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算的真准

时间:2024-01-09   作者:陶兴国 录入:陶兴国 文集:舞台——陶子小说集1 浏览量:57 下载

进入了阳历七月,地里的庄稼长高了,也长密了,杂草没有了生存的空间,是农民们挂锄歇息的好时候。胶莱河北岸、靠水屯的村民由忙碌进入了休闲状态。这个村自古以来就有群站街头、众聚巷尾、南一帮、北一簇、东家长、西家短说短道长,云山雾罩、不着边际海聊的习俗,这个闲情逸致的季节里更是发挥到了极致。

早饭后,五十岁的村妇杨雪梅刷完最后一只碗,急急忙忙在水龙头上冲了冲手,就匆匆出门去了,因为她昨晚才得到了一个消息:杨大鹰家里(即妻子)顶仙了,顶的是狐仙,现在正式设案焚香给人家治病、算卦,洞悉前生,预知未来。尤其是算卦,算的可准了。杨雪梅生性活跃,性格外向,心里藏不住二两干粮,得到了这样一个新闻,不赶紧说出去,不是憋死就是憋疯。

出了门的杨雪梅,一脸的得意与满足,十分阳光地直奔一个地方。这样的爆炸性新闻不能去别的地方说,别的地方不配,只有这个地方有资格发布这样的新闻。因为这里是全村的信息制造中心,也是信息发布中心。

这里是那里呢?这里就是村十字大街街口杨瘸子门市部。杨瘸子腿瘸觜可不瘸,人送绰号“宣传部长”,杨瘸子不仅嘴快而且什么也敢说,当然也不乏幽默。人们喜欢来他门市部前听他云山雾罩,自然也不相信他说的普京刚来他门市部买走了两盒“红塔山”,普京给了五十元,他退回了三十四元一类的“真实的故事”。更多的,来这里能迅速扑捉到全村各个角落里最新发生的故事,也能豪情壮志地指点世界政治风云。

杨雪梅家住在村子的西北部,走完她家房屋所在的长长的南北胡同,就是东西大街。刚一转弯,杨雪梅就看到了杨瘸子门市部前聚集了不少的人,立即感到身体内有一股巨大的膨胀力,稍不留神就会炸裂开来,不由地脚下就加快了步伐。

“他杨大婶,今天可来晚了。”坐在最外边、穿着花格子上衣的一位中年妇女对到达目的地的杨雪梅说。

“可不是吗,俺家那块死货(即丈夫)磨蹭死了,吃顿饭可要了命了。哎哎哎,大家别嚷,你们猜一猜,我听到什么消息了?”

“你有什么好消息?鸡狗六条腿的事。”瘸子嘴快,沾满灰垢的柜台上只露出半个头。

“什么?六条腿的事。你知道个啥,我说给你们听,杨大鹰他老婆顶仙了,顶的是狐仙,神灵着呢。现在给人家算命、治病,算的可准了。”

“谁?她顶仙了,她顶仙了,成了仙姑了……”一片唏嘘声。

“呸,还狐仙,我看顶的是穷鬼。”杨三胖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

“不信不信,别听她在这里胡咧咧…”众口否定。

“真的,是真的。”杨雪梅有些急。

“你真的什么,她这几年不是得了神经病了吗?她顶仙,笑话,她要是能顶狐仙,我就能顶天老爷。”坐在门边杌子上的光头杨二不屑一顾地说。

“现在不是顶了狐仙了吗,仙家还能生病?人家现在好了,好了。”杨雪梅忙辩解。

“唉,这个女人跟了杨大鹰也没享着福。神经病还不是叫杨大鹰气的?杨大鹰好吃懒做,只知道喝、喝、喝,天天叫二马尿灌地不知道东西南北,不管家里的事。”说话的是杨瘸子的邻居张二嫂。

“哎呀,真的顶仙了。收费也不多,算一卦只收十元钱,不信我领大家去看看。”杨雪梅看到大家一直不认可自己的消息,心里更加发急。

“看看就看看,反正也不远。咱也不算卦,看看不能要钱吧。”人群中有人喊。

随着喊声呼啦啦地站起一大群人,在杨雪梅的带领下,直奔村南部的杨大鹰家。

从十字街口往难走,再左拐东行,然后再右拐南行,就来到了杨大鹰家,杨大鹰家的大门虚掩着,没有上锁。走在前头的杨雪梅推开门,大家就聚集到杨大鹰家的院子里。只见杨大鹰的四十岁的妻子王小丽披头散发、目光呆滞地坐在屋前的一条凳子上。她看到家里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先是对着大伙一阵嘿嘿嘿地笑,笑的有些瘆人。然后抬眼直露露地看着最前面的杨雪梅,指着她说:“你,在娘家为嫚时就轧伙人(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看看,看看,我说算得准,算得准,你们不信,你们看、给我算的多准。”杨雪梅一脸激动地回过头来,拍着巴掌向跟她来的众人说。

原来,杨雪梅真的在娘家做姑娘时,同本村的一个有妇之夫有染、爱的是翻江倒海,坠过两次胎。杨雪梅情急之下,下意识地露了丑。

算准了。

作者简介:陶兴国,男,笔名晨雨,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人。工作之余喜欢阅读和撰写文字,用敲打的方式记录生活的美好和岁月的沧桑。邮箱pdchenyu@163.com电话13280830098

上一篇:冲出太阳系《六》 下一篇:借种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