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解放军连长王云龙(十五)

时间:2020-06-27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62 下载
    战士们还在跑,尽量把自己的力气和全身力量挥洒在已经跑了还不到一半山的后山上。他们累得浑身燥热,亮晶晶的汗水,一细条、一细条的挂在他们的脸上,有些遮住了他(他们)冒热气的脸上,还有60多斤的军事附重物,已经使每一个战士腿脚打颤,腿肚子抽筋,他们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如风箱一张一缩。
    有些战士累得喘气,不得不停下,迫不及待地急喘着,他们已经累得接近生命的危险点一一一累死。一个战士站住,把枪丢在地上,用双手立刻捂住自己如风箱一样起伏的肚皮,几乎双腿跪在地上;他大张嘴,一脸又白又红,他的喘息声又短又急促,就像心脏病的病人一样。
    二排长李志顺一直紧跟在王连长身边。
    而天上下起小雨了。淋湿了往上跑的战士们的脸和冒热汗的身子。本来身体的重量和佩戴在自己身上的60斤军事配属物品,如铁一样更沉重。小雨从他们头顶上的绿色松树上,匆匆洒在中国厚道正直忠诚、有多条纤细亮晶晶汗水挂在解放军官兵坚毅脸庞上。解放军二排排长李志顺时不时抬起手揩去一道道从他光滑腮帮顺流到他涨红鼓起的经脉凸起的脖子上。
    这时,战士们还在跑,山十分高,有一点,这后山没有遇到尹连长他们的状况。这个时候,王连长已经听到了从山的前面传来了有些紧一阵过不多久又缓和一下的枪声,这种战场情势在他们接到了张春营长的命令到这里时,就开始了。这山势高,敌人的防御有什么变化呢?这会跟解放军造成那些的伤亡……
    看来,伤亡越多,战斗就越深入,极有可能是:几个小时,半天,一天,还是更长……
    一个跑得慢的、只听到他如哮喘病般的呵呵喘气声的解放军战士就转过身,站住,问跑在身旁的李排长:
    “排长,这枪声怎么多大的?”
    李排长也迷惑,眨眨眼睛。
    这时,他们只听到来自前山的枪声,而看不到那里的战况。进攻了这么久,陈营长和他的战士们是攻上万家良了吗?(万家良是白马山山顶最高峰)。李志顺排长想道,不,应该还早。想到这里,李志顺回答:
    “怕没有,有这么快吗?”李排长觉得不可能,他们分别从山的正面到山的背面,这才半个小时。不,这不可能。
    “可已经出现枪响了。陈营长他们的进攻情况咋样了?”王云龙连长也在作出判断。他也觉得李志顺排长的话是对的。他认为,现在的情况也搞不清。他想道:如果接近到了后山顶,应该把连队分成两股,这样对打乱敌人防御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敌人还有一些在看不见的山林里的工事,这样分开进行更全面些,想到这里,王连长说:
    “李排长,我看这样,我们分开。你带一部分战士,从那边上到风吹林;我带一部分战士上万家良,然后,接近山顶,我们两处合攻敌人的后背,跟三营陈营长他们前后合攻。”
    “是连长。”
    “那咱们开始吧。”
    “是连长。”
    ,李志顺就转过脸,迅速喊道:“二排,跟我上风吹岭。”
    “是排长!”战士们回答。
    包括张树全在内、还有老郑等战士就跟着自己排长李志顺往东侧的风吹岭跑去……
    十四累死在战斗道路上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刘勤政 对 悼亡妻 的评论
这有个问题需要澄清一下,这首..
艾娡 对 有梦便追 的评论
有梦便追,向您学习!..
梓耕 对 窜天杨 的评论
《窜天杨》的作者,路两旁的“..
艾娡 对 我是您的营 的评论
这个结局很令人意外,但我想知..
艾娡 对 高三岁月 的评论
我也想起了我们的高三岁月和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