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第三十一章:郭大志吃醋暴打刘大奎

时间:2020-06-24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文集:大学生村官 浏览量:93 下载

随着时间的推移玉莲与何世杰的事情,在何营村村民心中渐渐地的淡化,郭大志也因一天比一天多的扶贫工作,对这件事也慢慢地抛到脑后,他对玉莲和何世杰的死感到惋惜,但在这个事件中他只是一个调解人,伤心过后他很快又回到了正常工作中来。有了这次工作经验教训,他对村里的工作更加细心了,有时只看人的表象反应并不能看出一个人的内心真正所想,虽然一个村支书的官职不大,但真正的想做一个好村官,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郭大志作为一名大学生村官,兼任村支部书记,在大学生村官中也是凤毛麟角,虽然是何宝山让给他的,但他在大学生村官中间也是一个佼佼者,他们想干工作可自己不知道想干什么,主要原因是大学生村官尴尬的身份,让他们在村中无法发挥出自身的潜力,为此大部分村官在村中都是碌碌无为者。

大学生村官也不是个个都是弱者,有些移巢新居另创新天地,也有一些不甘示弱者,靠个人的能力农村闯荡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像何莉莉一样初入大学生村官这个岗位时,也想跟村民做点什么,但随着时间的变迁,个人生活的变化,个人的奉献和社会的认可度严重不对等,从而挫伤了他们对继续创造奉献的积极性,慢慢地他们青春的热情渐渐地淡了,对大学生村官的仕途也感到了渺茫,从而使他们渐渐地把对社会的奉献转移到人家庭上。

何莉莉把自己的精力几乎全部投入在他们的生意上,对刘庄的工作并不怎么再过问,只是偶尔有一些大的活动她才参与一下,大学生村官工作,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了。

郭大志自从当上刘庄村的村支部书记以后,他的工作态度跟何莉莉恰恰相反,他整日把自己泡在村室里,对他们家里的生意不闻不问,一切全都扔给何莉莉一个人,自己专职干起村支书的工作。

他刚开始何莉莉还能忍受,可他天天不顾家,时间一长何莉莉就忍受不了他的做法了。他们现在争论,渐渐地因此事经常大吵起来,郭大志一气之下搬到村室里居住,何莉莉对他的举动也没有什么反应,就随他去吧了,可郭大志已搬走就是一个多月没有回家,这下何莉莉按耐不住了。

何莉莉气喘郁郁的来到村室,一脚把办公室门踹开,并大声喊道:“郭大志...你给我滚出来。”

当她闯进村委办公室时,嗷的一声两手捂住脸退了出来,原来办公室里大家正在开着会,她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此刻她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

她刚想转身就跑,突然身后有人叫住了她,“哎!你先别走,你是嫂子吧!”

何莉莉迟疑了片刻,这才不好意思的转过身来。

嫂子...你的脸什么啦!”

何莉莉这才难为情的把手从脸上移开,不好意思的微笑一下,赶紧解释道:“我...我...我没有事,我们不知道你们在开......”

何莉莉话没有说完,突然惊讶喊道:“大奎......”

“莉莉......”刘大奎也惊讶的同时喊道。

何莉莉发呆了片刻,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大奎...真的是你吗?”

刘大奎冲他微笑笑说:“莉莉是我。”

“你怎么在这里。”

大奎还是微笑笑说:“我是这里的刚调过来的帮扶书记。”

何莉莉也微笑这说:“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刘大奎有些腼腆的说:“我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能再次见到你。”

大奎又赶紧说:“你看...咱们只顾在外面说话,快到屋里坐会吧!大志去乡里开会去了。”

何莉莉赶紧摇摇手说:“不不...你们开着会呢我就不进去了。”

大奎赶紧跟她解释说:“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会议,就让他们开去吧!咱们到我房间里。

何莉莉刚走到门前,一股刺鼻脚臭味向她迎面扑来,她赶紧用手捂住鼻子,埋怨道:“你们这些男人也太......”

大奎赶紧憨笑着解释一下,“这两天工作忙一点,这屋没有来的急收拾有点乱,对那是大志的床。”

何莉莉开玩笑的说:“这是一点的乱吗?”

臭袜子、脏衣服,还有扶贫表床上、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她走进房间里都不知道从那里下脚。

何莉莉把郭大志的床给简单的收拾一下,并埋怨的说:“哎!不知道这个郭大志怎么想的,宁可在这里睡猪窝也不愿回家。”

刘大奎坐在她床上关心的问道:“莉莉...你和大志是不是吵架了。”

何莉莉赶紧转过身冲他微笑一下说:“没...没有...他住在这里就是为了工作方便。”

刘大奎知道她是在说谎,但他并没有揭穿她,而是微笑着对她说:“这个郭大志真的是太拼命了,为了扶贫连家都不回了。”

何莉莉也是冲他笑笑说:“你也不一样吗?你也不是没有回家吗?”

大奎叹了一口气说:“哎!我这无所谓,在那里那里是家。”

何莉莉一听有些惊讶,并试探的问:“大奎...你不会没结婚吧!”

他沉默片刻,叹了口气说:“哎!我也结过,但离了,我有一个女儿现在跟着我妈生活。”

何莉莉听了他这些,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跟他说什么是好,她无助的沉默了下来。

她没有想到大奎突然提起了他们之间的往事,“哎!我要是以前勇敢一点,我也不会错过你,但莉莉...我心里从未忘记过你......”

何莉莉赶紧打断他的话,“大奎...过去的就过去了,就别提了。”

大奎突然发现何莉莉的脸色非常的难看,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赶紧笑笑对她说:“你看看,我说着说着又说起往事了,哎!是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不提啦!不提啦!”

而这时,何莉莉突然像是有些生气的问道:“大奎...你是哄弄谁呢!你心里从没有忘记我,你说给鬼,鬼也不相信,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吭声就结婚。”

刘大奎不解的说道:“我没有呀!当时你不辞而别,我四处找你多年,就在三年前才结婚,但过了一年多我们就离了,我真的心里一直只有你自己。”

何莉莉此时愤怒了,起身就往外走,并骂他道:“刘大奎...你就不是个男人。”

刘大奎对她这一举动更为不解,上去拉住她的手,何莉莉想用力甩开他,可他们同时用力,结果何莉莉身体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倒在他怀里,并他砸到在床上。

何莉莉趴在他身上谁知她不知怎么啦!她的身体突然软了下来,她趴在他身上并没有马上爬起来,而是趴在他身上迟疑了片刻,两人都傻眼的望着对方。

这时房门突然开了,郭大志哼着小曲闯了进来,他看见何莉莉跟刘大奎此刻的动作,他顿时傻了眼,瞬间他又咆哮如雷起来,一把拉起何莉莉,抓住刘大奎就就是一顿暴打。

刘大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郭大志打得鼻青脸肿,何莉莉赶紧拉住他大喊道:“郭大志...你疯了吧!”

郭大志胳膊一甩把何莉莉推倒在地上,何莉莉这时突然明白了,郭大志误解他们刚才的动作。

她赶紧爬起来,再次拉住郭大志,赶紧跟他解释说:“大志...大志...你误会了,我们根本什么都没有做。”

郭大志一连暴打了刘大奎一阵子,他的气也消了一点,起身大吼道:“我的眼睛又不是瞎子,你们没有干什么,你们还想干什么?”

刘大奎这时也坐起来解释道:“大志...你真的是误会了,我和莉莉真的没有什么,如果要有什么,我们还会等到现在吗?我们以前恋爱了十年连手都没有牵过。”

此刻,何莉莉真是羞愧至极,心里暗暗骂道:“大奎...你个大混蛋,你跟他说这些干嘛!现在真是有利说不清了。”

这时,隔壁会议室里的同志听到这里的吵闹,也都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何莉莉见有人过来,她也给郭大志解释什么了,她捂住脸从门缝里就挤了出去逃之夭夭。

郭大志一看有其他人过来,赶紧抱住大奎说:“哎呀!大奎,看你咋这么不小心,绊倒磕这么狠。”

此时,刘大奎脸上让郭大志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但刘大奎在这个场景下还得强忍着冲大家笑笑说:“谢谢你大志,我没有事,没有事。”

他赶紧背对着大家,他不想让大伙看到自己此刻的囧样。

郭大志这时也赶紧跟大家解释说:“大奎没有事啦!他刚在羊癫疯犯了,现在没有事了,大家都先出去吧!。”

刘大奎听了郭大志的话,咬着牙恨不得狠狠的咬他几口,此时他狠死他了,但在这种场合下,他只有打掉牙往肚里咽,他总不能跟大伙说郭大志误认为他跟何莉莉偷情被他打了,这样说得话谁会信呀!弄不好他自己还开能会再被暴打一顿,他只有咬咬牙用眼狠狠的瞪了他一下。

当大家都离开以后,郭大志上去又抓住刘大奎的领子问道:“刘大奎...我问你,你到底跟莉莉怎么啦!”

刘大奎用力把他推到一边,愤怒的对他说:“郭大志...你是不是真想跟你媳妇按上也浪妇罪名,我警告你郭大志,你想损害莉莉的名声,我还不愿意呢!”

郭大志上去还要去抓他,这时,刘大奎上去就给郭大志一拳,并指着他说道:“郭大志...你就是个混蛋,何莉莉是我的初恋也是我的唯一爱过的女人,我不准许有任何人玷污她,你刚才打我,我不狠你,那更能说明你是爱她的在乎她的。”

郭大志还是愤愤不平的说:“我媳妇轮不到你来这里指手画脚。”

刘大奎还是气未消的说:“郭大志...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不准许任何人玷污莉莉。”

郭大志气刚有一些消又被刘大奎的话给激发了起来,他上去还要跟刘大奎拼命,何莉莉突然闯了进来。何莉莉从房间里逃出去,她刚走了不有多远,她就停住了,她了解郭大志的性格,如果把他们两个男人单独留在一个房间里,说不好真敢出点事情,于是她又转身折了回来,走到门口看他们不怎么闹了,她刚要走又听到他们又争执起来,她这才破门而入。

“郭大志...你给我住手。”

她转身把门反锁住,以防其他人再进来。

她走到郭大志跟前抓住他朝脸就是一巴掌,并骂道:“郭大志...你个混蛋,你赶紧跟大奎道歉。”

郭大志被她这一巴掌打蒙,发愣了半天,惊讶的说:“我...我跟他道什么谦,你们...你们......”

何莉莉冷笑了一下对他说:“我们怎么,你如果认为我们有那个关系,今天我就做给你看了。”

她走到刘大奎跟前,抱住他的脖子往他脸上亲一下。

这把郭大志的脸都气绿了,骂道:“你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

何莉莉对他没有好气的说:“郭大志...我告诉你,我跟大奎恋爱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在那个山沟沟里趴着呢!我们真想那个还轮不着你什么,我和大奎恋爱十年,他连我的手都没有拉过,我既然嫁给你了,我就是你的女人,刚在是我不小心摔倒,是大奎接住了不,你还没完没了啦!今天你真认为我跟大奎有那个了,我们就真那个给你看看。”

刘大奎这时赶紧跟大志说:“大志...你别当真,莉莉这是说的气话。”

何莉莉突然又转向刘大奎愤怒的说:“你也不是也什么好东西。”

何莉莉甩手扬长而去,郭大志和刘大奎瞬间都愣住了。

他们迟疑了片刻,刘大奎赶紧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追去,她是你媳妇。”

郭大志赶紧追了出去,他追上何莉莉赶紧跟她解释说:“老婆...刚在我错了。”

郭大志跟在她后面跟她解释,周围的人都把目光投在他们身上。

何莉莉害羞的加快步子离开此地,并生气的跟他说:“你给我滚一面去,别跟着我,你真有本事的话就一辈子都别回家。”

郭大志还跟着她解释说:“老婆...你别生气了,我这就搬回家。”

何莉莉小声告诉他,“别人都看着呢!”

郭大志这才明白她的心意,也不再跟着她解释了,但他也没有再回村室,他平白无辜的把大奎打一顿,此刻回去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现在就回家吧!又感觉他自己完全向何莉莉缴械投降了,他感觉自己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他这时去哪尼!心里不停的思索着,他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他不知不觉中走到了赵敏家门前,此刻眼前一亮,“对呀!到赵敏家坐会再说吧!”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诗歌《迎春》在全国第二届“琅琊杯”诗书画家精神大赛中获得三等奖,《圆梦》《夜思》在全国诗书画家创作年会上获得二等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疫情下的爱情》《大学生村官》《麦子黄了》《爱哭的局长》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刘勤政 对 悼亡妻 的评论
这有个问题需要澄清一下,这首..
艾娡 对 有梦便追 的评论
有梦便追,向您学习!..
梓耕 对 窜天杨 的评论
《窜天杨》的作者,路两旁的“..
艾娡 对 我是您的营 的评论
这个结局很令人意外,但我想知..
艾娡 对 高三岁月 的评论
我也想起了我们的高三岁月和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