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董天夏传

时间:2023-09-30   作者:陶兴国 录入:陶兴国 文集:舞台——陶子小说集1 浏览量:51 下载

一、简历

董天夏,姓董,名天夏,男性。除有“大人物”绰号外,又有绰号“懂天下”。一九四八年出生在平度西南州一个三脚跺不出屁来的家庭里。一九六八年乡镇从各村庄抽调水利工,二十岁的他成了镇水利站的一名临时工。一年后,在水利站担任施工员。那时水利建设频繁,施工员也一度走红而且红得发紫,从此这个一脚跺不出屁来的家庭再跺时,便有臭屁放出。一九八八年成立乡镇土地所时,将原水利站人员一分为二,董天夏便随着数量上占二分之一、质量也占二分之一重的水利人员又成了土地所的一名临时工,并一直临时到不再临时。

 

二 、“大人物”绰号的来源

六十年代前后,那是一个斗志昂扬的年代,也是一个疯狂的年代;那是一个意气丰发的年代,也是一个彪唬唬的年代。全国人民在党的总路线的号召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农田基本水利建设活动。人们以极大的热情和对领袖的极度狂热参与到农田基本水利建设会战当中,会战工地上红旗猎猎、彩旗飘飘歌声嘹亮,一片热火朝天的气象。人们喊着不怕苦、不怕累,其实早已累得筋疲力尽、屁滚尿流了。此时此刻人们早已忘记了堵枪口、拦惊马的英雄了,而是十分羡慕兜里插着支笔、手里拿着个尺,东量量、西测测,指手划脚、人模狗样的领导和施工人员了。董天夏就是这人模狗样当中的一个。不仅如此,董天夏特别喜欢在休息时独自一个人在工地上倒背着双手、迈着缓步、目空一切地、视而不见地晃来晃去。一天,董天夏又迈起了四方步,运动的方向是自己村的工地,同村的董天起看着逐渐走近的董天夏,向一块在工地上休息的董天夏的老爹羡慕地说,“老抠搂,看你家的小子,不用干活,多好。”

“俺儿现在是个大人物了,俺家要变了,咳、咳、咳……”不知是激动还是生理的反应,董天夏的老爹说完这句话就不住咳,憋得个脸象个紫茄子。这时,不知谁喊,“大人物来了。”从此,董天夏得了个绰号叫“大人物”。

 

三、“懂天下”绰号的来源

一九八八年,国家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成立独立的土地管理部门。当时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已基本结束,水利站人员有些过剩,所以政府决定,把水利站人员剥离出一部分人员组成土地管理所。董天夏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摇身一变又成了他妈的成了土地管理人员。当时谁也没有想到以后的发展土地管理工作反而比水利管理工作强,正如他爹“老抠搂”说的董家要出大人物了。新的工作不仅没有给董天夏带来麻烦,相反的却给他带来了新的契机,这种工作确实野外工作少、室内工作多。室内工作时,说的成分多、做的成分少,可以一边工作、一边聊天。这对于董天夏来说那简直就是如鱼得水、光棍汉进了寡妇门。什么口子村的年轻村文书是支部书记的亲儿子;水利站那位亭亭玉立、漂亮的女会计大白天就跟水利站长睡在了一起;党委才处理掉的那个院子党委书记得了十万元的回扣,镇长才得了三万元;昨天晚上十一点十分党委才调来的女大学生李妹坐着党委书记的车走了,是书记亲自开的车,看着吧,不出半年李妹准提拔……

由于董天夏你说一,他就知道二;你说天,他就知道地;你说难产,他就知道宫外孕。又加上“董天夏”和“懂天下”谐音,所以他就有了第二绰号“懂天下”。

         

四、董天夏的立足之术

   在当今这个社会,一到逢年过节有两种人特别忙;一种是能掌握别人命运的人,他们在忙着收礼。为了能全盘接受又要脱掉自己的干系,不惜动用老婆孩子、年老多病的父母。另一种人是那些急于升迁爬高的人,他们哭丧着个脸盘算着买什么礼物、花多少钱合适,然后心痛地买回礼物;再然后象个小偷似的溜进领导家,低头哈腰;再然后如逝负重地溜回家去等待希望。大人物董天夏是另类,此时此刻也很忙。他忙什么呢?你看阴历八月初八这天,他骑着摩托车赶往老胡家村村主任家。

“是董主任来了,屋里坐吧。”村干部对乡镇里来的那些没有职务的工作人员为了表示尊敬常常姓后加个主任,久而久之“上边来的人”也不推辞,更何况是大人物呢。

“胡主任,我们所里的杨所长听说你们村有杀牛的,这不马上仲秋节了吗,他想让你给买二十条牛鞭和二十条牛尾。哎呀,胡主任,买什么买,你送给他,将来你村建房我们单位少收几个钱不就有了。”董天夏道也开门见山,再说了目前他忙得很,因为按他的计划还须跑许多村呢。

就这样,大人物将十条牛尾和十条牛鞭放进自家的冰箱里,带着剩余部分去了杨所长家:“杨所长,老胡家村主任托我给你捎来牛鞭牛尾。胡主任这个人挺看事的,杨所长将来他村盖房可得照顾照顾。”

好多村的村干部给杨所长“送”了礼,杨所长感到很面光的同时,董天夏家里的物质也丰富起来。在杨所长感到为官良好、人缘尚可的同时,村干部咬紧后牙槽骂,当个吊操的所长心就这么狠、这么黑、这么贪,什么也要。

 

五、依旧是阳光灿烂

2000年,大人物董天夏走向了他人生的最底点。二月份,大人物所在的县政府、组织部、人事局联合下发了清退机关、事业单位临时工的通知。通知要求凡雇佣临时工的机关、事业单位必须在十天内完成清退工作并上报县人事局。董天夏因为一直从事临时工作自然被列为清单之中。按理说同他一起出来干的、特别是那些不显山、不显水的同伴们都或早或晚地转了正,而年过五十岁的他到头来被一脚踢出界外,他会如丧考妣地痛哭一番,然而大人物就是大人物,他不仅没有痛哭,反而依旧是阳光灿烂。在例行的送别酒宴上,他频频举杯,壮语嚎言,就好似这不是送别酒宴,而是一场生动的关于马尾巴功能的学术讲课。

国务院不断地整顿乱着装不是没有道理,你想,一头公猪不会因为一个兽医员不着装而拒绝剡割,却任由肩抗肩章、头带大盖帽的兽医员割断生命之根。各单位、各执法系统为了壮阳,纷纷制作制服,向国民示之以力量。至于对制服的规范化管理就无从考究了。所以大人物就很自然地将发给他的制服全套带回家去。

回家后的大人物即没沉沦又没寂寞,他依然故旧地穿着制服出出入,踌躇满志的姿态和国土资源执法人员的身影不断地出现在热闹集市和人群中。

“董主任,下乡来?”不知情的熟人问。

“啊,这不刚刚从王家回来,去处理宅基地纠纷。哎,现在的人觉悟太低了,谁也不让谁。”大人物认真而又骄傲地回答。

“董主任,俺侄女家准备盖五间房子,看给办办手续。”又一个不知情的熟人在集市上遇上了大人物。

“好办好办,这不小事一桩。哎,我说,咱熟,我给你个法,多少得省两个钱。你就不要到我们单位上去了,明天上午你到我家里来,我给你办。”大人物毕竟是大人物,在办假证上毫不含糊。在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目前在某些行业那不叫管理,纯他妈的是男狐狸强奸女狗熊,生个孩子叫胡熊。

大人物人摸狗样地行使着国土资源所的权力,也为老百姓办了许多假证。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不在其位却谋其政的事实。他那位在村里干文书的小舅子害了怕,特意找上门来陈说利害;

“什么?要来整我? 笑话,你看看他们那个不在下面胡捣鼓。当现金的乱开收据,当会计的做假帐,当领导的没命地往家捞。他们腚里夹着一腚屎,还敢放臭屁,就不怕放屁带出屎来先臭了自己。 ”大人物不急不慢、慢条斯理地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来 :“都在上面记着呢,这是我上几年悄悄地将他们收的建房户的款据为己有的证据。”

大人物董天夏今天算是说了句实话,确实没有人去追究他的所做,他依然故我地屡行着国土资源工作人员的职责。但更大的悲哀再次光顾了他,不知是他不做人事的报应,还是因他绞尽脑汁地算计别人的原因,病魔缠上了他。

中秋节过后,大人物感到右腿隐隐作痛,开始时尽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以维护其国土资源工作人员的形象。没想到病情继续发展,虽附以药物和表演,他终于感到力不从心和有损于自己在民众中的形象了。他远赴济南治疗,花掉办假证收入的八万元钱的回报是将股骨截掉了八公分。

董天夏在昂贵的住院费面前不得不举起降旗,仅坚持一个月就撤归大本营。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回家后的他只好躺在床上进行康复疗养。然而大人物不甘寂寞,在刚刚安顿好后就向妻子说:“把我的制服拿来,给我穿上。”

“什么?你这不没事找事,你现在穿制服干什么,再说了现在能穿吗。”

“你懂个屁!叫你穿你就穿,痛是我痛。老娘们就是老娘们。”妻子在好心遭到一阵狗屁疵之后乖乖地拿来了制服。

上衣还好说,穿下衣可就不一样了,因为伤在腿上。穿不到一半,大人物就渗出了豆粒大的汗珠,妻子看看再看看丈夫,丈夫始终是咬紧牙关,不言放弃,妻子也就充满了信心和增添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俗话说头发长、见识短,意思是讲女人看事短,不顾长远利益。俗话又说秦烩还有三个好友。这不,大人物出院后,他的一家本档、狐朋狗友碍于情面来他家看望他。他不仅让妻子帮他穿上制服,还让妻子把未穿的制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头,把大盖帽放在上边。他一边同来看他的人谈外边的世界,一边时不时地 拿起大盖帽、不经意地扶弄把玩。至此,妻子才知道自己确实不懂个屁。

时间过得很快,按医生的交代可以在有搀扶的情况下下床进行活动锻炼。董天夏让妻子买来了单拐,开始他在自家门前拐来拐去,不久,一个身穿制服、头戴大盖帽、拄着单拐的国土资源工作人员,就在大街小巷、热闹场所拐来拐去了。

作者简介:陶兴国,男,笔名晨雨,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人。工作之余喜欢阅读和撰写文字,用敲打的方式记录生活的美好和岁月的沧桑。邮箱pdchenyu@163.com电话13280830098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