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摇曳的叶(第二章)染

时间:2020-01-21   作者:清欢 录入:清欢  浏览量:170 下载 入选文集

    漫步在蒙蒙的街市,路灯下的身影一步步的沉重,不经意间,我们都要迈出这一步,那些珍贵的时光、那些珍贵的人、那些珍贵的回忆,为之倔强,走在清澈的池。

    同样的夜,今晚的她,还是没有来,又下起了雪。叶子希望女孩的到来,也害怕她的到来。

    有一个男孩 ,在寂静的夜独自漫步。与其说是漫步,不然,他拖着疲倦不堪的身子,艰难的迈着一步又一步。

    有一片叶子,默默的注视着,细数那沉重的一步,两步……它知道,现在的男孩轻压可倒。昏昏醉醉,如同死尸一般在空荡荡的雪地上,留下那无奈的脚印……他的余生也只剩下了这个“冬天”,前行的路迹还能走多远?余生的印记还能有多长?男孩不知道,也不敢想。同样遭遇的女孩也未曾想过。

    男孩昏昏沉沉的,叶子不知道他在为什么烦气。生活的无奈?还是前路茫茫?可能都不是,他和这片叶子一样,和那位女孩一样。他不明白,生命短暂的只剩下了这个冬季,为何那么多人的眼中都不想看到他的影子?“肺癌晚期了,癌细胞扩散的很快,可能……可能这个孩子的生命也只剩下这个冬天了,通知家属准备一下吧,做好准备,还望节哀顺变。”医生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彻底改变了他的遭遇。同学得知了消息,本以为可以相处的更为融洽,哪儿曾想到,变本加厉的欺辱仅仅是为了他们眼中的同情。“我不需要,我不需要,我根本不需要你们的同情!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然而,哀求之下,有些人往往更加得寸进尺。朋友渐渐地远离了,除班主任外,其他任课老师也开始疏远了……

    “这究竟为什么?我又没有犯错!凭什么我的……命就要这样的短暂?为……什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世界的渺小,“同情”的伤害日日夜夜摧残着十六岁少年稚嫩的心灵,爸妈看着揪心,背着他擦拭着眼角的泪,但却希望他可以自己度过一个又一个坎,他们也是过来人!后来,会明白的!可是,天下父母心,现在的他正直青春,为了不让发迹斑白的父母担心撒了谎:“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的,慢慢地回过去的,一切都会……”他哽咽了。“一切……慢慢……变……好的。”他不知道这一年,爸妈的年纪不到四十,而且有两个秘密瞒着他……都是为了他好。

    男孩提着酒瓶,眼神无光,嘴角还有些瘀青,身上还散发着骚臭的气味,迈着丢魂一般的步履,跌跌撞撞。雪花好像也在躲着他,蓦地,有一片落在了笔尖。

    “呵呵,下雪了,你来的挺快的!”

    可能是醉了,再一次跌倒了,从身后的雪迹看出倒了并不只有三两次而已。再一次爬起,拍去沾染的雪,也不知道男孩反复了多少次了?膝盖破了,留着血,渲染着夜,可曾把黑染红?

    昨夜的愁,今夕的酒,昔别而罢了!

    虽然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但又有几人会向他伸手?世态炎凉,将死之人,除了祈求死神的怜悯,可又有谁发过慈悲?失去平衡的脚步,踉踉跄跄,早已没了踪影。天使与魔鬼又有何分别?

    同样的夜,一个跌撞,一个揪心,男孩在,叶子也在,它却无可奈何。男孩来到一个破旧的、铁皮脱落许久、掉了漆的路灯下,那经岁月冲刷过的铁皮 ,早已黯然失色,稀稀落落,辨别不出之前的华丽。不知道被遗弃了多久了,也对,繁华的霓虹成了都市的耀眼,何曾想起还在工作的它?

     “我们好像,被遗弃了,不过你比我还要有些惨,我还有爸妈,还有老师,还有……谁呢?除了爸妈,我没有其他亲人了。”男孩摸着锈迹斑斑的路灯,不禁哭了起来。十几岁的年纪,正直风华正茂,却……,不禁哭了。

    可能,路灯老旧了,灯光一闪一灭的打在男孩身上,一次又一次映显着他的瘦弱,无助。

    “就连你也看不起我吗?就因为我是个……将……死……之……人吗?”十六岁的年纪,容易冲动的风华。男孩误会它了,这就是它安慰的表现,可是男孩并不知道。怒了,摔了酒瓶,碎了,酒也洒了,碎片划过手背,淌这血……疯一般踢向它,抱着它哭了,那么的撕心,那样的裂肺……压抑的太久了。

    可能,男孩真的醉了,竟然感觉不得身体的疼痛,也可能更疼的是——心,这次真的痛了心了。

    渐渐地,夜更静了,夹杂尘土的雪花飘落到了眼里,泪水止不住的流下。这个世界太静了,静的没有人察觉到一个痛哭流涕的少年,路灯虽然被遗忘了,可是人来人又往,络绎不绝。嗅到了散发地骚臭,他们躲的更远了……

    过往的行人,冷眼相待,若无其事,有的甚至投去一块、五块、十块……有个男人向前调侃“小弟弟微信,支付宝扫码可以吗?哈哈!看样子你穷的买不起手机的!”下意识的本想摸摸男孩的头,可是闻道身上的骚臭,他在旁边不知道吐了多少唾沫,骂他晦气,男孩并没有理会他,早已习惯了。男人自讨没趣之后很没面子,无奈的走开了。不可理喻的是,跑过一个陌生男子,看穿着,应该是一个无业游民的样子。突然,他在男孩的身旁跌倒,那么的假,男孩并没有在意,坐在那里,抱着路灯,还在抽泣。然而那一块 、五块、十块……却被一搂而净,还装作若无其事。可能是恶有恶报,他的手被划破了,对男孩破口大骂,男孩没有理会,不值当。“……爸妈怎么教你的,没教养……”男孩忍不了了。

    “你烦不烦?自己手怎么划破你自己清楚,旁边超市门口有监控,用不用去警察局调出来?”男孩想他吼道。

    “你看看,这人怎么这样?要不要打电话报警?”路人围聚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好!你小子给我等着,今天,日后再找你算账,别以为仗着人多这件事就完了,我饶不了你!”男子心虚了,虽然伤口不大,一个创可贴就可以了,可是当众出丑过意不去,就猛地踹了男孩一脚。哪儿曾想,男孩向后仰了一下,他踹到了路灯上,就好比哑巴吃黄连,灰里土气的拐着走了,谁让他想下手那么的重!

    “他们会不会是一伙儿的?新闻上可多了,就是为了骗钱的!”一个明亮的声音从嘈杂的人群中传出。

    “多好的孩子,没想到竟干的出这么龌龊的事情……都散了吧,散了吧。”起哄的声音越来越整齐。男孩还没有来的解释,都走远了,还不忙拍成照片发到网上。

    他一定醉了,淌下的血染红了一片雪。他还在哭,泣不成声,然而,无奈的是,再也没有行人注意了,雪下的更大了。行人脚步匆匆,如无其事,渐行渐远,小贩的叫卖声约定好的般戛然而止。摇下车窗,抽烟的司机还在抱怨“这该死的冬天,真希望快点过去。”

    一个踏雪的声音与其他行人无痕的相比是那样的缓,透过模糊的视线,一个身影向路灯走了,优雅的步履那样的轻巧。

    “对不起,路灯先生,我错怪你了,还是默默不语地你最好了。”男孩一定是醉了 脸颊红彤彤的,白稚的肌肤透出一些粉红色。

    粉红色的羽绒服停下来了,在路灯旁看着颓废的男孩,擦拭掉了眼角的泪花。路灯闪烁的频率变得迟缓了,一切就仿佛是命中注定的一样,注定的相遇。

    “你可真是有趣,路灯是没有生命的,用不着道歉的。

    “胡说!转瞬即逝的生命万物都是享有的,不过有的长了些,有的,短了一点……何况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万物终归会其根!何必想不开呢?我从你的身上嗅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茫茫人海的相遇好像电视剧中的桥段……”

    “等等,首先,这不是童话故事,我不是王子,你也不是公主;其次,我们认识吗?熟悉的味道,你也一身骚味吗?”男孩打断了女孩的花语,陷入了无尽的遐想中,面部流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咳咳!麻烦你先醒醒吧,停下胡思乱想,收起那猥琐的笑容,还有把喉咙上的口水给我咽下去好吗?我记得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过我知道你是张医生的第三十三个患者,而我就是第三十四患者。”

    “哦!”男孩分明没有在听,还沉寂在乱想之中。

     “嘿,你冷吗?别乱想了,我去给你买杯奶茶,暖暖吧?话说天好冷。”女孩搓着手,哈着热气。女孩走了,可男孩不知道,他睡着了,嘴角微微扬起。如果人人都像她这样该有多好!

    猛地一下,不知道哪里来的水泼到了男孩。他醒了,看着模糊的身影拿着两杯奶茶慢慢的走了,男孩笑了,仿佛回到了儿时的喜悦。气消了不少,并不在意刚刚泼的水。

    “你回来了?”

    “嗯,给你。”

    男孩接过了奶茶,关系是那样的亲近。女孩看到了他手上的血,咬了咬唇,皱起了眉头。口袋里的钱买了奶茶剩下的还要……怎么办呢?

    “你,怎么了?”看到女孩这个样子,男孩心里很不是滋味,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这个你先用着吧。”女孩把羽绒服盖在了男孩的身上。

    男孩一定醉了,他站不起来,被碎片划过的手背痛的拿不住奶茶,他想换只手支撑身体,可是他不能。他不想女孩受冻,一时气氛暖暖的,但他感觉很尴尬。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所图的,难道她和其他人一样?不,我相信她。

    “拿走,快把它拿走,我不需要怜悯,别假惺惺的可怜我了,快拿走!快拿走!”刚刚说出口他就后悔,随后奶茶也掉了。

    “难得你不觉得冷吗?此时的你就想当一具尸体躺着吗?冬天还有很长不是吗?”

     “是啊,很长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我死在这个冬天呢!”

    女孩沉默了,是啊,这个冬天又能有多长?又又会有多少人在乎他们的存亡?也许这个冬天会很长,或许也是短的,但转瞬即逝的焰火也能点亮寂静的夜,带来温暖。可是,她不知道奔驰的客车是否会为即将离去的路人停靠?她不敢想,也从来没有想过,不值得在为这琐事烦恼占据自己太多的时间。

    “许愿吗?有亮光在空中。”男孩打破了沉默。空中划过的并不是流星,不过那个夜晚他们却许下了同样的愿望:愿我们可以走的更远。

    “的确你说的很对,余生的路很长,可是我们上路了却发现自己买的是全票,无论怎样,我们都要靠自己多坐一站路,至少,我们努力抗争过。人生虽短,但不留遗憾!”女孩意外深长的语言打动了男孩。的确,路还很长,此时倘若无望,那不就是怯懦着吗?哪怕某一天闭上了眼睛,不闻人间烟土,不留遗憾,也好!

    骚动的雪带不起今夜的静,恋人的心仿佛又近了一些,同样距离“冬天”又远了一些。男孩沉默了,女孩也不再言语。空气再一步的停滞了,格外的寂静,除了心跳声音外,却只能听见钟表指针的转动嘀嗒以及雪花落下的沙沙声,没有其它的夹杂声。

    看着男孩手背淌流的血,女孩攥着手里的钱,咬着嘴唇,脸颊微红,发烧般的火烫。她决定,转身跑开了。

    “你要去哪儿?你的衣服还在。”男孩本想追上去,可是他起来都是困难,何况现在的他十分邋遢。望着远去的背影,他只能恳求的向她喊,不想女孩离去。

    “你在这里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的,很快就回来!”

    “那我等你回来!我等你,一定要回来,不要丢下我!”

    那片叶子看着两个眼里含着泪水的两个人匆忙的相遇,欣慰的笑了,它知道有人可以替它陪在女孩的身边了。      

    女孩跑的太急了,不小心碰到了匆忙的路人,道过歉本想走了,谁知,那位路人把她留下来骂了一顿,即便很委屈,但女孩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听 因为有人在等她。还好,下雪了,路人没有再多的纠缠。跑的匆忙,女孩不止一次的跌倒,起来……忍着伤痛与委屈,她终于看到了红十字。猛地一下咯了一大口血,染红医院前小片血,简单的处理后,她不敢过多停留,不能耽搁时间了。

    此时,待她归来的男孩身旁,叶子看到了,他用白色掩盖的红色。

    悠悠然的雪,转逝尽融,白色被渲染着了红,透着一些粉。这夜的两片雪又该飘渺何旅?

作者简介:充满幻想的00后,只要喜欢的就一定做,一个简简单单喜欢写点随感的学生。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向往着美好的未来。平时喜欢写点小文章,如果您看到了,能否占用几分钟评价一下,帮助我成长进步。谢谢您了。小弟不才,还望海涵,谢谢。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