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我是局长的贫困户(二)

时间:2020-07-06   作者:冰川 录入:冰川  浏览量:97 下载

“死瘪三,你个老流氓,看我不打你……”李寡妇抡着扫把追了出来。

瘪三抱着头一边跑一边回头对李寡妇说:“李寡妇,你…你…你敢打我,我可是局长的贫困户。”

“你个老流氓,我打的就是局长的贫困户。”

李寡妇追上瘪三抡起扫把就是朝他头上来一下。

瘪三抱着头疼得嗷嗷叫,“李寡妇,你…你还真下死手。”

“叫你跟我耍流氓,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李寡妇追着他还打。

瘪三调头就跑。

“哎呦!”

一个女孩被他直接撞在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瘪三道着歉也没有停下脚步,绕过女孩继续往前跑。

李寡妇赶紧向前扶起女孩,“姑娘,你没有事吧!”

女孩赶紧摇摇:“大妈,没事…没事…你们这是怎么啦!”

“哎!也没有什么,就是这个老东西,老不正经,偷看我上厕所,让我发现了。”

“啊!他…他也太龌龊了吧!大妈,你别担心,我是警察,你等着,我帮你把他逮回来。

“啊!姑娘…不用了吧!我……”

李寡妇话还没有说完,只见陆苗身子一跃,一个飞腿就把瘪三踹倒在地,又是一个跳跃,一条腿扣在瘪三脖子上。

她出工作证对瘪三说:“我是刑警陆苗,你涉嫌猥亵妇女,我将对你依法逮捕。”

瘪三听了陆苗的话,瞬间害怕起来,趴在地上哆嗦着求饶道:“警…警察同志,我…我错了,你…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我再也不敢了。”

这时,李寡妇也赶了过来,对陆苗说:“姑…姑娘,他今天也让我打过了,我看你就放了他吧!”

大妈…你不用害怕,像这样的人渣就得对他严惩,你就让我把他抓回去关他几天再说。”

“啊!还关他几天,姑娘,这样不好吧!都是乡临乡亲的,我看就没有这个需要了吧!”

大妈…有这个需要,猥亵妇女就已经够成犯罪了,大妈…你放心,我给你主持公道。”

“姑娘,大妈谢谢你,要不你先把他松开,把他一直按在地上,他怪难受的。

陆苗这才抓住他的衣服把他拎起来,“给我放老实点。”

瘪三起身赶紧跟李寡妇乞求道:“李寡妇…不是,嫂子…我错啦!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快跟这位警官求求情,把我给放了吧!”

“姑娘,他就是偷看我上个厕所,也不是啥大事,要不,今天的事就算了,放了他吧!”李寡妇也向陆苗求起情来。

“哎!好吧!大妈,你当事人都不追究他的法律责任,那我也就放了他。

!我告诉你,你以后再敢猥亵妇女,我一定抓你去坐牢,记住了没有。”陆苗对瘪三训斥一番这才把瘪三放开。

瘪三赶紧道谢,“谢谢你,警官,我记住了,我再也不敢了。”

瘪三说完一溜烟跑得没有了踪迹。

李寡妇也跟陆苗道谢道:“谢谢你姑娘,要不你去我家喝点水去吧!”

陆苗冲她笑笑,“大妈,你不用谢我,我也没有帮上你什么忙。”

“唉!对啦!大妈,我跟你打听一下,你们村里程文华住在什么地方。”

李寡妇思索了半天没有想起陆苗说的陈文华是谁,“姑娘,你说的程文华,你确定说我们村里的人吗?我们这个村百分八十的都姓程,我真没有听说过还有叫程文华的人。”

陆苗从包里拿出一张表看看,“大妈,不错呀!就是你们程楼村的一个贫困户叫陈文华。”

李寡妇又思索了半天,突然惊讶的用手一拍脑门叫起来,“哎!姑娘,你说的就是你刚才按倒的那个老头瘪三吧!他的大名就叫程文华,我们平时都叫他瘪三,你猛一说他的大名我还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啊!他就叫程文华。”

“对,他就叫程文华,姑娘,你找他,他是不是犯啥事啦!”

陆苗赶紧摇摇手说:“没有...没有...他没有犯事,我找他只是来替我舅舅走访一下他的贫困户。”

“哦!是这样。”

“大妈,他家住在那里,我给他买了一点东西想给他送去。”

“他家住在村西头,反正现在我也没有什么事,要不,我带你去吧!”

“谢谢你,大妈。”

陆苗从车里取出一箱牛奶递给李寡妇,“大妈,这箱奶送给你。”

李寡妇跟紧说:“姑娘,这个不行,我又不是贫困户这奶我不能要你的。”

“哎!大妈,你就拿着吧!反正我买的多,这箱就送给你啦!咱们认识也是个缘份,就当我孝敬您啦!”

李寡妇还想推辞,陆苗直接把奶塞到她怀里,“大妈,你就手下吧!”

李寡妇拿着牛奶微笑着说:“那行,我这奶我就手下啦!姑娘,今天中午你得到我家去吃饭。”

“大妈,我车里带有饭,我怎么能麻烦你呢!”

李寡妇有些不高兴的说:“你不去我家吃饭,这奶我也不能要你的。”她说着就把奶放回到陆苗的车上。

陆苗赶紧掂起牛奶再次塞给李寡妇,“好好,大妈,中午我去你家吃饭,这牛奶你可以手下了吧!”

“那好,这奶我收下,我这就带你去瘪三家去。”

陆苗拎着一箱牛奶一桶食用油跟着李寡妇去瘪三家,李寡妇让邻居帮她看一下陆苗送给她的牛奶和扫把,幸福的微笑着带陆苗去找瘪三。

“姑娘,这大热的天,你还来给贫困户送东西,真是辛苦你们啦!现在这党的政策真是好,不向我们这些穷人要一分钱,还时不时的给送东西,你们真是党的好干部。”

陆苗被李寡妇夸赞的有些羞涩了,有些那为情的说:“大妈,你别这样夸我,我只是替我舅舅来看望一下他的贫困户,我也不是一个什么干部,我就是一个刚毕业的小警察。”

李寡妇开心的笑着说:“姑娘,你真会说话,你是个好姑娘。”

“谢谢,大妈。”

“我家姑娘也在县公安局上班,她叫程青青,你们认知不。”

陆苗一听李寡妇说她姑娘叫程青青,突然兴奋的叫起来,“大妈,你说青青姐是你女儿,我们当然认知啦!青青姐还是我师傅呢!”

“你跟青青是同事,那太好啦!”

她们说话的功夫就来到了瘪三家门前,他家的大门开敞着,李寡妇直接领着陆苗进了院子,他院子里长满了腰深的杂草,虽然政府才给他建好不久的房子,但也被他弄的杂乱无章,陆苗刚一走进院子,就被院子里随意排放的大小便的气味熏得喘不出气来,她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从包中取出一个口罩戴上。再走进他的房间,房间里杂乱的摆放着一些旧家具,一张床上春夏秋冬的衣服都在上面堆积着,床的附近用一张破模板搭建的灶台,锅碗瓢盆杂乱的摆放在上面,还有吃过饭没有刷洗的碗筷上爬满了黑压压的一层苍蝇,床头地板上还有他晚上起夜的尿盆还没有倒掉。

陆苗看到这情景,瞬间想呕吐,他放下牛奶和食用油就退出了房间。

瘪三回到家里就躺在床上睡觉,李寡妇赶紧喊起他,“瘪三...快起来,县里干部来给你送东西了。”

瘪三光着膀子从床上爬起来,李寡妇赶紧对他说道:“人家苗苗还是个大姑娘,赶紧把你的衣服穿上,你又没有大事,你平成不能收拾一下你的房间,你看弄得乱的。”

瘪三一边穿衣服一边小声对李寡妇说:“这个你就不懂了,这是我故意弄得,贫困户就得有个穷样,这样他们才不让我脱贫,我弄干净了,他们让我一脱贫,还管我不。”

李寡妇冲他笑一下,骂道:“就你老东西鬼点子多,你就是个老实悬。”

“我鬼点子多,你还不要我呢!”

“去你的,又没有整形了,苗苗姑娘还在外面呢!”

“我懂,我懂。”

瘪三穿上衣服就往外走,顺便在李寡妇屁股上挠一把,李寡妇也没有理会他,继续给他收拾碗筷。

瘪三走出房门猛地一惊,赶紧退后一步,“警...警官,咋...咋是你,我跟李寡妇是闹着玩呢!你不是放过我了吗?”

陆苗赶紧摘下口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程叔...你误会了,我是来替我舅舅扶贫的,不是来抓你的。”

“哦...你是替汪局长来扶贫的,那你快...快...屋里坐。”

此刻陆苗有些为难了,她真的不愿意再进他的房间了,房间里的气味让她实在受不了。

瘪三见陆苗站在远处不动,又热情的说:“你叫苗苗吧!快进屋里坐吧!”

“程叔叔,你咋知道我的名字的。”

“哎!是刚才李寡妇告诉我的,快进屋里坐吧!”

瘪三再三邀请她进屋,陆苗真的太为难了,此刻如果拒绝了他吧!说明不给瘪三面子,要是听他的进了屋,屋里的气味让她难忍,正在陆苗左右为难之际,李寡妇从房间里走出来。

“瘪三...你看你屋里弄成啥样了,咋让苗苗姑娘进屋,苗苗你有啥问题就在院子里问吧!”

陆苗一听不让她进房间了,瞬间高兴起来。

“程叔叔,我就在这里问你几个问题吧!”

作为贫困户老队员的瘪三,早就对扶贫的套路吃透了,提问的问题,什么时候入的贫困户啦!年收入多少啦!什么原因入的贫困户的等等,他比陆苗还懂得多,始终是对答如流,这让陆苗非常满意。

陆苗微笑着对瘪三说:“程叔,你回答的太好了,我给你打满分。”

瘪三也傻笑笑挠挠头,突然问陆苗道:“苗苗警官,你回去 问问你舅舅我的五保什么时候能给我办出来。”

陆苗此刻有些摸不到头脑,“啥五保?”

“这个你可能不知道,就是你舅舅答应我的,说给我弄个五保,我都等了快一年了,还没有给我办出来,你回去问问他什么时候能给我办出来。”

“你整日就想着你的五保,你要它有啥用。”李寡妇在一旁不满的说。

“那当然有用了,我得指望着它养老呢!”

“你别天天惦记着你的五保了,等你真正老了,让青青给你养老。”

“这不一样,青青再孝顺是青青的事,这是国家应该给我的,我必须得要。”

“好好,程叔,我回去一定给你问问我舅舅给你办怎么样了。”

瘪三这时乐了,赶紧说道:“苗苗姑娘太好了,今天中午在我这里吃饭。”

“好啦!你抓紧收拾一下你的房间吧!脏成这样,谁能在你这里吃下去饭。”李寡妇说完就领着陆苗往外走。

“程叔,再见。”陆苗也非常有礼貌的跟瘪三告别。

“再见。”瘪三乐得合不上嘴。

陆苗得知李寡妇是程青青的母亲,李寡妇的邀请到她家里吃饭,陆苗也没有再拒绝,挽着刘寡妇的胳膊欢快的一蹦一跳的跟她回家。

她们刚进家门,陆苗突然愣住了。

“青青姐...你咋也回来了。”

程青青惊讶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们怎么在一起。”

陆苗见到程青青兴奋地跑到她跟前抓住她的手笑嘻嘻的说:“青青姐,你说咋这么巧,我第一次来这里扶贫就遇见你妈。”

“你咋来我们村扶贫了。”

“哎!我这是替我舅舅扶贫的。”

“青青既然回来了,你们两个聊,我去给你们买菜做饭去。”李寡妇说完就出去买菜。

陆苗像在自家一样,把鞋子一脱,直接跳到沙发上。

程青青也没有把她当做客人,赶紧呵斥道:“唉唉!你的脚臭死啦!快下来,沙发都让你弄臭啦!”

陆苗傻乎乎的冲她笑笑,跪在沙发上对程青青说:“青青姐,今天我把瘪三给打啦!他居然敢偷看大妈上厕所,要不是大妈拦着我就把他弄到局子里了。”

“啊!苗苗...你说什么,你把我三叔给打了,打得厉害不。”

陆苗看着程青青的惊讶的表情有些摸不出头脑,挠挠头疑惑的问,“青青姐,瘪三偷看大妈上厕所不该打吗?你怎么这么惊讶。”

“不行,我得看看他现在伤得怎么样,苗苗,你咋能这样对待老人呢?”程青青说着起身就要走。

陆苗赶紧拉住她,“青青姐,你激动个啥,他没有事,我只是把他给撂倒在地上一下。”

“你确定没有事。”

“没有事,我和大妈刚从他家里回来。”

程青青这才坐回沙发,用手指指着她脑门训斥道:“我是平时怎么教你的,遇事要冷着处理,不要毛躁,不要毛躁,你咋一点都记不住呢!”

“师傅,我今天没有毛躁呀!我非常冷着,像瘪三这样的老流氓,对妇女猥亵,不该教训他一下吗?”陆苗不服气的狡辩道。

“那看他对谁啦!对我妈那样不叫猥亵妇女。”

程青青的话让陆苗更糊涂了。

她满脸困惑的问道:“青青姐,瘪三偷看大妈上厕所不叫猥亵妇女。”

“对,不叫,他们叫打闹。”

陆苗往程青青身边靠近一下,一头雾水的问道:“师傅,你的话真的把我弄糊涂了。”

陈青青拉着她的手对她说:“苗苗...我这样跟你说吧!我三叔就相当于我的第二个父亲,我三岁时,我父亲就因跟别人打架被人家给打死啦!当时我和我哥一个三岁一个五岁,我妈带着我们哥俩投奔谁,谁都不愿收留我们,最后是在三叔帮助下,我妈才把我们哥俩养大。”

陆苗还是不解的问道:“青青姐,我还是不明白,虽然你三叔对你们有养育之恩,但他也不能那样对待大妈呀!”

程青青深吸一口气,跟她继续说道:“这事说来有些话长,我也是听话的,我妈本来是要嫁给我三叔的,而是在要结婚的头一天晚上我妈被我爸强奸了,我外公当时就被气死啦!外婆怕我妈以后嫁不出去就把他改嫁给我爸,我妈嫁给我爸后听说日子也不好过,只要我爸喝酒回到家就打我妈,我妈受委屈没有人诉说,时常偷偷地跑到我三叔那跟他诉苦,他们一来二去两人就好上了,本来就是要结婚的人,是我把横刀夺爱,我爸死后他们俩人还好过一段时间,当时我和我哥还小,在中间极力反对他们在一起,他们才没有在一起,等我们长大后了解一切后,想撮合他们在一起,但顾忌面子始终没有到一起,他们就这样僵着三叔一生没有娶妻,我妈也没有考虑过改嫁。”

陆苗听得直瞪眼睛,惊讶的说:“啊!这个世上还真有这么悲惨的爱情故事。”

“哎!不说他们啦!他们老人之间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闹腾去吧!苗苗...你还是第一次来我家吧!你想吃什么我来给你做。”

陆苗抱着程青青的胳膊撒娇的说:“师傅做的饭菜我都喜欢吃。”

“那好,等我妈买菜回来,我做饭你给我帮厨。”

“好嘞!师傅。”

程青青和陆苗正在厨房里准备做饭,这时突然有人敲大门。

“青青在家吗?”

程青青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去开门,当她打开门时,只见瘪三手里提着一箱牛奶正笑咪咪的站在大门外。

“三叔,你咋来了,快…快进来。”程青青赶紧把他让进家中。

“我看见你的车在外面停着,就知道俺家的大闺女回来了。”

程青青亲热的搂着他的胳膊一起走进房间。

“你妈呢!”

“出去买菜去了。”

这时陆苗也从厨房里出来,看见程青青亲热的搂着瘪三的胳膊,惊讶的站在门前发呆,再看瘪三单直跟先前判若两人,洁白的衬衫搭配着一条深蓝的裤子,擦得发亮的皮亮鞋,头发也刚洗过,梳着大背头,脸上的胡须也刮得干干净净,咋看上去也跟家里弄得窝窝囊囊,苍蝇满天飞,夜胡跟灶台摆放在一起的他联系在一起。

“瘪三…你…你咋把我给你送得奶拎这里来了。”

程青青一听不高兴的训斥说:“啥瘪三,你别没大没小的,叫叔。”

瘪三也赶紧说:“哦,苗警官也在这里。”

陆苗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说:“程叔叔好,我给你送的奶你咋拎来了。”

“我上年龄了,喝不惯这牛奶,拎来让青青喝。”

程青青赶紧接住他手中牛奶,微笑撒娇的说:“我就知道三叔最疼我了。”

陆苗见程青青不客气的接住她给瘪三买的牛奶,生气的撅着嘴说:“青青姐...你......”

“我什么我,去刷你的碗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我跟我三叔说会话。”

瘪三也赶紧对程青青说:“青青,你咋这样跟苗警官这样说话。”

“叔,没有事,她是我徒弟,走咱们进房间。”程青青拉着他走进房间,让他坐在沙发上,并忙着给他倒水。

瘪三虽然在平时打扮的阿拉巴基的,但他每次跟青青见面都会打扮的非常干净,只要他得知青青从外面回来,他就是再忙也要把自己打扮一番,他不想在青青面前留下一个脏兮兮的形象。村里人都说青青是他的女儿,就连青青本人也深信不疑,但他和李寡妇从来没有承认过。

他跟青青聊了一会天,就要起身离开,青青挽留他吃饭,他也没有同意,青青心里清楚是不可能留下他吃饭的,也就没有再强留他,并且把他送来的牛奶也留了下来,但青青在他临走时让他带回去她给他买的衣服和一些营养品。

“青青姐...瘪三这么疼你,把我给他买的牛奶都给你送来。”

程青青坐在沙发上回味着刚才的幸福,甜蜜的说:“那是,他是我三叔,他是醉疼我的啦!”

陆苗有些不解的问道:“青青姐...你三叔一个人这么不容易,你咋还收下我给他买的牛奶。”

“你个妮子,我知道这是你给他买的牛奶,你都说八百遍了,我能真的喝你给他买的牛奶吗?他给我送来,这是老人的心意,我自然得领啦!如果我不收下他觉得我们嫌弃他看不起他,我现在先收下回头再找个理由给他送去不就完了。”

“哦,师傅,是这样呀!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什么,以为我真的喝你送给他的牛奶,看你那小气样,你不说给师傅我买一箱孝敬孝敬我。”

“买...买...师傅,回头我就给你买两大箱。”

“看你那傻样,还不快点去刷碗。”

陆苗这才笑嘻嘻的跑回厨房。

作者简介:王红伟(1982--)笔名:冰川。农村基层工作者,参与过精准扶贫攻坚工作和环境污染防治攻坚工作,业余时喜欢文学写作,现写作诗歌一百余首,诗歌《迎春》在全国第二届“琅琊杯”诗书画家精神大赛中获得三等奖,《圆梦》《夜思》在全国诗书画家创作年会上获得二等奖;写有中长篇小说《沧海孤鹰》、长篇小说《第二夫妻》《疫情下的爱情》《大学生村官》《麦子黄了》《爱哭的局长》等文学作品。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左木啊 对 老房子 的评论
赞..
左左木啊 对 歌舞 的评论
写的真好..
艾娡 对 怀念高三 的评论
读此文,也把我的思绪了拉回到..
天山雪林 对 惊鸿 的评论
寫的好!兄弟!..
OK庞广龙 对 刻写在心壁 的评论
OKOK真实心境……感怀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