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三十二章:初恋的记忆

时间:2020-06-24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文集:大学生村官 浏览量:151 下载

郭大志连门也没有敲冒冒失失的闯了进去,走进院子里看看没有一个人,房间门都关着,郭大志轻轻地喊两声,“嫂子...嫂子...赵敏 ...你在家吗?”

房间里没有人回答他,他轻轻地一推门开了,他小心翼翼的走进客厅,在房间里四处瞅一下,房间了静悄悄,他又到卧室里看看也没有人,他自己自言自语的说:“这个赵敏出去玩也不关门,不管了我先在这里歇歇再说吧!”

他往沙发上一躺,眯着眼睛休息,今天他暴打刘大奎也并非是以为怀疑何莉莉跟他一不正当的行为,他心里明白,何莉莉跟他之间不会有什么,刘大奎来刘庄村还不到两个星期,在这期间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何莉莉也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就是他们以前有过一段恋情史,现在再复燃此刻也是不可能的,他心里明白何莉莉是清白的,他又为什么还暴打刘大奎呢!主要是在他的心中一直跟何莉莉生着闷气,他自己搬出家住在村室都有一个月了,何莉莉不找他,他也无颜回家,就这样他们两口子僵持着,郭大志心中的怨气一直无处发泄,突然被他闯见那尴尬的一幕,他顺着也就把气全部撒在刘大奎身上。

郭大志躺在赵敏家沙发上渐渐地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刘大奎在何莉莉和郭大志走后,他一个人留在房间了,让他陷入沉思之中,何莉莉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他心情的平静,当他心里正忐忑之时,又被郭大志暴打一顿,经过这一顿暴打使得他的心又回到了原点,也让他清醒的认识得,过去就过去,根本无法再回到从前。

他在床上默默地坐了一会,起身打开他的行李箱,拿出他以前写的日记,翻阅那一张张发黄的日记,回忆着他跟何莉莉过去的每一滴。

当他翻到他跟何莉莉分离后的一篇日记,他轻轻地念着:

今夕的月亮在流泪,

冰冷的月光钻进窗棱里,

孤单的深港

听不到一丝人的声响,

苍茫的黑夜,

沉静的让人窒息,

苍穹间寻不到一点生机,

我的心

被魔咒拉进了

一个蛮荒的世界里。

孤独的心

在荒漠中四处游荡,

不知何方才是温馨的乐港,

凄惨与荒凉,

让人窒息,

让人惆怅。

苦涩的眼泪,

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它的凄凉,

宁静的深夜

只有自己去独享寂寞的时光,

昨日的阳光

已被这寒夜冰封于那蛮荒之上,

跳动的心

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美丽的爱情啊!

将会被送进那漆黑的严冬里

深深地埋葬。

刘大奎读完自己写的日记,静静地坐着发呆,此刻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又努力在想跟何莉莉过去,但笨着脑子不知怎么也想不起一段完整的回忆,过去的何莉莉怎么样,他渐渐地失去了她的声响,现在突然冒出来的只是郭大志的妻子,跟他过去的恋人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他越想感觉自己的脑子里越是空白,只有在这发黄的日记里透露出一丝的凄凉。

“美好与温馨那里去了。”

他双手抱住头用力的去想,他想得自己的头疼的像万只蚂蚁在撕咬他,但他还是没有记忆起过去的一丝美好,而且何莉莉过去的样貌,他突然感觉也模糊了,他的脑海里只留下一条深深地爱过的痕迹,其余的一无所有。

赵敏冲洗完澡,从洗澡间里出来,一边用毛巾擦着她额前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哼着小曲向沙发前走去,她一屁股正巧坐到正在熟睡的郭大志身上,她刚坐下突然发现自己坐在了一个人身上,她吓得嗷的一声跳了起来,郭大志被她这么一坐也猛地被惊醒了,郭大志刚想叫喊,被此刻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赵敏回头一看是郭大志,转身就要打他,“你吓死我啦!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说一声。”

突然她发现郭大志眼直直的瞪着她发呆,她低头一看,瞬间明白了过来,平时她一个人在家光着身子满房间里串,今天她洗过澡也没有穿衣服直接就从洗澡间里走出来了。

此时,郭大志正在她家沙发上睡着,这让他看个精光,她瞬间嗷的一声蹦起来,“啊!郭大志...你......”。

她赶紧中的毛巾遮挡住下身,快速跑回洗澡间。

郭大志见她这么大的反应,赶紧对她说:“哎哎!咱至于这么大的反应不,我又不是没有见过你。”

赵敏跑回洗澡间没有好气的对他说:“郭大志...你个大混蛋,你快点给我滚出去。”

郭大志走到洗澡间门前对她说:“赵敏...咱不至于这样夸张吧!都是成年人谁没有见过谁,我就是来你这里避避难。”

赵敏还是骂道:“你给我能死多远死多远,快给我滚一边去。”

郭大志哀叹道:“哎!今天我是得罪哪路神仙了,媳妇,媳妇吧!差点没跟别人跑,这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吧!我差点不被你坐死,还怨我。”

赵敏在洗澡间里幸灾乐祸的说:“该...坐死你正好,谁让你不吭气来我家里。”

郭大志并没有理会她而是两手抱拳对天祈求道:“各路大仙呀!在下哪有得罪之处请多多包含,我会给你多烧点香,阿迷...阿迷...多多保佑。”

赵敏在洗澡间里好奇问道:“大志...你刚才说咋,你媳妇跟别人跑,真的假的。”

郭大志没有好气的说:“你媳妇才跟别人跑了呢!”

赵敏跟他调皮的说:“我没有媳妇呀!”

郭大志叹了口气,“哎!跟你说也没有劲,我走啦!”

赵敏赶紧叫住他,“别呀!你帮我把衣服拿过来,一会咱们拉会,你再走。”

郭大志有气无力的说:“哎!跟你聊有啥劲,我看还算了吧!”

“别呀!我可以帮你分析分析,做个你的参谋。”

“好吧!你的衣服在那里呢!”

“在卧室的床上。”

郭大志慢腾腾的给她拿来衣服递给她,懒洋洋地坐回沙发上。

赵敏穿好衣服坐在他身边八卦的问道:“唉!大志...莉莉真的跟人那个了。”

郭大志突然脸一沉,不高兴的说:“我发现好话到你嘴里就变味了,啥那个莉莉真的假的那个啦!”

赵敏好奇的追问道:“大志...啥情况,你跟我讲讲呗!”

郭大志思索了一会儿,叹气道:“哎!赵敏...你知道那个大奎跟莉莉以前啥关系不。”

赵敏两眼乎灵灵的瞪着他问道:“你快说,他们啥关系。”

郭大志懊恼的说:“他...他们以前居然是情人,而且他们还谈了十年,更可气的事,何莉莉这么多年居然一个字没有跟我提起过他们之间的事。”

郭大志本以为他这么说可以得到赵敏的安慰呢!没有想到,赵敏反过来责备他说:“哎!你这是吃的哪门的醋,他们以前谈过恋爱不是很正常的吗?给你以前没有恋爱过一样。”

郭大志有点着急了,“哎!你听我说完,我生气的是今天我到村室居然看见何莉莉她正趴在他身上。”

赵敏一听惊讶了,“啊!还有这事。”

“但他们说是莉莉不小心摔倒正砸倒在他身上。”

赵敏知道这时不能再刺激郭大志了,如果此时给他一点小小的刺激就能激发他的怒火。

她赶紧对他说:“可能就是碰巧了,据我对莉莉的了解,她一定不是那样的人,我看是你多想了。”

郭大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也是觉得他们是巧合了,但我还是气不过,我把大奎给打了。”

赵敏一听惊讶的说:“啊!你把大奎给打了,你也太虎了吧!”

“我就是心烦,何莉莉她一个多月了都不理我。”

赵敏这时坐起身批评他说:“你还好意思说,你把人家莉莉一个人晾在家里一个多月,还怨人家不理你,要是我,我非揍你不行。”

郭大志用手捂住脸仰睡在沙发上。

赵敏又问他道:“你今天还不打算回家。”

郭大志赶紧坐起来说:“不不,今天我必须回去,不然媳妇真跟别人跑了。”

赵敏催促他道:“既然打算回去,你还等什么,你还不回去。”

大志摇摇手说:“不不...我再在你这里待会再回去。”

赵敏起身说道:“我这里成你的避风港了。”

“那是,你这里就是我的避风港。”

赵敏微笑着跟他开完笑说:“我是你啥呀!我这里是你的避风港。”

郭大志思索了一会儿说:“你是我,最亲...最亲的人。”

赵敏开心的笑笑说:“拉倒吧!你在说说我就成你的情人了。”

郭大志调皮的接着她的话说:“你想做我的情人,好呀!我没有意见。”

赵敏冲他噘一下嘴说:“你让我做你的情人,你不怕我老公把你活剥了。”

他们在赵敏家开始的说笑起来。

何莉莉自从见过大奎后,胸前像是揣着一只小兔子,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虽然跟他过去了将近十年了,当看见他的那一刻心跳还是不停的加速。

何莉莉在结婚之前就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她只有对刘大奎默默的爱恋了十年,虽然他们跟对方没有直接表白过,但他们对对方的恋情是不言自通。

何莉莉和刘大奎是在初中就在一起,他们彼此之间都非常好,朦胧中他们之间就产生了恋情,这朦胧的情感在当时可能称不上爱情,但他们对彼此的好感,都让对方难舍难分。随着他们渐渐地长大,他们之间的这份情义也渐渐地升华,他们连自己都说不清楚,他们之间是友情还是爱情。

人常说:日久生情,在一起久了友情也变成了爱情,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表白,但他们之间都在默默地依恋着对方,他们上高中,上大学,虽然在读大学时,已经分开了,他们不在同一座大学,但他们的心是一直相连,他们之间相互通信,相互彰显自己的情感,他们也为那美好的时光默默地享受着,在他们之间不宣的爱占据他们的心头。

何莉莉说是没有谈过恋爱,是因为她没有像别人一样敞开心扉的把自己的情感表达给对方,没有向世人宣告她的爱情史,她只是默默地爱恋着,而且爱恋的还比较深,以至于在上大学期间有许多男生追求她,都被她给拒绝了。

何莉莉来着最原始的初恋大学毕业了,她本想放开一切去尽情的追求一下自己的爱情,去轰轰烈烈的谈一次恋爱,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她爱恋了十余年的刘大奎听别人说他已经结婚了,听到这个消息,她整个人一下子崩溃了,她埋怨老天对她太不公平了,为此她大学毕业后也没有找工作,在家以待就是一两年,直到她遇见郭大志,才算把她的心结解开。

她的初恋在她脑海里渐渐地淡化了,直至沉入心底,可她正平静的生活之时,突然间遇见刘大奎,并且告诉她当年刘大奎并没有弃她而结婚,得知这一消息的她不知自己是该忧还是该喜。

“老天啊!老天...你给我开什么玩笑,你让我们的爱情没有结果,又为什么现在让我知道这一切呢!”

何莉莉仰天长叹,她埋怨老天在捉弄她的人生。

流干的泪啊!

时过境迁

还要品尝那苦涩的味,

过期的情啊!

枯竭无味

还要感受那苍白的泪。

人生啊!

又有几行泪,

泪干的痕迹

填平了人生的记忆,

就是伤痕累累

也只是那月缺月圆的时分。

花儿谢了,

将孕育出新的甜蜜,

暴风骤雨里

也会感受到彩虹的气息;

四季轮回的更替,

又何时得知立足在风雨里。

何莉莉默默地沉思在院子里,突然郭大志从外面闯了进来,笑嘻嘻的对她说:“老婆...我回来啦!”

何莉莉并没有理会他,还是默默不语在院子里站着。

郭大志讨好她的笑嘻嘻说:“老婆...还生气呢!”

何莉莉转身就进了房间,她坐在沙发上,两手往胸前交叉一放,发呆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郭大志还是讨好她的靠她跟前坐着,“老......”

他还没有说完,何莉莉突然推了他一下,“滚...”

他故意大幅度的在何莉莉跟前表演一下,一屁股坐在地上,何莉莉突然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郭大志赶紧说道:“笑啦!笑啦!”

何莉莉还是没有好气的说:“你给我滚一边去,还给我滚回你的村室里去。”

郭大志赶紧跟她求饶道:“老婆大人我错了......”

他一边跟她道歉,一边趴到她身边给她捶背,刚开始何莉莉还排斥他的动作,渐渐地也接受了他的服务。

她过了一会儿,叹气道:“郭大志...咱们这样过得有劲吗?”

郭大志赶紧对她说:“哎哎!你忘记了,咱们的承诺了,一辈子谁也不许再提离婚两个字。”

何莉莉狡辩道:“我遵守承诺,我没有再提离婚两个字,我是问你,咱们这样过得有劲吗?哎!我是从屎坑里爬出来,又一脚跌进尿坑里,跟你这个屎壳郎搅在一起,我看我这辈子是完了。”

郭大志笑嘻嘻的对她说:“咱们这叫臭味相投。”

何莉莉突然严肃的对他说:“我问你,你今天吃的是哪门子的醋,把刘大奎打那么狠,我难道跟你这么多年就那么不值得信任,我在你心目中就是那样的人。”

郭大志赶紧跟她道歉道:“老婆...对不起,我错了。”

他继续给何莉莉按摩,并继续说:“老婆...我那也不是太在乎你吗?好啦!老婆...原谅我这一次好吗?我真的太爱你啦!”

何莉莉赶紧拿开他的手说:“好啦!好啦!你别给我肉嘛啦!”

郭大志一看何莉莉不再生气了,赶紧跳到她身边抱住她亲了她一下。

何莉莉赶紧推开他说:“臭死啦!你快给我洗澡去。”

郭大志调皮的冲她笑笑,“遵旨...老婆大人。”

郭大志去洗澡,何莉莉这时也露出了笑颜,聚集在她额头上的愁云也消散了,雨过天晴,何莉莉也轻松的伸伸懒腰,深吸了一口气,并又呼出来,让沉积在自己身体内多日的污气统统呼出来。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诗歌《迎春》在全国第二届“琅琊杯”诗书画家精神大赛中获得三等奖,《圆梦》《夜思》在全国诗书画家创作年会上获得二等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疫情下的爱情》《大学生村官》《麦子黄了》《爱哭的局长》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艾娡 对 有梦便追 的评论
有梦便追,向您学习!..
梓耕 对 窜天杨 的评论
《窜天杨》的作者,路两旁的“..
艾娡 对 我是您的营 的评论
这个结局很令人意外,但我想知..
艾娡 对 高三岁月 的评论
我也想起了我们的高三岁月和校..
艾娡 对 给宝贝女儿 的评论
情真意切,读来很感动,也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