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美女第一书记(第六张:程浩患相思病)

时间:2021-01-16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浏览量:194 下载

程浩也学着陆苗把扶贫表从新工工整整的抄写一遍,他正在专心抄写扶贫表。

突然陆苗气哄哄抱着一个枕头就闯了进来,一进门就对他大喊道:“程浩…你个大骗子。”

程浩有些摸清头脑,疑惑的问:“我咋又成大骗子了。”

“你给我买的猫呢!还有我的房间门你给我踹坏了也没给我修,你怎么让我睡。”

程浩这才恍然大悟,他白天已忙活,竞然把给陆苗修门的事给忘记了。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赶紧跟她解释说:“这…这个…我白天以忙活把你的事给忘了。”

陆苗把枕头往他桌子一放,两手按在桌子上趴在他面前冲他淫笑一下,“嘿嘿…我明白了,你小子一定又想歪主意了是不?”

陆苗穿的是一个吊带睡裙,她往程浩面前一趴,她的两只雪白的小兔子整部暴露在程浩的眼前,此刻程浩的眼睛都看直了,他狠不得把两颗眼珠子扎到里面啃上两口。

陆苗突然发现程浩的表情有点不对劲,她低头一看,程浩正在看她的胸,她赶紧用手把吊挂裙上提一下,又猛地朝程浩头上来一巴掌,“你往哪里看,色狼。”

程浩抱着头委屈的说:“大姐,你应送到我眼前,我不看也不行呀!”

“滚…滚滚……”

“我又是个正常男人,你这大美女送到我跟前我不看一眼也不正常呀!”

“你给我滚一边去,快给我修门去,你不给我修好门,我怎么睡觉。”

程浩找来锤子镙丝刀,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陆苗房间的门给修好了。

程浩跟她开玩笑说:“你晚上一定要把门关好了,这里的老鼠可大可肥了。”

陆苗一听全身都起鸡皮疙瘩,“程浩…你有意思吗?你知道我最怕老鼠,你还跟我开这玩笑。”

程浩赶紧跟她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把这茬给忘了。”

陆苗突然话题一转,“呵…死耗子,我现在明白你心里的小九九了,你顾意不给我买猫,你是不是晚上还想跟我一张床睡觉。”

程浩羞涩的用手捂住脸,“大姐…咱能想像力这么丰富好吗?我想跟你一张床睡觉,你那呼噜声都惊天动地,口水都差点没有把我冲跑,睡个觉还打拳,我要是再跟你睡两夜非精神衰弱不成。”程浩嘴里这么贬低着她,但心里想,真能天天晚上搂着你的玉体睡觉,那不美死啦!你再一兴奋,让我脱贫了,不更美哉…美哉。

陆苗被程浩这一数落,气得脸都发白了,“死耗子…你敢这样说我,看我不弄死你。”

她这小暴脾气一上来,抓住程浩一把就把他扔在了她的床上,骑在他身上就是一顿暴打。陆苗正巧坐在他下面的小弟弟上,他的小弟弟跟陆苗的软绵体仅两层纱之隔,陆苗湿寒的身温他都能感受到,他调皮的小弟弟猛地仰起了头,向陆苗的软绵体上顶撞一下。

陆苗只是在上面愤怒的暴打他,根本没有在意他下面的小动作。

程浩抱着头赶紧求饶道:“大姐…我错了你不打呼噜,也不流口水,你这娇人的玉身人见人爱,我天天都想搂着你睡觉。”

陆苗按住他的手,“我叫你再说,嘴我给你撕烂。”

程浩在下面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但他没有忘记下面的小动作,他猛地向上一顶,陆苗突然“啊…”的一声在他身上停住了,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程浩知道这次顶的太深了。

陆苗赶紧从他身上下来,羞涩的不敢正眼看他,程浩赶紧坐起来装傻的抓住陆苗的手关心的问,“苗苗…弄疼你哪个了,快让我看看。”

陆苗自然不会让他看的,她赶紧甩开他手,摇着手说:“没有事,没有事,你出去吧!我该睡觉了。”

程浩后悔自己做的有点过了,但既然已经做过也无法弥补,也只能将错就错下去,他还是装傻的询问陆苗,“苗苗…真的没有弄疼你什么地方吗?”

“好啦!真的没有,我困了,你快出去吧!”

程浩直接被陆苗推出了门,他躺在床上竖着耳朵听着隔壁的动情,只要陆苗以尖叫,他就立马冲向她的房间,可直到天亮也没有听到陆苗尖叫的声音,他悔狠自己太急了,可能这一个动作将会导致陆苗从此不再理他。

他赶紧起床来到陆苗房间门前深吸一口气,轻轻地敲一下门,“苗苗…你起床了没有。”而房间里并没有人回答,他知道陆苗爱睡懒觉,又用力敲一下门,但还是没有人回答,他正要放弃之时,无助把手往锁把手上一放,无意中按了下去,房门居然开了,他好奇得往里面看一下,让他惊讶的发现床上空荡荡的陆苗并没有在睡懒觉。

他轻轻地把门推开,让他更为惊讶的事,陆苗的旅行箱不见了,他又赶紧跑到卫生间看看,梳妆台前陆苗的洗漱用品也不见了,这时让他彻底绝望了,他昨晚真的得罪陆苗,大早上就跟他不辞而别了,他悔恨自己做事太鲁莽,彻底把她得罪了。

“哎!算了,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了,人家是陆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程浩你算个啥,你就是一个养鸡的老农民,你痴心妄想个啥,人家身价几个代会看上你个老农民。”

程浩对着镜数落自己,他又打开水笼头,用手捧了一把水泼在自己脸上,让自己清醉一下。

陆苗走了,程浩像丢了魂魄一样,干什么都没有精神,他心里明白,自己跟陆苗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早晚都得会走,他们俩个根本不可能,但陆苗的离开还是让他充满无尽的失落感。

程浩在养殖场里干活一点精神也没有,他把铁锹往地上一扔,直接又回到了村室,他回到村室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陆苗房间里看看她回来没有,当他轻轻地推开门时,房间里还是空空如也,他的心情绝望到了冰点,他默默地在她床上坐了一会儿,看着床单上被他印制一块污迹还在,但此刻房间已没有那欢闹的声音,沉静的有点想让他窒息。

程浩看看雕在床单上的污迹,他会心的微笑一下,起身把自己弄皱的床单轻轻地用手摊平,依依不舍的走出房间,把门窗关严,期待着陆苗有一天还会突然再到来。

程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拿起扶贫表填写起来,可他刚写了两个字,一点心情也没有,他猛的在表格上乱画几下,把笔往桌子一扔,抱着头趴在桌子。

突然感觉有一个女子的脚步声向他走来,难道是陆苗回来了,他猛地坐起来,随口喊道:“苗苗…”

他定神一看是妹妹小冉而不陆苗,瞬间他又恢复绝望。

程小冉对哥哥的表现吓了一跳,赶紧关心的问,“哥…你怎么啦!”

程浩赶紧回答,“没…我没有事,小冉你怎么来了。”

“妈…让我来问你,今天中午你和苗苗姐回家吃饭不,对啦!我今天咋没有看见苗苗姐。”

“苗苗回县城开会去了,你回去告诉妈,我也不回去吃了。”

程小冉虽然有些疑惑,但她也没有过多的问程浩什么,她只是应了他一句而就离开了。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昨晚小楼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程浩独居窗前深情地期盼,一天的苦思并谓收获一丝的回报,仰望天空点点繁星,却找不到那一刻属于自己。今昔祝定是一个无眠之夜,盼不到陆苗的归来,程浩叹息之中仰卧在床上望着漆黑的发呆。

程浩渐渐地身子开始有些发沉,他要进入梦乡去寻觅他爱的归港,他正在苦苦的寻觅之中,突然楼下传一声汽车的鸣笛声,初梦中猛地惊讶的坐起来,苗苗…对是苗苗的越野车的笛声,往自己身上拧一下,疼疼…这不是在做梦,苗苗回来了。

“程浩…程浩…小耗子...快下来帮我搬东西。”这时陆苗在楼下喊了。

苗苗...是苗苗,苗苗真的回来了,程浩兴奋地从床上蹦下来,连上衣都没有来得及穿,直接冲到楼下,“来啦!我来啦!”

他兴奋地冲到陆苗跟前上去抱住她,深深地给她一个吻,陆苗被他的这粗暴的动作给惊住了,但她瞬间又反应过来,赶紧挣脱开他,并狠狠地给他一巴掌,“程浩...你这也太过分啦!”

程浩被她这一巴掌彻底打醒了,他们现在并没有恋爱,还只是同事关系。

程浩惊呆片刻,赶紧给她道歉,“苗苗...对不起,我刚才是太兴奋了,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陆苗狠狠地打他一巴掌,但看上去她并没有怎么生气,而是平和的回答他,“我的工作在这里,我不回来去哪里。”

程浩高兴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哎!小耗子,你今天怎么啦!我咋看你有点那个不对劲。”

陆苗摸一下他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疑惑的说:“你不发烧呀!”   

程浩微笑一下,有些难为情的赶紧把话题已转,对她说:“我来帮你搬东西。”

陆苗打开车后备箱,程浩从车上卸下两个大箱子,他疑惑的问道:“这么沉箱子里装的是什么呀!”

“小食品,你自己往楼上搬吧!我先上去洗个澡,这一天把我给累死啦!”

程浩搬着一个大箱子赶紧跟在她后面试探的问道:“苗苗...你怎么回去一天,还把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这样来回搬多么麻烦。”

“哎!早上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爸住院了,我还以为得在家里待几天才能回来呢!”

“啊!叔叔住院啦!病的厉害吗?”

“哎!老毛病,就是血压有点高,在医院调养几天就没有事了。”

“你咋不在家多陪陪叔叔几天。”

“哎!我也想多在家里待几天,我刚到家屁股还没有碰到板凳,就被扶贫办的叫去开会了,说是明天有个检查,主要查扶贫档卡的填写情况,昨天我看看咱们村里的档卡填写的太乱了,要不,今晚你陪我把它们都改了吧!”

程浩不加思索的说:“没有问题,陪你多长时间都可以。”

“好,你把东西搬上来,咱们就开始。”

“好嘞!”

陆苗的归来,让程浩再次燃起爱的希望,金钱、地位等一切的不对等,在爱情面前都现得那么微不足道,此刻程浩心里明白自己还是一厢情愿,但陆苗也没有对他拒绝,只要不拒绝他就有希望。

人逢喜事精神爽,程浩向前的消沉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往楼上搬运着东西,嘴里都不停的哼着小曲,又能跟陆苗同处一室,想想都美,别说让他陪陆苗填一夜的扶贫表了,就是让他陪伴她一辈子,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说:“我愿意。”

陆苗穿着她那件诱人的吊带睡裙,湿漉漉的长头发散落在肩上,半隐半露的美胸迸发出青春的激扬,此刻程浩是眼睛都看直了,他呆傻的望着陆苗忘却一切。

陆苗被他看得都有些不自然了,她微笑一下,对他说:“看你那啥样,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身上有花呀!”

程浩调皮的说:“你比花还美。”

陆苗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起来,脸上微微升起一丝红霞。

陆苗跟他开玩笑说:“小耗子...我咋发现你现在这么色,那眼神都把我吃了。”

“你没有听说这样一句话吗?男人不色女人不爱,像你这样的大美女,能死在你的石榴裙下,也虽死无憾。”

“滚...滚滚...你愿死哪去,死哪去,你越说越没有一点型了,去给我做碗面去,我饿了。”

程浩高兴地屁点屁点的给陆苗做面去了。

陆苗也许是今天太累了,她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程浩端来一碗汤面放在桌子的一旁,看着陆苗睡得那么香甜,他没有忍心叫醒她,而是给她找来一件上衣给她披上,程浩刚给她披上衣服,陆苗就醒了,她用手擦一把口水,惊讶的说:“啊!我咋睡着啦!”

程浩关心的说:“苗苗...你吃了面到床上睡一会吧!”

陆苗赶紧说道:“不行,不行,明天就检查了,今晚就是到天明也得把扶贫表改完。”

“这时,上一任书记留下的问题,你才来这两天,就是真查出啥问题了,也不是你的责任。

好啦!我知道你为我好,既然我接任这个书记了,我就不想让它在我这里出事。

陆苗微笑着拍拍程浩的肩膀,“小耗子...你晚就劳驾你,陪姐熬一夜。”

“陪你熬夜我是没有问题,我是怕你身体吃不消。”

“这个没有关系,你忘记了,姐可是练过武功的人,熬夜小菜一碟,把面给我,我吃了面,咱们就开始。”

程浩赶紧把面递给她,她尝了一口夸赞道:“嗯...好吃,小耗子...看来你还是有用的。”

“看你说的,我除了做面外用处多了去啦!”

陆苗冲他微笑一下,跟他开玩笑说:“你除了会做饭还有啥用处。”

程浩冲她淫笑一下,趴在她面前对她说:“我除了做饭,还会.......”

陆苗突然想起,他会借此又想占她的便宜,陆苗赶紧阻止住他,“你给我打住,一会你狗嘴里又吐不出象牙来。”

程浩委屈的说:“你也把我看得太淫了吧!”

“你不淫吗?”

陆苗这一反问把程浩问住了,看来陆苗对他昨晚做的事情还记在心上,但从她的说话表情来看,陆苗并没有对他产生记恨,愿意不愿意接受程浩,目前还无法确定。

程浩憨厚的傻笑一下,“我淫,那也得看对谁呀!”

“滚滚...你给我滚一边去,我发现你越来越想找抽,给我倒杯水去。”

陆苗一边骂着他,一边还指派去干活,这足以说明陆苗并没有真正的讨厌他,这让他心里美滋滋的。陆苗看来今天是真的饿了,一大碗面被她三下五除二就给吃完了,看她这吃相怎么想也跟资产几个亿的千金大小姐联系在一起。

她接过程浩递给她的水喝一大口,打了一个咯,“啊!真舒服,饱啦!”

陆苗吃足喝饱马上就开始了干活,她把没有整理过的贫困户档案都摊放在她床上,她和程浩就开始一户一户的进行整理修改。

程浩坐在她身旁哪有心思去认真修改贫困户档案,而是不停的往陆苗吊带裙的领口里瞄两眼,那两只雪白的小兔子,他轻轻地趴在陆苗身上嗅一下,那青春的体芳让他充满无尽的遐想,他下面的小弟弟早就咆哮的嗷嗷叫。

陆苗趴在桌子上认真的抄写着扶贫表,对程浩表现的小动作,她只是视而不见,有时还伸一下懒腰,把胳膊搭在程浩的脖子上,那细腻的肌肤对程浩轻盈地撞击一下,让程浩内心溅起巨大的波澜,程浩趁机也会相她美胸上蹭一下。

“啊!累死我啦!”陆苗舒展一下自己僵挺的懒腰。

程浩关心的对她说:“苗苗…你要是困了,你就先睡一会吧!我自己填写就可以了。”

“还有这么多呢!你一个人填到天亮也填写不完,我没有事,咱们继续吧!”

陆苗一直在桌子上趴着填写感觉太累了,于是她就趴在床上填写,她困得实在支撑不住了,她手拿着笔就趴在床上睡着了。

程浩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趴在桌上进入了梦香,此刻的办公桌比他的席梦思床睡的还舒坦,还香甜,因为这里充满着他的梦想,他要于陆苗长相厮守,也许这只是一个梦,但他也要让这个梦做得完美无缺。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诗歌《迎春》在全国第二届“琅琊杯”诗书画家精神大赛中获得三等奖,《圆梦》《夜思》在全国诗书画家创作年会上获得二等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疫情下的爱情》《大学生村官》《麦子黄了》《爱哭的局长》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OK庞广龙 对 节约与浪费 的评论
===是的,OK,节约就应该..
OK庞广龙 对 春天来了 的评论
===是啊,年年如此,春天交..
OK庞广龙 对 海南散记: 的评论
====阅读欣赏了,致意创作..
菌染 对 赠莫染 的评论
..
玉影山人 对 生命逢春 的评论
品读诗友佳作、学习点赞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