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花冈(三十五)

时间:2024-05-14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9 下载
    明天要和鬼子打仗了。嗯,打就打,管他的。反正自己打死了不少鬼子,被打死也值得了。耿连长想道。是呀,他已经和鬼子打了多次仗了,最艰难的是前不久在洛阳北边不远的西下池村和鬼子打的那一场。从他在团部接到这个命令开始,就知道这是一场必死的阻击战;除了掩护国军的主力部队撤出洛阳城,还要用他们一个连的兵力去抵挡众多的鬼子的进攻。其实,大家都清楚:掩护的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在蒋介石的心里只顾他的嫡系人马,让地方上的杂牌部队去送死。他本来以为这次战斗,他和兄弟们会战死在这里,虽然这是一场无望的战斗,但是在他的指挥和关爱下,战士打的英勇顽强,拖住了鬼子,在上司的指示下撤出了阵地,使得他们脱离了被鬼子重兵攻击而危急的境地。现在,再次面临类似的战斗,耿连长已经不再想什么了,他非常平淡,想法非常简单:只要他在,就要以一个中国军人的身份,奋力打击日本鬼子。
第二天,耿连长多早就醒了。
作为大家的连长,在打仗前,耿连长要全力以赴,为打鬼子而准备着。
现在,他就从战壕里起身,习惯性看了看天亮了的天空是一片灰白色的,没有落雨的征兆。然后,沉稳的耿连长才看了看眼前的工事。此时,工事里非常的安静!战士们依旧都睡熟着:有的趴在工事上,有的坐在,或半躺在工事里发冷的地上正在酣睡中。两站了一夜岗的战士站在工事前的地上面对着非常静静的小桥方向警戒着。从这里能看见桥这面到较远的那边的情况,都是空荡荡的。耿连长把眼前的一切看了一遍,自己呼吸了一口早晨的有些清冷的空气,才走到了两个战士身边。此时在工事前面站岗的是:一个老兵和新兵。
耿连长也看了看身后的城里,非常的寂寥!处于被鬼子炸烂的房楼,听不到一点人声,在近处看不到一个人影,往日繁华的洛阳城的景象再也看不到了。
耿连长走到在工事边站岗的两战士身旁。
“连长!连长!”两个战士看见了缓步走向自己的好汉连长,主动招呼他。
“有什么情况没有?”耿连长问。这是他作为一个连长的责任而需要问的。
老兵回答:“连长,没有。”
“嗯。”
然后,耿连长说:
“你俩去睡一下,我来看一会。”
“连长,这怎么行?”新战士说,显然对连长不了解。
老兵显然知道连长的意思,就说;“小徐,走,去睡一会。”然后,拉着小徐的手去工事里睡了。
现在是战争时期。过不了一两小时,鬼子就要发动进攻了。非常具有战场经验的耿连长这样做,是想让自己战士以一种旺盛的精力来打仗,尽管两个战士熬夜站岗只要睡上一两个小时也可以打仗。
两个国军战士就到工事里睡觉了。
耿连长站了一会,又回脸看了一下:身后一长排麻袋工事里,在里面酣睡的战士们。然后,他抬起右手伸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胸腹上的口袋里,掏出怀表看了看:6点57分。觉得离打仗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他往桥头走去。一会,他走到此时无人的桥上,站在桥边,看了看往南延伸去的桥尾,也是空荡荡的。耿连长在心里想道:过不了好久,鬼子就要借助这桥攻过来。嗯,要来就来吧,只要老子还在,就和你鬼子拼到底。想到这里。耿连长把他的嘴唇紧紧地抿一抿,一对扁平的鼻孔翕动一下,他的眼睛发出无比坚毅的光芒,他把双手叉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他在这样的情绪里,过了多一会,抬起脸望了望灰色的天空:天上一片灰白色的,而眼下的气温有些热。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