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摇曳的叶(第七章)初学者

时间:2020-02-26   作者:清欢 录入:清欢  浏览量:122 下载
    昨夜雪花片片随风舞,今早寒枝点点梅花香。飘雪,是冬天的一种美丽。
    冬天很温暖,很舒服,在冬天的早晨,拉开窗帘,看到窗外那一片雪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很单纯,很漂亮,很美,很温馨。这一个冬天的早晨窗外还听得剑雪压断的树枝的声音,叶子守着它那仅剩的一丝余地,那是风雪吹打破过仅剩的立足之地。这一刻,有谁牵挂?它是停泊在这里的一片余叶。
    吃过早饭的王懿往跨肩包里装了几罐子纯生啤酒,坐上所谓“张叔”的车子到了一个特殊的房间,地方不算大,有些阴沉沉的,灯不停的闪着,忽明忽暗。然后大量了这张叔,他岁数并不比自己大的了多少,个子也就一米八左右,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圆脸蛋,高鼻梁,一脑袋乌黑卷曲的头发,挺俊气的。只是耳朵长得老长,真难看,那是“佛相”,有福气。宽敞的黑大衣下掩盖着浅蓝色的厚毛衣,修长的紧身牛仔裤外加白色球鞋,活力四射。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要管他叫叔叔。

    就在王懿迷惑的时候,他说话了;“你叫我伦哥就好,我叫王伦,是局里的一名实习警员,别听你爸爸的叫叔叔,我呢今年才二十四。小懿,从现在起我就是你老师了,王枫前辈给我的任务是教你一些格斗术,但我认为还是先学简单的防身术对于初学者的你而言最合适不过了。不过你先把包放在一边好吗?我们要开始一对一教课了。”

    跨肩包挺沉的,王懿摸了摸啤酒,不舍的将包放到了角落的凳子上。

    “做得很好,值得表扬,不过酒类饮品以后少喝,最好戒了,不止是为了你自己,何况对身体不好。”王伦的话让他想起来那位女孩,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迎合。

    “很好,首先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理解防身术的吗?”王伦露出那亲切的笑容问到。

    “防身术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与别人打架吗?”王懿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回答。

    “你的答案不算错,但也不是全对,大部分的人对防身术都有一种误解,感觉防身术就是一种一人对多人的格斗技巧,或者说是能在格斗中快速一击制敌的技巧。我必须承认防身术的学习需要借鉴格斗术的一些知识,但是绝对和近身格斗没关系。因为一切打着搏击格斗和 1 vs N 的防身术都是假的。防身术不是搏击格斗的技巧,更不是俗称的打架技巧。或许听起来这很酷,让一些人喘着气练习了几趟觉得自信心爆棚,而也或许就是看到视频文章的时候来了兴趣练习几下而已。但恰恰是这种不必要的自信最害人。增加不必要的自信,可以摆脱的时候正面冲突,可以离开的时候用言语刺激,当发现对面歹人不会跟视频里一样花里胡哨的打几下就倒下的时候,也就是完蛋的时候。我想你也知道花拳绣腿在凶狠的歹徒面前是没有用的。”和蔼的王伦变得严肃起来,言语也变得更为专业化。“防身术分为:自卫防身技击术和群体搏斗技击术。防身术练习没有性别之分。防身术是将拳击、武术、摔跤、柔道、空手道、擒拿格斗等动作进行实用组合的防身与格斗技术。通过防身术学习,提高自身自卫防身意识、防身能力及临场应变能力,掌握自卫防身、以制服对方,从而保护自己的格斗技巧。”
        “我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学不来这么多的。”王懿耷拉着头,眼眸无光,无奈的抠着手指,留给他的时间可能真的不多了。
    王伦下意识的知道自己可能说的太多了,王懿的情况他也了解。几颗顽皮的汗珠从发丝间流落着,他不忍心看这个样子的王懿。“要不我们去试一试四百米障碍跑吧!前辈为了我可以教会你更多,刻意将警局里荒废的办公室拾掇了出来,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没有警员会在那里训练。”王伦说出口后便后悔了,瘦弱的王枫能否通过这个先不说,可是他有肺癌,不能太剧烈的运动吧?

    “也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老师,我们走吧。”王懿考虑过自己的身体状况,可是他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他要证明自己可以不再受欺负,他要证明自己可以超越极限,要证明可以保护好自己最重要的人……时间不多了,他需要付出更多的汗水去证明,去打破奇迹!

    操场的确没有人,他们也没有去。王懿刚刚迈出三两步就被王伦一手薅住头发拽了回来,只见他蹲下,拍了拍王懿的大腿,捏了捏小腿,笑着说:“别当真,刚刚就是给你开个玩笑而已,四百米障碍跑中分别有跨桩、壕沟、矮墙、高板跳台、独木桥、高墙、云梯、低桩网这八项障碍物。我们在高速往返跑的过程中,还要根据障碍物的不同情况分别做出跳跃、攀爬等动作。一旦节奏不对或缓冲不足,很多人都会在这项训练中受伤挂彩。我宁可跑五公里也不愿跑这个。”王伦尴尬的笑着,扒拉着王懿说:“可别告诉前辈,否则我可就倒霉了。根据我对你的观察觉得你可以先学习一下腿上的防身术。”

    王懿别的不多说,可这腿是真的长,平时为了助于康复锻炼也多,腿上的肌肉比较好。

        “防身术有腿法之分,而腿法可分为屈伸性腿法和直摆性腿法。直摆性腿法:如摆腿、后扫腿等,难度较大,未经长期特殊练习,不会有任何威力。我会叫你一些比较简单的,限时三天要出效果,往后还有其它练习,明白了吗?”短暂的亲切感后又是不一样的严谨。

    王懿不停的点着头,他的眼睛,那双眸子明亮深沉,像是一池柔静清澈的湖水。一对黑亮的眸子深邃透明,又像那两颗神秘的晨星。眼中透过闪烁的亮光。

    “一是蹬腿,蹬腿时,一腿支撑,一腿膝上抬,同时向前蹬出。蹬腿要领是脚尖要勾,力达脚跟。蹬腿时身体不可前后俯仰,要脆快有力,蹬出后迅即收回。二呢是弹腿 ,一腿支撑,一腿提膝,同时膝关节由屈到伸,向正前方弹踢出腿。脚背绷直,力达脚背。弹踢时要脆快有力。”王伦一边示范一边讲解着“这些急需腿部力量,你要好好练习,尽量做到出腿直,极速如风,力拨千斤。”

    跟着老师的动作王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老师,这不是女子防身术吗?我学这个真的可以吗?”

    “你的疑问是完全可以打消,当危险来临时,犯罪分子挟持你为人质。他们与警方人员谈论条件时是不会先考虑你的性别的,不过是手上的筹码,要掂量好自己的份量,你可是副局长的儿子。”面对王伦的回答,王懿陷入了无尽的沉思。就因为自己是人人爱戴的局长的儿子,就要永远活在他的光芒下吗?还不一样受人欺负,遭人嫌弃,见了他还不是像老鼠过街一样?百姓嘴中的英雄其实是最不称职的爸爸,他不想躲了,累了,躲了十几年,真的累了。总有一天他要让那个不称职的副局长明白,自己会让他引以为豪的。

    “其实,你不用躲的,可以出来了。你的心情我完全可以体会,我家那位老头子和前辈一样性子,疏忽了陪伴,却不知昨日啼哭的孩童早已长大了。逐渐锋利的羽毛需要狂风暴雨的洗礼,为了飞得更高,更远,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他的不容易的。”王伦的话打断了沉思的氛围,眼角挂着泪珠还要挤出并不好看的笑容。“我给你讲一下我的故事好吗?”

    看着那剔透玲珑的泪珠混混欲离,王懿搬来两把椅子,从包里掏出了两罐啤酒调皮的说:“听故事可以,不过这可是我最后一次喝酒了,你得陪我。”

    王伦接过纯生算是答应了。

    那一天王懿了解到:王伦的父亲也是一名刑警,一位有丰富工作经验的老刑警了,也是玉溪警察局的一名刑警。不过在十六年前的一次缉毒行动中发生了意外,从此成了植物人。这十六年以来除了政府补助就只剩下玉溪警察局里由王枫组织的救助会了,家里独有一子,父亲发生意外后一直是母亲不离不弃的照料。而父亲这样的就是因为当年八岁的自己被走投无路的歹徒挟持为人质,歹徒的条件未被上级许可,恼凶成怒的他们将王伦从四楼扔下。父亲为了救他,一起跳了下去,结果成了植物人,而那群歹徒并未落网,仍在逍遥法外。

    啤酒罐未拆封就已经变形了,王懿也不敢动,不知所措的他那天格外的认真练习,王伦则平复心情后悉心的教授技巧给他。

    那日天不算的上是冷的,当王枫解决事件后手机传来了王伦的邮件:

    前辈,我会按要求教王懿的,但愿您信守承诺!

    怒火攻心,就连寒雪也融化了几分。

作者简介:充满幻想的00后,只要喜欢的就一定做,一个简简单单喜欢写点随感的学生。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向往着美好的未来。平时喜欢写点小文章,如果您看到了,能否占用几分钟评价一下,帮助我成长进步。谢谢您了。小弟不才,还望海涵,谢谢。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