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升职(19)

时间:2024-02-01   作者:远山谷 录入:远山谷 文集:秋色也绚丽 浏览量:192 下载

(19)升职 

四十上下的人,在单位是骨干,在家是顶梁柱,背负着工作和生活的双重压力。

这个年岁的人处在黄金年龄段,体力强精力旺,有经验有抱负,不在这时候努力在单位做出成绩和贡献,就会错失晋升的机会。不想与机会失之交臂,就得在职场上努力打拼,全身心投入。可这个年龄段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的负荷也很重。尤其有了孩子后,就有干不完的活,操不完的心,就没有那么潇洒自在了。于是忙完单位忙家里,一天忙到晚,就像个陀螺不停地转。

人在职场中,个人的升迁进退固然重要,但孩子的教育更加重要,得两头兼顾,万不可只顾了自己误了孩子。若是孩子废了,自己再成功又有什么意义。有的人自己发展得很不错,功成名就,只因为孩子教育得不好,自己老了也没有个幸福的晚年。且不说犯罪、走邪路,就是孩子工作不努力、没本事,赚不来自己吃的,也愁死人了。

在大军区的时候,我在干部部工作,领导强调做干部工作的人要做机关干部的表率,每天晚上也要上班,被视为表率行为之一。光是岗位职责内的事和部里要求大家做的工作,每个人都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真的无暇顾及自己的小家。家里有老人的都把老人叫来帮忙,经济宽裕有条件的就请了保姆,而我这个四口之家,既没有老人来帮助,也没有条件长期顾请保姆,儿子上幼儿园后,家里立马辞了保姆,几乎所有的家务活全都压在了妻子身上,而我只能礼拜天帮点忙,干点买米买煤球一类的力气活。

妻子在市里上班,骑自行车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单位。家里的一日三餐、衣服被褥的缝补浆洗、日常的卫生打扫、大院里排队买肉……单是这些繁杂的家务事就够她辛苦的了,我劝她“别把自己搞得太累了”,她说:“自己年轻,累不倒。再苦再累,睡一觉起来又是一身的劲”。妻子出生在干部家庭, 我曾忧虑过她能不能吃苦,会不会干活,有没有骄、娇二气,真没想到自小就生活在矿山的她,竟能跟山里长大的孩子那样,吃苦耐劳,勤俭持家,没有一丝的娇、骄二气。

那时候我们收入不高,又有两个孩子,经济上她精打细算,量入为出。能省的都省,凡自己能动手做的事情,她都自己动手,不知疲倦地干活,从不吝啬自己的气力。她的动手能力很强,能自己动手做的事太多了。一家人的衣服她自己剪裁自己缝制;家里的沙发,她买来材料也自己打造,只在十分必要时叫我当她的下手帮一把。家里的几辆自行车,她都是自己动手保养和修理。很长时间里,我和儿子的头发,也是她帮着理。为了给正在长身体的两个孩子增加些营养,她还自己养鸡、种菜。她心灵手巧,为自己剪裁缝制的连衣裙,做得很漂亮,穿出去朋友们问她“是在哪里做的?”,当朋友得知是她自己剪裁缝纫时,都买了布来,要她帮助缝制,有一段时间,她夜里都在缝纫机上忙碌,直累得腰椎间盘突出去住院。她的吃苦和能干,在机关大院里是出了名的,常被人称道。我对她开玩笑说:“你也太能干了,什么都自己动手,谁想赚你的钱,可真不容易啊。”妻子说:“我自己会做的事情,这钱干嘛要给别人赚呢。”

妻子全部心思都放在这个家,她把家庭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把两个孩子也管得“服服帖帖”,很少叫我为家务事分心。因了她的支持,我才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我要不把工作干好,不仅对不起组织,也对不起她呀。当然,我的努力和埋头苦干,得到了领导和同志们的认可,我多次获得了大区政治部党委的年终嘉奖。1978年机关干部评职,在最初两轮中,我是两个1964年兵被评为副团干事的人之一。因为当时机关还有不少1961年入伍的老干事还是正营级,多位部门领导提出,应将他们的老干事比照我们两个六四年兵评为副团。在最后一轮“平衡”时,分管政治部的军区首长在会上发话:“政治部也不能评那么多的副团职干事,六四年入伍的两个同志表现是不错,我看这次就不上了,你们也就没什么好攀比的了。”一锤定音,我们的副团职就被“平衡”掉了。虽然这一次职务没上去,但在其后的机关干部调资时,六四年兵不是副团职,本不在文件规定的调资范围,可政治部党委领导还是用“百分之二的提前晋级”名额奖励了我们两个人。1981年我被提为副处长,1983年我又晋升为处长。 

提处长的命令,是一个美丽的夜晚,在部里的全体干部会议上公布的。

晚上十点我离开办公室回家时,两个孩子都睡了,妻子还在缝纫机上忙着。我轻轻走到她身边,高兴地对她说:“别忙了,给你说个事。”见我笑眯眯的样子,她立即停下手中的活,问道:“啥好事?”。

“你猜猜。”我笑答。

“是受表扬了,还是获奖励了?”妻子站起身来。

“我提处长了,副转正了。”

“真的吗?”妻子惊喜地睁大眼睛问。

“当然真的,这事还能骗你呀,今天晚上在部里公布的命令。”

“太好了!”妻子说完,在我脸上来了个闪吻。

“这些年来,家里的事都是你在打理,很辛苦,谢谢你的支持。”

“一家人,说啥谢呀!这个家是我们两个人的,你那么努力工作也是为了这个家。别的,我帮不了你,不让家务事拖累你,我能做到,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妻子的几句话让我感动。是啊,这个家是两个人的,应该齐心协力,各尽所能,这不正是我母亲对我们所要求的吗。

“我提处长,也有你的功劳,这枚军功章有你的一半。”我诚挚地对妻子说。

听罢,兆敏没再说话,她只是深情款款地一直看着我,眼里泛着晶莹的泪光。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