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中国军人曹玉海(二十二)

时间:2017-10-11   作者:桦林边缘 录入:桦林边缘  浏览量:554 下载 入选文集

    曹玉海感到这没有子弹射来的时刻,应该是鬼子在急于跑上来,就马上起身,往离他只有八九米的阵地上极力跑上去。他刚跑了几步,一下因重伤躺在坡上的一个鬼子,看见曹玉海跑上来。他等曹玉海一跑过,就马上起身,把曹玉海从背后抱倒。看到这个打死多个鬼子的八路军被按倒,身边较远的鬼子,就赶快跑过来。把曹玉海抱倒在地上的鬼子,就趁机不顾自己的身上的伤痛,往曹玉海的背扑上来。他想死死按住曹玉海等自己同伴来打死他,这样,也不枉受这一场伤痛。被抱得死死的的曹玉海不能动弹,心里也急。这时,有六七个鬼子飞速跑上来,妄图把八路军年轻排长曹玉海活活刺死。在着急中,曹玉海抓住一块小石头,反手,狠打在鬼子的脸上。鬼子就大叫一声,按住曹玉海背的手就松开;曹玉海身子一翻,把鬼子翻倒在地,就翻身,抓住地上的机枪,这时,多个鬼子就要跑近,曹玉海就紧急用机枪把如饿狼一样的鬼子打死,就起身,跑回到战壕里。跑回阵地的曹玉海,似乎打乱鬼子的进攻状况。在他身边的战士赵玉龙,一个长得壮实敦厚的21岁战士,夸自己最年青的排长。

“排长,你太得行了!”曹玉海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就说:“赵玉龙,注意鬼子的子弹。”

   这时,还是有子弹打上来。在曹玉海这样说时,他又听到了几个战士被子弹打中时的叫声。作为排长,他弯着要跑过去。看到是战士成二光捂着肩膀,血从他的手指缝隙里流出。还有一个战士右手捂住胸勒,脸已经触到战壕的土上,痛的紧皱脸。

“钱运才,你怎样?”过会,战士钱运才痛得脸都绯红,皱在一起。

“卫生员,快来。”曹玉海觉得钱运才伤得重,就马上抬脸喊道:一战士叫杨家福喊道:“卫生员受伤了。”

“他是怎么受伤的?”

“在抢救庄有宝,被子弹打伤脸。”

“杨家福,你把他的伤包扎一下。”

“是排长。”然后曹玉海就地指挥战斗。

    战士杨家福为战士成二光一包扎完,就马上把脸对着胸勒受伤的钱运才,准备为钱运才包扎。就看到钱运才再也没有用他的右手捂住他受伤的胸勒,而是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了步枪在开始打鬼子了。就说:“钱运才,别打了,包扎一下。”钱运才好像没有听见。杨家福就伸出手拍了一下在开枪的钱运才的背,钱运才转过他的脸来:“你喊我干什么?”

“跟你包伤口”

“不用了,我只是擦伤。”钱运才就马上转过背去接着打鬼子。钱运才伸出步枪,打倒两个鬼子。在阵地下的斜坡上,有一个鬼子在几个同伴的后面。他看到了一个鬼子倒地,滚下来,一个同伴没有反应过来,就踩在同伴腰上,两人都滚倒。一个鬼子就摸出腰间后的宽皮带下的手雷,向八路军阵地上扔来,落在钱运才的身边。他没有注意到。然后,刚才要跟钱运才包伤口的战士杨家福,看见自己战友危险,就本能扑到在手雷上。同时,包括五六个战士被炸伤亡。

在正面阵地的曹玉海听到了东侧过去的战壕里的爆炸,知道,是鬼子扔的,就一阵愤怒,把战壕上的几个手榴弹,扔向鬼子、在一阵爆炸后,鬼子被炸死多个。曹玉海对身边的一班长说:

“周班长,你马上去那边。”

“是,排长。”

“你俩也过去。”曹玉海对身边的两个战士说。

“是排长。”两个战士就跟周班长往东侧烟雾弥漫的战壕跑过去了。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这几篇很有水平,后生可畏,刮..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这几篇很有水平,后生可畏,刮..
农夫 对 夏知县巧卖 的评论
编的真好,有意思,值一赞。但..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合律加油!..
冗讯 对 与会之愤言 的评论
君能如此,在当今实属难得,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