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华东情缘二十五

时间:2020-03-05   作者:想你 录入:想你 文集:华东情缘 浏览量:113 下载
二十五祝寿
  人间无常,悲喜任之;世间万物,随其了之。
  真相无意间,悄然来临,说是一个巧,佛法却说“缘”,缘由心生,了然落暮。
  玉笛出现,虽了却了一段情缘,但在座诸位,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失落,却阻止不了,应有渴望,内心不安。
  “我曾说过,华香是我张家贵人,她不出现,还不知要等多久,才能找着玉笛下落。”华东奶奶一脸表情,苦在心里,笑在脸上。
  看了看在座诸人,表情暗淡,各怀心事,仍旧挡不住内心波动,装出一副自然模样,内心依然一片苦涩。
  奶奶不动声色,在上下观看,拆开活题,左右言他:“咦!这么晚了,华东他们还没回家。”
  “妈,你有什么话说,就直说吧!”华东妈心里明白,老人家即为失去而难过,又为玉笛有下落而高兴,走上前,拉着手安慰:“在路上玩耍吧!一会儿就回来了,别担心。”
  “这样,即然玉笛有了下落,加上四哥也难得回家一趟,我想啊!”三娘语重心长说。
  说完又看着身旁唯一儿子,心里顿觉有点愧对儿子。
  当初拿出头笛做聘礼,也是她同意了得:一来为了报恩,二是门当户对。
  一对儿女,无论在年龄、思想、行为上都能达成共识,互相礼让。
  一段时间接触,能够和睦相处,真心关爱,正是: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心想熟重熟轻,也该拿出主意,自己还是家主,就这样定了,才有拿出头笛,互换聘礼,真正成就娃娃亲。
  那玉笛也叫头笛,是张家家主象征,华东在张家是长孙,也是张家唯一男丁,当然为继承人,非他莫属。
  想起四哥,心里也难过,不知他想法,也只好现在就说。
  四哥生日临近,扳着指头算着说:“往年四哥过生日,是孩子们上山,有空为你祝寿。
  今年,四哥又是七十大寿,这叫三喜临门。
  明天在家里好好庆祝一翻,随便给大伙解答凝惑。”
  三喜即:华香认亲、四哥生日,头笛下落。
  “好,七妹,大家疑问我必解答。”大师熬不过,知晓这个三哥媳妇,在娘家排行在七,小镇却直呼三娘。
  说一不二脾气,华东这点上,倒继承了她那性格。
  “四叔公好,奶奶好,妈妈好……”
  几个人慢步、悠闲走在镇上,闲聊、打趣,逛大街、上石梯走进家门。
  见客厅里灯光明亮,想似他们还在畅谈,悄悄靠扰,没听多久……里间就有声音传来。
  “进来吧!你们踏进大门就听见了,只不过……”大师沉默、思其动静、想了一会儿说:“是华香脚步最深沉,以后上山,教你一套呼吸法,要加强炼习哦!”
  李英明听后惊叹不已,凭他在公安战线上,以多年实战经验,久经沙场,也没感应到他们脚步声。
  心说:“他四叔听力这么好,看来,华香进入这家还真是不亏……”
  华东他们一进门,就向各位长辈们问好。
  “刚说到你们,你们就回来了。”奶奶看着他们,心里有安慰,孩子们都长大了,该由他们自主时候了,说:“明天,是赶集时子,华娟陪着你妈,去买菜,准备食物;华东去请你表叔、表叔娘一家;华菊、华香在家打杂,等他们回来,一人一道菜为你们四叔公祝寿。”
  奶奶分配完毕,华菊就翘了下嘴,见没有人说话,天色已深,都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华东妈起得早,把华娟叫起了床。
  这时,华香妈也出了门,看见华东妈和华娟正准备出门,忙说:“三姐,我也没啥事做,也想跟你们去,随便看看小镇集市热闹。”
  “行,那我们就外面去吃,走吧!”
  华娟边走边说着俏皮话:“华香妈,集市可热闹了,如果偶上逢年过节那更是热闹,人们穿着新衣、新裤,我们称为赛宝大会,出来也有个说法叫:叫化儿退场,可好看了。”
  说得有声有色,听得她俩都笑了……
  小镇每逢单号就有集市,周围七乡八村人,都挑着担子,推着车子,都在指定街口、巷子摆开了架式,迎来一批又一拨,提着篮子、背着竹兜。
  卖菜人吆喝接着还价,买菜人还价继续商量,进进出出,热闹非凡。
  人群不时你推我挤,偶尔惹来横眼和叫骂,大家都互相忍让。
  没有动手,却引来一片笑声,起吼声;有想打架,也不敢明来,怕引起公愤,请进派出所,就更不好收场。
  所以,秩序井然,动中有静,静中有乱,乱中有序。
  却呈现一片繁华,叫喊充实着整个市场,景色可为壮观、气势非凡……
  回到家,正如华娟所说,白色变黄,红色变暗,黑色发亮……
  看得大家直笑,只得进屋换衣,重新穿戴,穿上围裙,进厨准备去了……
  开始忙碌,一人一菜,公平较量。
  糖醋鲤鱼打头阵,华东妈最为拿手,色、香、味俱全。
  刘彩铃也不甘示弱,也拿出自家手艺红烧排骨,肉嫩骨软,也香味可口。
  不爱下厨华菊救助华香,凉拌三丝上面,一层大葱切成花、甚是惊艳。
  不过临时抱佛脚,倒学得有模有样,幸亏有人,不然真要了命,也算过关。
  华香土豆炒河虾,香红爽口,本想做麻辣鳝鱼片,不料早晨起床不久,就被奶奶叫去。
  “昨晚一高兴,忘了还有喊我奶奶,关二哥一家,你去……。”华香刚转身,就听:“不忙,叫朝天在家做上一盘招牌菜来,也好孝敬他未来四叔公。”
  华香一羞,跑了出去……
  华东从小就会做菜,因为家里人都忙,做竹笋炒肉丁,像浪里白花,清脆养眼,肉嫩滑。
  华娟喜欢兔,本性乖巧,也来了个俏皮、油酥麻辣兔,小镇特色。
  加上张家兔子小吃,在小镇久负盛名,也是家传绝学,继承人理所当然就选中了华娟,做个富贵兔子,甚是好看也味美。
  华菊一心扑在刺绣上,任务在身,不敢怠慢。
  朝天在得到华香通知后,也把“好又来”独蒜烧鳝片也端上了桌。
  表叔娘在家里,拿着新鲜疏菜,地窖里土豆、红苕,甘庶满满一大背。
  在田边、草地上,掐来鲜柴胡野味,炒成一盘,又酥了一大盘花生米。
  把四叔看得直夸:“这才是我最爱吃。”
  奶奶则从地藏室里,选出时间最长女儿红。
  亲下厨做了三鲜汤,放在大桌正中,给每人洒杯斟满。
  大小两桌人,共举杯,祝寿星福寿安康……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 下一篇:华东情缘二十四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星雯 对 《业余文学 的评论
迟到的我?迟到了吗?。。。没..
艾娡 对 花开的声音 的评论
看到此文,被你感动了,我也想..
艾娡 对 水调歌头  的评论
好诗..
寒士 对 春枝 的评论
不错..
寒士 对 小园早春 的评论
休学顽童捏蛋泥画龙点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