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端午节采蒿

时间:2023-11-15   作者:早春二月 录入:早春二月  浏览量:37 下载
    端午节是中国以及汉文化诸国的传统节日,为每年的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源于中国,最初为古代百越地区。崇拜龙图腾的部族举行图腾祭祀的节日,百越之地春秋之前有在农历五月初五以龙舟竞渡形式举行部落图腾祭祀的习俗。
    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屈原,抱石跳汨罗江自尽,统治者为树立忠君爱国标签将端午作为纪念屈原的节日。
    敦化隶属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位于吉林省东部山区,长白山腹地。 地势四周高、中部低。属中温带冷凉气候,山区气候特点明显。
    北山是敦化市内的一座小山,建有北山公园。山下有小石河涓涓流过,山上青松环抱,绿树成荫,环境优美宜人,是一座自然条件优越、区位优势明显的栖息公园。
    每年至端午节前后,北山总是挤满了人,停满了车。道两旁有很多小商小贩在兜售节日纪念品。比如红灯笼、五彩线、吉祥物、十二生肖、玩具、气球等,当然风味小吃少不了,诸如包子,馄饨,肉饼、烤羊肉串等应有尽有。可是,节日过后却是垃圾成堆,纸片遍地。当然,剩下就是环卫工大姐们的事儿了,光收拾卫生与清扫大道就得需要几天的时间。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去上北山?因为市内就这一座小山离得最近,而且又是公园。尤其是过端午节,一方面是上山采艾蒿,另一个方面是爬山游玩,锻炼身体。
    登山以青年人居多,很多少男少女们提前一天晚上就上了山,带着帐篷、塑料布、充电灯和手电筒、煮熟的鸡蛋、粽子,还有易拉罐啤酒以及其他熟食等,集体围做在一起有说有笑,开怀畅饮,大吃二喝,庆祝端午节。
   我也迷迷糊糊地起床了,主要是刚才被楼道里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嬉闹声给吵醒了。我就这破毛病,第二天有事儿,头一天晚上肯定睡不好,躺在床上南朝北国,翻来复去地发神经。弄的跟精神病差不多。医生曾经也明里暗里地说过我有一点神经官能症。
    我一骨碌爬起来,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表,TMD现在刚后半夜二点,天不亮就去上山采艾蒿,精神病啊?
等我再次躺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算了,我也去吧……我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梦中的妻子和女儿,悄悄穿上衣服开门出去了。
    大街上行人稀少,路灯昏暗。夜空中繁星闪烁,忽明忽暗,尤其在后半夜使人感觉诡异而神秘。让人发根竖起,总感觉背后有一种寒凉袭来,丝丝入骨。墨蓝的夜幕沉寂,老天还没有苏醒。 穿过小石河桥,人逐渐多了起来,山上山下,每一个人都在专注埋头走自己的路。
    乘着夜色上山我还是头一回,跌跌撞撞深一脚浅一脚,犹如一只没有脑袋的苍蝇。我觉得头上的星星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伸手就能摘到。  前方的树木矗在黑暗中,隐隐约约,融入无形。昆虫静默无言,小草在沉睡。远处不时有手电筒和电话的亮光闪过,夹杂着嬉笑声从山腰上滚了下来。
    我经过三十多分钟的艰苦跋涉,终于爬到了山顶。在暗光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北山革命烈士纪念塔。
我站在塔基上抬头向上仰望,塔身高崇入苍穹,像是要把夜空戳破。我感觉一阵阵眩晕,心里想道,唉!从高处向下看恐高,由低处往上瞧也迷糊。自己反正就是平视看东西舒服。我突然有所悟,崇拜与蔑视一个人都很累,其实平常心最好了。
    此时塔上已经聚集上来不少人,一个个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有的在踢腿,有的在舒展四肢放松筋骨。犄角旮旯一群年轻人搂脖抱腰捅捅咕咕令人扎眼,我想看又不想看。军转头远望,天色将晓,曙光正试图推开黑暗,北极星伏在天边微笑。此时,我凝望着山脚下笼罩在一片晨光中的敦化城,不禁感慨万分。茫茫宇宙,大千世界……人在壮丽的山河面前显得是多么微不足道,我觉得自己纠结许久的儿女情长也瞬间化为乌有了。
    天慢慢放亮,所有的一切都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军环顾四周,突然发现眼前竟然都是一张张充满青春稚气的脸,不是80后就是90后。我顿时泄气了,自己这60后真的无法和他们小孩子沟通,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唉!这相差二十年的代沟怎么也越不过去了。
    我跟着人群缓缓向后山走去,不多时,又蹬上第二座山峰,这里有凉亭,名曰旭日观峰。不仅雕檐彩画,又有名家墨宝,给人一种优雅而清闲的感觉。军站在峭壁前举头向东方望去,果然如盆的旭日东升,如火喷薄而出。周围的人都地睁大了眼睛,甚至叫出了声,惊叹这眼前美丽的景象。接着照相机伸出了镜头,手机打开了相册。之前,我也经常爬北山,只是没这么早在这里看过太阳。
    后山坡上的艾蒿还真不少,只是这种多年生草本植物运气不佳,每年的五月初五就是它的受难日,一批一批的艾蒿被大量地拔割,犹如一场大屠杀。其实艾蒿还能入药,具有温经、散风、去寒、止咳的功效。只是多数人采回去插在房檐上就不管了,端午节过后就自然风干死掉了。我弯下腰和大伙们一起拔艾蒿,每下一次手,我都能感觉到它有撕心裂肺的痛。比如淌出绿色的汁,露出白色的筋,还有牵连不断的根。我的脸上挂着泪珠,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水汽?闷葫芦的军突然对着艾蒿说起话来: 还是少采一点吧!此时他的裤脚已经被露水打湿。
    我一边采艾蒿一边往里走,不知不觉脱离了人群。他越过山坡,顺着山路向西行,一座寺庙出现在他眼前——金觉禅院。
    这是敦化市在北山刚兴建的寺院,三层楼的主殿上脚手架还没有撤。院里面堆满了佛像和十八罗汉。墙外有金觉禅院圣教序,上面写道:为大力弘扬佛教文化,果如法师愿于北山建造金觉禅院与金鼎大佛遥相对应……此外还有壁画,讲的都是佛教故事,比如第一护明菩萨修行辞会之处,还有第二菩萨驾日轮象,至饭王宫托化受胎之处等等。
    我看见有几个信徒从大门进进出出,不由得一时好奇心起,于是跟着他们一起进了院。大雄宝殿还在修建,已经和这边临时的佛堂隔开。我拿着一把艾蒿在院里东张西望,被一中年胖和尚看见。那胖和尚上下打量一眼军说:”你有事吗?怎么进来的?”我忙一脸带笑,”师傅,我是采艾蒿走到宝地,因为好奇,所以就跟在烧香拜佛的人后面进来了。不过,我非常喜欢佛教文化,早就想进来学习与参观一下。”胖和尚一听脸上露出笑容,”好!施主随便参观。只是我们金觉禅院还没有完工,不让外人随便进来。除非你是俗家弟子,但要办理皈依证。不过我看你面相与佛教有一点缘,施主应当珍惜。善哉!善哉!说完胖和尚扬长而去。我望着胖和尚的背影自言自语,逛庙还要证啊?我还没想好办不办证呢!得了,不逛了,下山。
    我出了金觉禅院的大门,顺着盘山道往下走,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铁链锁门的声音,一把大铁锁一脸严肃。我加快了下山的脚步,走了一段路再回头,金觉禅院被树叶遮蔽,云雾缭绕,如在仙境。
    下面是北山游乐场,这里聚集了很家长和小朋友……当然最好玩的是摩天轮,人坐在几米高的大转轮上360度旋转,好刺激。不过,我和女儿都没有玩过,因为不敢。
    再往前走是阴曹地府迷宫,也就是十八层地狱。胆小者慎入,容易吓出心脏病。我不怕鬼,也不怕死。我一向认为那些信教的人无非是怕死,怕下地狱。自己总想永生和长生不老,结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其实人那么贪婪干什么?死就死吧!给新人腾地方。
    此时的小石河边,已经有不少人蹲在河边洗头洗脸,虽然传说端午节应该在日出之前洗濯。可是,现在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也在洗,这也是人之常情。洗一洗,涮一刷,去去晦气,沾沾喜气理所当然。我也过去厥着腚,洗了一把脸。
    在桥头,我夹着艾蒿穿梭人群,比蜗牛都慢,人实在太多了,一股股的人潮向北山涌来,势不可挡。我心想这是都睡醒了,大部队上来了。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我好像看见了自己的初恋刘凤兰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起走,个头中等偏瘦,体态单薄,莫不是刘风兰的丈夫?此刻刘风兰好像也看见了他,可是谁也没说话,只是互相看了一眼就匆匆而过。我走了几步,不由自主地想挤回去再看一眼刘风兰,可这时候刘风兰已经不见了踪影……

作者简介:贾庆军,男,汉族。1968年8月5日出生,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敦化市人,中共党员。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 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员,中国微小说学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 文字作品发表于中国作家网,关东诗阵,长白山诗词等。

上一篇:冲出太阳系《二》 下一篇:结婚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