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举步维艰

时间:2023-10-25   作者:早春二月 录入:早春二月  浏览量:37 下载

    关于某市局安全科准备下人造板工业总公司检查安全工作的事,让肖秋龙和韩立文坐立不安。当前局里正以“防风险、除隐患、遏事故”为主题,开展安全生产月活动。单位在这节骨眼上出现工伤,岂不是给公司领导上眼药?如果在安全月活动期间出现事故,单位挨罚不说,整个车间的奖金也都泡汤了。

    这都怪平时车间对安全教育抓的不够,亡羊补牢已为时过晚。总之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毕竟出事儿了是事实,出了事儿就得承担。韩立文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向局里详细汇报了这次发生工伤事故的具体情况,并作出相应的深刻检讨。其实这段日子车间领导也没闲着,班前班后安全会天天开,科长韩立文都快变成老妈子了,天天嘱咐我们干活要小心,千万别出事儿,过了这个月就好办了。韩立文是要面子的,坚决不能在局里丢份儿。“那红嘴白牙,信誓旦旦,保票白打了?”人造板是林业局的好单位不假,每年上缴利润就牛叉,安全生产自然不能太瘪。

    星期一肖秋龙和韩立文开车早早就来到公司布置工作,用以迎接局安全科的检查。各个岗位要严阵以待,对每一个安全规则要熟记于心,应付上级领导的突然提问。当然领导来检查的时候,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单位的环境与卫生。干净、整洁的厂貌会给好评的。而脏、乱、差会让领导对单位的印象大大减分的,所以要把厂子的环境卫生抓一下,让人看第一眼就舒服。上午十点左右,韩立文亲自到局安全科迎接检查团。不多时他们十几个人逐渐进入厂区,工人们对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并没有表现出相应的慌张。局安全科长郝亮看了各工段的安全设施表示满意,尤其到了前几天刚发生事故的剪板机的跟前仔细看了一番,并嘱咐新剪板司机工作时要注意安全。检查团围着这台机器提出了许多整改的意见,大伙讨论热烈。郝亮又随机向公司员工提出了许多生产安全的问题,并得到了比较满意的回答。同时旁边有工作人员在做笔录,安全检查工作正有序地进行。

    中午检查团准备离开,肖秋龙和韩立文拉住郝亮留吃饭。真是情真意切,死拉硬拽,样子做足。郝亮科长挣脱了肖秋龙和韩立文的手,摘下眼镜擦了擦说:“老肖啊!我们都很忙,下午局里还有一个会议要开,不能违纪呦?”

    韩立文立即皮笑肉不笑地说:“郝科长您放心!不能违纪。今天不去饭店,就在厂食堂就工作餐吧!”郝亮狡诈地瞅了肖秋龙一眼笑了:“老肖啊!有你的。好吧,既然肖大经理说话了,谁敢不给面子,客随主便吧!正好还有许多事需要传达与交流一下。”

    在职工食堂最北面的一角新接出一个雅间,专门是厂领导吃饭或会客的地方,平时总是上锁。今天工人们听说厂子要请局安全科检查团在食堂吃饭,个个都加快用餐的速度,然后纷纷躲避,有的人甚至没吃完就跑了。检查团这十一个人分两大桌相继落座,旁边还有人造板的一些领导与科员作陪,在欢声笑语中韩立文宣布开席。这第一道菜:“鸿运当头——剁椒鲽鱼头配料用鲜红的辣椒均匀铺在鲽鱼头上,以其”红”代之“鸿”,“运”取“鱼”的谐音,所以就有了“鸿运当头”它象征着在新的一年里,红红火火,好运连连。”大家情绪激昂,热烈鼓掌,喝彩不断。紧接着步步高升(红烧猪蹄 )、招财进宝(锦绣鲜贝)、飞黄腾达(大闸蟹)、前程似锦(素炒什锦)、吉庆满堂 (富临排骨)、大吉大利(蒜茸田七)、大富大贵(小葱豆腐)八道大菜陆续一个连一个上桌。

    肖秋龙代表人造板工业总公司在宴会上发言,热烈欢迎局安全科一行人等到人造板厂检查指导工作。郝科长也进行了相应的讲话,感谢肖秋龙经理与韩立文科长以及人造板厂领导的热情款待。同时也传达了几条局安全科关于劳动生产安全的文件精神,郝科长讲话完毕,在座的人热烈鼓掌。肖秋龙打开一瓶贵州茅台迎宾酒给郝亮科长斟上,然后给自己也斟满并恭恭敬敬地敬上一杯:“肖秋龙祝贺郝科长此次率团赋人造板工业总公司安全检查与指导工作获得圆满成功!我先干为敬!”说完,肖秋龙一口闷了这一杯酒,郝亮也和大家一饮而尽。肖秋龙喝罢看着大家笑着说:“大伙别客气!吃菜!吃菜!尝一尝这个鸿运当头与前程似锦……”这时韩立文站起来身来用共用筷子夹了一只大闸蟹放到郝亮的盘子里:“祝郝科长仕途亨通、飞黄腾达、万事如意!”郝亮连忙微笑点头示意:“谢谢!谢谢!谢谢老弟!我也祝你平步青云!好运连连!”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肖秋龙向韩立文递了一个眼色,韩立文释义转头对郝亮说:“郝科长!关于事故厂子与车间已对安全设施进行了整改,这个款局里能不能不罚了?”郝亮面沉似水,想了一会儿说:“罚款与通报是会议的决定,不能更改了。”

    “郝科长,来!喝酒!喝酒!肖秋龙又给郝亮倒上一杯。郝亮站起来说:“不喝了!不喝了!局里下午二点还有一个会议,回去准备一下,兄弟告辞了。”肖秋龙赶紧站起来拉住郝亮:“郝科长先别走!您下午开会时间还有富余,既然来了本公司就要陪好,否则就是我的失职。哪地方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郝亮看了肖秋龙一眼笑一笑说:“菜还行!酒也可以。当然不能过于铺张浪费,一切要节俭。只是没有一个能喝酒的,无对手没意思!”肖秋龙一听连忙点头:“明白!明白!”肖秋龙立即转头喊了几声:“小刘!小刘!快来陪郝科长喝两杯。”话音刚落,一个高个子的漂亮女人走过来。

肖秋龙马上介绍:“这是我们公司的秘书刘秀环女士,特别愿意喝酒,其特点是三盅全会,白酒、啤酒、果酒一起整。”

刘秀环冲郝亮微微一笑:“郝科长好!”郝亮忙说:“刘女士你好!快坐下聊!”

刘秀环轻盈落座面带红润:“不知道这酒郝科长喜欢怎么喝?”郝亮看着刘秀环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嘴丫子直淌口水,跟漏勺一样。郝亮往前凑了凑一把拍在刘秀环的大腿上:“你想咋喝就咋喝!我可是身经百战呦?”刘秀环推掉了郝亮的手,赶紧站起来说:“郝科长,我看还是喝啤酒吧?白的已经喝的不少了!”郝亮一晃脑袋:“可以!”

有人提来一箱德国黑啤,两个人扎一扎地喝,不分胜负。郝亮大为惊奇:“小刘好酒量,没想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会这么厉害!与我不分上下。要知道我可是上百次的酒桌练出来的!”

刘秀环冷笑一声:“郝科长,我父亲与我爷爷都是喝酒高手,可能我遗传了他们的基因,从小就能喝。”郝亮瞪大了眼睛:“厉害!佩服!”刘秀环转身又拿来几瓶高级白葡萄酒放到桌上说:“郝科长,我能陪你吧?合格吗?”郝亮伸出来大拇哥:“合格!太厉害了!”刘秀环又说:“郝科长,那咱们再喝点葡萄酒吧?”郝亮醉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不喝了,我服了!”刘秀环上来了兴致:“郝科长咱俩玩一会儿酒令,谁输谁喝酒?”郝亮不想扫美人兴,只好强打精神说:“好!玩啥?”刘秀环说:“玩简单的吧!十五和二十?”

    游戏规则两人相对同时伸手出指(双手能出的数字为0、5、10),口中报一数字(即二人出拳数字之和0、5、10、15、20),与双方伸指数目之和相同者胜,输的人罚喝酒。结果郝亮回回错把把输,被刘秀环灌得伶仃大醉。肖秋龙和韩立文一看赶紧过来制止,郝亮笑着说:“没事儿!我没醉!”肖秋龙看着郝亮说:“郝科长,差不多,别耽误下午的会!”郝亮一看表:“不行,我得走了!对了小刘把你电话号码留给我……”

    在郝亮要上车的时候,韩立文把两瓶茅台迎宾酒和一盒野山参放到了他的奥迪后备箱里。郝亮赶紧下车对肖秋龙说:“这可使不得,拿回去!拿回去!”肖秋龙忙说:“没事儿!这是咱们的私人交情,我个人送你的,不算受贿。”

    郝亮想了想,实在推辞不掉只得勉强收下,临开车门的时候对肖秋龙说“老肖啊!这个罚款不能免,但局里考虑可以在其它方面再给你们厂投资,这就弥补上了。结果还不是一样?”郝亮说完上车走了,肖秋龙站在后面微笑着目送,直至看不见了车影。

作者简介:贾庆军,男,汉族。1968年8月5日出生,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敦化市人,中共党员。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员,中国微小说学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字作品发表于中国作家网,关东诗阵,长白山诗词等。

上一篇:冲出太阳系《一》 下一篇:职业打假人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