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沉浮37

时间:2017-10-09   作者:杜萍 录入:杜萍  浏览量:603 下载

  那是农历6月13,一个终身难忘的日子。

  一早,还在睡梦中,听到敲门喊话:“快起床!家里出事了!” 原来是昨晚母亲10点钟那会走了,怕我们半夜途中不安全,一早告过来了。

  直奔动车站,赶最早的车回到了家里,那时已经九点。

  一进门,五姨、小姨都在,泪水满眶的告诉我:“赶紧看看你母亲最后一眼吧!”

  只见母亲直挺挺睡在那里,满脸青紫,还浮肿得很大,她身上没盖任何东西……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奔到母亲身边,拉着她的手,他的手和在我那里时一样冰冷,一样僵硬。我觉着母亲一定睡着了,我摇拽着她的手,喊着:“妈,你不是前两天还说你很好,我不用回来吗?你不是还要再陪我住,帮我看孩子吗?妈……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呀!妈……”

  我偎依在母亲身边,帮她梳理凌乱的头发,发现她的耳朵流血,马上找卫生纸帮她擦着,边叫弟弟:“快来看,妈的耳朵怎么流血呢?快——”

  弟弟赶来看到说:“那是妈知道你回来了,昨晚抢救,怎么扎她,哪个穴位,用力挤,就是不出血……”

  我问弟弟为什么母亲走的如此突然,他递给我手机,我疑惑着:“我不要手机,我要知道妈为什么走的这么突然!”我顺手把手机扔在床上。他叫到:“自己听录音吧!”

  泪水模糊了双眼,摸到手机,擦擦泪水,打开录音,任其播放……

  开始就是微弱的“喂!”紧接着居然是那女人歇斯底里的怒吼:“你儿子不在吗?”微弱的声音:“不在!”“告诉你儿子,赶紧离婚,把孩子的户口迁出来!要是误了我女儿上学你们全家都没好结果……”

  后来便是母亲:“啊……”的声音,我知道她受刺激心梗发作了,那是她憋气、挣扎的最后的声音……

  他们在院子里搭灵棚,父亲自己哭得喝闷酒,我负责给母亲洗脸,洗身上,陪着母亲。

  我感觉不到她真的走了,当11点钟,她的新衣服买回来时,我和弟弟帮她穿,还能感觉到她在听我们的话,很顺利就穿好了。五姨、小姨都说,“看你母亲,活着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辈子没好活了一天就走了……给买了身最贵的衣服,看家里有没有戒指什么的,哪怕假的,给带上吧!”

  我马上到屋里找到曾经让她保存的几盒珍珠项链,连盒子放在她手里,告诉她,“妈,女儿还是让你保存放心!”最后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拿,我想起她喜欢戒指和耳环,我为她买过,但是翻遍了所有地方没找到……我恨那个女人,就是她害死了母亲,于是顺手拿起身边的黄纸大大的写下“史晓晶”,狠狠地揉成一团,塞在了母亲手里,居然她要了。我觉着,一定是母亲也恨这个可恶的女人,她无法放心的去。我泪汪汪的告诉母亲,“妈,以后在那边,一定要很厉害、很厉害的,别被别人欺负,你看,史晓晶已经被你捏在手里了,她那么凶,你都能够制服她了,所以你以后应该什么都不怕了。并且,以后一定要对自己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穿什么就穿什么……”

  我哽咽着,任泪水流淌……因为这些,对于母亲来说,已经只是我口中的言语了。我本来想好好多卖几台水机,攒够了钱马上就可以为母亲做手术了,还想着安顿下来把母亲接过来,让弟弟狠狠挣几年钱,再娶个可以过日子的好媳妇……突然,一切都成了幻影和泡沫,我的心痛得要命,胸口要炸似的……

  我依稀看到母亲头顶飞出一片蓝光,慢慢飘向房顶去了……我觉着,母亲真的走了……但是,我相信,她一定还在某个地方看着我们,守护着我们……

  很快,外边灵棚里的棺木已经准备好,阴阳催着入殓……

  我给母亲打着伞,弟弟和五舅抬着,小姨、五姨在旁边招呼着……母亲躺在放了冰板的棺木里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挽留她,因为她既然知道我回来看她,原来不出血的穴位可以出了血,是不是她可以真的醒来?我一直耿耿于怀,母亲是不是不要那么早就放下冰板,就真的可以回来?我当时为什么没有阻止?但是当天下午,天气突变,下起了长达6天之久的瓢泼大雨,我知道,一定是上苍悲天悯人,应该,母亲真的走了。

  守灵的第一天晚上,雨下得灵棚不停漏水,弟弟一刻不得闲的赶灵棚顶上的雨水,还有疏导地上、周围的雨水。我在弟弟离开的片刻,总感到院子里好多双眼睛在盯着灵堂,难到真的母亲是被叫走了?我战战兢兢的告诉弟弟,弟弟说一定我是产生幻觉了。父亲也说母亲不该走,每天以泪洗面!如此,每个白天夜晚,父亲自言自语;弟弟忙碌着保护灵棚不被雨水淹了,还有到地里祭奠、栾坟等;我负责上香,为母亲吃饭、洗漱……尤其晚上,我们不断地聊着母亲生前的一切……当然也有为母亲引路、钉棺等,都是阴阳陪着,还有帮忙的总管等,所以渐渐也就不怕了。

  很快,该出殡了,母亲娘家来了三十多位,年长和小的,在外地的都没来,我还是觉得到了,原来我们家居然也有如此多的亲戚!尽管他们报礼很多了,也有大舅家女儿,五舅家女儿等梦到了和我一样的梦,我还是心里埋怨着他们:梦到了,怎么不来看看?几十年了,母亲住医院做手术不下十次,怎么就没见这么多亲戚?几十年了,母亲嫁给父亲每年都回娘家,我们每年都一起去拜年,怎么就没有小辈来给母亲拜过年?只是婚礼后第一年认认门,挣挣喜钱就不见来过了!原因不就是我们家穷吗?

  记得有一次,母亲到三舅那里看病,三舅说:“前段时间,全县城的人都知道我做心脏手术,在二院,离你家那么近,怎么就你们不知道?也不来看看你三哥……”母亲回来后流泪数落着:“我这不出门,不会骑个自行车,也没有手机,怎么能知道他住院?他有钱,就应该谁也去抬举,我没钱,谁来看过我?姨舅们,哪个不是空手来,实手回?我没钱,地里的菜、粮,哪个没有来借?来拿?可谁帮我下过一次地?收过一次庄稼?谁不是吃现成的?没出嫁时,哪个哥嫂,我少帮他们打水、侍候坐月子、带孩子了?几十年了,谁来问过我的好坏,看过我的孩子?死的、活的都对住他们了……”

  我也记得,小时候邻居家的姨舅们,一来就给她们姐妹带零食、糖果,还和她们唱呀、跳呀,我和弟弟羡慕的总在人家家里不走,直到人家的姨舅们回去。就是再大点了,还和人家一起步行去看人家的姨舅、外婆.

  不得不承认,母亲最后一次出院,大姨家大儿子,海军哥确实带小辈们来过楼上看母亲,但那是电台播出弟弟的跑腿节目后,全城沸沸扬扬都在议论,别人都告到他们那里了……

  就是那次看母亲,谁也在给母亲三百也好,二百也罢,二舅的媳妇,我那个江海哥的老婆,居然可以躲在门口没有进去。

  人都走了,任何事情随风去吧!有钱也好,没钱也罢,谁家长,谁家短,谁心里都有一杆秤!短短的一生,母亲没有愧对任何人,只是苦了自己。

  母亲本来农历6月24就生日了,可是没能过……父亲也每天惦记着,并且说:“你妈过了百天,过了百天我就陪她去!”

  父亲在母亲走后也悲痛欲绝。因为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日子没多少年,并且他对于母亲的身体状况一点都不了解,更不清楚母亲的心思。这也是我觉着父亲对不起母亲的原因。

  父亲的确是我们的好父亲,白手起家,从三间土砌的老房子,到现在全瓦房,还供我上了15年学,到弟弟娶那个女人为止,没有为我们留下一分钱的债务,直到母亲最后住院、走后……

上一篇:沉浮38 下一篇:沉浮36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孙文俊 对 随笔 的评论
佳作欣赏。..
孙文俊 对 铁骑漫卷狼 的评论
佳作欣赏。..
孙文俊 对 故乡的小河 的评论
欣赏。..
孙文俊 对 明月不谙离 的评论
佳作欣赏。..
孙文俊 对 遥望桃花 的评论
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