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大喜中的老梁头

时间:2023-01-22   作者:陶兴国 录入:陶兴国 文集:舞台——陶子小说集1 浏览量:101 下载

老梁头姓梁、但不叫头,叫进展,全称梁进展,是靠水镇梁家人。因为一直没有娶上媳妇,所以就一直没有牵挂,因为没有牵挂,所以就去了靠水镇政府看大门.堂而皇之称:“门卫”或“警卫”。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住有警卫室,吃有政府伙房,再加上一大帮闲得无聊的政客们常聚警卫室,左一口“老梁头”、右一句“老梁头”地叫着,道也逍遥自在,就把娶妻生子传香火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俗话说,没有不散的宴席。更令老梁头不解的是政府还能算了伙,哎,政府还真能算了伙。随着区划调整,靠水镇被取消了。靠水镇的取消,意味着那个庄严肃穆的大门不需要看了,意味着老梁头失去了逍遥自在的这个差事了。大家第一次看到老梁头憋屈着个脸,从警卫室里拿出属于自己的东西往自行车上装,政客们的问候,老梁头报以一笑,可是那笑,比哭还难看,比哭还令人难受。

梁家村有自己的家,可是五十多岁的老梁头再回来时,这个已经近二十年没有人打理的家已经是满目苍凉了:院子了的杂草足有一人多高,成了几只刺猬的乐园。屋内蜘蛛网遍布,墙皮脱落,土腥气充溢……老梁头蹲在院子里好久好久,脑子里一片空白。是啊,今后的日子咋过呢。

愁归愁,路还要走,日子还要过,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老梁头动手清理卫生了。老梁头这么屋里院外的一折通,村里的人就知道老梁头回家定居了。四邻八舍都过来问候,老梁头还是报以比哭还难看的一笑,众临乡亲的安慰,老梁头都理解成耻笑。站在被雨水冲唰的、不足一人高的土墙后面,望着夕阳西落的余晖,老梁头有些悲不自胜,甚至是驾鹤西去的想法也有了。

晚上,刚吃完晚饭,有人敞开了院大门进来,老梁头很高兴。因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处在了喧闹的气氛中,咋一寂静,很有些不习惯。他忙起身迎出去,却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三叔,回家住了?”村计生主任叶子笑着问。

“唉,不回家住,能去那里。”老梁头脸上冷冷的,心想,真快,这还没有安顿好,计划生育先找上门来。再说了,你们村干部也不是不知道我是个老光鲧,是怕超生了还是来笑话我。

“三叔,回家住挺好的。”叶子还是一脸笑容。

“三叔,到屋里坐吧。”看到老梁头木讷地站在屋门口,没有回声,叶子又说。

“好好,屋里坐、屋里坐。”老梁头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忙侧身招呼叶子进屋里。老梁头想,爱咋地咋地,反正我也生不出来。

两个人坐下来,有一搭无一搭地说了些家常邻里短。主要是叶子在说,老梁头被动地应承着。心里想,你快把你来的意图说明白,计划生育嘛,我一个光鲧,死猪不怕开水烫。

“三叔,我娘家堂妹离了婚,想再找个丈夫,你看…”

没等叶子说完,老梁头立即像打焉的地瓜芽洒上了井拔凉水,立即矍铄起来:“多大岁数了?”

“三叔,岁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结婚就行。你什么也不要管,一切事我来安排。”叶子说着将一叠钱递到老梁头手里:“这是三千元,给你的补偿费。”

“怎么给我钱?”老梁头一脸困惑地问。

“你不要管了,给你你就拿着,一切事我来安排。

送走了计划生育主任叶子,老梁头看着那三千元钱,心里想,管它呢,正好我回家后没有了收入。再说了,叶子是干部,天塌下来有她顶着,咱不相信干部相信谁呢?

在叶子的安排下,老梁头和叶子堂妹一起去照了结婚照,去领了结婚证。漂亮的堂妹一口一个老公叫着,老梁头心里那个美呀。只是遗憾的是,叶子没有安排婚礼,堂妹仍旧在娘家住。堂妹来过几次,都是叶子陪着,老梁头心里痒痒,干着急。问叶子什么时候办婚礼,进洞房,叶子总是说,等一等,还没有到那个程序。

春天结婚,冬天堂妹就生下了一个胖小子。老梁头抱着孩子左看右端详,还是不像自己。像也好,不像也罢,老梁头和堂妹在叶子的安排下给孩子落了户,落了户后又办理了离婚,孩子判给了母亲。

老梁头一离婚,又有人找上门来,不过这次老梁头明白了许多。他开始挑媳妇了,为了能循环快、提高经济效益,他定出的标准是媳妇必须怀孕在身,而且是八个月以上。

结婚离婚,离婚结婚,老梁头处在大喜与喧闹中了。

作者简介:陶兴国,男,笔名晨雨,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人。工作之余喜欢阅读和撰写文字,用敲打的方式记录生活的美好和岁月的沧桑。邮箱pdchenyu@163.com电话13280830098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