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紫荷

时间:2017-11-12   作者:杜萍 录入:杜萍  浏览量:594 下载 入选文集

    原来,斌和海工作地不远,海一有空就到斌那里,告诉斌,她和灵儿一直在书信往来,并且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在交往,而斌内向,也相信海的话,觉得自己初中毕业后一直到灵儿在这里才开始联系,致使斌认为自己是第三者,于是斌便断绝了和灵儿的书信,任凭灵儿每周一次给他去信,他都没有回复。而海,在灵儿毕业前半年到学校找了灵儿。他说他要到广东东莞,刚在那边做传销,他知道传销非法,但是作为哥们儿,他必须过去。

    走那天,他提前半天买好车票,便找灵儿去了。

    他把灵儿约在车站外的公园里。灵儿问他为什么过来,他说临行来看看她。说明原委,海把灵儿拉到一排树后边,让她伸出手,闭上眼睛,灵儿推迟不过,闭上了眼睛,把双手伸了出去。

    她心跳得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半天感觉不到什么,正要睁开眼睛,海说:“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随着话音落下,她感觉左手被放了下去,右手腕上凉凉的,感觉是被系了一圈手链,她慌忙睁开眼睛,并且挣扎着要取下来,被海紧紧的握住了,他说:“这次到广东,不知何时回来,算是纪念吧!认识都快八年了,这些年,我心里没有停止过对你的思念,但是你一直上学,又怕影响你学业,所以一再的压抑自己,也一再的劝自己放弃,可是你一直也没有找男朋友,我又觉得,你对我也是有感情的……我也考虑过我配不上你,你也可能看不起我,可我愿意为你努力改变!如果你真看不起我,那你当我的面把它扔了吧!”。说着,海松开了握着灵儿手腕的双手,灵儿的心像小兔子乱蹦,下意识的举起右手看:原来是一款女士手表,金色,一指宽的链子,与同样宽窄的表融为一体,牌子是“飞亚达”,她本来特别喜欢手链,突然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 ,她什么也没有说,仔细打量着海……海见她很怕样子,笑着伸手抚摸着她的头 ,缕着她的披肩发,同时凝视着她,她脸烫得很,但没有阻止。半响,海停下了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想……我还有一个……一个……”,灵儿见他吞吞吐吐的,问:“快到点了吧?那我送你上车?”。海忙说:“没!早呢!只是我,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而已,不知道——你——你答不答应……”。

    灵儿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答应的,可能他这一走就是最后一面,所以灵儿说:“什么请求?我们这么多年了,还说什么请求?说吧!我答应!”。

    海再次确定:“真的?”。

    灵儿道 :“那还假的?我不喜欢撒谎,也不会!你快说吧!”。

    海依然要确定,并且用一种特别的目光盯着灵儿,他再问:“真的答应?不能反悔!”。

    “嗯!”,灵儿边使劲点头,边疑惑的看着海,感觉有点不知所措。

    海再次让灵儿闭上眼睛,灵儿紧紧闭上双眼,脑海里想海会继续给她什么礼物……但是感觉海渐渐靠近自己,双手慢慢向她身后抱住,越来越紧,灵儿刚睁开眼睛,“闭上,反悔了吗?”,一个低而柔的声音,让她再次紧闭双眼……

    紧接着,海的唇放在了她的唇边,“张开你的嘴——”,又一个温柔而低沉缓慢的声音,她试着张开,身体向后抗拒着,但是海的双手紧紧搂着她,不会摔倒,更让她无法挣脱,任凭海的唇舌在她口中蛇一样搅动……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几乎窒息,但渐渐的配合并沉醉在其中……

    突然,一阵急促的闹铃响起来,海的头很快离开了灵儿,双手同时很快放开 她的身体,灵儿滚烫的脸不敢抬头,海双手托起她的脸,轻轻吻了她的额头,定神看了一眼,放开说:“火车快开了!我走了!记得来信!”,说完,从口袋里取出一块和灵儿同款的表给自己戴上,边叫:”和你的一起的,是情侣手表!“,边转身跑向车站……

    就这样,灵儿迷迷糊糊中放弃了斌……

    一晃毕业了,灵儿本想到斌所在的地方找工作,可是,海一直也没有了联系,斌更是一直不回信。最终,灵儿的一等奖奖学金被扣除,优秀毕业生推荐资格被转让,她最终选择了来到了省城一家职业服装公司上班。

上一篇:风沙莽莽(4) 下一篇:风沙莽莽(3)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农夫 对 今夜,借我 的评论
只学一样精,不学百事通,看来..
划船老人 对 夏知县巧卖 的评论
谢谢农夫提醒,一字千金。..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这几篇很有水平,后生可畏,刮..
农夫 对 梦参老和尚 的评论
这几篇很有水平,后生可畏,刮..
农夫 对 夏知县巧卖 的评论
编的真好,有意思,值一赞。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