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结婚(17)

时间:2024-01-24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文集:秋色也绚丽 浏览量:237 下载

(17)结婚  

    探母、相亲两件大事办完,过了年我就要返回部队。

    和女朋友接触没几天就要分别,还没有来得及花前月下浪漫一回我就要走了,母亲重病在身,状态又不好,我心中有太多的不舍和牵挂。临别前,我给母亲留下了一百元钱,让她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我又给女朋友留下一句话:“如果可能,有空请来看看我的老母亲。”

    话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见面没几天,就对女朋友提这样的请求,实在有点唐突,也有点过分。没想到女朋友没有一丝犹豫,就痛快地答应了我这个不太合适的请求。说老实话,那一刻我心里很感激。这事不要说现在的姑娘做不到,即便那时候,能这样做的人也少之又少。

    兆敏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她言出必行,说到做到。我回部队后,她真的常去看望我的母亲,还不忘带上些水果、猪肉、甚至是烤火用的木炭。她对我母亲的关心,就像一个孝顺女儿对待自己的亲娘那样。一次天气预报寒潮将袭,兆敏赶去看望我母亲,发现她身上穿了几十年的破袄早就不保暖了,便当即给我母亲量了尺寸,回家后自己动手做了一件里外三新的棉袄,赶在寒流到来之前送到我家里,亲手穿在了我妈妈身上。看着这个心灵手巧有爱心的准媳妇,我母亲开心地笑了。还有一次去我家,兆敏听说她一天多没吃饭了,便下厨赶紧把她带来的猪肉做成肉糜,一勺一勺地喂我妈妈,吃完肉糜又用勺子刮擦苹果泥喂给我的老母亲,吃完苹果泥后,我妈妈才慢慢的有了精神,和她拉起了家常。

   “那天,你妈跟我说了很多话,既讲了她吃过的苦,也讲了许多成家过日子的道理。虽然她没文化,但深明事理,嘴巴很会讲,可惜那时没有录音机,我不能录下这些话来给你听。”好多次兆敏遗憾地对我这样说。我妈的会说话和她的能干一样,在沙市街上是出了名的,要不,也不会送她“花嘴婆”的绰号。

    母亲对我女朋友说,“既然你们相爱,就早点结婚吧,你们年岁也不小了,就不要拖了”,“结了婚,成了家,生儿育女,就要好好过日子”、“吃不穷、穿不穷,不会划算一世穷,要学会精打细算”、“一个家,是夫妻两个人的事。要夫唱妇随,不能光靠一个人,两个人都要勤耕勤力。”“成家过日子,勤俭二字最重要。不能来一千,吃一万,寅吃卯粮,吃过头粮,要量入为出。”,“谁家的夫妻都会有矛盾,牙齿还有跟舌头打架的时候,男人要赚钱养家不容易,他脾气来了,你就忍一忍,让一让,两口子相处千万不要吵吵闹闹,要和和睦睦,一个家庭才会兴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家丑不可外扬,不好的事,别出去讲,不要叫街坊邻居看笑话。有事关起门来在自己家里好好说,好好商量。”“你们是老干部家庭,爸妈会教育孩子,我们是农村人,不会教育孩子。以后耀光有什么错,要怪你就怪我们没有把他教育好,对他多帮助,多担待一点”,“我想,你们将来在城里头,如果生活还可以,就生三个孩子吧,好好培养,让他们多读几年书”……我的母亲就好像预感到自己来日无多,怕没有机会,便强打精神对兆敏讲了这些持家过日子的道理,这是她自身的体会,也是她对这个准儿媳的寄望和要求。

    没过几个月,老母亲就病逝了,我赶不及回家参加她的葬礼,兆敏就代我为老人披麻戴孝,和我家里人一起把我母亲送到墓地。一个抗战老革命的子女,她能在未成婚的情况下代我行孝,体贴关心我的老母亲,得到了乡人和亲戚朋友的交口称赞,她的举动感动了村里人,更感动了我和我的家人。

    她曾对我母亲说:“耀光回部队就会打结婚报告,我们结婚了,我就把你接到矿山住。矿山有医院,我好给你治病,也方便我照顾你。”我母亲听到这暖心的话语,喜极而泣,笑了,也哭了。她说:“好孩子,你真善良。我怕是没有这个福气,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有你这句话,有你们这一片孝心,我就很满足了,生儿育女,今生吃再多的苦,我也值了。”话虽这么说,母亲的心里还是很期待的。可是一语成谶,她真的没能等到这一天。

但我很感谢兆敏,是她一次次去看望我的母亲,一勺勺给我的老母亲喂食肉糜,一句句关心、体贴的话语,温暖了我的老母亲。母亲曾说:“我是走不动啊,要是身体好,我真想走出去夸夸我儿子这个没过门的媳妇,夸夸这个老革命的女儿。”我能想得到,那时候老母亲的心里有多么的温暖和满足。其实,用不着母亲去夸,兆敏常拎着东西来家看望我的母亲,许多街坊邻居看见了,没看见的大多也都听说了,因为她对我母亲的好早就在街坊领居中传开了。当然也有眼红嫉妒,躲在背后说酸话的:“他家怎么能够找到矿长家的女儿,凭什么对老太婆还这么好。”

    的确,这个老革命的女儿对我的母亲很好。

    我凄苦可怜的母亲一辈子辛辛苦苦照顾丈夫和孩子,自己却极少被人关心,对于已病入膏肓且危在旦夕的我的老母亲来说,她从我未婚妻这里得到了如同自己儿女般的关爱和体贴,兆敏代表我对我妈所做的这一切,不啻是一种临终的亲情关怀。小儿子还没对象,儿女还小,母亲还有太多的放不下,但因为有兆敏的孝心和孝行,我凄苦的母亲在她人生的最后几个月里增添了不少温暖,至少,她是带着一些心灵和精神上的安慰和满足走的。

    两情相悦,兆敏对我母亲又这样好,我们结婚是顺理成章的事。

    1974年12月18在我老家沙市公社,我们领了结婚证。本来我应该在老家办婚礼的,要让陈家的亲戚朋友来喝杯喜酒,但因乡下旧俗,老母亲4月份去世,当年办过丧事是不能再在家里办喜事的,便只好在矿山由工会出面办了个简朴的婚礼。几斤上海的大白兔奶糖、几斤福州的龙虾酥、几斤花生、瓜子和几条中华烟,就把我的婚礼办妥了。既简单,又热闹,也挺好的,遗憾的是当年没有留下一张婚礼照。

    转眼间五十年过去了,我们就要迎来金婚纪念的日子了。

    这五十年,我的心里总记着兆敏对我老母亲的种种好,记着她对我对孩子、对我们这个小家庭的辛勤付出。兆敏很能干,会持家,做事风风火火。但她性子急,脾气躁。尽管生活中我们也常有些矛盾和不快,外面的世界也有种种诱惑,但只要想到她对我母亲的好,想到她一心扑在这个家上,为了这个家,她不辞辛劳,无私奉献,我和孩子们就应该永远感谢她、尊重她、关爱她、对她怎么好都是应该的。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当爹 (18) 下一篇:西安都城隍庙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