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疫情下的爱情(第十七章:一夜情)

时间:2020-05-07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浏览量:2481 下载

第十七章:一夜情

田甜从刘梦乔家中逃出来以后,她害怕李慧追来对她进行打击报复,她出了李梦乔家门就躲进一片树林中,她在树林中躲了半天,最后不得不跟刘爱国求援。

“刘爱国...你在那里,快来刘家寨把我接走,咱们两个的事情被你家的疯婆子给发现了......”

刘爱国得知他跟田甜的事情被李慧发现了,他二话没说挂了电话就开车把田甜从刘家寨接了回去。

“田甜...咱们不是说好的吗?咱们只是情感夫妻,咱们谁也不影响谁的正常家庭生活,你咋就让李慧知道了。”

田甜一听愤怒了,“刘爱国...你还是个人不,你怨我告诉的李慧,你也不那个镜子照照你的那张老脸,我还是一个大姑娘,跟你在一起只是跟你玩玩,我以后还得嫁人呢!我告诉她,我傻呀!”

“那...那...李慧咋知道咱们的事的......”

“那天晚上咱们让她侄女李冬梅给偷拍了,是她告诉你媳妇的,我快冻死啦!你快送我回家,今天咱们也就到此结束,以后咱们不再有来往,这事你自己看着摆平,刘爱国...我警告你,你最好看好你家的那个疯婆子,她要是再找我的事,我跟你没有完,我会让全乡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我说到一定会做到。”

“好好...你别生气,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一切都听你的。”

“开车...”

“好累。

刘爱国把田甜安顿好,就匆匆的回家,他刚一到家就见李慧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

刘爱国轻轻地走到她跟前冲她微笑着坐在她身边,慢慢地抓住她的手,当他触碰到她的手时,李慧迅速甩开他。并愤怒的说:“你给我滚一边去,别碰我,我闲脏的慌。”

刘爱国赶紧她求饶道:“老婆...我知道错了,你就饶我这一次吧!”

“你也别跟我废话了,你快点在这里签个字吧!”

“签什么字。”刘爱国装傻的问道。

“离婚...”

“老婆...不要吧!咱们再好好商量一下吧!我跟田甜已经断了,你就饶我这一次吧!”

“我也不想跟你多废话,你们断不断是你们的事情,现在只要你在这里签个字,以后你愿意找就找谁,我却不过问你的事。”

“老婆...真得这样吗?

真得这样。

刘爱国拿起李慧起草好的离婚协议书,看看迟疑了片刻。

“那好吧!我签字。”

刘爱国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他的名字,轻轻地放在茶几上,起身离开。

“你多保重,我走啦!”

刘爱国刚走出家门,李慧憋了已久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愤怒的一下子把茶几上的茶具全部打翻在地。骂道:“刘爱国...你个混蛋。”

她起身从酒柜上取下一瓶酒,打开就往肚里灌起来。她没有想到刘爱国会对她这么冷淡,她跟他提出离婚他竟然没有做什么思考就在上面签了字,此刻她才真正明白她在刘爱国心中的地位,过去她一直认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她找到了一个好老公,有一个幸福的家,她万万没有想过,刘爱国会背着她找别的女人,突然她感到她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女人。

她不停的往肚子里灌酒,她想用酒精来麻痹得已经错乱的神经,她不敢正视这一切,她多么想这是一场梦,当梦醒来这一切都不复存在。可老天就跟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她过去一切的美好,此刻都灰飞烟灭,她的人生让她空欢喜一场,随之而来的是惆怅与迷茫。

“嫂子...嫂子...你这是喝多少酒,能喝成这样。”

丁晨赶紧把李慧从地上扶到沙发上,李慧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看他,醉醺醺的说:“丁晨...你咋来啦!”

丁晨赶紧跟她解释道:“咱们医院里刚接到通知,在咱们乡发现两一个新冠肺炎感染者,已经被县医院的120接走了,上级要求咱医院要做好对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的隔离及预防,并配合公安和政府的对亲密接触的追踪工作,我打你的手机也不接,只好来家里找你了。嫂子...你咋喝这么多,看这情况你也没有办法工作了,要不我扶你到床上歇息吧!”

李慧冲她笑笑,“嗯...好。”她主动起身把两个胳膊搭在丁晨脖子上。

丁晨费力的架起她,“嫂子...你这是发生啥事啦!今天你喝这么多酒,平时从来没有见你喝这么多过。”

李慧紧紧地抱住他脖子,一摇一晃的在丁晨的架着往卧室走去。并冲丁晨笑嘻嘻的说:“丁晨...你说我长得漂亮不。”

“这还要说吗?你当然是个大美女啦!这是咱们医院公认的。”

李慧一个胳膊搂住他的脖子,一个胳膊跟他挥着手说:“不对,丁晨...你这是忽悠我,我不是大美女,我要是大美女的话,还能没有人要。”

“嫂子...你别逗了,爱国哥对你多好,你还没有人要,要是爱国哥那一天不要你,我一定第一个把你娶回家。”

李慧上去两个胳膊抱住他的脖子,“丁晨...你说的是真心话。”

“这还能有假,这么漂亮的大美女,谁见了不想娶回家,只是我这辈子没有爱国哥那么好的福气了。”

李慧突然流出了眼泪,丁晨赶紧不解问道:“嫂...嫂子...你这咋还哭了呢!”

李慧上去紧抱住他,失声痛哭起来,“丁晨...爱国不要我啦!他在外面找了其他女人。”

“嫂子...不会吧!爱国哥对你这么好,他怎么在外面找其他女人呢!嫂子...你一定搞错了吧!”

“我们都离婚了,我咋能搞错。”

“啊!你们离婚啦!”

丁晨惊讶的赶紧把她放在床上,而李慧搂住他的脖子还是死死地不放,把丁晨一下子也带倒在她身上,丁晨趴在她身上瞬间心跳加速起来,他赶紧挣脱开李慧的手,让他的身体跟李慧的身体脱离开,他怕跟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在一起接触的太久了会发生什么事情。毕竟他也是个离婚两年的人了,久未接触过异性身体的他,突然感到自己口干舌燥起来。

“嫂子...你喝多了,你好好休息,睡一觉也许明天爱国哥就会主动来跟你和好了。”

他刚起身,李慧也跟着坐了起来,醉醺醺的冲他笑笑,“你别安慰我了,我们不可能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

李慧上去又抱住他的脖子,趴在他耳边轻轻地吹吹热气,挑逗的说:“你不是说新欢我吗?今天你敢把我睡了不。”

丁晨一听惊吓了一跳,赶紧推开她,脸刷的一下红通起来,“嫂子...嫂子...今天你喝多了,我...我......”他起身就要走。

李慧一下子抓住他的手,对他嘲讽道:“你就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怪不得你媳妇跟别的男子跑了。”

丁晨一听恼怒了,他上去把李慧推倒在床上,“李慧...你说谁是个没有用的男人。”

“呵呵...当然是你呀!今天我让你睡你都不敢,你不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是什么。”李慧继续刺激着他。

丁晨这时真的恼怒了,他上去就扑到李慧身上,“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一个有用的男人。”他说着就脱李慧的衣服。

李慧还是躺在床上呵呵的笑,嘴里还不停地说:“你就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你就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

“啊...”

李慧一声惊叫,她突然清醒了,她瞬间懊恼起来,她为什么要刺激丁晨,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的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但被激怒的丁晨此时并没有主要到这些,他发疯的跟李慧证明着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至此他一声长吼瘫在李慧身上,过了许久,李慧推开他,突然朝他脸上给他一巴掌。

“你给我滚出去。”

丁晨捂住脸不解的问道:“小慧...你怎么啦!”

李慧愤怒的咆哮道:“你给我滚,给我滚。”

丁晨赶紧穿上衣服,胆怯的说:“小慧...这...这可是你让我做的,我可没有强迫你。”

“你给滚...”李慧还是冲他大喊。

丁晨还是不放心的对她说:“这我真的没有强迫你,是你让我做的。”

“我让你做的,你快给我滚出去。”

丁晨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赶紧往外跑,他刚走两步,又赶紧回来对李慧说:“小慧...我以后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你先消消气,我先走了,有事跟我打电话。”

“谁让你负责,你给我快滚出去。”

“好好,你好好休息,我这就走。”丁晨这才匆匆的离开。

李慧报复了刘爱国,但她心里并没有感到一丝的舒坦与快乐,反而是无尽的懊恼和悔恨,她发疯的拍打着床单。

“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赶紧起身跑到卫生间里,打开花洒,快速的冲洗着她的身体,她不停的擦洗着的她的下身,一边一边的往上涂抹香皂,她一直揉擦的冒出了血丝,才无助瘫坐在地上,任由花洒中喷出的水喷洒在她头上。

作者简介:笔名:冰川河南商丘人,诗人、小说家。现写作诗歌三百余首,诗歌《迎春》在全国第二届“琅琊杯”诗书画家精神大赛中获得三等奖,《圆梦》《夜思》在全国诗书画家创作年会上获得二等奖;《四季之歌》荣获省环保诗词大赛二等奖,著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彩礼》等十余部。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