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摇曳的叶(第六章)本心

时间:2020-02-22   作者:清欢 录入:清欢  浏览量:139 下载

    雪停了,第二天的早上,阳光躲了起来。王懿懒洋洋的躺在床上,萍儿准备我了早饭上班去了。王枫简易的洗漱过后,点了一根玉溪烟,然而他并没有嗦一口,只是放在了烟灰缸上,这早已是他养成的习惯。在烟灰缸的侧面还贴着一行字:

    王枫同志,吸烟有害健康,还望自便,一天一根,多着自负。----萍儿

     哪怕刚刚下过的雪,王枫却不曾感动一丝严寒,嘴角上扬,展露出一幅自豪的表情自语道:“小傻瓜,有你在真好。”

    用过了餐,王枫蹑手蹑脚的走向儿子的房间,手中拿着一把“特殊的”雨伞,而他并不知道。父子间日常的整蛊,前些天他可是吃了不少的亏,今天他要对儿子来个突然袭击。吃一堑,长一智,哪怕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亲友也要防一手,他不过是不想儿子受欺负才教他的。他的父亲曾经是位猎户,小时候就吃过同样的亏,性格太像,可一位O型血,一位AB型血,自己的爸爸是A型血……

    身为一名有些的人民警察,敏锐的侦查力却也会吃亏的时候。房门是开着的,无形挑衅着,仿佛一直都在小看着他。青春期的叛逆,宣战不曾终止父子间的感情,竟是那样的惟妙惟肖。斜开角三十度,一个不大的小红盆中的水摇摇晃晃,而且边壁上悬挂着不少的水珠,调皮的滚落着。

         “好小子,一定是昨晚酒劲儿过猛了,这么马虎的陷阱可是整不住你老爸我的,这姜还是老的才辣。瞧好吧,今天你输了,将军!”看着暴露的“陷阱”,王枫眉头皱了皱,本来的胸有成竹的样子眨眼间消逝了,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一定是假的,平时的盆都是蓝色,而且王懿最喜欢蓝色,对红色极为的厌倦,他们都讨厌鲜血。其中必有猫腻,还是留个心眼的好。

    多年的工作经验让王枫变得谨慎,在于犯罪分子搏斗时,时刻牢记不能太过的自信。曾经的他就是因为这样才会终身悔恨,不知王枫知道后是否会怨恨他?至少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犹豫的徘徊在门外,熟悉的鼾声打破了沉寂。可是闹钟已经在半个小时响过了,而且这鼾声怎么这么熟悉?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也算是一种特殊的演习。

    王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快推开了儿子的房门,和预料的一样有些偏差。纯天蓝的被子方正,蓝白相间的床单展平,树桌上的手机传来了妻子的嬉笑声。这不是前几天自己为了一个案子,太过劳累,到家就躺在沙发上,这一定是那个时候录的,又被摆了一道。走近了,拨开手机下面有一张纸,上面写着:

    老笨蛋,向后看,有惊喜呦!

    纸上还画着他那嘚瑟的表情,一声“咻”传过耳边,下意识的闪躲却没有看见任何东西。

    “你个好小子不得不说长本事了,不过和你爸比还差的远。不闹了,赶快出来,否则的话,就把你昨晚的事情告诉妈妈哦。”王枫挑着眉,抖着腿,一脸得意的说,不过还真是有点忘形。

    “好了,爸,我错了,可别告诉妈妈,不过今天你输了,洗碗呦。”脑中浮现出昔日妈妈拿着擀面杖追赶的情景,王懿一下子就怂了。

    “得嘞!顺便告诉你一下,学校那边我给你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吃过饭后局里你张叔过来接你,好好和他学学散打,最起码打架的时候别输的那么惨。你可是我儿子,可别打爸爸的脸。当然,作为奖励,我会帮你查查昨晚那个姑娘的一些基本情况,觉得咋样?”王枫说完后,猥琐的笑容渐渐浮现,观察着王枫的一些微表情。只见他耳畔微红,小脸儿早就红透了,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王枫送走了儿子后,来到长安路,利用警察的身份调查。

    肆意的雪花飘落过后,太阳爬上了天,打着哈欠。凛冽的寒风一阵一阵的吹过,路上的行人都缩着脖子,拉紧衣服的领口匆匆路过。日子过得还好的小贩回家歇息了,但还是有的小摊前没有一点的雪。他们不畏这严寒,生活所迫的无奈,插着兜,左右摇晃。有行人光顾,是那样的热情招待,夸着自家商品的好。收到冷脸相视,他们并未感到卑微而是在考虑今天的收益……

    下过雪后,天是各外的冷,空气中到处膨胀着寒冷和干燥,刺骨的寒风呼呼的吹着,街道上是这样的安静。王枫吐哈着热气,脸冻的有些发紧,还有些痒,虽然很冷,可是却被心中的急躁遮盖。功夫不负有心的人。目击者寻觅不到,但却在一小摊瘀血对面的商场门口的监视器上找到了一些线索。经过了相关负责人的准许,他调取了监控录像,在录像中看到,昨晚在他刚刚来的时候,距离不到二十米的那个地方,那个男的牵着一位看着病怏怏的小女孩。他们手上提着东西,就是一直不敢靠近,等待他带儿子回去后,他脸上流露着愧疚的离开。根据经理的说法,马羽豪在这里当过保安,因为手脚不干净,不止一次偷过东西,履教不改才被辞退的。他家里挺可怜的,还有患病的母亲,现在就在外郊的一栋破楼房里住着。

    了解的情况只有这么一点,不过王枫觉得这件事情未免有点太顺利了,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走出了商场没有多远,一位刚刚下班的保安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将王枫带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这个保安姓冯,家排老七,别人都管他叫冯七。冯七有五十多岁了,但身体硬朗,没有一丝白发,不过脸上布满的皱纹诠释着他的不容易,白色的羽绒服,配上深蓝色的牛仔裤,也算得上潮流。据冯七所说,马羽豪是一个挺好的人,富有正义感的一个人,而且还当过警察,后来不干了了就不知道了。他们是老乡,都是无锡的。他说被辞退是有原因的。马羽豪发现经理为了牟利,倒卖过期食品,而且大量进购未经三检的肉类。抓住老年人爱占小便宜的小心思,动不动就搞活动,可是他卖的都是有问题的商品。写了封举报信到安监局,结果被拦住了,经理上面有人,结果举报信还在他办公室里,就这样把他开除了,还扣了半个月工资。他过得挺不容易的,天气好了就去附近的工地搬砖,住的还是地下的杂物间,老姐姐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一闹就更难了。他老婆嫌弃他没钱,三年前和他离婚了,带着女儿找了一个有钱人家,这孩子也是可怜,后爸死了偷偷跑出来的,身上都是淤青……他还请求我这件事一定要帮帮,他这几天都在躲,孩子后爸死了,都在争遗产,她一直想把孩子弄回去多分点钱,而且那女人又找好了下家。

    告别冯七,王枫给刘彬打了电话,把了解的情况告诉了他。

    刘彬问他:“你是不是准备帮他?你要知道像他这样的可怜人还有很多,我们不可能全部帮助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过去了?……”

    面对刘彬的说法,王枫直接打断了“你在说什么,我们可是人民警察,办案也是讲良心的,坚守本心公平与正义, 这件事很明显的告诉我们应该站在哪一边。刘哥,待会儿我会去他家好好了解情况的,到时候再汇报,麻烦您帮我看好家里那小子。”

    “这才是我认识的王枫,注意安全,人家也当过警察,尽量不要发生冲突。”王枫的回答似乎刘彬很满意。

        风又刮起,嘈杂声惹人心烦,他站在取卡机门口,犹豫了,眉头皱了一下,扭头看看手表,又看看攥在手中的银行卡,面上的神色变幻不定,来回的走动着。恰在这时,手机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就好像接到了一道催命符似的。是老婆打来的,说明情况之后,萍儿对他说,自己家里的情况也不好,这些天先挤挤,最多取一万。挂断了电话,王枫收到了刘彬打来的一万块钱,还发来了微信:

         小王,遇事别一个人扛着,你还有我在!

        他再也不延片刻,牙一咬,攥着银行卡钻进了自动取款机里去。王枫若有所思地走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脚步越来越慢,时不时还低头瞧几眼手里的两万块,看他那样子,好像恨不得马上掉头往相反的方向走。突然,他好像挨了一棒子似的,猛地一个激灵抬起头,神色坚毅,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向的住所。

        不一会儿的时间按照冯七说的王枫敲响了家的们,开门的是昨晚那位小姑娘。她今年应该有十一二岁,长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黑黑的眼珠在眼眶中转来转去,神气极了!她的鼻梁高高的,鲜红的嘴唇,两排洁白的牙齿排列的非常匀称。当她甜蜜的一笑时,眼睛立刻就变成两道弯弯的月牙,白白的脸蛋儿上还会显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呢!我对她说是她爸爸老乡冯七的朋友,然后小姑娘给爸爸打电话亲切的说:“爸,七叔叔朋友找你,赶快回来,顺便买点菜,我给你做好吃的。” 拉着王枫进了屋,她手背上的伤还结着痂,这一幕心头一酸。小姑娘给他倒水的时候大概看了一下这个“家”,一些破旧的家具可能收破烂的都看不入眼,我们都在看液晶电视,而这个家里还是那种老式的,而且线路老旧,找不到电脑的踪迹,悬挂的白炽灯摇摇欲坠……虽然小姑娘手机壳挺好看的,但却隐藏不住原本的模样,三四百的廉价。经过短暂的交流王枫知道了她的名字叫马梦楠,今年十一岁,然后就留我坐在家里最好板凳上,用砖磊成的那种,一边要去照顾奶奶,一边还要准备午饭。王枫正在翻看她的作业课本打发时间,说实话这字比某个臭小子的好看多了,忽然间有人敲门,还朝屋里喊道:“梦楠,快来,爸爸给你买了排骨,今天中午可以做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了。”将排骨递给了她,王枫与他面面相觑,尴尬的气氛蔓延开来。

    他长得瘦瘦的,中等个,长着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留着短发头,高挺的鼻子显得更有精神。棱廓分明的嘴唇上长满了像钢针似的胡子。一身尘土,汗臭味扑面而来,粗糙布有老茧的一双手怎会让王枫觉得是小偷?

    “你是马羽豪吧?我是一名警察,来找你是想了解一下情况,请您配合好吗?”王枫最先打破尬尴的气氛。

    “这职业我熟的,那请问您想了解些什么,我都配合,但请不要伤害我女儿。”

    “我想了解一下你为什么不当警察了?”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人,曾经还当过警察,这是王枫现在最想了解的情况。

    “我呢,曾经是一名刑警立过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可是再一次缉毒行动中,我的搭档为了我被自己人打了黑枪,到最后才知道真正的毒枭竟然是我们内部的人。当我拿到奖章的时候,那种心情你们是不会体会到的。我恨我自己,五年的搭档倒在了我面前,而幕后黑手还在逍遥法外,你让我怎么对的起他?”谈到这些,他一拳捶到墙上,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这种心情王枫也有过,那次行动他也有参与,不过那时他的师傅去世了。

    面对他哭诉的王枫,有些生气的对他说:“你错了,你一定是害怕了,我们是什么?我们是警察,是为了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所存在的。坏人还在逍遥法外,而你呢?就情愿懦弱的躲在墙角吗?别忘了你的使命!”王枫看到他有一点点动摇的时候又补充道:“你的感受我能体会到,那一年我和师傅一起参与了,可是,他老人家却牺牲了。据可靠消息,那个团伙近期会在玉溪活动,如果你想为搭档报仇的话,明天就给我去玉溪警察局报道。”

    “可是……”他被说服了,从小的愿望就是为了保护人民群众,可是想到了梦楠,他犹豫了。

    “你不需要犹豫,明天我等你消息,我们已经正在着手调查关于你女儿的抚养归属。根据我国宪法规定,若父母一方虐待子女是可以剥夺其人的抚养权,而且她对你是诽谤的,你不用害怕的,我们一定会帮你的,回来吧,人民群众需要你。”王枫害怕他会因为昨晚的事情自责,就补充说:“关于我儿子的事情可会和你没完的,但我知道你是被逼无奈的,而且我想他知道你的情况一定会原谅你的,明天我等你消息。”

    王枫走了,梦楠做好了饭,递给他了一个鼓鼓的信封,里面除了两万块钱还有一张纸,上面歪七的写道:

    我叫王枫,这两万块你先用着,是我们局里了解你的情况自愿捐赠的,你先拿着用,给孩子还有父母买点好的。关于您母亲的糖尿病晚期,我们也会替你分担的,因为,我们都是人民警察,都是一家人。我已经向上级汇报,正在着手调查,安监局还有那个商场经理等一系列参与人员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谢谢你本心的坚守。如果你想还的那就回来坚守本心,这算是提前预知的工资,如果不来的话我们可能起诉你的哦。

    结尾处同样画着那猥琐的表情。

     “爸爸,你就去吧,楠楠最喜欢超级英雄的。”梦楠拉着他的衣襟撒娇的说。

     “好,爸爸答应你,不过我饿了,咱们先吃饭吧。”马羽豪摸着女儿的头笑着说。

     王枫和都知道自己的本心—守初心、担使命!

     下过雪后,风呼呼的一阵一阵,可是却暖暖的。

作者简介:充满幻想的00后,只要喜欢的就一定做,一个简简单单喜欢写点随感的学生。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向往着美好的未来。平时喜欢写点小文章,如果您看到了,能否占用几分钟评价一下,帮助我成长进步。谢谢您了。小弟不才,还望海涵,谢谢。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艾娡 对 我是您的营 的评论
这个结局很令人意外,但我想知..
艾娡 对 高三岁月 的评论
我也想起了我们的高三岁月和校..
艾娡 对 给宝贝女儿 的评论
情真意切,读来很感动,也让我..
冗讯 对 答荣弟所托 的评论
老乡好!迟复见谅!..
天山雪林 对 答荣弟所托 的评论
寫得好前輩,我是永州寧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