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沉浮4

时间:2017-09-22   作者:杜萍 录入:杜萍  浏览量:625 下载

   “阿庆嫂——”

    不用看,一听就是大姨夫在抢着第一个上场呢。果不然,他一边拴着脖子里披风的绳子,一边急冲冲地走进舞台中间。那是外公墨绿色的呢子披风,是外公医治病人的军属给的,外公不舍得穿,但是耐不住大姨也出面多次求情。他腰里还系一条绿色帆布腰带,别着一个Y字的树枝,这就是抢。因为大姨夫妇两是样板戏的痴迷追求者,所以每次都特别积极,怎么打扮也深得大家喜欢。

    到了舞台中央,大姨夫笑眯眯地拱手作揖,边报幕:“今天给大伙带来……”大家不等说完,起哄着“沙家浜,智斗那段,快来吧!”在大家的套路里,大姨夫清了清嗓子马上进入角色,周围也安静下来。“哎!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哪!”大姨夫开始了。二舅在乐器一列里扮演胡传奎接到:“怎么,你对他还有什么怀疑吗?”……母亲最喜欢大姨扮演的阿庆嫂:瘦小的身躯,精神抖擞,不卑不亢,两条乌黑的长辫子紧紧盘在脑后,一演出就戴个大红绸子做的花,一双水灵的丹凤眼总是笑意盈盈的。

    大姨唱到:“参谋长休要谬夸奖,舍己救人不敢当,开茶馆盼兴旺,江湖义气是第一桩……”这时母亲早已抑制不住地拍手叫好跳起来了。难怪母亲唱起这段来总是特别的熟悉。

    《沙家浜》往往是第一场,之后大伙还喜欢唱《红灯记》,总是大伙强烈要求外婆来一段小铁梅。外婆从来不进台中间,便在人群里唱一段:“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虽说是,谁说是亲眷又不相认,可他比亲眷还要亲。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他们和爹爹都一样,都有一颗红亮的心。”外婆婉转清澈的声音总让大家不过瘾,一阵阵叫好声不断,可是外婆一直只唱一段,为此大家还送了个“金嗓子”的美名。

    有时大伙唱到累了饿了,有人边叫到:“玉仙子,给大伙弄点吃得来!”外婆总是爽快的答应并且很快便端出香喷喷、热腾腾的馍或烙饼来。

    这样子的生活,应该是母亲记忆力里最美好的一段了。虽然美好,但是也夹杂了太多的辛酸。世事就是这样,有因必有果,有甜必有苦。

    由于外婆进门不是那种大户人家明媒正娶,又年龄尚小,所以外公的财务大权一向是二外公负责。外婆在家里更像 个不开工资的长工。家里的柴米油盐布料等一切开支,都是报给二外公,二外公这个大管家给外婆准备什么外婆就以什么为材料。就连外公的工资是多少外婆也不知道,经常外公给达官贵人就诊,从外边带回来 的绸缎、布匹、瓷器、首饰……母亲只能看着外公放到二外公家里。

    一次,家里盐和油不多了,告诉了二外公好几天都没有备上,终于一天一大早做饭便出现无油无盐的情况。

上一篇:沉浮5 下一篇:沉浮3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孙文俊 对 随笔 的评论
佳作欣赏。..
孙文俊 对 铁骑漫卷狼 的评论
佳作欣赏。..
孙文俊 对 故乡的小河 的评论
欣赏。..
孙文俊 对 明月不谙离 的评论
佳作欣赏。..
孙文俊 对 遥望桃花 的评论
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