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华东情缘三十

时间:2020-03-10   作者:想你 录入:想你 文集:华东情缘 浏览量:116 下载
三十清醒
  天空云层飘浮,慢慢溶为一体,白茫茫一片……
  华东看着,想着五哥伤势,回校之前再去看看,以表相交之情。
  华菊、华香返校时,问华东是否同去,顺便在云城玩二天。
  华东说要上山去、问玉笛之事,四叔公对这事怎么了结。
  这也是奶奶、父母心愿,一个人去反而更方便,更多话题也好开口询问。
  送走云城姐妹、说上学路过云城时,在找她们,然后再回校去。
  雨季悄然来临,怕春雨绵绵,泥泞一地,耽误归程,看来要尽快返校。
  不曾想,黎方萍打来电话,说打了几次,不是没在,就是没人接。
  电话中大意是:“学校维修路,正好是建筑系和文艺系,那一段宿舍楼,班主任提前半月就通知。
  如果提前到校者,要绕道,叫班长传达,延迟一周报到。”
  华东正准备返校,看这几天雾气茫茫,就接着电话,幸好没去云城。
  电话里还说:“不知来信收到没,见没回话,怕提前走了,才打电话告之。”
  果不其然,下午关二叔就送来一封信,是黎方萍信。
  信中大意是:她己找到男朋友,同城一个见习律师。
  华东看后笑了,现在华香不叫他“小混蛋”了,反而黎方萍却喊上了,你说好笑不好笑。
  打电话太麻烦,关键是朱唇难开,不好开口,华东想着。
  黎方萍都找到归宿,想起她对自己种种表现,反而打心眼里有点沮丧。
  为了那娃娃亲,现在看来己成泡影,无法改变。
  失落、不甘又有什么用呢?绝望、悔恨对华东来说,不过是短暂煎熬,失去不一定是坏事。
  何况真不一定是一厢情愿,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社会在变,人也在变。  
  不是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吗?看来以后路靠自己走,也清醒意识到,等人是何等不容易,但也值,算是一种成长经历。
  还有一周,还是要加快脚,尽快办完事,别耽误上学归期。
  想着多少不眠之夜,这一寒假,有喜更有忧,从跳河到认亲、玉笛知真相、命案遇金表,五哥遭打,种种联系起来,还真不知是欢还是悲……
  “即然娃娃亲没了,但战友情还在。”华东爸深情实意说:“我想请你们,暂时瞒下,这两件事,还是让华东去处理吧!”
  华香父母临走之前,华东爸想让他去历练一下,毕竟多年情感就这样揭开,对华东是一种伤害,只有自己去亲身经历,不管结果?都是一种安慰。
  “放心吧!这事我们不说,让华东去面对,也是一种锻炼。”李英明平静真诚地说。
  “华东啊!等你请回了头笛,还有更重要给事你说。”华东到山上跟五叔公辞行,不料又说起头笛事情。
  “难道玉笛秘密,就在头笛里,是什么呢?”华东说到从小,奶奶就给他讲小镇故事,从数梯步开始,还要分清方位:“上上下下、步伐一致、直三算一,平台分道。梯步、脚步、加减相连。”
  “聪明,你和华娟,一个机灵一个智慧,看来要想解开玉笛,就靠你们了。”四叔公笑了,心说:“只记得一句,那里来乾坤啊!”
  “对了,小镇那个传说可信吗?”华东想起传说很多,但这个传说最广,最深得人心:“数清石梯步,你要么是神仙,不然也是个建筑师。”
  “你是学建筑,你认为它可信吗?”四叔公用手摸了摸华东头说:“给你提个醒,头笛里就有,但必须四节合为一体……”
  想起娃娃亲,那订亲礼物就是头笛,华东顿时心里又充满了渴望。
  “不瞒你说,小镇发生过二次大事,水火不留情啊!”眼里满是泪花,想起了他妻子:“你四奶奶是情报机要员,最终无情被特务杀害,如果她还在,小镇神秘,早就解开了。”
  “对了,你不说到忘了,说说你和四奶奶故事嘛!”华东望着,一股你不说我就不走,赖着使你不得不说:“你说过,想听,上山来,这不我来了。”
  “你看着我干嘛!想威胁我呀!”看着华东眼睛睁得好大,很圆,笑了笑说:“你呀!不撞南山不回头,有性格,华娟跟你学了吧!好,那就说说。”
  “你四奶奶啊!姓任,单名静,从小在小镇她外婆家……”
  自小就认识,长大后同去云城读书,又认识了住在云城,同一学校关家七妹,华东奶奶关桂花。
  不在同一学校,两人接触人各不相同,久而久之在思想上,产生了分歧,信仰主义也不同,隔阂越来越大,闹得难得相见。
  这时,桂花走进了他心里,在她鼓励下:“男儿当以国家为重,儿女情长应放下,国家才是首位。”
  人义考上了军校,与此同时,在父亲帮下,任静也考上了同所军校。
  两人见面,得之他改名,大笑着,也情归于好,同为国出力,再续前缘……
  同时,桂花悄悄地退出,完成了使命,与一人一起,走上一条光明之路。
  说来也巧,那人却是仁义三哥人忠。
  几年学校毕业后,文静父亲那是己是工兵营营长。
  在他帮助下,加上又是军校毕业,又懂得建筑,很快,也顺理成章,在工兵营扎下了根……
  玉笛本身是笛,它又是箫,头部就是最大疑点……
  从山上下来,走索道,穿长洞,漫步田野间,层层叠叠满梯田,远处观望甚为状观。
  华东想起四叔公说,也在搜寻,记忆里那幅画,
  画在脑海中,浮现出眼前,那是一张玉笛,分离四段示意图:大小、长短、型状、图像都有尺寸标注。
  这么说来,三叔公见过原图,不然怎么会说:水火无情,人有情。
  然而家谱中有段话:密穴深处,玉笛相合,突隐突现,有缘相见……越想越怪,理还乱。
  华东踏进家门,一股熟悉味道飘来,知道为老战友、请回头笛准备礼物。
  “妈、奶奶我回来了,好香啊!”
  “没有多住两天,与你五叔公谈天说地。”
  “要开校了,下次回来,再带上香姐,学呼吸大法。”说完用手抓起食物,就往嘴里送,还直呼:“好吃!”
  “馋,有你吃,你爸回来就开饭,真饿了,去找点饼干吃。”
  奶奶走出厨房,朝华东招招手,华东会意,跟了出来,悄悄给了一些钱:“需要什么买什么?该用才买,节省着花。”
  “谢谢奶奶,下次放暑假,给你惊喜。”华东希望能够如愿,把头笛请回……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