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老同学

时间:2021-11-16   作者:杜萍 录入:杜萍  浏览量:41 下载

    今天水疗馆坐满了人,为了缓解空间压力,我选择到了隔壁理发店坐。

    刚在窗户下坐下,一个熟悉的身影飘了过去。赶紧跑到门口一看,居然是阔别近8年的老同学,老朋友静。她穿一件豆色颗粒绒休闲上衣,收身黑底蓝条步裙,黑色打底,黑高跟鞋,更引我注意的是她高扎的马尾,黑亮黑亮的,这不整个小仙女吗?

    我于是理发店的人问我是多会的同学,我说初中老同学,他们都啧啧称赞像二十多岁。我自然也如此认为,因为她是第一个支持我,购买我的细胞水机的老朋友,我对我的水机效果绝对自信!毕竟,公婆那个年龄段的都因为喝水白发转黑,慢病改善,何况我们四十来岁呢。

    因为她和另外一个女的一起,手里拿着一沓什么资料,估计是办理什么去,于是我坐下来在微信上给她发了段语音:静儿呀,你这越来越太太范儿了,还又年轻漂亮得回到18岁了!

    可能她忙,一直没回信息。

    天黑了下来,店里也安静下来,计划回村里做晚饭时,突然门嘎吱一声打开了,静一进门就盯到我在,连忙问我多会儿回来的,我说昨天。她边说边坐下来,我也移出办公桌,坐到她对面,问她“你打扮那么漂亮干嘛去了?”

      她一拍自己大腿,“什么年轻呀,微信里还说我十八,八十吧!我都被家里的祖宗们整疯了呀!”

    “但是真的年轻多了,装水机前的毛孔粗,黑头,细纹,还有斑都不见了!还有头发,刚染过吗?”

    “哪有那么多钱倒腾自己?两宝就够我受了。还不是你的水机好!”她显然很开心,又继续:“你是不知道,我家老大非要学什么播音,这不要集训去,光买身行头花我五六千!播音那玩意儿,就算学出来了,电台就那么小,能轮上他吗?哎,不好好学习,又没其他办法!人家愿意呀!”

    我说:“你该高兴才对!说明你儿子又帅又颜值!”

    “去,去,去,那能当饭吃?我能不用给准备房车?”

    “怎么不能?有房车有钱的女孩子早早就瞄上了,不但不需要你准备,还得倒贴呢!”

    我们哈哈大笑!

    她很快又严肃起来,说道:“你可不知道!我家这太能花钱了!这衣服还得搭领带、皮鞋……还得掏集训费,下来又得一两万!还是他老妈我守在家,总给我点什么外卖?那不花大钱吗?我做饭得省多少呀!哎……”

    “还是你们有本事!看还两个建设银行!我们就一个招商都怕!学了两年电脑,十多万出去了,把我家那口子的住房公积金和医保都空了!”

    “哎,你家的上高中了吧?”

    “我家的大专毕业了!挣钱了,时不时给我500或1000的零花钱!”

    “怎么可能?”

    “可能!初二初三的时间上了新华学的电脑,同龄的初中毕业,她正好大专毕业!”

    “哎呀呀!我家的学习不行,学播音也是没办法,但我家的才高三!”

     “我还以为你家大学呢!那老二呢?该小学了吧?”

    “别提了!幼儿园大班!你是不知道,整天调皮捣蛋了。要吃要喝要穿,都学会攀比了!”

    “不攀比也没办法!他们生活在信息时代!我家的都感觉有代沟了,从北京回来一次,非要老贵买什么干的那种果蔬吃!我说买新鲜的吃,又营养又经济,人家都嫌我扣扣搜搜了!没住几天,赶紧上去了,嫌我婆婆妈妈,小气……哎!”

    “可不!现在的孩子们和咱们太不一样了!”

    我又想到我们另一同学在她家楼上,多年不见,于是问到“那琴家的孩子也该高中了吧?”

     “可别提琴!气死我了!”没想到静一下站了起来,满脸无奈还大嗓门起来!

    我赶紧问“怎么了?看这几十年老同学,又住楼上楼下的,怎么还气上了?”

    “你是不知道!去年我们家顶上漏水,叫来了物业,安排了检测,居然是她家地暖漏水,那不物业就先让她家把地暖关了!你说楼上关了地暖,上下都有,她家能冻着怎么的?人家居然下来到我家传话,意思就是我们诬陷她家似的,非说可能我家装修把顶打通了才漏水的……哎,我这不就告诉人家么,不是我们想像出来的她家地暖漏,是人家检测出来的!可能人家就认定我有问题吧,你猜怎么着?你猜怎么着?人家说回去就开地暖呀,我们家漏,和她家没关系!让我们家检修顶子!哼!人家可能回去了就真的打开了地暖,因为她从我家上去是九点多点,十点多时我家的房顶滴滴答答起来……”

    我听着有些吃惊!我们初中那会儿虽然走得不近不远,但是感觉大家真的彼此都是朋友,真心相处了难忘的三年。后来琴做了人民教师,静先我们成的家,因为孩子上学,他们租房子居然房前房后,一直相处得很好,礼尚往来从来不落下。更觉得有缘的是买楼房琴在静的上面一层!真心觉得彼此有缘,也关系够铁的了。可听静这么一说,我都有些怀疑,这还是我印象里的琴吗?不由得我问到“琴不是教师吗?怎么可能如此办事?”

    “哼!为人师表!这才开始!这不又漏了吗?我就又找物业,希望能解决漏的同时赔偿点损失,不是物业就找她家让把地板给拔了吗?果真也是她家地暖漏呢!可是,人家可能拔了地板不高兴,那天我接了老二一回去就听到人家在楼道里骂骂咧咧!自己怎么听都像在说自己,她说非要她家拔地板,我该开心了什么的,便接了腔,我说确实你家漏才如此的,人家明明检测出来了的!”

    静说的一本正经,眉飞色舞,又道:“他妈不接不要紧,人家边骂边下来,要进我家门,我说你别进,要骂外面骂!有事解决事,不要骂人,我让她在外面骂个够,结果人家说不稀罕来我家,还说以后让我家的人不要登她家门儿——哎呦,我也火了,我说我家稀罕着呢!人家,人家居然爆出来要我把她给报的礼都还回去!我当时也懵,只记得自己做手术人家看了自己,还有老大过生日,于是拿出300元给人家,可人家没要就走了!这走不说还好,人家居然微信把我拉黑了!你不知道,可是太巧了。人家走后没多天我家又漏了,我微信要告人家才知道!我就想,你拉黑我微信,我也不加你了!于是我微信里把要说的话发给了对门,告对门帮我转达!结果微信转去了,人家又不高兴了!嫌我不直接和她说!你说,啊,你说,她把我拉黑了,她嫌我不直接说。于是——哎!她家就个倒霉蛋!我忘说了,那个漏的地方,就是他家放拖布的池子下的管坏了……我也开始觉得可能放拖布,拖布上的水,可是仔细想,就拖布的水再多,也不可能一直漏,它总该有干的时候!哈哈,居然他家拖布一直放在那里,往外冒都不知道!这可熰了(我们方言烧的意思)帽壳子了!我们又炒了一架!她骂我故意针对她,我听多了就怼结果人家又说退了她的礼,这次我可灵光了,想起来我家老二人家还给报礼了,一算500,我想不能给她,万一忘了两清呢!于是他家儿子十三,他老公告过来了,我直接还清她,报500,还有了账本记录!好了,两清了!好像我差那几百不还她似的……哼!”这时我才看到静得意的眼神,笑得合不拢嘴。我也跟着无奈的笑着。我不由得又说到:“怎么老同学不处还好,至少能称呼一下,越处却越绝交了呢?咱们上学时,那会儿哪个都那么真,怎么琴还是老师,居然变得如此,我太感觉陌生了!”

    “哼!不配老师这个称呼!我初中毕业,我面对她的辱骂,我都开不了口,觉得丢人,没素质,让孩子们脸上无光!人家!!优秀的人民教师!!”

    我又想到我家孩子一年级时,一个叫程丽秀还是程秀丽的老师,几次三番劝我家孩子留级,要么让开智力残疾证明,说我家孩子拉低她班级分数,甚至拿助学补贴威胁!哎,现在的老师,能遇到一个一视同仁的就知福惜福吧!

    我也咋舌唏嘘着!因为我孩子遇到那么一个我就很看低老师这个行业,觉得误人子弟,哎,听这老同学一说,又想起前些天晚上我碰到琴,于是把她叫进了店里,让人家坐也不坐,喝水也不喝,聊聊家常刚问家里孩子多大,人家就不耐烦了,夸夸人家头发做得好,人家说几千元设计的,不在村里做……真的我当时感觉得到我是低人家一等的,今又听静这么一说,心里只能说:老同学,曾经的老同学,朦胧的没有再老。

    静到点接她老二,一再邀请我到她家食宿,怕我村里没有取暖冻着,我便又释怀和感恩起来!老同学,不一定都能成为老同学,但至少有那么一两个,哪怕一个,依然记得过去,不管你的当下,愿意和你继续做老同学,真的知足常乐了。毕竟,多少老同学聚会是在炫耀和分流,多少老同学是为了利益和索取……现在能有个真正的老同学,足矣!

    也祝所有老同学如愿顺遂!

作者简介:杜萍,由于母亲世传中医,从小读医书长大,对书法,绘画,文字情有独钟。但家境贫寒决定放弃了读本科的机会,选择了学习时间短,可以自己创业的山西省纺校。一番创业后,如今已经成家为一个15岁孩子的母亲,水疗养生之余,仍念念难忘的还是自己的爬格子梦想,于是又提起笔来,在业余文学网重新开始。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