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内容
内容

“长鼓”匿事(第五部.29、30、)

时间:2024-07-04   作者:宋双人 录入:宋双人 文集:小说文集 浏览量:12 下载
 第二十九章.奎友来访
    儿子回来当然是高兴的团聚,但几天后,儿子突然接到有事业上的新事情,需要紧急处理,就走了。
    如此,他又去了唐童师父的驻地,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很是想念,并问候了各个长辈人好,说了自己最近的情况。长辈人听后都恭喜他又取得了功力进步,尔后,他又回到了靠山屯家里。
    他觉得家居很辛苦,就给他又加了100年功力,变成有150年功力了,并传授了很多新功能,家居非常高兴!
    给许虎他们又分别增加了50年功力,每个人也都有150年功力了,凃龙早已经有300年的功力了。
    这一天无事,他仍然没有懈怠,去深山里练功,练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有人鼓掌,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就停下练功,转身看谁在鼓掌?
    只见有一个人,在笑呵呵地鼓掌!
    这里是深山,而且是在高山上,普通人根本就到不了这个地方,让史大奈很惊讶!说明这个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虽然从表面上看去,就是一个普通人,个子不高,相貌平平,中年人的一般模样,穿戴也普通。
    由此,史大奈就不得不用天眼和神识来观察这个人了,这一观察,不禁大吃一惊!这个人竟是奎星人!
    前面交待过,对奎星人他是能看出来的,遂赶紧抱拳施礼,说道:“哎呀,原来是有贵人驾到,史大奈有礼了!”
    那个人也很有礼貌,也一抱拳,说道:“见过史大侠。”
    史大奈说:“尊驾想必有什么事情吧?在下愿听教诲。”
    那个人说:“是有事情,准备跟你谈一谈。”
    史大奈说:“是把客人请到家里谈?还是请到政府里谈?”
    那个人说:“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谈。”
    史大奈说:“好吧,那请尊驾委屈一下,坐在这里吧。”
    这是高山上的一个平台,还有一些可以坐的小石台,客人就被让到一个小石台上坐下了。
    史大奈也在另一个小石台上坐下了,先说话:“能否问一下对尊驾怎么称呼?”
    那个人说:“你叫我奎家友吧。”
    史大奈说:“我高攀一下,叫家友兄可以吗?”
    奎家友哈哈一笑,说:“非常好。”
    史大奈说:“那就谢谢家友兄了。”
    奎家友问:“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史大奈说:“我对家友兄当然不了解,我猜想,一可能是奎星政府里的人?二可能是奎星上也练气功的高人?找我有什么事情要谈吗?”
    奎家友说:“说得非常对,但我是奎星政府里的人。”
    史大奈说:“失敬,失敬,我称呼家友兄似乎不礼貌?”
    奎家友笑了,说:“我听了很舒服,你就这样叫吧。”
    史大奈说:“谢谢家友兄。”

                             第三十章. 奎友说教

    奎家友问:“你说我们对你了解吗?”
    史大奈说:“应该非常了解,我去过奎星多次,您们的科技相当发达,文明相当先进,对我的了解当然是轻而易举的。”
    奎家友说:“对你确实非常了解,你29岁时还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机缘巧合,进入了气功界,现在已经是人间气功界的第一高人了!”
    史大奈赶紧说:“惶恐,惶恐,我怎么能被称为第一高人?不敢当,不敢当。”
    奎家友说:“这叫实事求是,你现在确实是第一高人,你虽然有师父、有师祖,但你已经超越了他们,而且成为三大门派气功世界中功力最高之人!”
    对这一点,史大奈是心中有数的,通过师父唐童所说,并通过很多事情的体会,他已经感到可能是这样。
    奎家友又说:“现在你又进入了仙界,虽然在仙界里尚属一般,但在现实世界里,确实已经成为第一能人了!”
    史大奈又说:“惶恐,惶恐,家友兄这么说,我可是太惶恐了!”
    奎家友说:“不用惶恐,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所谓功力高的人,不见得就都是能人,具有责任感的功力高之人,才应该被称作能人。”
    史大奈说:“看起来,我还没有负起应该负的责任?”
    奎家友说:“我的话还是没有说完,就负责任来说,你还是现实世界里最负责任之人,但这是相对来说的,有很多人并不负责任,或负责任不够,而你相对比他们强,但虽然是强,可仍然有未尽责任之处。”
    史大奈说:“恕我愚钝,能否予以具体地教诲?”
    奎家友说:“你这个人善良、正直,还有爱心,但有一个最大的弱点知道是什么吗?”
    史大奈有些出汗,说:“我这个人缺点很多,包括愚钝,渴望尊驾教诲。”
    奎家友又笑了,说:“你看看,紧张什么?家友兄叫得挺好,怎么又叫尊驾了?”
    史大奈说:“还是叫家友兄吧,请不吝施教。”
    奎家友说:“你最大的弱点是文化不高,视野不开阔,所以还没有认识到,应该负的最大责任是什么?”
    史大奈说:“家友兄说到点子上了,确实是这样。”
    奎家友说:“邻居有事你帮忙,政府有事你也帮忙,这虽然做得对,但你从来没有考虑过,在你们的现实世界里,存在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呢?这就是视野不开阔,短视!”
    史大奈一听,就不是出一点汗了,而汗是哗哗地出,想说点什么,但又说不出来!
    奎家友又是笑,说:“我现在先不说,你能说说,在你们现在的现实世界里,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
    史大奈听到这里,满脸通红,脑袋里乱糟糟的,想了半天后说:“我就是愚钝之人,说不出来,还是请家友兄施教吧。”
    奎家友又进一步说:“村子里有事你帮忙,这是没有错的,天鼓山和整个‘长鼓’需要环境保护,你出面解决也是没有错的,国家科委有事情找你,你又帮忙,还是没有错,但错在哪里呢?”
    说到这里不说了,看着史大奈。
    史大奈有些懵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奎家友又是笑,说:“还是让我说吧,你有些认识是对的,比如你说过,世界万物都有生命,都有意识和意识力,但更深的道理你还没有悟到。如你还认识到,鹿和羊这样的动物,不但是供人类吃的,也供狼虫虎豹们吃,所以,人类不能主动地去打狼虫虎豹,人类应该与狼虫虎豹和平共处,但狼虫虎豹如果吃人了,就违反了自然规律,就应该惩罚打死它,这个认识也是对的。但再把问题扩展一下呢,对世界万物的相互关系,都应该怎样认识和处理呢?你恐怕就不能都说出来了,是不是?”
    史大奈突然觉得,人家是在给自己上棵,是在开导自己,就说:“家友兄是在由浅及深地开导我,我愿意听。”
    奎家友又是笑,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有进步。”
    奎家友继续说:“世界万物并不只是有人类和狼虫虎豹,各种生命和物质多得很,你曾经认识到和谈到这个问题,他们之间可以相互影响和转化,但更深刻的道理你确实还没有认识到,这种影响和转化能到什么程度?”
    史大奈没有吱声,但在点头,意思是表示在听。
    如此,奎家友就继续说:“这种影响和转化是极其深刻的,但不是普遍的深刻,只是有些影响和转化是极其深刻的。如一块矿石,用你的意识力可以变成一把刀,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去杀人,虽然这种影响和转化也有一定的深刻性,但不是极其的深刻,关键是要看,有没有对其它事物有更大地影响和转化。也就是说,我所要说的是,不只是指生命和物质之间相互的简单的影响和转化,还有对人为事物的影响和转化。如你出面,村子里的有些事情就避免了损失,国家的有些事情就得到了好的转化,那你想没想过,在国家里,不只是有你们一个村子?还有好多村子,在全世界,不只是有你们一个国家,还有很多国家?对你们自己国家有利的事情,对全世界是否都有利?”
    听到这儿,史大奈还是糊涂?皱起了眉头!
    奎家友继续说:“比如说,你从我们奎星弄回来一些飞碟资料,使你们国家的飞碟飞起来了,对你们的国家当然有好处,但对别的国家有什么好处?美国跟你们国家竞争,偷了你们的飞碟资料,也让飞碟飞了起来,对美国当然有好处,但对别的国家有什么好处?美国和你们的国家都搞了飞碟,对全世界有什么好处?”
    史大奈听了还是发懵!?

作者简介:我有点腼腆有点懒。

发表评论

分享本站
  • 年度作品榜