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内容
内容

萌美的童年兄弟

时间:2017-09-06   作者:霜叶红 录入:霜叶红  浏览量:700 下载 入选文集
    一九一五四年二月我家第一个男婴呱呱坠地,他的降生让爸妈常年紧缩的眉头舒展了,喜悦和希望泉水般涌进全家人的心怀。 
    他 长得非常可爱,匀称的体型,圆圆的胖胖的小脸上,嵌着一双明亮的调皮的大眼睛,眼神里透着睿智聪明,不太大的鼻子微微往上翘,为其增添无限的稚气,虽然是个男孩子,却长着一张小嘴,会说话以后,那张小嘴特乖巧,净说些让人们暖心高兴的话。每当身边的人们有些不高兴的时候,他就围前围后的变着法的哄你开心。有时,他犯错误,调皮捣蛋,只要人们一提醒,就会乖乖的听从劝告,一点也不犟。他机灵,俏皮,活泼,小小人却能读懂大人们的心,所以全家人都喜欢他。
    一九五六他的弟弟出生。他们相差两岁。小弟弟长得更可爱。白里透红的脸蛋闪着光亮,就像熟透的苹果,两颗像黑宝石的大眼睛,熠熠生辉,流露出满满的灵气的光芒。向人尽情的显示他的天真可爱。他和他的哥哥在邻里邻居中,在同等年龄的孩子中,成长的是最快的,个头要比其他孩童高出很多。他们共同点是纯正,质朴,诚实守信,情感细腻,是家人的骄傲!
    他们一同长大。两个人不但长得可爱,更重要的是,都非常懂事,从来不惹爸妈生气。平时如果有哪一天爸爸或者妈妈有些不顺心的事,被他们看到了,肯定能想方设法的哄哄爸妈,不是给他们一个甜甜的笑脸,就是用乖乖的小嘴说些俏皮话,笑话,贴心的话寻开心,童真的语言往往象把万能的钥匙,打开爸妈的心结,让他们破涕为笑,高兴起来,乐起来,使他们忘记疲劳,忘记忧愁,忘记不快。有时候,他们还学习大人的样子,用稚嫩的小手拿起扫帚扫扫地,拿抹布擦擦桌子或椅子,很多时候依畏在爸妈的怀里,用小嘴亲吻他们的脸颊,用小脸贴贴他们,每当这个时候,全家人是最温馨,最惬意,最幸福的。
    虽然他们的年龄相差的不多,但是从不打架,总是哥哥谦让弟弟,弟弟敬爱哥哥。 
    五九年的时候,哥哥因为小肠疝气在医院做手术,那时才刚刚满五周岁,他的病床是第二号,所以同病室的患者就管他叫小二。有一天医院发馒头给患者吃,恰好爸妈都没在他身边,他领了馒头,两只小手紧紧握着,放在自己的小鼻子上闻了又闻,小鼻子抽了又抽,咽了几口口水,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馒头掖在自己的枕头下面。当看到爸爸的时候,他不顾一切的急急忙忙把两只小手伸到枕头下面捧出了还有体温的馒头,说:“爸爸,我想小弟了,他现在一定饿了,这是医院发的馒头,我想送给弟弟!”见状,同病室人恍然大悟,原来小小的人竟然有这样的心思!这样,被感动的人们,流着激动的眼泪,将哥哥领来馒头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讲给了爸爸。听到大家的讲述,爸爸泪眼模糊,哽咽着对弟弟说:“你在生病,医院发的馒头能治病,吃了它病就会好得快,早点出院,就能看到小弟弟了!你小弟在家里也有很多好吃的!”听到这样的话,哥哥小脸上湛出灿烂的笑容。病房里的人们赞不绝口的说:“小二真是好孩子,有爱心,有当哥哥的样子,以后长大错不了”。
    六零年夏天的一个中午,骄阳似火,在街道旁边 房子背阴的地方,偶尔有几位大爷大妈们手中拿着蒲扇说话唠嗑乘凉,蚊虫小鸟也都在自己的世界里躲藏着热的考验,星星点点人和车懒散的行进在马路上,满世界此时变的很寂静。然而就在从大西门到市政府的路上,却有两个小男孩在热得烫脚的马路上跑跑颠颠的向前走着。其中大一点的哥哥脚上趿拉极不合适的大人破布鞋,小一点的弟弟用小手紧紧拽着他的衣服下摆,走一段路,哥哥就会把弟弟背在自己的背上,稚嫩的肩膀哪能背的动呢?可还是咬紧牙关使劲的背着,小胳膊背在后面根本够不到弟弟的屁股,所以时不时的把脚停下来,往上使劲的踮几下,小弟弟就向上窜窜,然后在继续前行,哥哥累得气喘吁吁,汗水把小脸冲的恰似是山川河流,沟壑纵横。弟弟幼小的心灵里,很害怕自己的哥哥受累,所以很少让哥哥背着,大部分时间是自己往前走。路上他顺顺溜溜的,不哭不闹。此情此景,亦然是一幅纯情的风景画,小哥俩把人间最无私,最纯洁,最善良,最平凡而又最伟大的真善美,用最朴实的行动镌刻的惟妙惟肖,淋漓尽致。他们是萌美的兄弟俩!大的当年才六岁,小的才只有四岁。当时,在家里玩累了,肚子也饿了,爸妈留下来的一点午饭,早就被吃光了,小孩子翻箱倒柜也没能找到一点能吃的东西,情急之下,天真的他们想到了爸爸,哥哥哄着弟弟说:“咱们上爸爸单位吧,找到爸爸就能有吃的了!”“嗯!找爸爸去喽!"这样小哥俩上路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不认识路,可歪打正着,跌跌撞撞最后就真的找到了爸爸。看到自己的两个幼子,衣衫不整,满脸汗水,头发像刚刚从浴池泡出来的一样,尤其看到两双忽闪着渴望的大眼睛,整个如饥似渴的样子,爸爸的心在流血,心痛啊!他猛地将两个儿子全抱在自己的怀里。久久没有释怀。
    哥俩的情谊感人,童真无忌感人,父子亲情感人,当时社会安全感人。人间有了无私,就有了无价,有了无价就有了珍贵。哥哥和弟弟像一个藤上的两个苦瓜 ,同根共苦。那时候家里很穷,一般情况下是没有闲钱给孩子们没零食吃的。三分钱一个冰棍,一个月要能吃上一只  ,就算不错的了。有时候过年过节时,为了讨个吉利,也是想让孩子们高兴开心一点,爸妈咬牙跺脚买些水果糖,妈妈把糖分给两个弟弟,他们用小手紧紧的捧着,然后收藏起来,分给以后的日子慢慢吃。有很多时候,哥哥把自己省下的糖送给弟弟,但是他也很馋呢!通常情况下,他把糖纸剥下来,用嘴舔舔糖块,解解馋,然后把糖送给弟弟,自己留下糖纸,放在嘴上吸吮一番,而每当这时小弟弟都坚决不要,可他总是拧不过哥哥呀!也有时候弟弟也要把分给自己的东西留给哥哥。一般情况下,他们形影不离,哥哥走到哪就把弟弟带到哪,所以在方圆几里上百户人家中,哥两个的和谐友爱是有口皆碑的,人们都很羡慕。 
    他们除了哥俩好以外,对邻居家的小朋友也是友爱互助,很少发生口角,也很少发生打架的事情。偶尔家里做些好吃的,诸如包饺子,蒸馒头,他们自己先不吃,想着给隔壁大娘家的两个小朋友送点,尽管他们也吃不饱肚子,但他们对此却是其乐融融;有时有了能玩的东西,就会招呼同院的小伙伴们同玩同享。玩耍的时候,有哪位耍赖调皮,他们总是谦让。比他们大的,他们尊重,比他们小的他们爱护,因此大院子里的孩子们都愿意和他们在一起玩耍。要是休息日,早早就有小朋友堵在家门口找他们来玩了,那时的哥俩没有寂寞,家里为此也平添了很多欢乐。
    美萌的童年兄弟有热心,记得有一次家附近的副食商店进了一大汽车西红柿,当时商店里的店员忙于照顾各自的顾客,卸货的人手不够,在此处玩的两兄弟见状,不顾一切的爬上了车,两只小手紧忙的帮着大人往商店的大筐子里装,后来大批员工来了,因为忙,人们并没有注意他们的存在,司机更是粗心大意,根本就没有看看车厢里还有没有人,西红柿全卸下来后就忙三跌四的开车往前走了,此时累得满身汗水淋漓,整个人都脏兮兮的兄弟俩,突然发现汽车开走了,心慌透了,他们不顾一切的就往下跳,结果被狠狠的摔下来了,满脸被锵的都是伤,成了血葫芦,腿也摔伤,所幸的是皮外伤,加上他们平时都很皮实,养了几天也就没事了。事情过后,大人们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非常幼稚说:“我们都是爸妈的好孩子,好孩子就是能帮助别人的人!帮助别人做点事情挺开心!”
    一九五九年到六一年中国经历了三年的自然灾害。粮食困难  ,吃不饱饭。正是两个哥俩长身体的阶段。每天每人分到的单一而又没有任何油水的饭食,在外面活动一会就饿得饥肠辘辘。人经常挨饿的时候,是相当痛苦的,浑身突突,乏力,心烦,冒虚汗,眼前发黑,前腔叠着后腔。而他们苦中求乐,那时的饭菜,很简单,不是玉米面窝窝头,就是高粱米饭,或者地瓜干,有的时候掺一些野菜,叫做瓜菜代,菜经常就是白菜萝卜咸菜大酱。每顿饭后,哥俩都会把饭碗用舌头舔的干干净净 ,用饭勺子把锅刮的一遍又一遍,然后又把饭勺子舔了一遍又一遍,等到洗碗刷锅后的水都是清亮亮的,就是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会互相谦让,尽量让对方多吃上一点。                                            
    哥俩在学校是运动员,哥哥游泳技术好,曾一度是沈河区体育场游泳馆的义务救生员,文化大革命 的十年间,每天除了学习以外,都要到体育场去,就象上班一样,尽心尽力全心全意的为泳员们服务,没有一分钱的补助,没有一个星点大的饼子为他充饥,没有一口水拿到他的身边为他解渴,家里没有多余的粮食供他吃饱中午饭,鸡火烧肠  却仍在坚持;没有怜悯,没有同情,没有关心,没有安抚,没有慰问。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他不畏穷困 ,不畏劳苦,不畏艰辛,在他的内心世界中时时处处想到别人,时时处处想到别人。这也可能是小小的他的幸福感,是他最大的心里满足吧。总之,天使般的萌美 在孩童时期!

上一篇:秋影 下一篇:登高赋重阳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杜子腾 对 我,还在等 的评论
人间自是有情痴!!!写的好美..
张小姐 对 六祖禅寺拜 的评论
呵呵,阿呆的文章点击率哇哇的..
凌尘 对 五律 情丝 的评论
第一句何不改成多年期梦会?..
张小姐 对 眼泪 的评论
再次读到老师的文章,触动到我..
杜子腾 对 卑微的爱, 的评论
人生,能有几个九年!九年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