丝毫不见空间变大了。如果王金真的像和别人那样,他不用运功考虑着让安今少受些痛的变细,他真会让安今……

    沙娟问过安今,她的祖母和母亲去了哪里。安今也不算说谎的告诉她:她们去练功了。当沙娟问她为什么不让她去那儿学着练的时候,安今的脸瞬间的羞红了,说道:“那种功夫比较高深,看上一招半式,内力不高的话,会吐血昏迷的……”

    当沙娟说道:“就像大姐姐这样吗?……”安今差点儿没羞昏过去。安今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在床上闭目练起功……

    现在的孩子是媒体看得多了,学的东西也多了,这才变聪明的。就和王金一样。别说那时候成家了的孩子,就是八十年代,据传还有夫妻三十多岁了,还不知道怎么才能正常有孩子,又以为是两个人的身体原因而羞于问人,以为两人只要躺在一起睡觉,什么都不做,孩子就会有了。或者大学生分不清什么是葱,什么是蒜苗……那时,不要说十三四结婚的大有人在,就是二三十岁的和现在七八岁的孩子比比,恐……

    王金不仅在古代,就是在现代,他的天生智力恐怕就比现在的大部分孩子的要高。要不然怎么叫天才。要不是王金好学勤思,只怕也和仲永一般‘泯然众人矣’。而沙娟才十岁,还是个孩子,她自然不能以大人的思维思考。所以,她问的……

    百天过后,王金回到这里,看到沙娟很不高兴的样子。王金问她后,沙娟当着众女的面说着:“你们都去练很高明的功夫,就是不让我去学,我当然不会高兴了。我也一刻没闲……”

    “小兄知道小妹觉得大家都在避开你一样。好,你答应小兄过去后,只准强记,甚至连比划一下都不行。如果你答应了这点儿。小兄答应带你过去看看。大家也一直没闲着,小生带小娟妹子过去看看,等小生回来后,咱们就动身离开。”看到沙娟的话让五女都羞愧不已,王金为免大家尴尬说道。

    王金拉着沙娟的手刚要离开,双嫕突然说:“我跟你去吧。”

    双嫕为了让王金避嫌,王金也马上想到了这一点,感激……

    双嫕是这五个女人中最矜持的一个。双嫕本来就贤惠,又害怕让婆婆嫌恶。所以,一直以来都很注意,不是婆婆默许的话,她在快活谷时,就要咬舌自尽以全节。当时婆婆沙定氏说了:‘你走了,以后让老身独自带着娟儿报仇雪恨吗?只有活着才能报仇,既然少侠要救咱们出去,这也是事情紧迫下的变通之法……’这次救助‘寒姨’,没有想取悦王金心思的沙定氏发话,她也是绝不会去做这种事。在山上时,沙定氏就恨不得把双嫕送到王金床上。如果王金真不嫌自己年老色衰的话,她自己恐怕都会亲自操刀上阵〈女人但凡过了五十岁这个年纪,由于看破红尘般的‘知天命’,有种什么都不在乎了的洒脱、从容与豁达,在容貌与身材方面,也表露出妖娆妩媚,丰韵多姿,安然与淡定,风韵犹存与风华正茂的结合,内敛与内涵的结合,让她们已经没有怨天尤人、唉声叹气,变得更加自信成熟,谦恭低调与处变不惊。反而更温柔体贴与善解人意。她们早已经没有了女孩儿们的娇气稚嫩、拘泥谨慎、傲慢凌人,甚至是飞扬跋扈。此时更多了些看开想通后的豁达与练达。沙定氏可不像定衍师太与苦静师太那样有避世的解脱。她认为自己并不老,至少容貌与心不老……〉。

    “这是小生融合那‘花下死鬼’的《缩阴透穴绝生指》、《锁颈绝欲爪》、《老树盘根繁育掌》取这三技的内功心法以及招式中的精华,弃除了害人的糟粕创下了《枯木回春功》。小生把三本原功秘笈也一并交给你。《缩阴透穴绝生指》练成后,出指即可封人九大阴脉,半个时辰内如果解救不及时,九阴脉会逐渐枯缩而亡。《锁颈绝欲爪》在于力透廉泉、大杼两穴,永远封闭乳中、会阴、促精等穴。《老树盘根繁育掌》是以涌泉为根〈俗称罩门〉的一套威猛掌法。如果你想修炼这三种原功法,小生建议先练《枯木回春功》。由于人的思考方式的不同,也许正邪两技合练会有其他……”王金看着沙娟在强记着石壁上的功法,把四册书交给双嫕道。

     三天后,王金看沙娟已经在闭目回思,看看所记有没有遗漏的地方,看她睁开眼再看向山壁时,王金说道:“娟妹子,你现在内力未到,强练上面的功夫只会让你逆血而冲,有可能会走火入魔。除了单纯练外功增强体质,达到强身健体为目标的人之外,正常的练武者都是以内功为基础,内功功法的好坏决定了你武功高低的程度,小兄不知道你家传的内功如何。但请你试一下《枯木回春功》的练法,比较一下哪种内功更好一些,更适合你自己,以后你就用好的功法……”王金随后把《枯木回春功》功法讲解给了沙娟。比双嫕看了三天的,要更透彻。这可能就是自学不胜老师给你讲解一下要……

    王金与带沙娟算上的六女走进了新朝国都京兆长安城……

    “是你毁灭了我的婚姻……”濮阳信在这附近已经呆了一段时间了,因为他打听着王金就是在新丰县出城后,就音讯皆无了。正等了足有三四个月,以为王金从别处走了的时候,他终于等到了王金和六女的一起出现。他在得讯后赶到客栈……

    “你的意思是小生不该多事,顺路去了一趟洛阳的中原镖局揭露了你的伪善嘴脸,还原了你的真面目对吗?佛家讲求因果报应。如果小生捏造谎言,中原镖局离你家并不远,他们的人不会真的相信一个陌生人的片面之辞吧。肯定是人家调查后才做出的明智选择。这已经和小生无关了。说不说在小生,听不听在人家。人家找你退婚,你找上小生干什么?就算小生多事。那小生说的是不是事实?既然是事实,你自己不端,却要怪小生,这说不过去吧。退一万步讲,你不为了自己的目的,先抓了小生在先。小生出这口在你家被奴役了一个月有余的恶气,也不为过吧。论理,你自信能胜得了小生吗?论武功,你带来的这些人就是全上阵,小生也没放在眼里。那你过来,是找挨骂?还是嫌皮子太痒,让小生……”

    濮阳信似乎这时才想起王金是目前年轻一代中武功最高的一个。素有‘妙手勾魂智多星’之号,一身武学已经直追顶尖高手。出手狠辣至极,不用第二招,就能断人生死,是个既能忍人所不能忍的狠角色。又自诩为无害书生。逍遥江湖游……

    “你们打不过他的。难道你们真要逼他出手杀了你们?”安今毕竟与濮阳信有些沾亲带故,知道王金的功夫了得,就连‘死魔’也在他手上占不到便宜。本来她隐在屋内不想出来的,但现在情势已经发生变化,她再不出面,到时怎么向姨妈……

    “好,你狠。从今以后咱们两不相欠,你要是落到我手,别再提什么交情。”濮阳信也就是撂句狠话,王金却不在意……

    “慢着!虽然你无情。但是,作为学医者来讲,医者见到病人,还是要治病救人的。医者如果不情愿,开的药也治标不治本。这是‘中原药王’托小生转交给你们濮阳家人的药方。还有一句话要带给你们:功力不足,强行修炼《王霸无敌破甲功》等于是在耗费自己的生命,这回调治好了,依然不听劝告的强练,不一定下回还能不能再见。小生也多句嘴:不要惹学医的以及玩蛊毒的人,真把他们惹急了,你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一个玩药的人,同时也是个最大的毒王。小生就点到这里,听不听在你们。”王金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很随意的信手把那一页纸扔给了濮阳信。其初,劲如射出去的箭……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一只鸢 对 请尊重每一 的评论
一开始觉得老师诗中的“所以”..
一只鸢 对 又到蟹肥膏 的评论
好坦率的作者呀..
一只鸢 对 七绝 赠小 的评论
好开阔的心态啊..
一只鸢 对 高考之后 的评论
请多指教哈..
一只鸢 对 作者的幻想 的评论
好温暖的画面,文笔也不错,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