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战火中的年轻人》第六十七章

时间:2023-09-11   作者:高满京 录入:高满京 文集:高满京文集 浏览量:33 下载

67   争取主动

第二天早晨,郑紫旺和战士们便押着杜明锋,赶往驻在冀县的省政府。到了冀县,又经过一番打听,终于在下午两点钟找到了“省政府”驻地。随后,他们便向鹿钟麟述说了发生在双鹿县的情况。鹿钟麟听完,故作惊讶地说:“竟有这样的事?你们有证据吗?总不能空口说白话吧?”

郑紫旺说:“我们当然有证据。来人,把证人叫上来。”

在两名战士的引领下,那个昨天向我们汇报情况的群众走了进来。郑紫旺对那群众说:“把你昨天上午看到的情况,向鹿主席再说一遍。”

那群众点点头,然后说:“我昨天上午在村南地里干活。快收工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喊叫声。我走到地头上一看,在不远处的大路上,有一伙国军正在跟两个八路军发生争执。那两个八路军是一男一女。就听那个男的抗议说:‘你们凭什么随便抓人?”国军的一个长官说:‘凭什么?就凭你们是八路军,我们就要抓你们!’这时,那女的也抗议说:‘你们竟敢随便抓人!简直是一伙强盗!’国军的长官狞笑着说:‘只要能抓住你们,谁是强盗就由我们说了算啦。’接着就听那长官下令说:‘来人,把他们给我带走!’然后,几个士兵就把那一男一女给抓走了。”

鹿钟鹿问:“你看清是国军抓的人吗?”

“看清啦。”那群众说:“抓人的是国军,被抓的是两个八路军。”

鹿钟麟转身向郑紫旺说:“他的话只能证明国军抓了两个八路军,却不能证明是谁抓的。你们凭什么一口断定是常传瑶他们干的呢?”

郑紫旺说:“我们还有证据。”他接着向旁边的战士一挥手:“把杜明锋带上来!”

“是。”两个战士转身跑下去。很快把杜明锋押了进来。

郑紫旺用手指着杜明锋,向鹿钟麟介绍说:“这是牛印武手下的一个班长。昨天上午,就是他亲自抓走的两个八路军战士。”说到这里,郑紫旺又从衣袋里掏出两张写满字的白纸,递到鹿钟麟面前说:“这是他的口供。请鹿主席过目。”

鹿钟麟接过“口供”,仔细看起来。看到最后,他的脸色变得通红。他将口供放到桌子上,走到杜明锋身边问:“是你亲自抓的两个八路军战士?”

“嗯。”杜班长只得承认。

鹿钟麟心里的火气“噌”的一下窜到了嗓子眼。当然他心里愤怒,并不是因为他的下属与共产党搞磨擦,而是因为他们把事情办得不够隐秘,居然被人家抓住了把柄。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放?虽然他在蒋介石面前,拍着胸脯接受了“限制共产党发展,继而取缔共产党”的任务,但是他也十分明白,现在是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际,国共两党联合抗日才是当前的大局。至于他们私下里那些见不得人的计划,只能在暗中进行,不能往桌面上摆。

可是现在,他们让人家拿到了证据,让人家把他们的阴谋都摆到了桌面上。

    事到如今,鹿钟麟也不得不做出一种姿态。只见他把脸一沉,怒气冲冲地向杜明锋说:“胡闹!你们竟敢抓友军的人!这简直是破坏国共合作!我要把你们送交军事法庭,依法处理。”

杜明锋一听,更加害怕了。他连声说:“鹿主席,这些都是牛司令和杨副司令让我们干的。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啊。”

鹿钟麟:“他们都是你的同谋。我要连他们一块审判。”

杜明锋更加恐慌了:“鹿主席,看在我们都是在执行你的命令的份上,你就饶了我们吧。”

鹿钟鹿更加愤怒:“来人!把他给我押下去。”

几个随从走上来,把杜明锋押了下去。

鹿钟麟这才说:“我马上发布命令,让他们立即放人。”说完,便拿出纸和笔,草拟了一道相当严厉的命令,交给了郑紫旺。

郑紫旺接过命令,仔细观看。只见上面写着:“在这国难当头,民族危亡之际,你们竟敢关押友军的人。这不是在制造磨擦吗?这不是在破坏抗日大局吗?希望你们见到命令后,立即释放友军的人,并向友军诚挚道歉。”最后的落款是:河北省政府主席鹿钟麟。

郑紫旺看完命令,立刻将命令揣进口袋,双手一抱拳:“谢谢鹿主席!我们告辞了。”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郑紫旺刚走,鹿钟麟的秘书便走过来问:“鹿主席,怎么就这样把他们的人放啦?”

鹿钟麟诡异地一笑,说:“我们限制共产党的发展,继而取缔共产党,都只能在暗中进行,不能往桌面上摆,更不能让人家抓住把柄。可是现在,他们却让人家把证据摆到了我面前,我不做出一个姿态能行吗?”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下来,微笑着向大家望去。只见大家一个个都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他又笑着说:“你们不必担心,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只是一种姿态。”

“姿态?难道你……”那秘书疑惑地问。

鹿钟麟又神秘地说:“你们没发现吗?我已经把他们的证人和口供扣下了。他们回去就无凭无据了。”

几个人都恍然大悟:“对呀!我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呢?”

鹿钟钟得意地说:“我马上再草拟一道命令,就说我们已经扣押了他们的证人和证据,要求我们的人坚决不承认他们指责的那些事,并且要大胆驳斥他们的谬论。这样一来,他们就再也奈何不了我们啦。闲话少说,我立刻草拟命令。”说完,便又拿出纸和笔,草拟了一道命令。他将命令折叠成小方块,交给他的秘书,说:“你迅速安排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杨家湾,交给常传谣他们。”

“好。”秘书接过命令,转身走了出去。

鹿钟麟望着秘书走出去的背影,又得意地说:“他们以为拿到了我的命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一回他们又失算了。我敢断定,他们肯定会先回县城炫耀一番,然后再去找牛印武他们。而我们送信的人是直奔杨家湾,所以一定会赶在他们前头。”

在场的人都佩服地说:“鹿主席高见!”

……

再说郑紫旺一行人。他们一出冀县县城,郑紫旺就向马屁股上狠抽了两鞭,那匹马立刻就像疯了似的向前狂奔,很快便将随行的战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几个随行的战士也都策马扬鞭,紧紧追赶。其中一个战士一边追,一边向前面喊:“郑书记,你跑这么快干什么?我们都追不上你啦。”

郑紫旺稍稍一紧缰绳,让马的奔跑速度慢下来。等几个战士追上来后,他才转过脸来,说:“你们没发现吗?鹿钟麟把我们的证人和证据全都扣下了。我敢断定,他一定会派人赶到杨家湾,指示常传瑶等人继续顽抗,坚决否认是他们抓了我们的人。所以我们一定要赶在他们前头,利用鹿钟麟的命令,把我们的两位同志救出来。”

几个战士这才明白了郑紫旺的用意。他们都急切地说:“咱们赶紧加快速度。”“一定要把咱们的同志救出来。”说完,几个人都策马扬鞭,以更快的速度向前狂奔。……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