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花冈(六十一)

时间:2024-07-03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9 下载
 “是呀,连长。你没有看见,孙大哥几次都向鬼子投去手榴弹炸死好多个鬼子。真痛快!”新战士说。
“那算什么!”谦逊的老孙不以为然说。好像他做的这些事不值得说。
“小陈,你打死几个鬼子?”胡连长问。好像关心新兵打鬼子的情况。
“小陈打鬼子也行!”老孙赞扬道。把他有些回映着微弱灯光照着的他有些胡子拉碴的方团脸看一下小陈。老孙是一个厚道、而打仗打鬼子绝不含糊的老兵。停了一会,孙大哥似乎想起什么来。
“哎!”老孙叹一口气,语气显得非常缺憾!
“你怎么叹气?”胡连长问。
“我们死了不少的人!”
胡连长沉默难过。
“我那个老哥赵建德,他比我还大几个月,就死了,不在了。”孙大哥说。口气含着郁闷,是难受,好像他的战友赵老哥才牺牲不久。
国军老战士32岁的赵建德是在今天下午16点的一次战斗中,他先是打死打倒多个在城墙下的鬼子。他打算再开枪,就看见:地面上有四五鬼子也跑近城墙下的地上,在尽可能加紧对上面的中国军人还击。
赵大哥明白些什么。
对他来说,见鬼子就打,是他需要干的。
他马上或刚开枪,就有子弹迅猛斜射上来,由于他注意力在打鬼子哪里,就被一颗子弹打中他紧系着宽皮带的鼓胀肚皮。
啊!他闷哼一声。
他意识到自己中弹了。身子晃了一下,绝不让自己倒下去。
然后,赵大哥把步枪往下,极力再打鬼子,被两颗子弹急急飞上来,打中他头。
赵大哥如一颗大树沉重地仰倒在地上。一会就牺牲了。
 现在,胡连长感到孙大哥对自己战友赵老哥极为难过,心里也极为感慨!孙大哥、赵老哥两人老实,打仗不含糊的忠诚英勇的人。关于赵老哥,他想到了这一个事,那是上一个星期前的事……
一个星期前。
赵老哥在山西晋城农村老家的老婆带着他大儿子到部队来看他。他家里,还有两个女儿也小。自从赵老哥出来当兵后的十年不到,他很少回老家。他的孩子由他老婆照料。
胡连长听说赵大哥的妻儿来了,就到他们的眼前来,
对他们说:“老赵,你们一家今晚就住那头的接待室。”
“连长,这怎么行!”赵大哥说。他知道:那是军官家属来看望自己丈夫住的。
“有什么不行的。喊你们住就住。”胡连长非常爽快而耿直说,就要他们住在那里。
 “不,我老婆和儿子后天就回山西。”孙大哥还是不想麻烦自己连长说。
“随便住多久!”
然后,胡连长就把他垂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鼓胀肚皮下的大腿上的右手抬起,从他左边胸部军衣口袋里拿出些钱对老赵说:

"来,把这些钱拿去,你们一家到餐馆里去吃点啥。”
“连长,这怎么行!”
  “快拿着。”
胡连长说。把钱硬塞到赵老哥手里。
赵老哥知道连长知道他没有钱,自己的军饷六个铜板只用一个,其余五个全寄回老家去了,身上就没有什么钱了。平时,抽不起烟,就找一些叶子和纸卷起当烟来抽。胡连长关心自己战士,也知道赵老哥的情况,就经常拿烟跟他抽,也拿钱跟他。
自己连长这样大方、人好、耿直,赵老哥也感动。他说:“谢谢连长。走,跟我们一起去餐馆吃些什么。”
“我不去。”
 “走嘛。”
“你们一家好好聚聚。”
然后,赵老哥带着自己大儿子和老婆去街边的餐馆吃饭了。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花冈(六十二) 下一篇:花冈(六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