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男人四十一朵花

时间:2023-01-10   作者:陶兴国 录入:陶兴国 文集:舞台——陶子小说集1 浏览量:139 下载

    一、

    座落在山水市闹市区的天宇测绘公司是天水市城建委下辖的一个经营性公司。进的公司大厅往西一拐的第一间大办公室是天宇公司的测绘部。这可是一处令全公司男人望而生畏、畏而却步的地方,因为这里是清一色的女性。确切地说是四个娘们,一个寡妇,一个大女。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意思是说女人多了,说起笑来,啦起黄段子更是风声水起、比起男人来有过之而不及。更何况这里是六个女人呢。她们作践起人来,特别是作践起男人来,那可不仅是游刃有余,而且是不择手段、花样层出不穷。令男人目不暇接,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难以招架。不出几个回合,就会高举降旗,败下阵来,自愧当今世界男不如女、阴盛而阳衰。经理、副经理等男人们要是有事或布置工作,进的门来那赶紧是有事说事、速战速决,然后迅速溜走。用测绘部副主任钟秀琴的话说:“爱谁谁,进的这个门来,不出五分钟,保证让他俯首贴耳、不男不女、半死不活,内分泌直接失调。”

    星期一上午,因为有一处建筑急需重新测绘绘图,分管测绘部的、四十岁整的副经理于涛来到了测绘部安排外出测绘人员。刚一进门,坐在主任李香雪身边的测绘员张芳就嚷开了:“哎呀呀,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还真不错,你看咱们的于经理,那可真是桃花映面、姹紫嫣红。不过我可警告你,可千万不要叫盗花贼采了去,不然俺那豆腐渣的大妹子可就惨了、没人要了。”张芳四十八岁,所以称于涛的妻子为大妹子。

    听到这话,李香雪偷偷地、狠狠地踩了踩张芳的脚,并向坐在办公室东北角的冬梅努了努嘴,向张芳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说过了。的确,张芳的话有点过头了,因为同在一个办公室的冬梅四十二岁了,一直不认为自己是豆腐渣 ,正在为自己名花无主而苦恼着呢。

    二

    冬梅六年前离得婚,也就是说离婚时的冬梅三十六岁,三十六岁的女人风华正茂、精力充沛、血气方刚,心有余、而力又足。当然,这是冬梅的自我感觉。况且冬梅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绝色美人。所以在夫妻感情上没有遭遇到太多挫折时就难以接受了:“我就不信,女人离开了男人就不能活。再说了,好男人有的是。” 所以冬梅的离婚令同事、同学、亲朋好友大惑不解,别人好意的劝诫,换来的是冬梅对善意的曲解和更加对丈夫的蔑视。但是冬梅错了,她过高地估计了自己,对自己的未来做出了错误的选择。离婚后,冬梅的丈夫很快就和一位二十七岁的未婚女大学生结婚了,这令冬梅很是气愤。她不是气愤丈夫的彻底的绝情和再婚的迅速,而是气愤那个女大学生:缺父亲了?未婚的男人死净了?怎么这么没有尊严,堂堂的大学生,竟然这么没有品位,呃呸,贱、贱、贱!

    气愤归气愤,在孤傲和清高中度过一年多寂寞后,寡妇身份的冬梅开始考虑良禽择木了,因为寡妇这顶桂冠可不好戴,是非特别多。然而出师不利的很,介绍了几个同龄的人,也就是三十七八岁左右的人,反馈的结果是虽然冬梅人长得漂亮,又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是嫌冬梅的年龄偏大了。冬梅想不通,明明是同龄人,反而说是年龄偏大了。令冬梅想不到和气愤是居然这几位已经不是处男、离了婚的男人居然都在和冬梅见面后的不长时间内个个抱得美人归,更令冬梅气的吐血和伤及自尊的是这些美人个个都是没有婚史,三十岁以下的黄花闺女、含苞待放,尽管有些是事实上是已经放了的。

    这是怎么了?是这个社会病了,还是自己神经错乱了。冬梅想不通。

    空有凤凰飞,难有梧桐栖。择木择到了第三年, 副主任钟秀琴给冬梅介绍了一个。两人还没有见面,冬梅就伤心的哭了一天一夜,哭了个梨花带雨,哭了个翻江倒海,以至于哭了个两眼肿红、羞见众人。因为不用见面,冬梅就知道这个人----王高森。王高森是城建委规划处的一名职工,本系统的人,今年五十岁,妻子因患肝癌去世。王高森人品好、工作好,虽然是知天命的年龄,但是仍然看得出是男人中较帅的那一种。那冬梅哭什么呢?伤心什么呢?冬梅伤心的是自己怎么在别人眼里已经是日落西山、和一个已经是五十岁的人等同了呢?五十岁,那可是一个已经进入老龄阶段的人了,难道自己悲哀到这个地步了吗?

    “冬梅,王高森挺合适的,别再挑剔了,你看现在社会上有多少离了婚的独身女人。光咱系统,我数算了一下,就有八个。你看看,现在的大女们,现实得很,专攻三四十岁的人,说什么这部分稳重、成熟,还不是看着人家的地位、家产和事业。怪怪了,现如今怎么就没有爱情了,梁山泊与祝英台那里去了?好多好好的家庭,就这样破裂了,好多女人成了单身。再就是男人社会活动多、外出活动也多,出事的也多。唉,女人命苦啊,该嫁就嫁吧,怎么不是一辈子。”心底善良的主人李香雪语重心长地开导着冬梅,冬梅比较尊重李主人,没有反驳。虽然没有反驳,李香雪还是从冬梅委屈的眼神中看出冬梅对这个社会的抗争、对婚姻的抗争和对爱情的抗争。

    钟秀琴也开导冬梅:“冬梅,你看小娟,多现实。一个黄花闺女,已经把择婿的目标瞄向有妇之夫了。”钟秀琴说的是事实,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三

    小娟虽然年轻,但是如今的小娟却没有冬梅的清高与固执。也正如钟秀琴副主任说的那样,二十八岁的小娟比较现实了,什么爱情,什么两情相悦,什么海枯石烂,在小娟的眼里更是一钱不值、虚无缥缈。她现实的很,她现在追求的是生活的安定和一劳永逸。当然,这也是她在追求爱情、爱情失落和对社会现实的认知。因为在她怀揣着理想、追求崇高爱情的时候,那些崇高却被现实击得粉碎。人也就从爱情失败中从一个价值无限、阳光无限的少女变成了今天的大女,或者叫剩女。当然社会上不是没有年龄相当的男人,但是那也叫男人吗?那也叫人吗?那样的男人徒有一张男人的外表,虽然有些长相还有些帅,但是实则是一些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你敢依靠吗?这样的男人小娟想都不敢想。在几度选择、几度失败后,小娟将攻击的目标、炮击的对象转向了有工作、有地位、事业有成的男人。当然了,这部分人同时有的是妻子、孩子和偏大的年龄。但是小娟不管,小娟顾不了这么多了,因为在拖几年,命运会更加残酷。也正因为如此,正因为有如此众多的大女选择了这条婚姻路,社会上徒然增加了破裂的家庭,增加了单身女人,增加了可悲、可叹、又可怜的寡妇。也同时使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身价倍增,炙手可热。已经退却的雄性荷尔蒙分泌重新回流,第二,甚至第三青春再度被激发。

    可是冬梅不觉悟,不觉悟的结果是社会象一架列车依然前行,你却被摔下列车、误入歧途,深陷泥潭而不能自拔。小娟调转炮口炮击的第一个对象就是距离最近、命中率最高的于涛副经理。她才不管于涛跟妻子的关系如何,夫妻构筑的防御系统有多么强大,她坚信年轻漂亮就是核武器,年轻具有不可估量的杀伤力。在实施一番信息战后,小娟终于扑捉到了一次有利战机:于涛的妻子因处理一件公事外出,需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于涛妻子外出的第二天下午,于涛收到了小娟发来的一则信息:于经理,下班后六点钟你去“老渔翁酒家”,我请客。老渔翁酒家名字起得有点老,但是布局与设计却不老,无不显示着时代的新潮。于涛六点钟准时到达,小娟已经在灯光昏暗、气氛静谧的203房间面带红晕地在等待他了。两个人的世界、灯红酒绿、杯盏交错,两个人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小娟执意要将一片肉片用自己的觜送到于涛的嘴里,于涛觉得不妥,甚至觉得有点过分,但还是接受了。小娟将肉片送进于涛嘴里的同时,还送进了她那条令于涛思维混乱、精神崩溃的舌头。霎时间两条舌头象两条鲜活的鱼在对方的口腔里不停地翻滚、纠缠,那一片肉片倒成了累赘。不过,小娟选择的这个堡垒还真够坚固,在小娟的强烈攻击下,于涛虽然晕头胀脑、昏昏然、飘飘然,但是一旦离开小娟、于涛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家庭、妻子、孩子就会加固摇摇欲坠的婚姻防火墙。

    四

    不说了,也不笑了,书归正传。任何事情必将有它的归宿。被冬梅拒绝了的王高森结婚了,在礼拜天的公园里,这条老牛臂弯里挽着的竟然是比冬梅年龄还小的小嫩草。冬梅感叹世风日下和自己的命运的不幸和悲哀。

小娟也结婚了,追求于涛失败后的小娟没有气馁,也没用伤感,因为在跟于涛交往的那段时间里,小娟虽然付出了时间和身体,但是她自始至终没有付出感情。对她来说,那一切只是手段,是征服一个男人的手段,是获取自己今后生活安定的手段。失败了,很正常,就好似一个业务员在寻求目标谈业务,这一次没谈成,再找下一个目标,仅此而已。虽然嫁的不是于涛副经理,但嫁的仍然是一个比自己大十五岁的、离婚的、成功的男人。孑然一身的冬梅怎么也想不通,同样是同龄的男人、女人,命运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冬梅已经四十多岁了。到了女人四十豆腐渣的年龄段了。四十岁的男人,冬梅想都不敢想,因为那是一朵花,是抢手货。在残酷的现实下,冬梅不得不降低门槛,寻找壮心不已的暮牛把自己嫁出去,以求得在心有余、而力又足的情况下梅开二度,使自己的婚姻有一个完美的归宿。看到垂头丧气的冬梅,张芳就埋怨她:“当初我不叫离婚,你不听。我跟你说女人千万不要离婚,赖也赖着他,耗也耗死他。一旦离了婚,那可就惨了。男人好娶,女人难嫁。唉,这是什么世道?”

    冬梅想哭,不,不是想哭。而是不知哭了多少次,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谁叫你生活在这个让人难以理解的社会呢。

作者简介:陶兴国,男,笔名晨雨,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人。工作之余喜欢阅读和撰写文字,用敲打的方式记录生活的美好和岁月的沧桑。邮箱pdchenyu@163.com电话13280830098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