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老三届的往事(3)

时间:2022-01-16   作者:祖基 录入:祖基  浏览量:93 下载

自从我入厂后 ,当时的历任厂长都是上面派下来的有部队回来的转业干部,有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可是每任厂长干不了一两年,便调走升官了。

那时是计划经济,亏损了有县财政给拨款,工厂是从来不会发愁给工人开工资的。后来政策变了,国家开始给企业断奶了,工厂要自负盈亏了。

从那以后,上面就再也派不来厂长了;而且连一些有门路的职工也纷纷调走了。于是厂长只好在内部提拔了;厂里原来有两名担任技术员的大学生,一名是男的,另一名是女的,男的调回原籍天津了,女的后来提拔当了厂长。

多年来企业效益不好,一直亏损;再没有人愿意来当官镀金了。这时在厂里负责生产工作的我,三十几岁就‘破格’提拔为生产技术副厂长

有一次县人大主任来厂视察工作,见到我后惊讶的说;这么年轻就当厂长了!

当时农村已经把土地承包给个人了。农业机械也就开始没有了销路,上面分配来加工农机配件的任务也很少了,最后连农机修理也没人修了。

政府领导从天津请来一位大学老师当顾问,顾问是学化工专业的。在他的建议下,县领导决定我们厂转产建化工厂。

我当时表示了不同的意见;一是厂址位于县城,会造成环境污染;二是据我所知规模小的化工项目经济效益不会好。但我是一个小小的副厂长,人微言轻,根本就没人理会。后来厂里拿出来铸造和机修两个车间的地方,投资搞起了生产氯酸钾和涂料的化工厂。

化工项目折腾了两年,不仅出来的产品不好卖;要命的是散发出的气味让附近居民无法忍受。

有一次生产用的氯气泄露,把厂房后面的一片庄稼熏死了。农民们告到了县政府,县里的头头们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下令化工项目暂时停产。

这样化工厂的设备就成了一堆废铜烂铁;让本来就不景气的农机厂更是雪上加霜,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当时农机厂已经是很难经营下去了。

这时候国家开始重视对知识分子的使用了,‘臭老九’顿时变成了‘香饽饽’。上面指定县里选拔一名女副县长,要求大学文化,有做企业基层领导工作的经验。我们厂长是位女厂长,条件完全符合,而且是县里唯一符合条件的人选。

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我这个副厂长要转正了。但是当经委主任满面春风的找我谈话时,却得到了我的回答是;我干不了,不能胜任这一职务。主任满脸惊讶的望着我;这种给官不要的情况,估计领导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解释说自己能力太低,当不好这个厂长,希望领导另选高明我只适合当副手,没有统帅全局的工作能力。

其实我不是借故推辞;这两年我们的女厂长为了上化工厂,她已经将农机厂的工作全权委托给我,实际上我已经在行使厂长的权利。虽说我做了很大努力,工厂不仅没有多大的起色自己还吃尽了苦头,同时也知道再继续维持这个烂摊子我已经是无能为力了。

接下来县领导选派过两次厂长;但来人到厂里转了一圈,了解一下情况后再也不露面了。

要说还是当领导的有办法;那时正提倡民主选举厂长,于是上级领导到厂里召开职工大会,投票选举厂长。选举不提候选人,厂里厂外都可以选,还可以公开竞选拉选票。但选举进行的很平静没有人出来竞选;结果是我近乎全票当选。

这样又让我增加了自信;众望所归,临危受命!一时间觉得自己好像是浑身热血沸腾,于是我下决心要大干一场。

我向上级领导提出了;化工厂必须宣布下马,而且要进行任职前企业审计的要求。县领导不仅同意了我提的要求,还实行了当时刚出炉的厂长责任制,赋予了我更大的自主权。

我当时上北京,跑天津,四处奔波找科研单位引进新项目,找大企业联系配套加工。开发新产品,购买设备,加强企业管理。总之自己认为该干的,能干的事情全干了。

虽说自己尽了全力,但工厂只是做到不再继续亏损,职工收入略有提高;企业还是没有太大的起色,只可以算作惨淡经营吧!原因当然是我这个厂长不称职,不是当企业家的材料。现在回想起来,不成功主要原因是自己没有企业家的胆略和气魄不敢投资,更不善于融资。

有一次县经委领导找我谈话,他坦诚的对我说:“张厂长!你的最大弱点就是胆量太小,不敢干你不要怕赔钱,赔了就当作交学费了;再说赔钱是赔公家的,又不是用你自己掏腰包。  我从来是不会干没有把握的事情;一个人的性格,思想意识是很难改变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企业发展是要受到自身状况、地理位置、交通等大环境的限制。俗话说,没有梧桐树难引的凤凰来;有几次来农机厂考察的合作单位都望而却步了。

企业想要发展,最需要的是人才。厂里不仅很难引进人才,就是连分配来厂的一名大学生和两名中专生,不到一年,大学生去了科委,中专生去了银行和工商局。其实他们学的是机械专业,而且是属于农家子弟考出来

当时是年轻人都不愿意分配到工厂当工人,原来的也几乎都想法调走了,厂里只剩下年龄大文化低的老工人了。我于是做出来一个决定;招收本厂职工子弟来厂当工人,要求是男性和必须是初中以上文化。

这个决定得到老工人的拥护,他们的孩子大多在家务农,想出来找工作没有关系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能到工厂来学一门技术,虽说不是正式工;他们这也是算离开了农村。后来招的这批工人子弟进步都很快,成了厂里的骨干力量。

我这个厂长一天到晚忙的不可开交,闹得自己身心疲惫,苦不堪言。其实我真的天生不是当官的材料;不仅不会和银行,税务,工商部门去搞好关系,更不会讨好上级领导而且还和领导们对着干,就连县长也敢去顶撞。

县里要搞一个工程,需要占用农机厂的一块地方。几经交涉后,财政局答应给一部分补贘款但是款项迟迟没有到位。按常规我应该找财政局长去‘疏通’;其实农机厂是国企,没有土地转让费的说法,只是答应给了一部分搬迁款。可是我不按常规去办事,而是下令不给钱就不腾地方,事情就这样僵持在那了。

于是县长召开办公会时就把我‘请’了去“你们农机厂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点全局观念也没有!那块地方怎么还没有给騰出来?县长态度威严的开口向我兴师问罪了我答道:“因为财政局的补贘款没给拨过来,我为此还召开了职代会,他们的意见必须等款到后才可以。”这时财政局长说话了:“张厂长!你知道这些年来财政上给了你们厂拨了多少钱吗?你们厂亏损这么多钱,不都是欠县财政的吗?”我答道:“财政局是给过我们厂不少钱,可我在任期间一分钱也没有得到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省里去年有一笔拨给农机厂的设备更新专用资金至今没有给我们。”

这时候县长大人听得不耐烦了,满脸严肃的大声对我说:“你知道吗?你们可是国营企业,按政策我是可以无贘征用你们的地方!”我听了后也语调强硬的回答道:“县长说的很对,既然这样,你们根本没有必要找我来,告辞!”

我的话让会议室里在座的大小官员瞠目结舌;居然有人敢和县长这样讲话。

县长的工作作风是有名的强势,据说县委书记都惧他三分。我心中说,这次我一定会就地免职了。我刚站起身来,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喊道:“张厂长你先坐下!”然后他到县长身旁耳语了几声后,对我说道:“你们的事散会后再说。”

第二天,财政局就把钱给厂里拨了过来。

事后经委主任对我说;张厂长你怎么这样死心眼啊!你给县长和财政局长一个面子,再和他们搞搞关系,就是不止给你这点钱了;这回可好,还把县长和财神爷都给得罪了。

当席卷全国的企业改革大潮涌来时,我们的县领导者也开始对县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小企业进行改革了。

当时农村分田到户极大的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成功的让农民收入得到了提高。于是有了一个说法,企业改革要借鉴农村改革的成功经验但是工厂又不可能分给个人单干;于是县领导们决定把国营和集体企业承包给私人经营;他们认为只要把企业交给个人经营,就可以改变原来的落后面貌。

接下来开始搞个人承包企业了。先是集体企业,接着是国营企业。国企承包是要征求原负责人和职工代表大会的意见,我当时的态度是举双手欢迎。自己是这样想的;人要有自知之明,干不好就应该主动让贤。

经委领导误以为我要承包,于是决定农机厂公开招标承包。我这个人对当官本来不是太感兴趣;但是认为当一个厂长不同,还是可以为国家做点实事的——可是这个厂长真的有些干够了。原因不只是我没有干出什么名堂来,而是被厂里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乱事,搞的焦头烂额。

县里工厂的工人和城市里的工人不同,有的工人是通过关系来的;从农民变成工人是为了吃皇粮,享清闲来的。这些人即无技术,又不肯出力;可是一个个讲起话来头头是道,屁大的事也可以和你掰扯半天。     

最让我头痛的是工人涨工资;一些人是事前找你说事,事后找你闹事,一天到晚弄得你心烦意乱还得耐心做工作。一次我为了说服一个没调工资的工人,就说你现在的工资比我这个厂长还高嘛,我还是你们选出来的啊!他回答了我一句;我能和你比吗?你还当官呢!言外之意我这个厂长想必是可以捞到大大的好处的。

我当厂长这些年,深深的体会到;国有企业如果不实施改革是没有出路的。不实行竞争、优胜劣汰的机制,企业是没有希望的。

当时我也认为招标承包这个办法能来能人,让工厂得到快速的发展。对我来说,只要将工厂搞好了,我当不当厂长无所谓。

公开招标的启示登上了沧海市日报;一时间还真有人登门咨询考察,有市里来的,也有邻县过来的。凡是来的人我都亲自接待;主动热情的介绍情况,态度真诚的表示欢迎。我还总是要了解来人的情况,这情景看上去有些好笑;像是我在招聘厂长。结果让我很失望;看上去似乎有些本事的人最后都没了音信。

而让我觉的不靠谱的人倒是积极性十足。其中有一个下面乡镇企业的农民业务员想要来承包,可是条件不太具备,经委主管领导也不看好他。不过这个人倒是很会投门子拉关系他通过给县委书记当秘书的老乡,直接找到县委书记;也就是当初我顶撞过的县长,现在是县委书记了。

当时还流行一种说法,就是号召农民进城承包工厂。这样在县里最高领导的支持下,这位农村来的业务员获得了参加竞标承包农机厂的资格。

承包竞争指标主要是两条;一是承包人保证完成产值利润的高低,二是承包人缴纳承包风险抵押金的多少。简单的说;就是这两项指标谁谁报的高,谁就可能承包农机厂。承包人完成利润指标后再赚的钱归自己,反过来如果完不成或者企业亏损,便扣除承包风险金后终止承包合同。

县领导认为这是一个万无一失的好法子,企业从此以后可以只赚不亏了;但后来的结果却是恰恰相反。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上一篇:决窍 下一篇:黑色的星期五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