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三章)可曾安好

时间:2020-01-29   作者:清欢 录入:清欢 文集:摇曳的叶 浏览量:180 下载 入选文集
    女孩到了医院,此时的她早已疲惫,病魔的折磨下,渐渐地消瘦了。可是她还不能倒下,有人在等她,而她也有着自己要等待的人……调整好了心态,擦去微红脸颊两边的汗珠子,整理了一下衣表,踏进了“红十字”的领域。女孩祈祷着今天自己可以得到一个满意的诊断报告,来年的风景也好,明天的日出也罢,这一刻刻可能并没有那么的美好,可是对于她而言却是一种奢望的折磨。走过了前台,女孩看见了自己的“老熟人”——李琼姐
    正在值班的李琼身穿白大褂,头戴一顶雪白的帽子,淡淡的眉毛下长着一双大眼睛,鼻子有点儿直,嘴巴有点儿大,头发又黑又短。 但 这位女医生的身材是那样苗条,步履是那样轻盈,仪态万千,好像一位美丽的仙子从天而降。
    “李琼姐,今天你好漂亮的。不过你半夜了还在值班啊,挺辛苦的。”难得遇到了熟人,女孩情不自禁的说起了客套话。
    “死小鬼,来了哈,几天不见小嘴挺甜的哈,别以为我不知道,小沫沫你早就吧医院值班表记了下来,只有我值班你才来,说吧,有什么事儿需要姐姐的帮忙?穿的单薄,外面还下着雪,不冷吗?”李琼摸着女孩的头,红了眼眶。面对眼前的赞美,怎么也高兴不了,一想到不久后可能就不会再见到她了,含着泪抽泣的答道,希望为此可以掩藏掉眼中的泪。
    原来熟悉女孩的人都她“沫沫”,,不过她的全名又有多少人知道?
    “没事的,李琼姐,反正我也……算了不说这个了,今天晚上肿瘤内科的张医生在吗?我是来……”女孩还没有说完便停止了,背过的手来回的“摩擦”,掌心的汗顽皮的涌出。她害怕张医生给的诊断结果。
    “哎呀,疼!”逃避结果的边缘,眼角的泪被一种有形的力量挤压了出来。李琼用力的掐扭着沫沫的脸蛋儿,把她痛苦折磨中拉了回来。
    “小沫沫,你要相信我们,没事的,肺癌哪怕到了晚期也是有成功的机率的,不要轻易放弃自己,你要相信自己,加油!张医生在呢,赶快去吧,他马上就下班了,真是的今天来的这么晚。”李琼摸了摸她的头,意味深长的说了违心话,到了肺癌晚期成活率其实并不高的。
      “李琼姐,谢谢你的安慰,我很开心,其实你不用骗我的,许多东西我都懂。不过我还没有浏览美景,怎能轻易在中途下车呢?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来的晚了,不过待会还会找你的。”沫沫从脸上挤出一个调皮的微笑,就走了。
    李琼捂着嘴哭了,抽泣着:“岁月流逝的那么的快,为何你也要走的那么快,小小的年纪却要告别了,可曾安好过?我目睹了你的生活却什么也做不了。沫沫,对不起,但愿你可以好好的,可以看到来年的风景可好?我陪着你。”
    沫沫到了张医生的办公室门口,踱来渡去,她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敲响他的门?迎接死亡的命运之门!
          “不用在门口徘徊了,在不进来我可要下班了,算了,不用敲门,直接进来吧,反正今天也只有你会在晚上来询问的。”门内传出了温柔的声音。
    沫沫扣开了已经掉了漆的木质门,打量着这个掌握自己命运之门的人。他的眼睛虽然隐藏在金丝眼镜后面,但是依然散发着睿智和坚定的光芒,眼角有些许鱼尾纹,但是这样反而增加了他的亲切感和沉稳。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却散发着不成熟的心智,那么的近人,怪不得沫沫从来没有换过医生,但,她不敢看那双眼睛,仿佛那命运之眼便能决定自己的生死。
     “对不起,张医生,我今天来的有点晚了。”沫沫看到桌上泡好的龙井茶已经没了热气,怯怯的道歉着。
     “没关系的,每个周四,你都是我的最后一位病人,已经习惯了。客气话就不用多说了,说说这个星期有什么觉得不舒服的吗?”温柔的语气再次飘在耳畔,一下子苏了。看着穿着单薄的她,张医生什么也没有说,何况之前的她还有个自杀的经历。改变一个人很难,需要的是时间的陪伴。
    看到沫沫还是扭扭捏捏的不肯说的样子,张医生只能自己问了。

     “咳嗽怎么样?常是阵发性呛咳,还是呈高音调金属音的阻塞性咳嗽?”

     “呈高音调金属音的阻塞性咳嗽。”面对张医生的询问,沫沫不再扭捏了。

     “咳痰怎么样?还是仅有少量白色粘液痰吗?”

     “不是,咳嗽加剧了,且见痰黄稠而粘。”

     “哦,和上周不一样了,还咯血吗?持续时间长吗?”对于沫沫的回答,他不再那么严肃了,紧闭的眉头也变得松散了。

     “咯,但偶尔的,持续时间到还不长,不过有时候咯的多,有时候咯少,有时候是鲜红色的,有时候则是暗红色的,多的时候有小泡沫。有时候咳痰也会夹杂着血丝。”看的张医生的轻松模样,沫沫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

     “这个与上周相比也好了许多,有些患者多有程度不同的胸痛。晚期邪毒浸渍,瘀血不行则疼痛夜甚,固定不移,如锥如刺,甚至终日不休,痛不可耐,甚则破骨坏肉,痛不可按,不得转侧。你怎么样?”张医生嘴角微微扬起。

     “我还好,没有这么严重,就是胸闷,偶尔感觉喘不上气,而且晚上痛的睡不着觉,基本上是一个月有那么一两回的。不过晚上身体特别的热,量体温不像是发烧。”张医生轻松了,她也轻松,仿佛又与“生”近了一步。

     “发热为肺癌常见的症状,一般多属阴虚内热,故见午后或夜间发热,或手足心热,伴有心烦、盗汗、口干、咽燥等症,发热亦可由痰瘀内阻、毒热内蕴引起,热势壮盛,久稽不退。还有气急初期正气未大衰,表现为息高声粗,胸憋气急。晚期邪毒盘踞日甚,肺之气阴俱损,则气短喘息而声息低怯,胸闷而不甚急,因少气不足以息故动则尤甚,静而喜卧不耐劳作,气息低微,此为邪实而正虚。我说的可能你听不懂吧,不过根据我的观察和你刚刚说的,你的症状应该是:咳嗽不畅,胸闷气憋,胸痛有定处,如锥如刺,或痰血暗红,口唇紫暗,舌质暗或有瘀斑,苔薄,脉细弦或细涩。所以给你开一副汤药:血府逐瘀溺。

    本方用桃红四物溺活血化疥;柴胡、枳壳疏肝理气;牛膝活血化瘀,引血下行;桔梗载药上行,直达病所;甘草凋和者药。胸痛明足者可配伍香附、延胡索、郁金以等理气通络,活血定痛。若反夏咯血,血;色暗红者,可减少桃仁、红花的用量,加蒲黄、三七、藕节、仙鹤草、茜草根怯瘀止血;瘀滞化热,暗仍气津见口干、舌燥者,加沙参、天花粉、生地、玄参、知母等清热莽明生津;食少、乏力、气短者,加黄苗、党参、白木益气健脾。还有这下周六来做次化疗。中西药结合治疗,常用药物有以EGFR突变阳性为靶点的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吉非替尼等;以ALK、ROS1重排阳性为靶点的克唑替尼等;以肿瘤血管为靶点的贝伐珠单抗等。我还是先不给开了,等化疗后再看情况。好了,去按药房抓药吧,我的第三十四位患者——李雨沫,你是目前唯一一位病情好转最好的病人,其次就是第三十三位患者——王懿了。你要相信我们,你一定可以治好的。你也要相信自己,还有,下雪了,多穿点衣服,别冻感冒了,否则病情会加重的,待会去药房拿些维C银翘片。”张医生微笑地告诉她。

     谢绝了张医生,李雨沫去抓药了,只有医生还在自责“这样骗她真的好吗?”

      “……你的名字消失在我手中,我却始终想不起那笑容……”

      “原来你叫王懿!”李雨沫掩饰不住脸上的笑容。“邋遢的王懿,哈哈哈!”提着药的她开心的像三岁孩童。

      “小沫沫,看来病情好转了哈,这么高兴。来把这穿上,可能大了点,下次洗洗还我哈。”李琼将自己的羽绒服取来给了她。“的确大了点,不过你穿上真的比我好看。”

      “谢谢你了,李琼姐。”欢喜的气氛瞬间在眼泪中变得暖暖地。“对了,李琼姐,能给我开点维C银翘片,还有药棉和酒精,纱布吗?”

     “维C银翘片倒还可以,其它的是你爸爸喝醉酒不小心摔伤要的吗?”

     “爸爸”,曾经那么熟悉,亲切的人,如今却只是个名词。两年前,自己被检查出了肺癌,收入不高的家庭瞬间崩溃了,为了照顾自己,爸爸辞去了工作。为了肿瘤的切除四处借钱,可是那些所谓的亲戚表面只言片语,背地不管不问,嗦恿着他把自己这个累赘扔掉,但是他没有,选择自己一个人扛。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除了朋友,同事借给的钱,加上家里的积蓄,还差了点,何况还有医药费。无奈的情况下,低压房子贷了款。手术后,他一走了之,除了留下一封信,其它的什么也没有。妈妈联系不到了他,每个月都有钱寄来,而且没有人前来催账。她痛恨那个一走了之,豪无音信的他,恨那个只留下妈妈一人承担,让她发迹斑白,日夜以泪洗面的那个男人。不止一次她想把那封未拆口的信烧掉,妈妈总是抱着她,祈求道“孩子,不要这样好吗?爸爸他会很难受的,不要这样好吗?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一起看这封信,好吗?可能现在的你还不会理解他。”有一次,她因为这件事惹急了妈妈,为此妈妈打了一巴掌。从未被父母打过的她质疑的想妈妈吼道:“你打我,凭什么?为了那个逃避的男人,还有什么值得你爱的,他不配做我爸爸!”迎面而来的又是一巴掌。妈妈抱着她哭了,许久才说道:“孩子,永远不要质疑你的爸爸,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我们并没有那么多能力给你想要的生活。可是为了你,我们做了所有人所做不到的事,给了你所有人给不了的。我爱我的爱人,他也爱着我,无论他在何地,我们的心紧紧的扣在一起。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那一天她们抱着哭了很久,很久。

     “好了,我不问了,在你发呆的这会儿时间我都帮你弄好了,算我表扬你今天对我的赞美吧。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下次记得给我带好吃的就行。倔强的小沫沫早点回家吧,不早了,还有人等你呢。”李琼的话打断了李雨沫的回忆。

    接过李琼递过的东西,李雨沫走了。李琼捂着嘴哭了“傻瓜,你的家事我怎么会不清楚,我可是你的姑姑!你并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啊,可是,我的傻哥哥,你为了这个孩子付出了这么多,希望有一天她可以理解你的苦衷,你付出了太多太多了……”

    李雨沫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感触,不过现在的她好像懂了一点点妈妈的泪了,王懿还在等着她。

    漫天的雪在霓虹灯的反射下,是那样的动人。倔强的两人,是否看在了眼里?等待可能特别的痛苦,可是这也许就是爱吧!

作者简介:………………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OK庞广龙 对 节约与浪费 的评论
===是的,OK,节约就应该..
OK庞广龙 对 春天来了 的评论
===是啊,年年如此,春天交..
OK庞广龙 对 海南散记: 的评论
====阅读欣赏了,致意创作..
菌染 对 赠莫染 的评论
..
玉影山人 对 生命逢春 的评论
品读诗友佳作、学习点赞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