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羞愧难当(家庭故事)

时间:2024-02-20   作者:宋双人 录入:宋双人  浏览量:39 下载

            

  作者有言:是以家庭真实往事拓编的家庭纪实故事,也可以称为小说,或许会引起一些人在情思上的共鸣……

                ------------------------------------------         

   晚饭吃完了,胡大伯看看餐桌上的剩菜,红烧芸豆剩了一半,凉拌土豆丝剩了一半,肉炒木耳剩了一半,水煮大虾也基本剩了一半,他查了查剩下的大虾,还有八个。

    胡大伯叹了口气,向已经离桌的家里人喊道:“都回来,每个人再吃二个大虾,别的菜剩了没有办法,先把大虾都消灭了!”
    说完,他先挑一个小一点的虾吃了,是故意说每个人再吃二个大虾。
    每次吃饭,他都动员家里人,使劲的吃菜,少吃饭,一是,为了摄取更多的营养,二是,为了尽量不剩菜,可效果并不好,少做两个菜吧,又显得菜少,他真是发愁!
    剩菜扔了不是那么回事,但平常,如每天中午,他和老伴只能吃剩菜,他哪能不愁?不是孩子们不吃剩菜,在白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即使是他们都在家,他和老伴也尽量不让孩子们吃。
    老伴胡大娘,饭吃得少,本来是最早离桌的,现在回来收拾碗筷,也明白老伴所说,每个人再分二个大虾吃什么意思,就只好也挑了一个稍小的虾吃了,见儿子他们还没有回来,就朝着儿子的屋里喊:“听见没?都回来,把剩下的虾打扫了!”
    儿子的屋里,还是没有出来人,胡大伯急了,又喊:“乐乐,没有听到吗?都赶紧出来,别的菜不好打扫,大虾还不好打扫吗?每个人二个,必须都吃了!”
    儿子叫胡大乐(yue),小名叫乐(le)乐(le),虽然都快四十岁了,父母还总是习惯的叫他乐乐。
    大乐见父母反复的叫,就赶紧回话喊道:“听见了,听见了,马上出去,马上出去。”
    其实,他们小家三口人,对老爸第一声喊,就都听到了,而媳妇却是噘着嘴,就是不出去,还拽着孩子不让出去,也不让大乐出去!
    没有办法,大乐挣脱了媳妇,装作乐呵呵的样子出来了,端走了虾盘子,拿了筷子,嬉皮笑脸地跟父母说:“放心吧,不就这点东西嘛,保证完成任务,坚决消灭!”
    然后,进了自己的房间,先把虾端给了媳妇。
    媳妇连看都不看,用胳膊一拐,差点把盘子碰到了地上!
    大乐又把虾端给了儿子,媳妇把孩子拽过去,不让吃!
    没有办法,大乐叹了口气,把盘子放在了桌子上,回身关上屋门,小声对媳妇说:“又怎么的了?动不动就来劲,今天又是为的哪出呀?”
    媳妇满脸怒气,而且脸气得都青了,用右手食指,点着弯着腰跟她说话的大乐脑门,咬牙切齿地说:“窝囊废!怎么,什么事情都看不明白?”
    大乐真不明白?问:“爸妈说得不对吗?老剩菜,虾好消灭,一个人二个虾就行了,你怎么还来劲了?”
    媳妇问:“一大盘虾,你吃了几个?”
    大乐说:“我吃了三个。”
    儿子说:“我也吃了三个。”
    媳妇说:“我也吃了三个,为什么?因为大虾不是平常菜,不是土豆丝,我们吃的时候都有谦让,所以才剩下了,跟其它剩菜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大乐还是不明白?眨巴眨巴眼睛说:“既然剩下了,就都分了吃了呗,一人二个就完事,多容易,也不是分土豆丝?”
    媳妇气得从原坐在床边的地方,“嚯”地站起来,扬起手,恨不得给大乐两个大嘴巴子,气呼呼地说:“这是大虾,确实不是土豆丝,看得出来,孩子在吃时也有谦让,要不然,虾还能剩下?”
    孩子听了直点头。
    大乐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但还是没有彻底明白,说:“爸妈吃的时候肯定也有谦让,所以就剩下了,分了吃了很正常呀?”
    媳妇见大乐还不完全明白,气得火上了房,真想拼命地喊几声,但无奈,还是压低了声音,仍然是小声地说:“虾不常吃,是稀罕物,爸妈不知道呀?大家吃时都讲谦让,爸妈不知道呀?”
    大乐说:“爸妈当然知道,都有谦让不就剩下了吗?爸妈所以才要求分了吃呀,不对吗?”
    媳妇说:“对个屁!既然知道都有谦让,就应该知道,谁都没有吃够,特别是对孩子来说,端过来,给孩子一个人吃不行吗?”
    孩子听了,又是猛点头。
    大乐说:“这不是端过来了吗?就让孩子吃呗,你怎么还不让吃了?”
    媳妇说:“这么端过来一样吗?是分着吃的,咱俩舍不得吃,给孩子吃,可为什么,老头子和老太太,就不能主动的,都端过来让孩子吃呢?还一个人分二个?”这回不叫爸妈了。
    大乐挠挠脑袋,有点恍然大悟了,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媳妇“啪”地给了他一个小嘴巴,转怒为喜,认为大乐终于明白了,当然,不能给他来个大嘴巴子,小嘴巴等于是奖励,所以说:“瞅你那笨样,可算明白了!”
    大乐摸摸脸蛋,笑嘻嘻地说:“谢谢奖励,谢谢奖励。”
    说完,把虾端给了孩子,孩子就高兴地吃起来,当然,是在妈妈也已经允许的情况下,妈妈还帮助孩子剥虾。
    大乐的媳妇叫海有芯,此后一连多天,都耷拉着脸蛋子!
    胡大伯照例是每天做饭和做菜,并不知道儿媳妇的怪罪,因为动不动她就是这样,老胡两口子已经习惯了。
    胡大伯在上班时,是单位里食堂炒菜的师傅,所以主动的也担负起,在家里做饭和做菜的任务,炒菜毕竟比别人做好吃嘛,如今已经退休十多年了,但在家里的这份差事,一直还没有退休。
    但毕竟岁数已经大了,过了十来天后,突然,手脚有点不听使唤了,家里人吓坏了,赶紧送去医院!
    经检查,说是轻微中风,医生让住院治疗,就只好住院了,还好,由于治疗及时,也由于轻,病情没有大的发展,并很快的好起来。
    胡大娘当然是常跑医院的,有时候是来送饭,有时候是专门来看看,虽然见已经好了,还是不放心。还当然需要照顾家里,所以,没有陪老胡一直待在医院里,也主动的担负起,在家里做饭和做菜的任务,儿子和儿媳妇说能做,不用妈妈做,她就是非做不可。
    儿子大乐,也经常来医院看看,一个星期多了,儿媳妇和孩子一直没有来医院看望。
    大乐当然是要做解释的,说媳妇单位忙,晚上还得管孩子学习,孩子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不抓紧是不行的。
    老胡两口子说,用不着来,都知道病情是个什么情况了,也不重,已经好了,再过几天就回家了,所以,用不着来。
    但海有芯知道,不看看老公公,不是那么回事,再不想看,也得去看看,姿态嘛,还是应该表现一下的。
    其实,她心里烦透了,老俩口怎么还不死?虽然,能占着他们退休金的便宜,也不稀罕,虽然,老公公能做饭和做菜,也不领情,虽然,有老太太,才能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得立立正正的,也不高兴,都死了,家里只剩下小家三口人,多好哇!
    这天晚上,她无奈,不得不领着孩子,来到了医院,蹑手蹑脚的,在病房门口先站了一会儿。
    她的做派一贯就是这样,已经习惯了,对谁都是如此,如果,能听到别人在背后说些什么,那才是知面又知心,她认为,这一点极其重要!
    果然,老俩口在说话,病房门虚掩着,听得清清楚楚。
    她不让孩子出声,竖起耳朵仔细听。
    老太太说:“你弟弟特意给你拿来煮熟的大虾,让你晚饭吃,怎么没有吃?”
    老头说:“有啥吃头,拿回去,给孙子吃。”
    老太太说:“给孙子吃,人家能不嫌乎埋汰吗?”
    老头说:“我一下子都没有动,埋汰啥?”
    老太太说:“我说是嫌乎,人家哪知道你没有动?”
    老头说:“完蛋样,你不会说是新买新做的吗?热一下不就行了嘛,别说是从医院拿回去的。”
    老太太委屈地嘟囔着说:“你就有能耐说我,前些天吃虾,你没有看见儿媳妇,莫名其妙的不高兴好几天呀?为什么呀?让人纳闷?我们做老人的说话和做事,可要加小心。”
    老头说:“唉,我也纳闷?吃虾不像吃别的菜,都有谦让,那天,我只先吃了一个小的,你也先只吃了一个小的,意思是让他们吃,可他们也是有谦让,并没有多吃,我要是说,把剩下的虾都拿给孙子吃,又怕他们还是有深沉,所以,就故意说分了吃。其实,分吃二个根本就不够,你和我,只是又挑小的各吃了一个,是想让他们多吃,但不知道,他们是否挑什么理了?”
    老太太说:“婆媳关系不好处,我们怎么加小心也不行,要不,出院后,咱俩回老家吧?现在的年轻人,都烦老头和老太太,让他们自己过吧,怎么样?”
    老头说:“你还真说到点子上了,我也曾经这么想过,就是舍不得我这手艺,总觉得我做饭和做菜,比他们年轻人强,看着儿子、儿媳妇、孙子吃,就是高兴,要不,咱俩就回老家,想他们,每年来看两次。”
    老太太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老头说:“行。”
    ……
    海有芯在外面听得愣住了!原来如此呀!恍然大悟!即刻羞愧难当!
    其实,她并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只是爱挑理而已,心想,在以往的生活里,这样的误会肯定还有不少,是自己太敏感了,做得太过分了……
    此时此刻,她想进去,跟公婆承认错误,但、但……又鼓不起勇气,而眼泪,却是情不自禁的,哗哗地淌了下来……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