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华东情缘二十

时间:2020-02-24   作者:想你 录入:想你 文集:华东情缘 浏览量:106 下载
二十三峰寺上
  小镇自从有汽艇船后,通往云城水路,每天二班来回,早出晚归,这距离缩短,方便了大众,也带来了生机。
  人们不在爬山涉水,经索道、穿洞天、到阳县;过林场、走小道、再到云城。
  可谓路途遥远,甚为坚难,以前去云城走水路要二天,现在有了船,一天就能可往返。
  这种船,小镇人称为小游轮,又叫汽划艇。
  满载能座四、五十人,船旗杆上,飘扬着五星红旗,旗下方机仓室,顶上绿色铁牌写着“云城一号”。
  二层平台上,飘带飞扬,风标舞动,初春时节一派碧水云天,江面一片鱼纹浪,顶上蓝空好似一面镜光。
  映在平台,台上站立七个人,一女孩指着空中高悬吊桥,自豪而大声说:“看,那是空中索道,走在上面就像荡秋纤,很惊险,特刺激。”
  “对,你们看,这样索道有两条,连接着三座山,屹立在云江和阳江之间,中间山上有座寺庙,人称三峰寺。”一个中年女人,接过话题,指着三座山中间位置。
  回头对那女孩说:“就晓得玩,几时才能长大啊!”
  小镇人,坐船、走索道,见惯了,三山自然景色,二江行云流水,今天又迎来迎来一群人。
  他们经过步行、坐船、爬山、望崖、看瀑布,正在走向石梯上三峰寺。
  一路上大约二小时,要到山顶,就能看有名寺庙三峰寺。
  一路走,一路看,也一路说着,心中发出感慨:景色秀丽,山川壮美,如诗如画。
  “小镇外有这般景色,正应:抬头三峰寺,回眸两江水。好啊!没想到啊!小镇还有这样人间仙景,真不枉此行啊!”
  站在三峰寺牌匾下,平台上,一人发出惊叹声音,他们正是华东一行人。
  船上说话,当然就是华娟和她妈,在石梯中间平台栏杆处,说话之人则是美香她爸。
  哦!对了,前文美香出场时,忘了道姓,姓李,她爸名英明。
  “施主,说得好!这里:远视两江水,近得三峰寺。依山傍水、森林密集、山连着峰、峰连着山,夏日暴雨过后、瀑布成群,是一个难得修闲之所啊!”
  高耸云梯上,一位老僧合掌回礼,背后寺门顶上写着三个,大写烫金楷书字体:“三峰寺”。
  这老僧不是别人,正是三峰寺主持,大师法号:“云生”。
  “四叔公。”石梯下华菊、华东、华娟,不约而同喊着,两旁有雕刻护栏,一起快步跑上石梯。
  “华东、华菊、这位是……”大师一眼就认出,却抬眼望向娇小女孩,似曾相识,不敢相认。
  见女孩从颈脖里拿出,红线挂着一根,短绿色玉笛,眼睛眨着,怪像说着:“哼!四叔公,当年你说见笛如见人,怎么不认识我了。”
  “是华娟,都长这么大了,也高了,亭亭玉立,娇柔可爱。三年多未见了吧!不敢相认。”大师慈祥样子,很亲切:“还是那样子,任性,调皮又想跟我玩心眼,小机灵,哈哈,知道。”
  知道是和她开玩笑,见大师侧身,华娟附在他耳旁,小声嘀咕一阵,大师答应着,不住点头。
  华娟说完话,说到高兴处,按着他肩膀,嘴又靠近了些,突然大声在耳旁“啊”了声。
  “哈哈……”大师大笑,双手抓起华娟,把她举了起来,说:“这回,我有防备,不然又着了你道。”
  “放我下来,妈,你看……”想寻求她妈保护,急着喊道,在空中手舞足蹈,不知所措:“四叔公,你这是耍赖,我没注意。”
  “等你注意,那我不就震耳欲聋,任你摆布了,这叫兵不厌诈。”说完放下华娟,摸着她微红一张脸:“学着点啊!”
  华娟嘟着嘴,满脸不甘,无可奈何:“知道了,下回……”
  回头对正走在,石梯上母亲,大声喊道。“妈,四叔公说知道了。”
  华东和华菊则左右拉着他们四叔公,问寒问暧,夸赞他力气不减当年,说就是要,治治这小丫头,叫她也知道怕。
  问这问那,把四叔公喜得眉开眼笑,就差没跳起来。
  “这主持是你四叔,我说他姨……”美香爸见三人跟大师亲热,不解问。
  “你,见外了,论年龄我长你几岁,就叫我三姐吧!”华东妈,姓刘,名彩铃。
  “对,小镇人喊华东妈,都叫三姐,就叫三姐吧!这样显得更加亲近。”一直在旁没说话华东爸,忙笑着打着圆场。
  刘彩铃也笑容满面,眼里也是惊讶!看见华娟被大师高高举起来,也吃惊,忙说:“对,不见外,就叫三姐。”
  华东爸在小镇,是派出所所长,所里面大小事务很繁忙,回家都是老婆说了算。
  不是惧内,而是张家历来传承,张家有祖训:男主外,女主内。
  在小镇里,张姓可是大姓。也是五大家族人中,最多一个姓。
  “三姐,你家不简单啊!”李英明也看到刚才情景,心说:“我都不一定能举起,看似大师六、七十岁,在猛然间,能举起华娟六、七十斤,真是孔武有力啊!”
  “好,感兴趣,我们上去,里面去说。”华东妈看出他猜测,对李英明有进一步认识,边上梯边想着,微笑着说:“四叔还是那性子。”
  华东妈率先走了上去,双掌合起来,向大师问好。
  看向华娟说:“没吓着吧!下次不得无礼。”
  “主任,老纳在此恭候,三年不见,依然容光焕发,满面春风啊!”大师快人快语,对华娟说:“下回,如果遇到敌人,不能与他暗示,要出其不意,才能制敌。”
  说中了小女孩心思,华娟脸更红了,大师笑了,华东妈也笑了:“这丫头被她奶奶,娇惯坏了,记住了。”
  “记住了,哪还有下回。”满脸委屈,不负输性格,活脱脱跟她妈一个样子。
  李英明一听更为惊讶!糊涂了,左右看着眼前几人:“三姐,你们……大师、主任、四叔公、有点不明白。”
  “伯伯,我来解释吧?”华东看着他好奇,不明白,于是忙上前道:“我妈,是小镇妇联主任。大师是我妈在外,对他称呼,四叔公是我爸亲叔。”
  “原来如此,大师不知道我们和三姐关系,是习惯了。那为啥在这里当主持……”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明白。
  “请。”大师带头走在前面,把一众人领进了寺里。
  “华鹃,刚才讲明了我们来历。”小声问着话。
  “妈,四叔公说到时下山,不误事。”华娟同样也小声应道。
  在大师卧榻内,小徒搬来凳子,让各位就坐。
  “坐,一家人不客气,从华鹃口中得知,才说一家人。”
  原来,大师在张家里,家中男丁里排行老四,前放前是国民党工兵营连长,不满上下腐败,内外争斗,无奈上山……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