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四章)似曾相识

时间:2020-02-01   作者:清欢 录入:清欢 文集:摇曳的叶 浏览量:173 下载 入选文集
          玉溪公安局的走廊上响起那熟悉却沉稳的步伐,急匆匆的走进了副局长王枫的办公室,胳肢窝里还夹着一沓子档案……
          他额很宽,额头上清晰地刻着三条深深的皱纹,皱纹里似乎藏着严峻的经历和饱经沧桑的折磨 ,两翼白发中夹杂着几丝黑发,细数一下也没有多少了,还是没能逃过流逝岁月的步步紧逼。穿着简便,退了色的浅蓝色衬衫掖进起了许多褶皱的牛仔裤,脚上的皮鞋却锃亮锃亮地闪着。
        “小王啊,你快看看手机吧,你家那傻小子可又被人欺负了,就在长安路。视频都可上快手、抖音那些小视频软件的区域热搜榜了。不是我说你,你们的性子可真像!”他的话还是那么的沉稳,不急也不燥。
          此时的王枫正在整理前几天的一个抢劫事件的资料,虽然刘彬突然闯进自己的办公室下了一跳,可是已经习惯了,没有他更了解局长了。可是,王懿被人又给欺负了,他眉头微微向上挑了挑,抿了抿嘴,望向窗外的雪。没有办法,手上还有许多案子等着他处理的,何况王懿也是需要成长的,如果将来的某一天自己突然不在了,孩子又该怎么一个人面对?
         灯光打在王枫的身上,担心王懿,但又想看到那个孩子的囧样以及那不服输的表情。可能每个父亲都会是这样的吧。想着想着,王枫嘴角渐渐扬起,掩藏不住的笑一下子就展现了出来。
          仔细看看,王枫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发什么呆呢?为了那小子,你都不搭理你曾经的老搭档了?可真不够义气,还笑得那么‘猥琐’,终于暴露‘本性’了?”刘彬带着醋意质问着王枫,凉冰冰地空气瞬间变得酸酸的。
        看到局长眼里的血丝,王枫回过神儿,挑逗的说道:“您说笑了,刘彬局长,您虽然是领导,当初要不是那个案子,咋俩还不知道谁是‘大’,谁是‘小’呢?进门起码得敲个门吧?我担心儿子也很正常,您觉得呢?”王枫向局长吐着舌头,顽皮的笑着。面对局长,王枫还是有一套的,他俩谁跟谁都不分的,炙手可热的老搭档不知道出生入死了多少次,可是上一任局长里的“大红人”。
         王枫 站了起来,伸伸懒腰,打着哈欠却始终掩藏不住疲倦。有些头发还是黑白相间的,为了不让那臭小子发现自己早已有了白发。
        “对了,老刘喝茶吗?今天挺冷的,还有我这的空调坏了,该找人给我修修了。这几天下雪了,还是人家小李关心领导,给我送的电暖扇,虽然旧了点,不过挺暖和的。这和你家里那台也挺像的,不过待会我请俩小时的假,回来之前你得想办法把空调修好。”王枫一边抱怨,一边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只底部印有“WF”的白色陶瓷杯和一只底部印有“LB”的蓝色陶瓷杯,捏上一小撮铁观音放在蓝色的陶瓷杯里,又捏了几颗枸杞放在白色陶瓷杯里,旁边还有一包招待别人的红茶。
         “还是你懂我,说实话这杯子可有十六年了,那次可是我们扬名的第一仗——工商银行劫案,当时对方还挟持了人质。但我们俩不但解救了人质,还将犯人捕获送上了法庭。那天可是你当警察的第十七天,我还以为你会吓得尿裤子呢。没想到,你小子行啊!托你的福,孙局长专卖奖励我们的,杯底还印你我名字简写呢!”刘彬神气十足的说道。然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也挺不好意思的,把杯子放在你这里,天天蹭茶,一蹭就是十六年!”刘彬眼眶子里充满了泪,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时间悄悄一恍,十六年就这样过去了。过得可真快,得知王枫的情况后,十六年对于他太难了,刘彬很欣慰,王枫挺过来了。
         王枫给局长递来了冒着热气,也是他最喜欢的铁观音,娓娓谈说道:“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十六年啊,这不也过来了!十六年的今天也是‘我们’的第一次相见,总感觉才过了一天他已经长的比我还要高了。”
           两个老男人眼眶红红的,调皮的泪缓缓地躺着,流着,落下。杯中的茶水夹杂着咸与说不尽的哭,相见恨晚!喧闹的夜在泪水的冲刷下,保持了沉默,飘飘悠悠地雪也戛然而止。
          雪停滞在了那一刻,男孩还在路灯旁,女孩在归来的路上,两个老男人沉寂在了满满的回忆中……世间万物就是这样的奇妙。
       “你看,雪不下了,你去看看那傻小子吧。今年除夕我给你批假,好好陪陪家人,不要在意别人的流言蜚语,有事的话老哥我给你扛着。你看,不能回忆曾经的事情,沙子容易溜进眼里。没有你的陪伴孩子长大了,如果在不陪他的话,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刘彬用长辈的口气教导王枫。龟裂的手抹去了眼角的泪,递来了王枫的大衣。
           “谢——”王枫噙着泪,还没道完谢,便咯了一大口黑色的血出来。只见王枫从抽屉里掏出了开胸顺气丸,倒去泡好的枸杞水,接上水漱口几次服下。明显的可以看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刘彬惊住了,不过他还是先用拖把将地面清理干净,然后猛地抓着王枫的脖领朝他大喊道:“你不要命了,走,现在就给我去医院,费用我出,给我去医院。”
          这可是刘彬第一次对王枫发火,急红了眼,他恨不得把王枫按在地下打上一顿,王枫简直不要命了。
        “别动手动脚的,同事间的尊重呢?别激动,我必须要去找王懿了,不过一定向他保密,好吗?”王枫向刘彬祈求道。
         “可是,这到底为了什么,他不是你们的亲生儿子啊,你和吴淑萍俩还年轻,完全可以再要一个,何必为了他付出这么的多?为了赎罪吗?”刘彬为王枫不公哭诉着说。
         “老刘,你不懂的,我和淑萍俩不会要孩子的,我们也都是肺癌,你也知道。我也曾经抱怨老天爷,上辈子我们是否造了孽?可是,就当我们以为这辈子不可能会有孩子的时候,懿儿出现了,我们的生活也开始改变了。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不,你不会理解的!”王枫挣脱了刘彬,哭了,那么的无奈。
          “不,我能理解,对不起王枫。有什么需要尽管给我提,孩子需要你的陪伴,你去吧,不过随后必须去医院检查检查好吗?”刘彬像一位老父亲般安慰着王枫。
           “王局,刘局,您二位这是在干什么?”刚刚完成蹲点任务的周逸轩准备找王枫汇报新的进展,恰好目睹了两个老男人含情脉脉的抱在了一起。“难道喝酒醉了?不对呀,王局不是不能喝的吗?”周逸轩小说嘀咕着,“哦,我懂了。”这位年轻的小伙子仅仅才二十八岁。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年纪不大,但却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刚刚报道的那天曾在公交站一个人制服了三个人的盗窃团伙,红极一时,而且长的有点帅。刘彬与王枫都很看好他。
        “嘀咕什么呢?你这孩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可别多想。”刘彬松开了王枫。
         长时间的解释清楚后,王枫想做错事般的问周逸轩:“我说,小轩哈,刚刚我们说的你都听见了?”
        周逸轩点了点头,又猛地摇了摇头,又做了一个封口的动作,有点笨拙,但又显得有点可爱,逗乐了这两个老男人。
         “逸轩,王局的这个案子是不是你一直在跟进呢?”刘彬脸上裸露出猥琐的笑容。王枫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然后径直地走向自己的办公桌,拿起自己辛辛苦苦整理好的资料。
          一种无形的压迫下,周逸轩不敢说一句话了,只是点了点头。
           “那这个就麻烦你了,是时候考验考验新人了。”王枫拍着他的肩膀,将资料硬塞到了他的手里。然后贴着他的耳边补充道:“今晚安排你蹲点就是考验你的胆量的,待会继续蹲点,明天派人配合你抓捕。”
           周逸轩吞了口口水,臃肿的黑眼圈依旧掩饰不住他的帅气,不过它只希望这个抢劫案可以快点了结 他困了。
           “这儿没你事了,可以走了,如果你敢对别人讲这件事儿,你懂的……”刘彬做了一个握紧拳头的动作。
           周逸轩当然不敢了,一个全国散打季军,一个出了名的神枪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也怕啊!
          下了楼,周逸轩望着窗子透出两个人的身影,送了口气,笑着说:“可真有你这哥俩的。”还用手指戳了几下,他不知道那两个人正看着他呢。
           “你可不会介意我把你即将完工的案子给了别人吧?”刘彬笑着对王枫说。
           “哪儿能呢,你也知道我已经不是那个曾经喜欢争抢功劳的人了。”王枫穿上大衣,整了整衣领,抱了一下刘彬说:“谢谢你,老刘前辈!”
          “这样多好,不过你可先别急着谢我,我给你三天假,休息一下。”
           “这我可不,我堂堂一副局长怎么……”
           “先打住,这儿有个案子和你儿子有关,你没得选择。经举报有一个人在长安路,此人游手好闲成瘾,有多次犯案经历。刚刚欺负过小懿,给你三天时间,随后具体的微信告诉你。赶快去找你儿子吧,天怪冷的。”
         “老刘,谢谢你,谢谢你了……”道了谢,王枫飞奔出了警局。
           刘彬眼眶又红了,包不住的泪流了下来,似曾相识的背影,十六年前领养王懿时,他也是这样出的警局。

作者简介:………………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OK庞广龙 对 节约与浪费 的评论
===是的,OK,节约就应该..
OK庞广龙 对 春天来了 的评论
===是啊,年年如此,春天交..
OK庞广龙 对 海南散记: 的评论
====阅读欣赏了,致意创作..
菌染 对 赠莫染 的评论
..
玉影山人 对 生命逢春 的评论
品读诗友佳作、学习点赞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