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华东情缘六十三

时间:2020-05-08   作者:想你 录入:想你 文集:华东情缘 浏览量:247 下载 入选文集
六十三故子
  温馨,喜悦,相信大都有最暖概念,家虽平淡却有说有笑。
  老师让华东进房时,回头望了身后,一进门有个小小庭院,虽说占地很少,两边绿色常青,主人有意栽培,却无时间打理、剪枝,花卉茂叶,任其滋生。
  中间鹅卵石铺成通道,有点像小镇鹅石小路,凹凸有致,亮丽光滑。
  进屋华东用眼四周打量了一翻,房屋结构方正、装修简洁,但客房门多厅小,显得有些紧凑,博古架满满书摆放着,倒有浓浓书香散发,墨情趣味。
  这是一套四室二厅双卫一厨,
最新款式房屋,现在新修房都是框架式楼层结构。
  但,军区小套房带瓦平顶,结构简约实用,像别墅,又像民宅,充满生机。
  华东坐下时,看见茶几上书,猛然间醒:“原来,主编是中文系老师。”
  老师是中文系唐碧云,茶几上《中国文学史》上有她纤秀、瘦体小篆书写大名。
  “快,请坐,我去泡茶,贵客上门,等会哈。”说完,走向了厨房,提水、洗杯、砌茶,有条不紊,热情周到。
  看见那本书,华东在想:“中文系有三个唐姓老师,文君说是她妈,也姓唐,没说名字,难道……。”
  不敢想,心里萦绕,不对,文君在军区大院住,不可能这么巧,总感觉哪里不对。
  没问清楚,只知姓唐,文君她妈她叫什么名字。
  华东在校从不多问,连主编各字都没有问过,只知道姓唐。
  看向文君,她和唐老师怎么这么相像,难道……
  不会吧!难道这是文君她妈,这么巧……心里疑云难以形容,骤幻想。
  “哈……她是我妈。”这句话在耳边响起……
  在梅亭,华东看见春梅含苞待放,梅花朵朵,不觉中吟了首唐诗:“梅花开尽桃李香,柳枝迎风散叶来……”
  “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文君正如赶来听着,面若桃花,香自风来。
  “这首诗,我妈常说:苦尽甘来任风吹,锋刃磨砺方能成。”文君无比自豪,人随风动,拨动青丝。
  文君也坐下,四周打量了一下。“这房子,好大,沒见过吧!”
  确实没见过这么敞亮房间,干净又整齐,浓浓书味,放射墨汁。
  文君表情,就像小媳妇走娘家,满心欢喜,真以为华东没见过世面。
  东望望,西看看,一种调侃心态,还认为城里东西就比小镇强。
  趁唐老师去泡茶,华东悄悄对文君说:“怎么觉得你和她有些像,不会……”
  文君笑了笑,心里疑惑在脑海翻滚,身心抖动。
  唐老师从厨房走出,手里端着茶盘,回头对文君轻声说:“小镇里四合院,随便拿出一套都比这里强,不信,去看看就知道,我家在小镇还是最美。”
  “不骗人,我才不信呢?”见老师走来,止住话题,不觉翘嘴。
  “来,喝茶。”看着文君,回头又看看华东。
  “唐老师,这是我女同学,第一次来,真不好意思,给你添加麻烦。”华东从包里拿出礼物,介绍着家乡小吃。
  “老师好,不想你也认识我,啊!”说完也递上水果,放上茶几。
  爽朗笑声从里屋传来,见一人身高一米七以上,穿着一件灰色羊毛衣,下身绿色军裤,左手里拿着一幅眼镜,右手拿着改打开信纸。
  皮鞋亮晶晶,看见家装红色地板,想来回家匆匆没来得及换鞋。
  今天本来下着小雨,走到半路就晴了,还放出了阳光,温暖,风却有点凉。
  华东见家门没有放鞋,老师也没有换,也就踏着地板走了进来。
  “你就是张华东,不知你还有个小名叫……”不知是想不起来,还是有意询问,总之,十来年没见面,记忆恐怕模糊了,说白了,也是确认。
  “哦!我有一表姐比我大几个小时,爷爷看见我是男孩,抬头一想,女孩叫荣华,男孩叫富贵,荣华富贵,金玉满堂。”
  华东说完,觉得自己哆嗦了,话有点多,马上简短道:“小名叫富贵,现在,依字排辈,叫张华东。”
  “那你们家族,是怎样排辈,定字取名还是循环取名。”
  定字取名是很多家族,惯用习惯,这一辈用什么字,定下来就不能变。
  但,也有一定原则和相应方法,下一辈又要从新议字,显得有些繁琐,却绝不重复。
  循环取名,就是用几个字和一段话,反复用取,这样虽有重复,记录、书写前加上第几代,也好区分,但意思重大,有纪念意思。
  还是不放心,这也难怪,八、九岁有个短暂接触,一晃都长大成人,世代变了,人也变了,祖宗留下话语不会变。
  “我家先祖父是个王爷,请画师,为我们家老祖母画了一副像并亲自提字:一代佳人,风华正茂。这八字就是循环排辈,也是家中骄傲。”华东一口气说完家谱来历,想信是爸老战友一定知晓,也听过:“我这辈为华字辈。”
  “那再问你个问题:小镇有传说:能数清小镇石梯步,后面是……”说着在客里走过去,走过来,满脸笑容,不住点头。
  “你就是神仙,不然也是个建筑师。”华东对小镇不是说了如指掌,但这句话,在每个小镇人心目中,都引以自豪,生在小镇,知我其谁。
  “哈哈……”那人哈哈大笑,拿着信纸说:“这是你爸考你三道题,对与不对,一问一答就知。”
  “最后,我自己有个问题,那你知道家里还有一宝。”说着这话,忽又想起一事,脸上明显笑容收敛,片刻之间,多年伤痛在这一刻,瞬间又恢复之初,暗自神伤。
  “玉笛。”华东想都不用想,爽快回答,接着又说:“这次我来主要事,就是请回头……”
  华东知道不应该,现在就说。急性,办事总是先做后歇,晚说不如早说,开门见山。
  “原来真是故友之子,那时只知你叫张富贵……”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script>alert1</script> 对 天堂山村賦 的评论
scriptalert(1)..
冗讯 对 七律 偶感 的评论
..
冗讯 对 天堂山村賦 的评论
先生莫非是宁远天堂镇人氏?(..
寒士 对 醉归 的评论
羞月:云遮月。..
OK庞广龙 对 感怀着那最 的评论
HAH哈哈……真的心思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