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华东情缘二十四

时间:2020-03-04   作者:想你 录入:想你 文集:华东情缘 浏览量:113 下载
二十四失落
  客厅,一股茉莉花香味,淡淡香浓从茶杯里,飘散出芳香。
  “大师,有个问题,想请教,有玉笛之人,就一定是张家人吗?”美香爸,不,这里是张家,该是华香爸。
  小镇宴请都在晚上,这个风俗,自建镇以来,一至保存至今。
  没人知道为什么?却早已习惯,习惯成自然,不足为奇。
  仪式结束,宾客酒足颜开,说着家事,聊着未来,辞行一一回家。
  华东奶奶一一致谢!带着除了几小外,回到家中。
  家里,李英明想着心事,品着新茶,说着话语。
  有句话叫:痰梗在喉,不吐不快。
  急不可待对大师说道:“不知,可否相告。”
  “见外了,华香都喊我四叔公了。”大师还是一张笑脸,接过李英明话语,说:“今晚是个不眠之夜,应该畅谈。在家里,没有外人,有啥话?就直说吧!”
  李英明看了下老婆,见她喝着茶,心里也有些动容,万千头绪尽在不言中。
  刘彩铃还是平时容颜,鼓励着丈夫有话就说,没什么见不得人,看着他,点着头。
  “大师,是这样……”得到了首肯,心里一暖,就想说话。
  “慢!哈哈……”大师忙合掌,打断了话,又看了看在座所有人,礼貌说:“好,就跟三姐一样,叫四叔吧!这样才是一家人嘛!”
  亲切又和谐语气,使李英明倍受感动,于是,整理了一下思路,道出实情:“四叔,是这样,玉笛,那玉笛我见过,形状、长短、大小都一样,只不过头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像箫又像笛。”
  “对,竖就是箫,横就是笛。”华东妈也是一惊,有点心神不定,急忙问:“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人拿着?在哪里见过?”
  除华香父母外,每个人,听见有笛消息,要数华东妈最急,连问了三个问题。
  “多年前,我妹夫到我家里来,见着他们女儿,颈上就挂着今晚,这种玉笛……”华香爸回忆说,脸己暗淡无光,像是很痛苦。
  一方面替家妹,感到不幸;另一个也为自己女儿,感到错过。
  认识华东就这几天,懂礼貌、头脑灵活、谈吐不俗而且又是大学生,不知不觉中,改变了看法,加深了印象,心里喜欢。
  人在某种特定环境下,都是自私,都为着自已着想或者说为下一代,但往往事与愿违,错过一段好姻缘。
  “你妹夫,当时在什么地方工作?”华东爸站起来,听说有玉笛下落,也心急,找寻多年战友,有了音迅,顿感急迫,怎么会不问,也为儿子事有下落,感到欣慰。
  “记得,妹夫说在边彊,在什么连,当副连长,说是遇到整风,退了下来。”妹夫是这样说也说明了原委,看见侄女戴着玉笛,两人谈了很久,这才知道那是一段姻缘。
  “哈哈,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你等一下……”话还没等李英明说完,华东爸就急步,走向卧室,满脸笑容,也没有注意对方表情。
  华东妈听着,也想着在酒店里,听出了美香爸说“等一下”那特殊含义。
  明白了,心里也是一阵高兴,就等。
  等华东爸拿出相片,确认是否与自己猜想一致。
  华东奶奶脸上也露出笑容,心中满意,不想事事相连,真是有缘。
  大师也一脸喜悦,点头想:这人很真诚,没有隐瞒,有了头笛,成功近了。
  看华菊也离成功不远,多年心愿就在眼前。
  华香父母一脸盲然,不知为什么?他们听后反应这么大,难道与自己猜测一致。
  有玉笛下落,都是表情不一,一股复杂心情,牵挂情绪,围绕着每一个人……
  客厅里,挂在房中白炽灯管,也闪烁着,发出少有光芒……
  “久等了,来,看一下是否是这个人。”华东爸拿出一本已经泛黄,却保存完好相册,翻开一幅:他在部队里集体照,指着前排,左数第三人。
  “这人,好像是我妹夫,但就是有点模糊,不敢确定。”李英明左看右看,比他见着妹夫时,略有偏差,记忆中却心事重重,没有相片中精神。
  “没关系,看看这张。”华东爸手有一点发抖,心情也紧张,翻开几页,一张双人照,背景是天安们城楼:“这是我俩出差,路过时,在城楼下拍摄,拍好后一人一张。”
  “这人是我妹夫。”抬头又认真看着华东爸,有点不敢相信,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忙说:“旁边这人就是老哥吧!你们是战友……”
  “这么与妹夫匆匆一别,转眼就十年,日子真快啊!自己一双儿女,已经长大成人。
  而且他与妹夫还是老战友,自己却差点成为儿女亲家。
  如果这家人,不是苦苦寻找,等待,真好事成真,又将如何面对,看来这家人还真,重情重义。”想到这,我该如何说呢?。
  李英明心中,想法无法平定,又想那个苦命女儿,能活到现在,该有多好啊!
  看看这家儿子,宁愿苦苦等待,也要考上柳城去寻找。
  为了父母一句承诺,不远千里都要找寻,需要何等毅力啊!
  “老弟,这人真是你妹夫。”激动心情无法平静,不敢相信,听着这一切,是真还是假。
  华东爸眼中渴望,变着一汪清泉流了出来,深情而带着思念说:“我们一直在寻,托朋友,找关系,走门路,把他所在地,几乎都查遍了,就是踪影全无……”
  刘彩铃也在看,确说:“是,肯定是,我这小妹,那年他们来时,都很匆忙,牵着小女孩,小女孩就是她大女,在家过一夜就走了,说去什么地方报道。”
  “那玉笛你们见着了,他们有没有说它来历,我们家可是整整找他们,十一年哪!”
  “说过。”李英明带着遗叹,说出了一切……
  原来,家里出了变故,他们大女儿,得了一种怪病,整天无精打彩,沉默寡言,平时里可不这样。
  不得以,母亲利用假期带着四处求医,正好妹夫回家,也一起医治,结果是喉咙发生病变,不多久人就去了……
  “这么说,与我儿订亲那女孩,得病走了……她挂着玉笛,也是你们看最后一眼。”说完,华东妈也流下一行热泪,拿出一张艺术照,一起看着。
  “像,她胞妹眉中也有一颗红痣,只不过小多了,不仔细看根木看不出来……”
  “最近有联系了,只不过……”
  “怪不得,找不着人,怕触景生情,改了名啊!”华东爸感概说……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