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老三届的往事(49)

时间:2022-02-17   作者:祖基 录入:祖基  浏览量:80 下载

时我已经在兴海县原来的工作单位退休好几年了。按说自己拿着退休金,也应该休息了;六十多岁的人也不该和年轻人再来争饭碗了。其实我继续打工并非为了多挣几个钱,也不是不甘寂寞,更谈不上发挥余热了,因为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梦。

那就是我一直想写一本书,一本描写改革以打工者故事的长篇小说为此我不停地更换工作,为了收集大量的素材和故事我应聘和工作过了家公司。

去过的工作单位还有两家好的企业;公司的经营效益不错,劳资关系融洽,人员相对比较稳定;最后也做个简单的描述吧!

这两家公司执行八小时工作制,每周休息一天。公司员工宿舍条件不错,都装有空调和电视,是我打工走过的公司住宿条件最好的。

这两家公司老板都有一个相同的做法;就是自己的一家人都在公司的餐厅同自己的员工一起用餐,这样员工的伙食都还可以

后来我分析,这两家公司员工的生活待遇较高也是有原因的。一家是干二次供水设备的,工人主要是焊接不锈钢的氩弧焊工人,这种技术工人当时是不仅工资高,而且是比较短缺的。另一家是搞水泵的,主要员工是网上销售人员;都是有学历的。如果当老板的不提高员工的生活待遇,恐怕就难以留住人了。

干水泵的公司老板的企业规模大些,有三十多人,公司生产销售各种水泵。老板原来是同别人合伙干的,后来分家自己干了。这位老板在产品的技术方面比较专业,经营管理方面也很精明,算是个人才。老板娘主管财务;老板有一个儿子在公司,可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销售人员。

公司的销售人员就有十个人,是用互联网销售。销售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很高,采取的是销售收入提成制度,业绩好的收入不菲。相比之下车间干活的工人工作效率很低,应该是工资待待遇低缘故;尤其是在销售人员高工资的对比之下。

这个公司主业是经销别人的产品,自己的产品份额很少。是根据市场客户需要的订单买进水泵,但不只是搞经销。不同的是拆掉原来产品的标牌,改成自己品牌,作为公司的产品加价出售。这就是业内俗称所谓的‘贴牌’;这样做实际也是一种侵权,是另一种假冒。而且如果只是换了自己的品牌加价出售也可以,但事情不是这样简单。这种‘贴牌’不仅是换品牌,而是同时改变提高原产品的功率性能等,以借此提高价格,这就对顾客构成欺诈行为了。销售人员再利用一些户对市场行情和相关技术不太了解;用户认为从厂家进货价格低的心理来赚用户的钱。

和我在一个宿舍的小王,他们几个人是单独一个办公室,属于销售人员但不直接卖货。我问他做什么工作,他说是从事‘网络维护’我一直弄不明白他们几个每天在干什么。后来他告诉我实际就是给公司的业务人员做托,在互联网叫做水军,就是帮助业务员一起来糊弄客户

公司的些销售办法实际就有些违规了,说白了也是一不太光彩的事情。但是这年头赚到钱就是硬道理,至于用什么手段就无所谓了

我在这家公司待了一个月时间。也是这个公司的老板在网上见到我的简历打电话给我,我了解工作情况后,感觉是不太适合。可是老板的态度挺坚决,非让我去;当时正好新买的房子刚装修完,呆在家中无事;加上刚装修的房子气味较大,于是就去了这家公司。

我的这项工作原来是老板自己在干。其实原来是有人在干的,老板说他能力不行而且人品不好,不用了,现在车间干活;我判断应该是工资待遇的原因。

我在面试后详细了解了工作,发现真的不适合我。一是水泵这个行业没有接触过,许多东西要从新学习。二是工作量较大,不适合我这个年龄。三是不单是技术工作,而且要处理销售和车间之间协调工作。

但是老板坚持说他是仔细分析过我的简历,认为我很适合这个工作。他说的也没错,如果我年轻二十年确实如此。我一再推脱说对水泵太不了解,干不了这项工作。可他坚持说他来教我,先带我一段时间。我只好提出先干一个月试试,不适合就走人。

后来我发现,问题要比这些复杂。这个公司除了销售人员,车间工人和老板都是老乡;包括以前干我这个工作的人。对于我的到来,销售人员态度还可以,有些人还主动在工作上帮助我。而车间工人包括车间主任的态度明显不欢迎我的到来,不仅不能积极配合我的工作,而是处处给我出难题。

干了一个月后,发现老板对我的工作情况真的很失望了;因为许多工作还是离不开他。我走的时候,建议老板如果想找到能胜任这项工作的人员,应该想办法在同行业去挖人,他表示同意我的看法。

一家公司很小,只有十几个人。是加工销售二次供水设备,销售渠道主要是靠在互联网上打广告。老板是本市人,原来是给别人跑业务;后来自己办了个小公司。公司是老板负责销售,也是老板娘管财务,老板的弟弟主管生产。

老板的弟弟技术水平不低,听说还去日本当过劳务输出的技术工人。他在公司没有股份,属于是弟弟给哥哥打工,这和我下面讲的故事情况差不多。

这家公司离我住的地方不远。我是在超市门口看的这家公司的招聘工程师广告的;这时我已经决定不再打工了,开始过退休生活。可是这个广告又勾起了我的兴趣,于是骑着自行车跑去看看,结果是成了我的最后一次打工生涯。

这个工作的工资不高,可是工作挺清闲,其实公司也根本不需要这个工程师。我的工作原来是老板的弟弟在做,他也会电脑制图。聘请工程师也是他提出来的;可是他实际又不想能找到工程师。这个工作除了设计焊接的箱体,另一个就是冲压件设计了;而这又是我的强项。老板的弟弟没有想到花这么低的工资能够找到胜任这项工作的人,当我不费力气就完成他交给我的设计后,好像是有些失望。后来我明白了,他原来的目的是想用这个办法让他哥哥涨工资。结果他干了一件蠢事,他自己只好去车间干活了,因为这么几个工人,也没有多少可管理的。

好在当时公司接了一家外贸公司定制的给国外加工一台移动二次给水设备,这种设备公司没有干过。老板对此很感兴趣,想开发成自己的产品。于是我就给他搞了产品说明书,完善图纸等工作。后来这个工作完成了,老板的弟弟就开始想法挤走我了。于是我告诉他,只要你结清我的工资,马上就可以辞退我。

当老板娘给我结算工资时,她有些无奈的说,当初闹着找人的是他,现在说不用了还是他,不好意思了。我笑道,没关系,我现在拿着退休金,出来也就是为了散散心。

我在这个公司工作期间曾经历一次老板组织全体员工外出旅游。旅游是组团去的,公司连做饭的大妈都去了;老板叫上了自己的老师和亲戚朋友。

我结束了打工生涯,开始了自己的退休生活。每天除了买菜做饭,锻炼身体,养花遛狗,就是写这本小说了。

一天,我在电梯间遇到我楼上的邻居。小伙子三十多岁的样子,可是已经发福,挺着鼓鼓的肚子。小伙子和我打完招呼后问道,大爷!你老原来做什么工作?我答道,做机械行业的。小伙子听后忙说道,咱爷俩是同行啊!我一直看着大爷是个有知识的人,我猜您了是个工程师吧?我答道,啊!差不多吧!他兴奋的说,大爷!我自己干着一个小机加工厂子,哪天我拉着您了到我那看看,给我指导指导。我听了小伙子的话,笑着说,还是一个老板啊!他听了忙说,大爷,我那里小的可怜,地方不大,十来个人,给人家搞加工,也就是一个小作坊。我接着说道,那也算作一个小老板了,咱们楼上楼下的邻居,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找我。小伙子听了高兴的说,好咧!大爷,谢谢您了!

   一天晚上,有人敲门。我打开屋门,见楼上的小老板提着一个编织袋说道,大爷!这是我家里自己种的蔬菜,您了尝尝鲜,无公害的。

   我连声说道,谢谢你啦!便把客人让进屋里坐下。我开口问道:“你现在给哪里搞加工?”小老板答道:“主要是北京的一家工厂,干了十来年了。我小时候念书也不太中用,初中都没有念完就去厂子里干了活了;后来去了北京当兵。我有一个亲戚在北京部队里当头;先是安排我开汽车,后来又调我到干休所给退休首长开车。我复员时老首长对我说,我现在没权了,也安排不了你了;我的儿子在一家国营机械厂当厂长,让他给你找些外加工活,你回去办个小厂子。这样我先是领来活找一个工厂来加工,随后我买了两台旧设备,和我弟弟一起干,慢慢干到现在的样子。”我听了说道:“现在机加工也不太好干,利润不高,还经常没活干。”他点点头说道:“是啊!还欠着钱给不了。现在环保还查的挺严,好多厂子下马不干了。可是我觉得也是个好时机,想着借此多找几个加工单位,扩大自己的规模。我花钱在百度上打了广告,来联系的还不少;不过有的图纸我看不懂,也不敢接,想着求您老给帮帮忙。”我笑了笑,说:“行!你随时可以找我,我这辈子尽和机械行业打交道了,什么机加工洽谈、报价,这都是我的拿手好戏。”小老板听了我的话,兴奋的说,那敢情是太好了!我明天就拉着您去我那,前两天有个公司发来图纸,每天催着我报价,正在发愁呢!您老给看看能干吗!

   我住的小区在郊区的一个镇上,小老板的家就是附近村的,他的小工厂就在自己村里。小老板先领着我在车间转了一圈;看上去这个厂子不仅很小,而且简陋的可怜。他告诉我,这里原来就是他的住宅,开始在家里干,后来干不开了,正好前面有一块空地,他和村里说说,又连在一起盖了起来。这也是临时的,村子一直闹着拆迁,现在也找了地方准备搬出去。

   小老板的办公室是用一个集装箱改造的。进去后小老板递给我一摞图纸;一边说,还是个小日本的公司,说是出方便面设备的。我说:“外资企业各方面要求很严,外加工点要过来考察的,你这个地方不是白费劲吗?”他听后笑了,说:“大爷!这个好办,我把他们领到别处去看不就行了吗!”

   我翻了翻图纸,都是些机械结构的焊接架子,难度是一般靠上的。于是说道:“活倒是不算太难干,可是我刚才看你那两个电焊工的水平,恐怕干不了。不过焊接加工只要有场地,找上几个技术好的工人就行了,这个活倒是可以接。”小老板说:“大爷您了给核算一下价格。”我说,好的。

   其实对经验丰富的机械工程师报价不是很难的事情,用不着一件件去计算工时,只要根据当前原材料价格和加工难度,按重量估算出加工件的价格就可以了。

   可是我看到图纸下角却没有标注重量;按设计要求是应该有的,这个肯定是对方删掉了。我心中想这可就麻烦了,工作量还不小,于是问道:“你平时谁来报价?”小老板答道:“是我弟弟,他说这图纸他看不懂。”我说:“你把他叫来帮我算,不懂的地方我告诉他。”

   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怎么也让人难相信和小老板是亲兄弟;瘦瘦的身材,一身沾满油腻的工作服。再看看衣冠楚楚,大腹便便的哥哥;分明一个是打工的,另一个是老板。我心中暗笑,这亲兄弟也看出两极分化了。

   几天后小老板高兴的打来电话说,没想到大爷报的这么高的价格对方居然基本通过了,这活如果能接下来可是利润不算低!明天他们的一个副总过来考察,您了还得过来帮我演演戏。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