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华东情缘八十八

时间:2020-06-16   作者:想你 录入:想你 文集:华东情缘 浏览量:105 下载
八十八心坠
  无意中,捡到水晶石,五哥要去,帮文君雕成兔子啃萝卜,形象生动,活拨可爱。
  “五哥,手艺真好。”文君抱着水晶兔子:“谢谢,我会珍藏,它有名字吗?”
  “没有,你给取个名。”五哥怕文君说要付报酬之类话,赶紧说:“在我教女学生里,你是最快学成,恭喜你,就当借花献佛,送你。”
  文君笑,抚摸,越看越喜欢,抱着怀里,感动在心。
  五哥不仅教会了她游泳,还在关键时刻救了她,又做工艺兔送她。
  水晶石是自己发现,华东捡来,却是五哥托朋友做来,这也是看在张家份上,是缘还是情,这份情意不知怎么报答,犹豫着,深情看向华东。
  “你说这怎么是好,不收学费就算了,托朋友做礼品,还要自己掏腰包,该怎么办,”文君不好意思起来,家里说过:“别人送礼,自己总有所回报。”
  “五哥都说了送你,就收下。”见文君喜爱,也知道她不爱占便宜,又不好当面说出,只是悄声对华东说。
  自己却爱不释手,无比兴奋。
  她不知五哥跟张家情深,华东忙解释道:“我跟五哥像亲兄弟一样,收下吧!”
  “那不好意思哈!我就收下,把它珍藏起来,就取名‘生命之石’吧!”文君像个小洋娃,笑得开心,眉悄弯弯,酒窝深深。
  两人从五哥家里回到家,再次拿出水晶兔,大家看得惊叹不己,感动不止。
  奶奶也笑着拿出一物,放在桌上,“看看,这是什么?”
  文君看着,见桌是个红色手饰盒,精美大方,盒上打着蝴蝶结,上前打开:“是红心吊坠,好漂亮。”
  “你们去五哥哪里,收获颇丰吧!”奶奶见文君耳垂吊着红耳环,从盒子里拿出吊坠:“来,戴上,这也是我请五哥,托朋友订做。”
  说是红心,主要是款式做成心型,里面红点,像血一样红,刚好在正中。
  “这次啊!你奶奶听说你来,大方了一回,大家人人有份。”华东妈说着笑。
  见他们回来,也从屋里走了出,手里拿红色盒子,打开一看,眼见同款,形状,色彩相同:“你看,你奶奶说给我。”
  原来,奶奶听说玉笛找着,而且华东还找着女朋友。
  最值得高兴,那女孩居然是,来过小镇,有娃娃之亲同胞小妹。
  听后,既然对方不是违约、毁亲,心里一阵激动,偶然中应了一句自己说过话:“如妹有情,有意,姻缘巧合,一举二得”。
  这也是政委也说过那句,如此相像,如出一辙:“姻缘巧合,天纵奇缘。”
  想着,那天就来小镇,自己做为长辈,东儿亲奶奶该送点什么礼物,好呢?
  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幕,以表心意,也是认可,心满意足。
  “看见你在门口,与东儿戏闹,亲热喊我奶奶时,我是激动啊!”文君送她伸缩、龙头钢杖时,心里想法,快速实施。
  “这东西是我祖上传来,拿出交给东儿,叫五儿,请他朋友加工做出,权当见面礼,喜欢吧!”
  “喜欢,奶奶真好,华东跟我说过。”满是高兴,心里一酸想起了姐姐:“姐姐在小镇最讨奶奶喜欢,也希望奶奶喜欢我,我不是大蚊子,是他故意气我,才……”
  想起,刚来那天,华东为逗奶奶开心,也是自已在华东肩上,狠狠捏了一把,谁叫你让我出丑。
  华东才拍死一只蚊子,故意让奶奶看,说出那翻话。
  “哦!奶奶一句玩笑话。”奶奶也记起,当初那句话,笑了:“丫头,你不说还真忘了,不要当真哈,权当是笑话好了。”
  见此,听着话,文君心中不快,顿时化成一团乌云,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这礼物,还有另一层含义。”华东妈不用思考,张嘴就说:“文君,不要不好意思哈!你既然接受了头笛,那就是张家媳妇,未来华字辈当家人。”
  文君脸一红,现在还在读书,自己还没长大,脸更红。
  一转眼,头笛在手,心愿已了,更没想到自己还是当家人。
  “其实,这块原石是翡翠,奶奶从爷爷处传下,里面分散点点落红,像凝固血一样东西,传为家宝,保留至今。”
  “小时候,奶奶就给我看过,说是给她孙媳妇留着,这不,如愿以偿了吧!”华东笑着对奶奶说。
  那天,华东跟奶奶说,在河边捡着一块红色水晶石。
  “五哥说要拿去帮你做兔子时,就有点心动,问五哥能不能请他朋友,再给我做一对耳环。”
  华东又说:“你来时不久,奶奶叫来五哥,在店里,说明情况。”
  “五儿朋友多,路子广,这方面有办法,看能做上,六颗心坠子。”奶奶对五哥说。
  华东明白,第二天就又去找了五哥,说明来意。
  说着拿出一张图纸,又拿出那原石,递给他:“五哥,这东西能做吗?”
  五哥眼睛明显一亮,又拿着走出房间,对着太阳光照了很久:“你奶奶给你,这东西是宝啊!”
  华东惊呀!他表情不会是有假,问:“你知道是宝,难道见过,我奶奶说他爷爷留下来,没有去找懂玉人,知道你交际广。”
  “听我爷爷说过,那年小镇闹饥荒时,这东西要买,还在。”
  五哥托着玉石,仔细端详,点头明白:“朋友说过,描述过它形状,大小,在小镇见过,也想收购。不知谁家拥有,关健是那石头里有六个红点。”
  “怪不得,我奶奶说你有办法,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和五哥走回房间,说:“这样,三姑婆这么信任我,我问问,能不能做都给你回话。”
  奶奶在家排老三,小镇小辈,当时都叫她三姑婆。
  第三天,五哥就拿着玉石到店里,找着奶奶说明情况。
  “我朋友说,谢谢你信任,一切都按照你图纸来做。”
  又拿出一张图纸,图纸原样,就是多了尺寸,把原图镶嵌孔位,改成与坠子一体,更美更高雅、气质、大方。
  “用钢丝绳穿孔不会磨穿。”五哥打消了奶奶顾虑说:“但朋友提了个条件。”
  奶奶先还以为加工费很高,见五哥这么费心,也想听听价格。
  五哥说:“坠子做好后,剩余物品归他,不收任何加工费。”
  奶奶知道,也问过价格,晓得行情,于是对着五哥说:“也行,告诉你朋友谢了,剩余就归他吧!”
  奶奶是个不吃亏主,做事仔细着呢!也看在五哥帮忙份上,不计较得失。
  三个姐妹见了就挂直接上脖子都说:“我们能戴上,是托文君福。”
  奶奶:“这是五儿功劳,要付报酬。”
  五哥摇头:“三姑婆,我不过牵线罢了!哪敢贪功。”
  更值得惊喜,不但把坠子做得很精致,红心里面物正好,在每个吊坠中间,骄艳滴血……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艾娡 对 有梦便追 的评论
有梦便追,向您学习!..
梓耕 对 窜天杨 的评论
《窜天杨》的作者,路两旁的“..
艾娡 对 我是您的营 的评论
这个结局很令人意外,但我想知..
艾娡 对 高三岁月 的评论
我也想起了我们的高三岁月和校..
艾娡 对 给宝贝女儿 的评论
情真意切,读来很感动,也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